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2部分 侦破伪造金圆券案 侦破伪造金圆券案(2)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URL]   为贯彻“九月会议”的决议,华东局于12月25日发出《关于执行中央准备五万三千名干部决议的指示》。这个《指示》中规定,这些干部中的15000名完全由山东负责提供。因此,从山东省济南市公安局局长任上调派过来的李士英带来了一支公安干部队伍。这支队伍的成员全都是有过侦查工作实践经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为贯彻“九月会议”的决议,华东局于12月25日发出《关于执行中央准备五万三千名干部决议的指示》。这个《指示》中规定,这些干部中的15000名完全由山东负责提供。因此,从山东省济南市公安局局长任上调派过来的李士英带来了一支公安干部队伍。这支队伍的成员全都是有过侦查工作实践经历的,后来被誉为“江南名探”、出任上海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处处长的端木宏裕就是其中的一位。不过,当时这个“伪造金圆券案”的侦查任务,李士英并未下达给这位未来的名探,而是点了一位名叫徐伯龙的25岁的共产党员的将。这是因为徐伯龙是上海浦东高桥镇人氏,参加革命后才去的山东,现在这个案子发生在上海浦东,李士英想派熟悉当地情况的同志主持该项工作较为合适。

徐伯龙参加革命后先是做地下工作,主要是替地下党侦察敌情。后来地下党中出了叛徒,组织上命令凡是跟叛徒相识的同志立刻四散撤离,他于是就去了胶东半岛,在许世友部队当了一名战士。后来,因为作战勇敢,提升为班长、副排长、军区保卫部干事。济南战役前,奉调去了华东局社会部接受保卫工作训练。受训结束后济南已经解放,徐伯龙被分派到了时任济南市公安局局长的李士英手下从事侦查工作。这次跟着上级领导渡过长江准备接管旧上海市警察局,想到自己是浦东人,对上海情况熟悉,此番到了上海定能大大发挥。这可不是,待在丹阳正学习着城市政策还没动身哩,就被上级召去接受了这个使命。

从上面的介绍中可以看出,徐伯龙并不是一个有着丰富实践经验的老侦查员,他于公安侦查工作不过是进入济南后接触了一些。所以,可以想象,当他听了李士英下达的那份根据“一句话情报”侦查“伪造金圆券案”的任务后,心里不禁一个激灵,下意识地开口问道:“还有谁和我一起干?”

李士英笑了,说目前没有谁了,就你徐伯龙一个。不过,到了上海后,可以根据需要给你派几位助手,成立一个专案侦查组。上海前线作战态势令人振奋,估计我军在明天就可突破国民党军队的最后防线进入市区了,因此,我们很快就要离开丹阳前往上海。你从现在起不必参加学习,找个清静点的地方开始琢磨这个案子吧。

这样,徐伯龙就正式接受了这个具有特殊意义的使命,开始独自考虑案情。按照通常的侦查思路,应当是去向提供线索的那个方面作进一步了解,掌握更多的情节和细节。但是,这个案子的特殊性就在这里,其线索来源是严格保密的。当时,上级领导连该线索来自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侦缉大队也没有对徐伯龙透露。这样,徐伯龙就只有靠自己本身的想象力去推测该案的侦查方向。

徐伯龙反复考虑了许久,总觉得一时理不出一个清晰的思路。

次日,上海前线传来解放军部队已经攻入上海市区的消息。5月26日,上级就下达了离开丹阳前往上海的出发命令。徐伯龙在离开这个工作和生活了正好整整一个月的小城时,对于该案如何开展侦查已经有了一个思路, 但心中仍是惴惴不安,不知是否行得通。

……

1949年5月27日,上海全市解放。受命侦查“伪造金圆券案”的徐伯龙是在5月26日晚上随华东局机关经上海近郊的南翔、真如进入上海市区的。

根据安排,5月28日正式接管国民党上海市警察局。而徐伯龙身负侦查使命,在27日就已经开始投入工作了。上海解放前,中共上海地下市委就已经在国民党上海市警察局发展了一批地下党员,组建了“中共上海警察工作委员会”。这个委员会在上海解放前夕做了许多秘密工作,为上海市军管会公安部接管上海市警察局作了大量准备。鉴于“伪造金圆券”一案在时间上的紧迫性,因此组织上通过“中共上海市警察工作委员会”在5月27日就从原国民党上海市警察局的旧警察中抽调4人作为徐的助手,5人组成了“伪造金圆券案专案侦查组”。

徐伯龙的4名助手,都是国民党上海市警察局的刑警,其中曹孝先、关志存是中共地下党员,另一名叫杜奔的小伙子是1948年底参加地下共青团组织的,还有一个姓马的22岁青年刑警是追求进步的积极分子。杜奔和小马在解放前夕都被担任国民党上海市警察局的保密局大特务毛森作为“中共地下分子”而列入秘密逮捕名单,意欲将他们处决。幸亏地下党组织及时获悉情报后通知两人迅即撤离,方才未遭毒手。解放军进入市区后,杜奔、小马从藏身的郊区返回市区,刚向“中共上海警察委员会”报到,就被派往专案组参加侦查工作了。

5月27日,徐伯龙在上海全市人民迎接解放的喜庆锣鼓爆竹声中,于福州路185号原上海市警察局三楼的一个办公室里,跟他的4名助手见面,宣布成立专案侦查组,随即就举行第一次案情分析会。

徐伯龙向4名侦查员介绍了案子情况,说同志们都是具有丰富实践经验的老刑警了,又熟悉上海情况,希望我们5人同心协力尽快将这个案子侦破,完成陈毅市长下达的这一光荣使命。他又说,这个案子的侦查工作有个特殊要求,就是时间上必须抓紧,领导没有给我们限时,但是有一件东西给我们严格限定了时间。说着,徐伯龙取出了他所说的这件东西。

这是一份旨在整顿货币流通秩序,稳定金融市场而由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发布的布告——《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关于使用人民币及限期禁用伪金圆券的规定》。该布告主要规定如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