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2部分 侦破伪造金圆券案 侦破伪造金圆券案(7)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老者说:“方阿祥到何处去了我不知道,但是,你们刚才所说的那个叫‘大牛’的我却估料得八九不离十——他准是在‘彭公观’。”

据老者说,那个叫“大牛”的汉子,其实跟方阿祥认识不过几个月,但这一段时间来得特别勤,而且每次来都没有空手的,必定要携许多礼物。有时方家没有人,也会接受他的邀请到他家小坐等候方阿祥回来。老者跟其闲谈之下,略知对方的些许经历:那人姓牛,南汇县新场人氏,以前曾在英国和葡萄牙的远洋轮上当过多年海员,后来因为患了关节炎不能出海了才歇手上岸。据说曾在国外喝醉了酒犯过人命案子,但因为逃得快没有受到过追究。不过这人迷信,最近两年老是不顺,干什么败什么,不知为什么事情还折进过局子,好像是被国民党上海市警察局榆林分局关押了3个多月吧。“大牛”跟老者说起此事,请求指点迷津。老者说你出家吧,也许可以得到解脱。上个月“大牛”来对老者说,他已经跟镇外彭公观的道士说好了,就到那里去做道士。彭公观是老者经常光临的地方,那里的道士知道他出家过,将其视为同道之士,所以关系不错。3天前老者上街去购物时,遇见彭公观的一个道士,告诉他说那个姓牛的真的到他们那里做了道士,还捐了一笔钱,这几天一直在观里住着呢。

侦查员闻听之下,哪里还坐得住,当下问明彭公观地址,立马前往。到得那里,只一打听,果然说有一姓牛的在那里,只是还没有正式办理出家手续,就是还没有举行仪式,现在后院住着。3个侦查员直奔后院,果然在一间竹林中的幽静小屋内找到了“大牛”,令他们喜出望外的是,和“大牛”在一起的还有一个脸上密布凹坑的主儿——方麻子方阿祥!

侦查员杜奔这一刻真是兴奋至极,对着那二位脱口而出:啊!朋友,终于找到你们了!

侦查员是请彭公观的少年道士把他们引领至后院竹林的。这方面,就要说徐伯龙的细心了,步入竹林时,他让所有人都不要吭声,放轻脚步,慢慢地捱到小屋外面。

众人挨近小屋只稍稍一听就暗吃一惊:屋里传出两个人的对话声,说的竟是英语!曹孝先以前在英租界巡捕房刑事部干过,懂些英语,听了听对徐伯龙附耳悄言道:“他们好像在讨论关于机器动力和运转平衡的问题。”

徐伯龙马上断言:“光这就有问题了!进去!”

于是示意小道士上前去叫门,里面不曾提防,那个叫“大牛”听清是小道士的声音,一边把门开了一条缝儿一边说:“不是让你们没有事情不要来打扰我吗?”

杜奔冷不防往前一冲,硬生生地把房门顶开了,“大牛”差点跌翻。定睛看时,3个侦查员已经一拥而入。刚张口喝问了半句“你们是什么……”就愣住了,因为侦查员已经把手枪亮出来了。

这时,徐伯龙才看见屋里还有另一个人,那满脸凹坑足以证明就是他们要寻找的正主儿方麻子方阿祥,不禁大喜。那当儿也没有什么搜查证什么的手续,当下喝令那对会说英语的哥们去屋角蹲着,杜奔在后面盯着他们,徐伯龙和曹孝先就开始搜查。只见桌上乱七八糟地堆着一些书刊,略略一看,全是关于印刷和机械方面内容的,中英文版的都有。地上则有一些拆开的机器零部件,大大小小倒是分门别类放得很整齐,仔细一看,地板上还有铅笔写的编号。墙上,挂着几份机械图纸,也是关于印刷机方面的。

徐伯龙问那二位:“你们这是干什么?”

方阿祥回答:“ 没啥,闲着没事,研究研究机器。”

“大牛”接着说:“ 对,没啥,这一阵外面很乱,闲着也是闲着,弄台机器来研究研究,以后开家厂子呗。”

徐伯龙冷笑:“ 不肯老实说?那好,把东西都带上,跟我们走一趟。”

“你们是……”

徐伯龙亮出了市军管会公安部的介绍信:“军管会公安部的。”

方阿祥和“大牛”被带到了警署,就地分别讯问。两人倒也爽快,一五一十就把事情说了个竹筒倒豆子——

“大牛”名叫牛金虎,是南汇新场人氏,以前在外国轮船上当过水手、轮机匠。抗战爆发那年回到浦东家乡,那时浦东地区是一片混乱,有枪便是草头王。牛金虎凭着一支从国外带回来的左轮手枪,和几个狐朋狗友一起折腾了一年,案子作了不少,但队伍始终拉不起来,不禁有些沮丧。再一看那些拉起队伍的也是互相火并,弱肉强食,寻思这种勾当不能作为一门职业来做的,否则作兴就把性命做没了,于是就改行做起了小生意,后来小生意做不下去了,就回家种田。

这样,一晃十余年过去了。大约半年前,牛金虎到周浦来办事,在街头与方阿祥不期而遇,两人都是一怔之下又一喜:原来,他们以前在外国轮船上干时,一次曾在法国马赛港停泊时见过面,相处过几天,这就算是老相识了。方、牛从此就开始互相往来,喝酒时闲谈,面对着国民党行将败退的乱世,他们产生了乘机捞一把的念头。怎样捞法?抢劫型的暴力行动牛金虎已经从事过了,觉得危险性太大,而且方阿祥天生不是一块做强盗的料,一看到手枪就要发抖。于是两人就商议如何用“非暴力方式”获取社会和他人的财产,反复商量下来,最后牛金虎从他手里留着的一张当初在外轮当水手时买下的英国债券得到了启发,提出何不伪造外国债券后抛售出去,迅速获取一笔巨款后埋头伪装良民,过一辈子富裕日子?这个主意比较适合方阿祥的性格和现状,于是就这样决定下来了。

两人于是开始考虑如何进行这桩活儿,从安全角度考虑,当然是自己动手伪造合适,况且牛金虎以前在外国轮船上当过轮机匠,对于机械设备有些熟悉,自信像操作印刷机器之类的活儿还难不倒他。不过债券的版子倒是一项技术难度甚大的工序,自己根本不可能完成的。那怎么办?牛金虎就让方阿祥去打听物色这方面的专门师傅予以协助,代客加工,以重金相酬,保密料无问题。

这样,方阿祥就开始物色制作版子的师傅,结果就找了本镇的白技师。而牛金虎则在上海解放前大约七八天从上海市区的工业品旧货市场淘得一台报废了的胶印机和一些零部件,又买了一些印刷机械和印刷技术方面的书刊资料,买通了彭公观的主持道士,以“出家当道士”为名,在观内借得一间房子,把废旧机器等搬入后,叫上方阿祥躲在里面“攻关”,一心想自己装配一台印刷机,然后去请白技师制作要伪造的外国债券版子,具备条件后开工生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