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2部分 侦破伪造金圆券案 侦破伪造金圆券案(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一)中国人民银行所发行之人民币,为解放区统一流通之合法货币。自即日起,所有完粮纳税以及一切公私款项收付,物价计算,账务,债务,票据,契约等均须以人民币为计算及清算本位。不得再以伪“金圆券”或黄金银元及外币为计算及清算本位。

(二)伪“金圆券”自即日起为非法货币。但为照顾人民之困难,在6月5日以前暂准在市面流通,过期即严禁使用。在暂准流通期间,人民有权自动拒用伪“金圆券”,任何人不得强迫其收受。

(三)规定人民币1元折伪“金圆券”10万元为本市第一次比价。但因国民党反动政府仍在继续发行,伪“金圆券”还会继续贬值,故在暂准流通期间,市场使用伪“金圆券”,不受第一次比价之限制,人民可随时按其贬值程度更改比价。

(四)自即日起,本市物价,一律遵照本市第一次比价,折合人民币计算,不得因伪“金圆券”贬值而抬高。

(五)凡5月28日以前之一切债权、债务、契约、合同等,均须按本市第一次比价折合人民币,凡不依上述规定改订者,在法律上不生效力。

(六)为照顾人民困难,本市中国人民银行自5月30日起,以人民币按牌价收兑伪“金圆券”,收兑之比价、票面种类、期限及兑换手续办法,由人民银行规定公布。

徐伯龙介绍了布告的主要内容后,说这份布告将于明天在上海全市广泛张贴,做到家喻户晓。根据上级部署,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市分行将于5月30日成立,届时将开始收兑金圆券,6月5日兑换结束。这就是说,事实上形势只给了我们3天时间,如果我们在5月30日之前未能将本案侦破,不法分子伪造的金圆券就将被兑换成人民币。因此,我们从现在起就要行动起来,争分夺秒抓紧进行侦查工作。请大家议议,看我们如何进行侦查。

众人就开始发表各自见解,最后集中于两个方面,一是根据伪造金圆券的技术要求特点,对拥有相关技术和设备的方面进行调查;二是既然情报说线索是在浦东,那就派人前往浦东进行查摸,重点还是围绕印制钞票的技术和设备进行。

事不宜迟,于是就赶紧分工:徐伯龙和曹孝先去中央印制厂了解情况;关志存、杜奔和小马3人分别前往浦东地区的3区3县进行查摸,鉴于治安形势严峻,他们都必须化装前往。徐伯龙一边布置着,一边拿出一本盖有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公安部大印的介绍信,每人给了一张,上面写上姓名和调查事由,并写上了上海市军管会公安部的电话号码,说如果发生怀疑你们身份的情况,可以让他们拨打这个电话。另外,各人到了调查地后,如果发现有价值的线索情况随时也可以拨打这个电话,接听电话的同志会认真做好记录及时转告他这个专案组长的。

徐伯龙、曹孝先前往的中央印制厂,位于市区曹杨路桥堍。中央印制厂是国民党政权时期的财政部直接管理的一家专门印制钞票的工厂,共产党方面在发起上海战役准备接管上海时,将这家工厂列为首批必须迅即接管的重要目标之一。早在华东局移至丹阳时,就已经与于1948年12月1日成立的中国人民银行取得联系,由该行下令召集各解放区印钞厂工作人员集中于丹阳,随军南下。1949年5月27日,这些工作人员随军方代表一起接管了中央印制厂。徐伯龙、曹孝先过去时,该厂的工人群众正兴高采烈地把“上海人民印制一厂”的牌子挂在厂门口,这一行动宣告了国民党中央印制厂历史的结束。

军代表接待了两位侦查员,听了来意后,当即召来该厂的工程师和解放区随军而来的印钞厂工作人员,接受侦查员的咨询调查。

侦查员从对方那里了解到以下情况——

1.金圆券从1948年8月19日开始发行以来,全部票面的钞票都是在该厂印制的,最先印制发行了20万亿元,后来加印到130万亿元,最大的面值是100万元。大票面值所用的纸张是美国进口的印钞纸,小票面值是国产的天章印钞纸,全部用美国生产的印刷机器印刷。各种面值金圆券的版子,均由国民政府财政部提供,据说是向美国定制的。解放军攻占南京后的次日,财政部派员赴中央印制厂收回了所有面值金圆券的版子,目前不知下落,估计是携往广州或者台湾了。事实上,该厂从上月16日印制最后一批金圆券后,就再也没有印制过。

2.从技术角度说,金圆券的印制是一种质量较好、印制考究的纸币,采用双面胶印方式制作,具有一定的防伪措施,不易仿制。因此,要想把金圆券伪造得跟真票几无差异的难度极大。但是,作为伪造者来说,他们既然敢于一试,那就不排除具有很高的技术手段,因为由于国统区秩序混乱、民不聊生的原因,那些具有高超技术手段的能工巧匠目前流落于民间的不在少数,这样的人才如果精心伪造,从技术上来说估计是能够仿制出几可乱真的金圆券的。不过,即使是伪造成功,也只限于在市面上商家手里私下流通使用,不可能通过正常的渠道从银行工作人员手里兑换人民币。假钞在银行职员这种专业人员手里还是能够轻易识别的。

徐伯龙经对方如此这般一说,心头的压力好像稍稍减轻了些,因为对方即使伪造成功了,其产生的危害也应该是很小的,而且暴露的可能性是会非常大的。他跟曹孝先交换了意见,对方也是这样想的,于是两人决定也去浦东城厢进行实地查摸。

之所以选定城镇作为查摸首选目标,这是因为从印制纸币的技术角度而言,不管印制地点是否在城镇,作案线索都离不开城镇,所以选定城镇作为首选目标乃是一条捷径。浦东地区,当时有属于上海市的高桥区、杨思区、洋泾区和刚被列入苏南行政公署的川沙、南汇、奉贤3个县。被专案组列入侦查范围的有以下几个城镇:高桥、洋泾、杨思、川沙县的城厢、南汇县的惠南、周浦和奉贤县的南桥镇。徐伯龙和曹孝先离开市区前往浦东时,分工前往南汇县查摸的侦查员杜奔已经在周浦镇找到了一条线索。

杜奔出身资本家家庭,家境富裕,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军兜售战备物资时,他从老爷那里取了钱去买了一辆二轮摩托车作为上下班的交通代步工具,平时休息日也常骑着这辆摩托车去上海近郊搞些旅游、钓鱼什么的休闲活动。这次,杜奔接受任务后,就化装成旅游者开了摩托车前往南汇调查。从上海市区过去,第一站是周浦镇。这是杜奔以前旅游时经常来的一个地方,他在该镇还有几位朋友,于是就把摩托车寄放到其中一位姓任的朋友家里。也不跟当地已经接管了伪警察署的军代表联系,凭着以前的记忆,去了周浦镇上惟一的一家印刷社。

杜奔佯装客户跟印刷社老板聊起来,得知该社不过是一家小小作坊,只能印制些名片、招贴、账册、信封、信纸之类的活儿,都是以铅字排印后上机印刷,然后再切边装订。他向老板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我印制的招贴纸上需要有图片、照片呢,那应该怎么解决?对方告知说,如果是简单的图片,那就用木刻制版,至于照片,那就得去市区大印刷工厂专门制作版子了,制作好版子后,他这里也可以印制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