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1部分 周恩来亲自踏勘现场的特大纵火案 周恩来亲自踏勘现场的特大纵火案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两名侦查员和厂工会的两人带路去了傅今为家。那家伙已经躺下了,但还是给叫了起来,让他跟着到了分局。

这时已是晚上10点钟,马及时亲自讯问傅今为。傅今为是一个40来岁的大汉,身高足有1.80米,满脸横肉,相貌凶恶。他的资格倒没有李成归那么老,见了马及时那两道犀利如电的目光,竟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

马及时问过姓名、年龄、住址等例行语后,直截了当道:“这时间已经不早了,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你如果说得清楚,那就立马走人──你在4月24日晚上去过停车厂没有?去干什么了?”

傅今为不敢正视马及时的眼睛,低着头嗫嗫嚅嚅道:“ 我……我没去过。”

“再说一遍!”

“没去过。”

“真的没过去?”

“是的。我可以发誓:我如果去过厂里,就……”

马及时打断了他的誓言:“别说这种话,你说没去过厂里,敢写下来吗?”

“敢啊!”

侦查员把纸笔拿过来,傅今为真的握笔就写下了一行歪歪斜斜的字:如我说的有假,甘愿杀头!

马及时一看,笑了笑:“傅今为,真是这样吗?你不要把门关得太紧哪,否则,到最后是要后悔的。”

傅今为摇着头:“没什么的,这是事实。”

“好吧,让我们看吧。”

马及时写了个纸条,吩咐一个侦查员跟停车厂联系,让速把证人送来。在等待的当儿,也没让傅今为闲着,马及时要他说说4月25日、26日的行踪,因为他这两天都没去上班。

傅今为用满不在乎的口气道:“没去上班又怎么着?厂里扣我的钱就是了,跟你们又没有什么关系的。”

“不一定呢,说不定也是有一点儿关系的。”

傅今为抬眼望着马及时:“有什么关系?你倒是说说看。”

“再说,再说吧。”

这样似乎不着边际似地又聊了几句,马及时让侦查员去外面叫了夜宵,每人一碗面条,也给傅今为弄了一碗。但这家伙似有心事的样子,没能吃得下去。

吃过夜宵,停车厂的两名证人来了。马及时让他们先别进审讯室,再给傅今为一个机会,要他重新说一下究竟去过厂里没有。傅今为仍是一口咬定没去过,于是就叫证人进来。

两个证人就是4月24日晚上在停车厂警卫室值班的门卫,都是50多岁的老头,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一看就是一生都没说过一句假话的人。两人说了傅今为那天进厂的时间、所穿的衣服、跟他们说过的话。

傅今为到这当儿,干脆一赖到底了:“没有的事,完全是一派胡言!你们都是这么一把年纪了,怎么还作兴诬陷人哪?老爷子,那是丧阴德的事哩!”

证人之一、58岁的老朱给气得满脸通红,下颏的山羊胡子直哆嗦:“你小子说咱诬陷你?好你个‘狗疙瘩’!”

“狗疙瘩”是傅今为的绰号,因为他那张脸上终年长满了高高低低的疙瘩,据说是因为18岁青春勃发那年与一条母狗“闹着玩儿”时让狗舔后萌生出来的。这是一段见不得人的丑事,傅今为最怕别人提起了。多年来,只要有人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提起,他就会像疯狗似地跳起来跟人家打架。现在,老朱一说,傅今为气得一跃而起,正要向他扑去,被侦查员一把扯住:“老实点!撒野也不看看是什么地方?”

老朱冷笑道:“你还想抵赖?好得很!我这里还留着你给我抽的那支‘大前门’哩!”

原来那天傅今为进厂时,停下跟老朱两人说话,顺手每人发了一支“大前门”香烟。当时的工人生活贫穷,抽的都是旱烟杆,弄到一支哪怕是最廉价的纸烟已经了不得了,何来“大前门”抽?所以老朱特别珍惜,一时舍不得抽掉,就留了下来,想等几时遇上喜事儿时再抽。

这话一说,侦查员马上搭过了话岔:“有他给的烟?真是好得很哩!这烟上有他的指纹,我们只要鉴定一下就清楚了。”

老朱来了劲:“在我家里搁着呢,我这就去拿来。”

其实,以当时公安局的技术鉴定水平,这支烟上的指纹是否鉴定得出还很难说,但是这一家伙唬住了傅今为,他一听,脸色就变了,青中泛红,红后变白,之后就固定成了灰土色,一双眼睛直勾勾地望着侦查员。

马及时示意证人离开,然后问道:“傅今为,你怎么啦?”

“我……”傅今为的声音没了底气,瓮声瓮气就像是从一口很深的洞穴里发出来的:“我刚才写的那条子……”

“嗬嗬,你说那条子?是想收回?重新来一个说法?”

傅今为的头点得像公鸡啄米:“是!是!是!”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