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1部分 周恩来亲自踏勘现场的特大纵火案 周恩来亲自踏勘现场的特大纵火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讯问结束后,马及时马上通知举行案情分析会。侦查员听马及时一说讯问时出现的种种疑点,都对这个案件产生了疑窦,于是决定立即进行针对性的调查。

一查之下,除了棒香的价格出现漏洞外,其他几个内容也都有失实现象。于是,专案组终于认定:牛言斌是假自首者,作案人不是他,而是有人指使他冒充作案者前来自首的。

是谁指使牛言斌向公安人员假自首的?弄清了这一点,真的案犯也就可以弄清了。当天晚上,专案组决定对牛言斌进行突审。

当侦查员向牛言斌指明其假自首的伎俩已被戳穿并列举种种证据后,牛言斌再也不开口了。审讯进行了将近7个小时,只有侦查员在说(政策攻心),牛言斌始终埋头不语。看看天色,已是5月6日的黎明时分,侦查员只好暂时停止审讯,打算到下午继续提审。

哪知,上午9时许,从看守所传来消息:牛言斌上吊自尽了!

牛言斌的自杀,对于专案侦查而言,是断了线索,但是同时也证明了他是假自首,在其背后指使的人便是作案嫌疑人。

5月6日中午,专案组举行紧急会议,就牛言斌自杀一事进行了分析,最后研究出了下一步的侦查方向——对牛言斌生前的社会关系进行全方位的详密调查,从其生前接触的社会关系中梳理出新的线索。

一张大网张开了,凡是与牛言斌有过关系的人都被罗列其中予以查摸分析。短短的两天中,就有187人列入其中。这些人中,有牛言斌的亲戚,也有朋友,以及以前曾经一起干过活的同事,其中有少数人已经过世或者离开中国大陆了。

侦查员特别注意这些人中是否有电车公司南厂停车厂乃至整个北平市电车公司的人,但牛言斌生前交往的三教九流中并无这类人。上述已经查摸到的人员中,经初步调查,并无任何疑迹。这样,看来有必要扩大调查面了。

专案组决定派侦查员去访问牛言斌的家庭,指望在与其家人的接触中发现线索。牛言斌的家属成员有5位:其母、妻和3个子女,考虑到便于工作,专案组特地从市局临时借了一位女侦查员仇伽参加这次特殊的家访。

5月10日,侦查员戴越和仇伽踏进了牛言斌的家门。牛言斌自杀的消息当时还没通知其家属,戴、仇两人前往的话由是给牛言斌取些东西。牛言斌的家人正为牛言斌的被捕而惴惴不安,不知道牛言斌犯了什么事,这会儿见侦查员上门,自然要问一问。于是,侦查员就跟她们拉上呱了。聊了一会儿,侦查员便从牛妻口中捕捉到了一个消息:不久前,曾有一个气度不凡的南方人到她家来找过牛言斌,还吃了一顿饭。

戴越和仇伽互相使了个眼色,仇伽便以似乎漫不经心的口气问道:“ 那是你家的什么亲戚啊?”

牛妻说:“ 不是亲戚。”

“那是朋友了,要不怎么还请吃饭呢。”

“也不是朋友……”牛妻见仇伽脸上显出惊奇的神色,又补充了一句,“ 最多算得上朋友的朋友吧,那人是牛言斌在广州的一位朋友介绍过来的。”

戴越开口了:“ 那人叫什么名字?是怎么个模样?”

牛妻边想边说:“ 他叫什么我不清楚,我就听牛言斌称他‘莫先生’。莫先生是一个大胖子,又高又胖,脸色白净,嘴唇上留着八字胡子,穿黑色华毛葛长衫,戴一顶黑色礼帽。”

“那位莫先生是几时到你们家来的?”

“记得是3月中旬吧。”

“莫先生从南方哪个省过来的?”

“听说是广州,他带来的也是广州的礼物。”

“在北平待了多长时间?”

“这我们可不知道了,你们可以去问问牛言斌,也可以去向旅馆了解。莫先生在我家就待了几个小时,后来就由牛言斌陪着去旅馆了。”

“哪家旅馆?”向牛言斌了解已经不可能的了,只有去旅馆碰碰运气了。

“这个……”牛妻摇头,“ 我可记不清了,因为我不是陪着他们的。不过我听牛言斌陪他出门时说过一句话‘旅馆离这里不远’。”

这时,牛母开腔了:“ 我知道,那位莫先生就住在天坛那里的‘鸿运旅馆’。”

戴越回来向马及时一汇报,马及时说:“ 这个‘莫先生’有问题!马上去‘鸿运旅馆’调查。”

侦查员去了“鸿运旅馆”。当时的旅馆还是私人开的,但是自北平解放后,北平市公安局第三处已经有规定:各旅馆必须对前来住宿的旅客进行登记,保留登记本备查。这一点为侦查员调查提供了方便,可是翻遍了登记本,却没有那么一个从广州来的旅客,也没有姓莫的旅客来住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