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2部分 侦破伪造金圆券案 侦破伪造金圆券案(4)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URL]   杜奔想了想,又提出了一个问题:估计照片制版的价格一定不菲,货比3家不吃亏,老板您是否知道市区哪里照相制版价格最便宜?老板的回答使杜奔有点惊喜,他说要说便宜,那就找私人去。所谓“找私人”,就是少数掌握照相制版技术而且在印刷工厂供职的技师,在业余时间偷偷接私活干。老板不等杜奔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杜奔想了想,又提出了一个问题:估计照片制版的价格一定不菲,货比3家不吃亏,老板您是否知道市区哪里照相制版价格最便宜?老板的回答使杜奔有点惊喜,他说要说便宜,那就找私人去。所谓“找私人”,就是少数掌握照相制版技术而且在印刷工厂供职的技师,在业余时间偷偷接私活干。老板不等杜奔打听,就提供线索说周浦镇上就有这样一位师傅,姓白,是上海市区一家大印刷厂的技师,家住周浦,最近因为战乱工厂不开工,已经在家待了半个多月了,先生您如果想制版可以去找他的。

杜奔于是就去拜访那位白技师,还是以客户身份出面。白技师在闲谈中无意间说到了一条线索:大约半个月前,有人曾来向其询问是否可以制作纸币版子。

哦?这人是谁呢?白技师这时有点感到奇怪了,用警惕的眼光盯着这个穿着入时、谈吐不俗的上海小伙子,再也不肯吐露什么了。杜奔只好出示了军管会公安部的介绍信,白技师仔细辨认了介绍信上的公章,这才说出了那个找过他打听能否制作钞票版子的人的情况:那人是本地人,什么身份什么职业不清楚,家住何处也不了解,但是白技师每周回家一次住一二夜时经常会在周浦镇街头遇到他的。此人30多岁,自称姓方,曾在外国轮船上当过几年水手,能用英语跟洋人会话,喜欢喝酒饮茶,有几次白技师路过镇上的茶馆时总是看到他在里面高谈阔论,因为脸面布有许多凹点,所以人都呼其“方麻子”。

杜奔如获珍宝,叮嘱白技师保密后马上前往警署,找到军代表后说明来意,要求迅即协助查找“方麻子”。军代表便召来两个本镇出身的留用警察打听,得知周浦镇上确有这样一个人,名叫方阿祥,家住北油车弄。

于是就登门查访,方妻说丈夫外出已有十余日,没有说过去哪里,也不知道去干什么,因为丈夫从来不说这些的。杜奔年岁虽轻,刑警却已当数年了,在上海滩的市警察局干得了这一行可不是混饭吃的,即使你在工作中从未单挑大梁独立办过案子没有任何建树,而只是跟在别人后面当小三子跑跑龙套,几年龙套跑下来所看到的听到的,也足够你到周浦这样的小地方来显摆了。当下,杜奔就提出了一个问题:听说方阿祥是撑外国轮船的国际海员出身,性格豪爽,平时是很喜欢交朋友的,他都交了些什么朋友你知道吗?

方妻虽然是土生土长的周浦人,没有见过世面,不知道丈夫平时做了些什么事情,是否已经违犯了法律,但她听说眼前这个说上海话的小伙子是市里下来的,便料想对方阿祥不会有利,正想摇头来个一问三不知,却被陪同杜奔登门的那两个留用警察凶神恶煞的一吼给吓了个激灵,于是就脱口而出说丈夫最近和一个绰号叫“大牛”的男子接触较多,那个“大牛”到方家来过多次,每次来都要带一些礼物,从大米、食油、猪肉、咸鱼到糖果点心、糕团水果,有一次还送给她一块花洋布衣料。丈夫最后一次离家就是“大牛”登门后跟着对方匆匆而走的。

杜奔问了日期,发现方阿祥离家的日子正好是他向白技师提出是否能制作钞票版子的次日。于是就盯着追问,但方妻却提供不出更多的细节了。

离开北油车弄方家后,杜奔看看时间已是下午6点了,于是便邀那两个留用警察去一家小酒馆吃晚饭。喝酒时,杜奔向那两个警察打听是否知道“大牛”此人。那二位摇头,但说他们可以负责打听,如果是南汇本地人,应该是打听得到的。杜奔向他们敬酒,说二位老兄此事小弟多多拜托了,因为要调查的情况时间很紧的。

3人正说着,小酒馆外面来了一辆自行车,一个穿摘去了原国民党警察衔章的旧警服的男子探头探脑地往里张望,接着就喜出望外地叫着那两个同事的名字闯了进来,却是向杜奔说话的。原来,徐伯龙和曹孝先两人也到了周浦镇,直接去了警署找军代表,这才知道原来杜奔早已抵达而且已经在开展侦查工作了,于是就让赶紧把杜奔找去见面。军代表于是就派这个留用警察骑着自行车全镇乱转寻找杜奔。

杜奔骑着那人的自行车前往警署,向徐伯龙、曹孝先两人一说侦查情况,两人大喜。由于时间紧迫,当即决定连夜调查“大牛”和方阿祥的下落。

这边,徐伯龙和曹孝先、杜奔在周浦镇挑灯夜战连夜查访。另一路侦查员关志存也是精神抖擞,因为他也获得了一条重要线索。

关志存分工去高桥镇查摸,他没有摩托车,只好乘车前往。但他的运气很好,在路边车站候车时,正好遇到一个熟人驾驶着卡车前往高桥镇对岸的黄浦江边的码头去装货,于是就搭车到了码头,又搭乘摆渡船到了对岸的高桥镇。

在高桥镇,关志存的好运气又一次得到了体现,他在街头转悠着想寻找这个镇是否有印刷工厂或者作坊之类时,竟然遇到了一个熟人老洪。这个老洪以前也是干刑警的,在国民党上海市卢家湾警察局,因为工作关系,跟市警察局刑警关志存接触较多。当时关志存已经是中共地下党员了,见老洪正直、正派,追求进步,于是就发展对方加入了地下党,一度还是关志存领导的。半年前,老洪因参与营救被捕的民主人士而暴露身份,被迫潜至浦东乡间隐蔽,上几天刚重新出山。被组织调派至高桥协助军代表接管了警署,此刻也算是领导了。

关志存听老洪一说情况,自是大喜,说那你赶紧助我老关一把,我这任务可是火烧眉毛般的紧急啊!话这么说,因为需要保密,他也不便透露案情,只说需要了解高桥区最近是否有跟印刷行业相关的情况。老洪自是心领神会,当下也不问,说那就去见一下军代表,商量一下应该如何做好这个工作。

警署军代表看了介绍信,自是热情配合。3人商量下来,决定立刻召集几位可靠的留用警察前来向关志存介绍情况。这一介绍,使关志存获得了一条线索:10天前,曾有人从本镇“宏泰机修厂”购买过一台印刷机。

“宏泰机修厂”是宁波人范宏泰于抗战中期到高桥镇开办的一家小厂,主要是以修理船舶机器为主。抗战胜利后,日本海军以及日本渔业老板惶惶逃命,顾不上认真处置一些无法开动的坏船舶和陆上机修设备,而接收的国军还没有来得及过来,于是一些本地人就乘机哄抢。他们弄到手后自己又不能使用,就以废铜烂铁价卖给了“宏泰机修厂”。

范宏泰11岁从宁波来上海滩学手艺,所学主要工种是当时被称为“外国铜匠”的钳工,但这人极富技工天赋,到6年后满师时,已经是车钳刨铣焊电诸工种精通。干到自己开机修工厂当老板的当儿,其技艺以及经营本领自然已经炉火纯青。他把那些低价收购来的机械配件一一看过,烂熟于心,指导手下师傅拆拆装装,竟然折腾成了大大小小一件件的各类机器,工业用家庭用分门别类标价出售,如坏包修。报纸、电台广告一做,上海滩和江浙两省邻近地区的主顾纷纷登门选购,这位范老板着实发了一票。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