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2部分 侦破伪造金圆券案 侦破伪造金圆券案(5)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URL]   自此,“ 宏泰机修厂”就形成了一个惯例:收购各类旧机器、零配部件,大到整台车床整条机帆船,小到螺栓螺帽垫圈,来者不拒,童叟无欺。与此同时,“ 宏泰机修厂”廉价出售各类大小机器的广告也是隔三差五出现在上海滩的报纸和电台,引来了许多主顾,据说连苏北地区的新四军(后称解放军)也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自此,“ 宏泰机修厂”就形成了一个惯例:收购各类旧机器、零配部件,大到整台车床整条机帆船,小到螺栓螺帽垫圈,来者不拒,童叟无欺。与此同时,“ 宏泰机修厂”廉价出售各类大小机器的广告也是隔三差五出现在上海滩的报纸和电台,引来了许多主顾,据说连苏北地区的新四军(后称解放军)也通过上海地下党向“宏泰机修厂”定制过枪械修理设备。

“宏泰机修厂”有这种收购废铜烂铁和客户定什么制作什么的业务,自然要受到警方的特别关注。国民党上海市警察局曾专门下文要求高桥警署对“宏泰机修厂”的业务活动“严加监督”。而机修厂的那个范老板是一个11岁就闯荡十里洋场的老江湖,阅世经验既丰富,又有一身技术,当年上海滩各租界巡捕房都请他修理过警车、枪械,人头稔熟,这种人还有什么险滩闯不过去的?没几日,他就和警署、警局的上上下下搞得亲如一家,享受着眼开眼闭的特殊优待。不过,这位宁波老板也理解警察弟兄的工作性质,体谅他们的苦衷,不时也提供些捕风捉影、虚虚实实的消息让他们向上交差。10天前有人向其购买一台小型印刷机的消息就是他在这天中午主动提供给高桥警署的留用警察老季的。

据范宏泰说,这台小型双面胶印印刷机还是抗战胜利后机修厂第一批向社会广泛收购“废铜烂铁”时收购的,是日本东京大业印刷机械株式会社为侵华日军特制的军用产品。运到中国后分配给了侵华日军海军驻沪的第三舰队,但在使用时发生了故障,因而废弃不用,日军投降时就被人弄走,卖到了“宏泰机修厂”。范宏泰亲自动手对机器进行了检修,终于使之恢复了正常功能。可是,尽管一连两年每次做广告时都将其列入出售产品的单子,但竟然没有一个客户哪怕是打个电话来问一下的。时间一长,范宏泰自己对于这台机器是否卖得出去也失去了信心,索性就不再做广告了。这台机器,也就被扔在仓库一角,形同废品。

解放军开始进攻上海时,见多识广的范宏泰虽然没有学过军事,但是翻开地图一看,再一听炮声,就认定高桥这边多半是一块险地:这里是黄浦江通往东海的必经之地,国军打不过解放军,最后必定是要途经高桥往海上逃窜的。而解放军事先必定料到国军有此招,还不派兵阻击?因此,高桥这边多半要大打一场。后来的形势发展跟范宏泰估料的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因为解放军的动作神速,赶在国军败退之前就已经拿下了高桥堵住了国军的退路,这才没有发生“高桥争夺战”。但当时范宏泰则依据自己的判断果断作出决定:全厂停工,留下部分人员护厂,其余人员回家待命。

这道命令下达后刚刚得到执行时,一个操浦东本地口音的中年男子前来敲响了“宏泰机修厂”刚被关上的厂门,要求跟范老板谈一笔生意。使范宏泰出乎意外的是,这个中年男子开口询问的是“宏泰机修厂”是否有现成的印刷机器出售。范老板马上想到了扔在仓库一角的那台日本产品,于是就跟对方商谈意向,当然不说真相,只说可以在几天内帮其解决这个问题,免得被对方大杀价钱。双方商议下来,最后定了一个成交价,约定5月17日银货两讫。

客户告辞后,范宏泰就叫人从仓库里抬出那台日本印刷机,拆开后重新擦拭上油,再装配起来,调试下来一切正常,外形看上去也跟刚出厂的新机器几乎没有什么差别。5月17日,这台机器就被客户用一条小木船装运走了。

关志存于是就要求跟范宏泰见面,要当面了解情况。这样,范宏泰就来了警署。范老板所说的情况跟那个留用警察老季所介绍的并无出入,关志存于是就询问那个中年男子的情况。范老板先回忆了那人的年龄、外形、衣着、口音,这些对关志存目前迫在眉睫的使命并无帮助,他需要的是获得怎样迅速找到对方的直接线索。范宏泰说先生这就颇有些犯难了,因为按照生意场上的规矩,我作为出售方,对方不自我介绍,我是不作兴询问其来路的。

关志存只好连连拱手,请范老板仔细回想回想,看看是否有什么情节细节有助于了解对方下落的。范老板想了一会儿,眉峰一耸,说我想起一个细节,不知是否有用——我记得客户那条载运机器的木船的橹上,用红油漆写着“和元记”三个字。

“和元记”是什么意思?范宏泰解释说,可能那是某个商行或者作坊的字号,说明那个客户的这条木船是从该商行或者作坊所借。那什么商行或者作坊会在日常经营中使用船只呢?范宏泰扳着手指头一一道来:油坊、鱼行、租船铺。关志存听着心里窃喜,寻思这3个行当并不多,应该算是容易寻找的。一事不烦二主,顺便向范宏泰请教:这高桥镇上是否有“和元记”字号?范宏泰摇头。

这时天色已晚,关志存想吃了晚饭再跟老洪商量商量,看如何取得他们的帮助趁热打铁追查“和元记”的下落。吃晚饭前先得跟市里通个电话,向专案组长徐伯龙汇报一下情况。电话打到上海市军管会公安部,值班室接听的同志说徐伯龙不在,但留下过话让留言由他们转告。关志存于是就把在高桥镇发现线索之事说了说,又留下了老洪这边的电话,如果徐伯龙有指示下达就让值班室同志打这个电话,这边的人会迅速通知他来接听的。

然后就和老洪他们一起去吃晚饭,由老洪掏钱作东,那几个留用警察也去了。几个人一边吃饭一边就“和元记”下落问题商讨,最后决定先用一个笨办法试试:一会儿去警署向杨思、洋泾两区和川沙县城城厢镇的同行熟人打电话,询问那里是否有“和元记”。

这样,关志存就连夜守候在警署的电话机旁,由那几个警察轮流相帮拨打电话。那时候的电话都是人工转接的,即使是浦东城镇之间也算是长途电话,转接速度原本很慢,这当儿又正是上海解放当日,自有许多电话业务要急着进行,所以这两区一镇3处的电话打下来,竟然打了两个多小时。

两区一镇了解下来,没有“和元记”这个字号的商行、作坊以及其他任何经营者。

关志存这下差点傻眼了,愣怔了片刻,说有地图吗,看来我得往浦东其他城镇考虑了。

这样,尽管老洪出面将关志存安排在高桥镇上最好的一家旅馆里,但关志存哪里睡得着?对着地图反复考虑,忽而又对老洪他们打电话查摸的可靠性起了怀疑,寻思别漏了哪一家那不是糟糕了吗?如此,关志存一直到清晨3点多钟方才迷糊过去。

话分两头,这边让关志存安静休息,让我们看周浦那边杜奔他们查摸那个“方麻子”和“大牛”的情况进行得如何——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