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1部分 周恩来亲自踏勘现场的特大纵火案 周恩来亲自踏勘现场的特大纵火案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1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自首者作了如下交代——

此人名叫牛言斌,36岁,北平人,家庭出身店员,本人成分自由职业者。在近20年中,牛言斌先后干过小贩、跑龙套、卖膏药、车夫、工人、店员、职员等多种行当。1946年,牛言斌经一位朋友的介绍,参加了“中统”在平津地区的外围组织,一年后又正式成为“中统”特务。他的本领不过是跑跑龙套,所以在“中统”也是如此,上司并未安排他正正式式干哪一门,或情报,或行动,而是哪里需要就叫他到哪里去,这次收集情报,下次搞盯梢,也曾经参与过绑架和暗杀,但都是望望风的小角色。

由于牛言斌参加“中统”活动属于秘密性质,所以北平解放前夕“中统”安排潜伏特务时,他就理所当然名列其中。当时他的职业是在一家医院看门,那是“中统”安排的,这是一份闲差,具有相当的自由度。北平解放后,那家医院的经营人可能不清楚他的真实身份,也可能有点儿数而故意装不知道,还是让他这么干着。“中统”潜伏特务采用的是“单线联系”,牛言斌的上家也就是领导是一个中年妇女,自称姓喻,究竟姓什么他就不清楚了,他称对方“喻小姐”。这位喻小姐很大气,隔三差五给牛言斌送钱送物,但从未要他执行过什么任务。不过以牛言斌的社会经验,知道这等优待法不久必有重任要委派的,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果然,1949年4月9日,喻小姐突然来电约牛言斌去前门“仿膳斋”吃饭。席间,喻小姐向牛言斌传达了上峰的命令:于月内在北平电车公司南厂停车厂制造一起纵火事件,要求必须“伤筋动骨”,即要造成实质性的损失,越大越好。

牛言斌知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的道理,再说事先又有了心理准备,自然爽爽快快应诺。但他要求“组织”给他提供执行任务的方便。

喻小姐说那是自然要提供的,当下拿出了一份情报,包括停车厂的各种情况和地形图,以及执行任务的方式。

喻小姐又拿出两根金条,说是给牛言斌的行动经费及预付的赏金。行动成功后,将根据停车厂所受损失的大小发给相应数额的赏金。

牛言斌接受任务后,曾先后4次潜入停车厂去窥察地形;还在夜间多次去停车厂围墙外观察值夜人的巡逻路线和时间规律。当一切都准备妥当后,牛言斌便于4月24日晚上潜入停车厂纵火。

牛言斌没想到这起案件竟会在社会上引起极其强烈的反应,心中不禁恐慌至极。那位喻小姐又给了他3根金条后,便再也不露面了。这几天,派出所又在不断地进行对“三类人员”(指特务、恶霸、逃亡地主)的查缉,牛言斌的一些熟人朋友中颇有几个给逮了进去。更令牛言斌不安的是,街坊中的一位热心于社会工作的大娘不知怎么的不断地跟他接触,一句句话里似乎都藏着“骨头”,不得不使他疑心自己已经列入了公安机关的嫌疑人名单。牛言斌在这种情势下,决定走“坦白从宽”的路,于是便来自首了。

牛言斌交代完后,交出了喻小姐给他的5根金条。

侦查员在随后所作的讯问中,着重要求牛言斌详细交代作案的具体过程。据牛言斌交代,他是以点燃的棒香裹在从鞭炮中取出的火药棉条中,然后又把火药棉条放在浇过柴油的棉纱上引燃明火的。事先已经多次计算过提前量,所以能在点燃棒香后从容逃离现场。他是在大火燃起前大约3刻钟潜入现场的,先在那里洒上火药和柴油,然后根据预定的提前量点燃了棒香。

牛言斌的自首对于专案组来说,自是一个令人欣喜的情况,但是,作为侦查员,应当把他交代的情况一一查实,予以认定,然后才能结案。侦查员弄来棒香,按照牛言斌所交代的那种方式进行了验证,表明确实可以引发火灾,提前量也基本相符。

但是,光凭这似乎还不能定案。专案人员又在夜间把牛言斌带到现场,要他根据所交代的情节摸黑翻墙越入停车厂车间,摸遍作案时所经过的位置。牛言斌实施起来也不怎么犯难。

如此,按照办案规矩,是可以结案了。专案组长马及时出于对该案的重视,决定亲自书写结案报告。在写结案报告前,马及时还要对牛言斌提审一次。5月5日,马及时和两位侦查员去了外三分局看守所,提审牛言斌。

谁也没想到,这次提审竟然否定了牛言斌是作案嫌疑人这一可能性,从而使这起案件的侦查又一次陷入了迷惘之中!

那天,马及时担任主审,事先他已经反复阅读过以前对牛言斌的几次讯问的记录,凡是已经问过的就一言带过,而对于没有问过的那些细节,则问得特别详细。事后,马及时说,他当时这样做倒并不是有先见之明,对这个案子有什么怀疑,而纯是出于一种职业性的缜密,想要让这个案件的侦查经得起检验。这一缜密,便使自首者露出了作假的马脚。

讯问中,马及时突然问到一个问题:“ 你作案所用的棒香是哪里弄来的?”

牛言斌回答:“ 我买的。”

“从哪里买的?”

“是在香烛店买的。”

“哪个香烛店?”

“我家附近的那家香烛店,就在胡同口第四个门面。”

一般问到这当儿也就可以了,殊不料专案组长还不罢休,还要追问一句:“ 什么价钱?”

这句话把牛言斌问了个愣怔,但他还算是反应快的,一愣之后马上回答了价钱。马及时早有准备,事先专门了解过,一听就知道对方回答得根本是牛头不对马嘴,上下相差甚多。他顿时警惕起来,却不露声色,继续讯问下去,增添了几条事先没有准备过的内容:柴油的来源及价格?作案那天的天气情况特别是风向?几次去窥察现场时所见到的值夜人的个子、服装、人数和巡逻时间等等。牛言斌在回答这些问题时均显出或多或少的窘相和迟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