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1部分 周恩来亲自踏勘现场的特大纵火案 周恩来亲自踏勘现场的特大纵火案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可以,可以。”马及时拿出那张纸条,划根火柴烧了。

“这你总放心了吧?”

傅今为于是承认他那天晚上确实是去了停车厂的。

“你去干什么了?”

傅今为眼神怯怯地望着侦查员,欲语又止。

马及时说:“没关系,你说吧,是什么就说什么。你现在主动说出来,算是你自己交代的。我们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坦白了,我们可以考虑给你从宽的。”

傅今为双膝跪地,哭着道:“我犯罪啦!我太糊涂了!……”

侦查员见傅今为这副样子,心里不禁一喜,寻思这家伙准跟纵火案搭上边的,否则决不至于如此言语举止。马及时站起来上前去扶起傅今为:“别这样,有话就说,我们听着。”

傅今为坐回到他的位置后,交代了他的罪行,却是令侦查员大失所望!原来,这家伙4月24日晚上去停车厂并不是搞纵火破坏,而是和李成归两人结伙盗窃机修车间的铜轴瓦了,这已经是他们的第四次作案了。傅今为昨天、今天没去上班,就是去郊区销赃的。

侦查员详细记下了傅今为的供词,审讯就进行到这里了,傅今为当时就被拘捕了。

4月27日下午,去天津追捕李成归的侦查员押着李成归回来了。马及时立刻让人讯问,李成归的交代与傅今为完全一致。

当日,侦查员从郊区一个铜匠那里追回了赃物。

这次调查意外地侦破了一起盗窃案,但是纵火案的线索却断了。李成归和傅今为后来都被判了刑,押往东北松江省(该省建制于1954年6月19日中央人民政府第三十二次会议决定撤销)服刑。

1949年4月28日晚上,专案组举行了第二次案情分析会议。会议经过长达3小时的讨论,决定下一步开始从政治方面寻找纵火案犯。

次日,侦查员戴越等几人前往停车厂,通过工会的帮助,得到了一份该厂解放前参加敌特组织、国民党以及政治上不清白分子的名单。这份名单共有21人,其中有13人参加过国民党,3人参加过国民党“中统”特务组织,2人参加“军统”,2人当过汉奸,1人是反动会道门组织“一贯道”的小头目。北平解放后,其中有4人被人民政府逮捕法办,2人已经病亡,1人已经离开停车厂回家养老;剩下的14人在年初北平解放时均已向人民政府登记。

侦查员向停车厂尚未公开的党组织提出要求:秘密开展对上述14人的调查,调查内容有二:一是查明4月24日晚上这些人的行踪;二是查清这些人最近与什么人有过交往。

停车厂党组织刚开始进行调查时,专案组又获得了一条线索。那是4月24日晚上在停车厂担任值夜人的4位中的一个姓王的工人悄悄向侦查员提供的:那天晚上,大约12点钟左右时,他们4人刚从外面巡逻了一圈回到值班室,他出门小便时,似乎看见大约20米开外闪过一条黑影。从其身形和步履估计,那人是停车厂财务科的焦先生。王某对他未在那天侦查员向他们4个值夜人谈话时提供这一情况作了解释,说因为当时他看得不清楚,又不能估计出对方像谁,出于慎重便没有说出来。这两天,他一直在中午待在食堂里留心寻找与黑影相似的那个人,结果终于发现那人很像焦先生,于是就决定向专案组报告。

接待王某的侦查员小周问道:“焦先生叫什么名字?”

王某摇摇头:“我不清楚,只知道他姓焦,大约50来岁。”

原来当时的工厂还是解放前留下来的那一套,白领与蓝领层次分得非常清,一般的工人也即蓝领基本上与管理人员也即白领接触很少甚至没有接触,因此并不知道白领成员的姓名,有的甚至连姓氏都不晓得。不过这难不到侦查员,一查便知了。小周查了查,弄清焦先生者名叫焦一星,是停车厂财务科的老科员,解放后,他被调往停车厂材料仓库当管理员。这个名字交到专案组长马及时那里,马组长一看便暗自一愣,原来此人的名字也列于停车厂党组织搞的那份名单之中的,他是参加过“中统”特务组织的!

到这当儿,专案组不得不对焦一星特别予以“关照”了。侦查员专门为其设立了一份档案,把关于此人的所有材料都列入其中──

焦一星,男,49岁,河北省清河县人,出身于地主家庭,其父系当地有名的恶霸,于1944年被共产党的武工队镇压。焦一星的两个弟弟都是国民党军官,一个在两年前死于东北战场,当时是个团长;另一个在国民党军阀汤恩伯的部队当着副师长,驻军江南。

焦一星本人在20世纪30年代就已经成为“中统”的秘密情报员,专为该特务组织收集共产党地下党的情报,后因七七事变的爆发而与“中统”脱离。抗日战争结束后大约一年许,焦一星又与“中统”搭上了钩,正式成为该特务组织的一名成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