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新中国奇疑要案20例 第1部分 周恩来亲自踏勘现场的特大纵火案 周恩来亲自踏勘现场的特大纵火案

东方明侦破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size][/URL]   在周恩来的执意坚持下,一行人在慕丰韵的陪同下前往火灾现场踏勘察看。在现场,周恩来脸色凝重地望着已经烧成一片废墟的部分厂房,叹息道:“ 损失!这是人民的损失,也是新政府的损失。”   周恩来在现场走了一会儿,问厂工会负责人:“ 火灾是怎么发生的?”   工会负责人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6.html


在周恩来的执意坚持下,一行人在慕丰韵的陪同下前往火灾现场踏勘察看。在现场,周恩来脸色凝重地望着已经烧成一片废墟的部分厂房,叹息道:“ 损失!这是人民的损失,也是新政府的损失。”

周恩来在现场走了一会儿,问厂工会负责人:“ 火灾是怎么发生的?”

工会负责人说:“ 我们向值夜的同志询问了当时的情况,估计是敌特破坏。”他简单地说了火灾发生的情况。

周恩来点点头,转向谭政文,命令要进行缜密的调查,查明结果后,报李克农部长和他。

谭政文点头称是。

周恩来一行返回弓弦胡同李克农的办公处,那里已经准备了中饭。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特别是谭政文,午饭几乎没吃什么东西。下午,继续进行会议,周恩来在讲话中对北平市公安局领导同志中存在的官僚主义作风进行了批评:“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领导也不到现场,甚至都不知道。你们还不如吴国桢呢!吴国桢在上海、重庆当市长时,发生重大事件,像重庆大火灾或日本飞机轰炸后都亲自赶到现场。国民党的市长能做到的,难道我们共产党的公安局长还做不到吗?”

就在这次会上,周恩来专门作了指示:今后北平发生重大事故,公安局长、处长要去现场调查情况、处理问题。

当天,北平市公安局就根据周恩来指示的精神,作出了相应的规定:以后凡发生重大事故,市局、有关业务处、分局的领导必须亲自到现场了解情况,指挥工作。

后来,周恩来的这个指示成为全国公安机关的一项制度,沿用至今。

在李克农办公处举行的汇报会结束后,北平市公安局局长谭政文就下达了指示:从市局第二处、第三处及外三公安分局抽调侦查员组建专案组对火灾进行侦查。

当天傍晚,新成立的“电车公司停车厂火灾专案侦查组”就在外三分局举行了第一次案情分析会议。

火灾发生后,外三公安分局就已派员前往现场会同消防队进行勘查。主持勘查的是副科长刘政道,他理所当然地被指定为专案侦查组成员。会上,刘政道汇报了现场勘查情况──

现场发现了3处中心燃点,都在靠近西北方向的那几间厂房,那里的水泥地面上有一处浴盆大小的黑色焦块,坚固的水泥地面都烧得迸裂开了,与别处的地面明显不同。那3处都是用于存放润滑油、回丝、木料等易燃杂物的地方,火一燃起,立即形成巨大的火源,借助北平地区春天常刮的西北大风,迅速蔓延至别处,最终酿成特大火灾。鉴于这3点情况,初步可以认定这是一起有预谋、有具体准备的纵火案件。

刘政道接着出示了从现场拍摄的照片、消防队的鉴定书,专案组众人传阅后,一致同意外三分局的认定。接下来,就是如何展开侦查的事了。当时的公安局侦查员的成员结构,一部分是从解放区来的军人或者公安保卫人员;一部分是由警察局的留用人员;还有一部分则是就地招募的社会进步青年。“停车厂火灾专案侦查组”由于案情重大,组织结构要求很高,所以都是清一色的解放区来的同志。这些侦查员,具有一定的侦查实践,但是都缺乏在大城市工作的经验,只好边学边干了。众人讨论许久,决定采用共产党依靠群众开展工作的老办法,到停车厂群众中去摸线索。

兵贵神速,专案组决定连夜去停车厂开展访查。

侦查员分成4个小组,分别对厂工会负责人(也是当时尚未公开的党组织的负责人)、门卫、值夜人和其他群众进行个别谈话式的调查。

次日上午10时,专案组汇总了各小组调查情况,进行了分析:

1.停车厂自北平解放后,由新成立的工会出面选择了24名历史清白、作风正派、身强力壮的工人组成了一支夜间值勤队,4人一组轮流义务值夜,负责厂里的防盗、防火、防特。4月24日晚上值勤的4名工人在案件发生后,深为自己的失职而内疚,都没有回家,自觉接受审查。侦查员了解下来,这4人那天晚上都在一起活动,没有个别离开的事,因此排除了作案的可能性。

2.据门卫反映,4月24日晚上11时左右,机修车间工人李成归突然骑了一辆自行车来到厂里。由于厂里没有“不准夜间进厂”的规定,所以放行了。过了大约一个小时,李成归才离厂。

3.据值夜人反映,晚上12时许,曾看见仓库人员傅今为出现在厂区,由于是熟人,双方也未搭话,点点头就擦肩而过了。

鉴于李成归、傅今为是这天晚上本不应该出现在厂里的人员,所以疑点顿时就集中在这两人的身上。

专案组当即决定:传讯李成归和傅今为!

4月26日下午,戴越等3名侦查员赶到停车厂,通过工会出面传唤李成归和傅今为。一会儿,去车间传唤的工会副主席回来说,傅今为今天没来上班,也没有请过假,不知他上哪里去了。李成归在班上,已经通知他来工会了。

一会儿,李成归来了,那是一个30来岁的中高个子,穿着一身沾满油污的工装,狭长的马脸上有着一双滴溜溜打转的耗子眼,初一看很容易使人对其的任何行为都不得不打上一个问号。此人虽说其貌不扬,但在技术上绝对是一把好手,他11岁就学钳工了,心眼玲珑剔透,一点就明,一学就会,到18岁已是全厂出了名的技术尖子。停车厂的许多活儿据说就他和另一位姓张的师傅能拿得下来。所以平时人们甚至当时的日本工头都不得不对他客气些。长期的氛围使他形成了一种自高自大的做派,看起人来常常斜着一只眼。此刻也是这样,他一进门就冲工会副主席吹胡子瞪眼睛:

“你叫什么叫?报丧一样!没看见我正忙着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