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论中美对抗的经济基础

作者鲍盛刚是留学加拿大和英国的国际政治学学者,现任职于加拿大一海外国际集团。

中美发生对抗的主要因素不是意识形态、政治、军事上的,而主要是经济。经济上,中国的崛起和美国的衰退构成了双方关系趋于对抗的基础。但是导致这一对抗基础的原因并不是双方直接进行“零和竞争”的结果,不是因为中国崛起导致美国衰退,而是源于全球化时代世界经济结构的变化,中美的一兴一衰是同一变化过程的二种不同结果,一个“被”崛起,一个“被”衰退,正因为如此,中美对抗与历史上大国的正面对抗有很大的不同性。

国际社会的基本主体依然是国家,但作为近现代社会细胞的资本以及其代表跨国公司对国际经济事务的影响力越来越大,由此形成了以国家为主导的国家逻辑和以资本或跨国公司为主导的市场逻辑之间的矛盾,资本及跨国公司和全球公司遵循市场逻辑,以利润为导向,要求冲破国家边界,对全球资源进行统一配置,以求利润的最大化。但国家逻辑以国家利益为导向,追求国家的竞争力和财富最大化,控制经济发展和资本流向,以增加国家的权利和经济福利。这二者之间的矛盾决定了世界经济结构的变化以及全球财富的分布。

经济全球化造成美中对立

冷战后,美国和西方国家主导的政治全球化打开了经济全球化这个潘多拉盒子,饥渴的资本纷纷从美国和西方涌向地球的另一半,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因为那里有巨大的市场和充足的廉价劳动力,不是因为发展,而是因为落后,所以地球的另一半充满机会,与此相比,美国和西方因为发展,趋于饱和,投资回报空间越来越稀薄。结果导致大量资本从高工资的西方国家转移至低工资的发展中国家。

在全球一体化时代,资本已超越国界,把全球作为一体,对资源加以整合配置以求资源的最有效利用和利润的最大化,从而改变了以往以国家为主体的全球产业分工和贸易模型,“U型曲线产业分工结构”(也称为“微笑曲线”)正是这种配置的结果。U形曲线的左上角代表观念和创新,它决定产品的形成和功能;曲线从左边往右下走至最下端是生产组装和运输;在继续向右边往上依次是分配,营销。欧美国家处于这个U形曲线的两边高端,控制科研和营销,同时也控制利润的大部分;而发展中国家处于U形曲线的底层,属低利润的加工生产。

美国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研发国家和资本技术输出国,中国是最大的加工制造业国家和资本技术输入国,所以U形曲线国际分工格局也可以归纳为:美国创造,中国制造,全球消费。正是全球经济结构的这一变化,导致全球经济地理,运行机制的变化以及全球财富的倒流和重新分布,导致美国的衰退和中国的崛起。

经济中心转移与经济机制变更

首先,随着资本和技术从美国和西方向地球另一半的转移,全球经济中心从大西洋转向太平洋地区,特别是中国,1978年以来中国获得了5000亿美元的外来投资,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世界投资中心,美国500强企业前10名都有在中国投资,并且他们在中国的生意份额越来越大,超过其本土业务,成为盈利的主要来源。开始转移到中国的企业主要集中于低端劳动力密集型产业,然后渐渐上升到中高端产业。由于大量外资的涌入使中国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平均增长率达到9.5%以上,是美国经济增长率的3倍,由此中国成为世界工厂和制造业大国,有望超过美国,从而结束美国在制造业110年雄踞全球首位的历史。制造业的迅速发展,中国随即又超越德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出口国和全球最大的外汇储备国,外汇储备已达到2.4万亿美元。目前,中国已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并且根据预测中国GDP总额将于2019年超越美国。

其次,全球经济中心的转移导致全球经济结构和经济循环机制的变更。历史上美国和西方曾将发展中国家作为廉价原料产地和商品倾销市场,而生产和研发则集中在西方发达国家。在这一全球经济循环机制中,财富源源不断地从发展中国家流入西方发达国家,以至于穷国愈穷,富国愈富。而现在跨国公司和全球公司为主导的经济全球化,将发展中国家作为全球廉价生产基地,然后将产品运回母国,因此美国和西方成为消费型社会,和农产品和原料出口国。在这一循环机制中,全球经济结构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这是西方国家始料未及的。全球财富出现了倒流,富国在变穷,穷国在变富,世界中心正在从西方转向东方。因为生产基地、资本和技术移至发展中国家,它们被成为世界工厂,推动了出口及外汇诸备;中产阶级开始崛起,整个社会处于良性循环发展。而与此相对,因为资本、技术和产业的转移,西方发达国家成为消费型国家,发展势头减弱,工作机会减少,中产阶级每况愈下;消费依赖于进口,而进口的增加导致贸易逆差的加剧,于是它们从原来的债权国成为了债务国。

中国崛起并非美国衰退起因

其三,正是全球经济结构的这一变化导致全球财富分布的改写,导致美国的衰退和新兴经济体国家的崛起,其中特别是中国的崛起最为引人注目。根据统计,全球外汇储备为8.1万亿美元,中国拥有2.4万亿美元,位居世界第一。与此对应,全球外债总值为56.9万亿美元,美,英,德,法,意,荷,西班牙等西方国家分别处于前10位,它们外债总和已占全球债务82%,而美国外债达13.6万亿美元,占全球外债的23.9%。

从表面上看,美国的衰退与中国的崛起有着因果关系,因为中国崛起,所以美国衰退;因为制造业转移到中国,所以美国大量就业机会被流失,失业率居高不下;因为跨国公司将产品从中国返销到美国,所以导致美国贸易赤字,债务上升,因此美国和中国的关系是二大巨人间的对决,它们的关系是零和竞争关系,并由此双方对抗从经济上升到政治和军事层面。但是,实质上美国的衰退和中国的崛起都源于全球化时代世界经济结构的变化。中国无疑是全球化的得益者,但不是美国衰退的始作俑者,美国的衰退不是中国干的,至少不是有意干的。那么是谁干的呢?答案是资本和跨国公司。因为导致世界经济结构变化的是资本,是美国和西方国家的跨国公司,它们为了生存和追求更高的利润,推动资本和技术从美国和西方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和中国,从而导致世界经济结构的变化,并由此导致美国在这一变化过程中的被衰退。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美国和西方资本和跨国公司为了利润而出卖了美国。显然,美国的对手是资本,而不是中国,美国要扭转其衰退趋势,有二种方法,一是改变资本对利润贪婪的本性,二是改变自己,使自己变得对资本有利可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