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2部分 侦破伪造金圆券案 侦破伪造金圆券案(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没有想到,对于印刷机的“攻关”还八字不见一撇的时候,侦查员已经登门了!

徐伯龙3人本来对这二位正在日夜操劳的“攻关”朋友寄予着满腔希望,指望将这个案子一举拿下,没有想到竟是这么一个结果,不禁目瞪口呆。但也没有办法,只好接受了这个事实。对于这两个被捕者的处理,当时先是暂时关押于周浦警署内,1949年6月2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公安局挂牌成立后,由于牛、方两人的案子是上海市公安局侦查员破获的,所以尽管当时已将南汇县正式定为隶属于苏南行政公署松江专区,但还是将两人关押进了上海市公安局看守所。不久上海市公安局将方阿祥释放,牛金虎因解放前所犯的抢劫杀人罪行而被逮捕。后交法院审判,因历史罪行查证困难,牛金虎所交代的杀人罪行没有证据,最后于1950年1月仅以抢劫罪判刑15年。

这样一折腾,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天。5月28日下午,徐伯龙通过电话向上海市军管会公安部值班室了解了正在奉贤县城奉城镇进行查摸工作的小马的进展情况,得知那边没有发现线索,于是,他便指令曹孝先留在南汇县继续查找线索,让杜奔用摩托车载了他前往高桥镇跟关志存会合。此刻,徐伯龙心里对关志存查访“和元记”那条线索寄予着很大的希望。

徐伯龙、杜奔抵达了高桥镇,这时杜奔才知道徐伯龙是高桥镇人,离家已有10个年头,而且跟家里从未通过信息,便劝他应该先回家去看看。徐伯龙心里确实有着回家一看的强烈念头,但此刻身负重任,侦查工作八字还没有一撇,哪里放得下来?于是便让摩托车直接去了关志存下榻的旅馆。

38岁的关志存身体没有其他几位侦查员好,他以前患过肝炎,后来知道这时已经患上了肺结核,经过两天一夜的折腾,脸色非常难看,但还是强撑着一边咳嗽一边向徐伯龙汇报了对于那支上面用油漆写着“和元记”3字的木橹下落的追查情况。

关志存在从国民党川沙县警察局调来的地下党员老洪的协助下,对杨思、洋泾二区和川沙县城城厢镇是否有“和元记”字号的商行、作坊、工厂等进行查摸未获得线索后,想到了“和元记”可能是浦东另外两个县内商业字号的可能性。今天上午,他把这个设想对老洪说了,老洪说那就查吧。不过,老洪对于自己主持的前述对杨思、洋泾、川沙城厢镇进行调查是否有“和元记”字号的做法感到似乎有些草率,因为他所调查的对象并非是商业界人士,也许会出现遗漏呢?所以,认为应当重新进行更细致的调查。

老洪的这个说法获得了关志存的认同,两人商量下来,想到了一个稳妥可靠的法子:到商会去查资料。当时每个县都有商会,有的商会内部还设同业会。所以,商会的资料应该是齐全的,哪怕是多年前开的店铺而现在早已关闭了的,只要当时有字号,商会就会留下该字号比较完整的档案资料。

于是,老洪就打算让手下人往杨思、洋泾二区的商会打电话查询此事。正好又获悉高桥驻军部队有一辆卡车去川沙县城城厢镇装军用物资,于是两人便搭车前往。到商会一查资料,川沙全县自成立商会建立档案以来,从未有过“和元记”这个字号。那么浦东另外两个县南汇和奉贤呢?县商会接待他们的那个职员说我这里可以马上打电话去向南汇、奉贤两县商会询问的。

电话查询下来,南汇、奉贤两县的商会档案里也没有“和元记”这个字号。

关志存满腹沮丧地和老洪回到了高桥,进了旅馆房间,只觉得身心交瘁,浑身疲惫,正想在床上躺一会儿后去警署往上海市军管会公安部值班室打电话进行例行汇报时,徐伯龙和杜奔来了。

当下,徐伯龙听了关志存如此这般一说,心里也是一阵失望,但他想到自己是专案组长,主持侦查工作的,脸面上便没有表露出来。他发现关志存不停地咳嗽,脸色也不好,便说现在咱们先不考虑破案问题了,到我家去吃饭吧。关志存听了也是大吃一惊,这才知道组长就是高桥镇上的。

关志存和杜奔跟着徐伯龙去镇子南侧的家。徐伯龙家是开烟纸店的,他离开后还是开着,没有受到什么损失。父母兄弟姐妹见徐伯龙突然回家,自是喜不自胜,连忙准备饭菜,招待3人吃了一餐美食。吃饭时,徐伯龙让父亲把隔壁中药铺子那个兼做坐堂郎中的老板请来,让给关志存配了点治咳嗽的中药成药。

回到旅馆,徐伯龙执意让关志存休息,自己和杜奔另外开了个房间,喝着茶对“和元记”情况进行分析,谈到很晚,却始终没有突破。于是说次日上午前往“宏泰机修厂”拜访那位范老板,指望获得什么细节可以顺藤摸瓜追查下去。

次日,1949年5月29日,对于专案组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日子:在内部看来,这显然是自定的最后破案期限了。因为根据上海市军管会事先的安排,明天5月30日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市分行就要成立挂牌,正式对外营业。同日,人民币开始在上海市场正式流通了。与此同时,人民银行将在全市设立369个金圆券收兑点,以10万圆兑换1元人民币的比值,在7天内按照“迅速的、全面的、无限制的、无差别”的收兑方针,将金圆券兑换成人民币。而如果在29日当天还不能侦破伪造金圆券案子的话,伪造的金圆券明天就有可能被用于兑换人民币了,这样,新政权和人民的利益就要受到重大损害,新上海的经济金融秩序也将受到破坏。

因此,不难想象,29日这天一早徐伯龙的心情就觉得十分紧张。上午8点多钟,他和杜奔去了“宏泰机修厂”。那里是一片喜气洋洋,原来老板范宏泰见上海解放后局势平静,加上当地区公所的接收小组领导又登门拜访,请“宏泰机修厂”照常营业。范宏泰于是就决定恢复生产,心里寻思应该讨个吉利,于是就说这高桥镇新生了,咱这机修厂也跟着新生了,就让买了许多鞭炮燃放。两个侦查员登门时,范宏泰正带着工人们放得起劲,砰砰啪啪之声震耳欲聋。

徐伯龙等了一会儿才候得仪式结束,于是赶紧上前去找范宏泰说话,亮出上海市军管会的公函,让找个清静点的地方说几句话。对方便把两人领到他那在一幢小楼上的厂长室,郑重其事地接待。

徐伯龙用高桥当地话跟对方交谈,把范宏泰弄得一愣一愣的不知碰到了何人,正仰脸回忆这高桥镇上何时有过这等人物时,徐伯龙自己道破了真相。这个小插曲使范宏泰迅速拉近了跟侦查员的情感交流距离,也大大调动了他的主观积极性。他听说侦查员是来了解他上次说过的那支上面用油漆写着“和元记”字号的木橹的,就说“和元记”肯定是某家商铺作坊之类的字号。侦查员说不错啊,可是我们找了两天也没有找到,调查的触角已经伸遍了整个浦东地区3个县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