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天堂》:情境式的畸恋弑母传奇

幸福的泪星 收藏 0 212
导读:决定写这部《Heavenly Creatures》的影评,是需要一点勇气的。《Heavenly Creatures》,中文译名《梦幻天堂》,《罪孽天使》。它的导演是《指环王》的名导Peter Jackson,摄于1994年。 我首次看到这部影片的时候,那年十四岁,正是电影中这对“罪孽天使”茱莉和宝莲的年纪。后来这张碟不知为何丢失了,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大约有十年吧,遍寻无着。与一些看片无数的**发烧友聊天,他们竟都不知这样一部影片的存在。我又无法说出该片的导演,只知女主角之一,是出演《泰坦尼克》而一夜成

决定写这部《Heavenly Creatures》的影评,是需要一点勇气的。《Heavenly Creatures》,中文译名《梦幻天堂》,《罪孽天使》。它的导演是《指环王》的名导Peter Jackson,摄于1994年。


我首次看到这部影片的时候,那年十四岁,正是电影中这对“罪孽天使”茱莉和宝莲的年纪。后来这张碟不知为何丢失了,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大约有十年吧,遍寻无着。与一些看片无数的**发烧友聊天,他们竟都不知这样一部影片的存在。我又无法说出该片的导演,只知女主角之一,是出演《泰坦尼克》而一夜成名的Kate Winslet。


我渐渐怀疑自己在那个夏天,是否真的曾经看过这样一部影片。它和发生在我十四岁那年的亲身经历有着太多惊人的不谋而合。那时,我正和班上一个留短发、在冬天爱穿一身长大衣的女孩Z,用纸条传递写满爱的字眼,发誓说要白头到老。我几乎认为这部电影是我胡思乱想的产物,源于梦幻。直到去年,在西安写剧本,与我相交甚好的女友突然将一张包装陈旧,贴着透明胶带,印有《罪孽天使》几个字的**放在我面前。看着Kate十九岁那张模糊而又青春逼人的脸,我知道我终于再次看见天堂。


《梦幻天堂》,好似一条时光隧道,将我带回重前。1954年6月23日的维多利亚公园,一对不愿被父母暴力拆散的女孩茱莉和宝莲,抗争无效后谋划并实施了弑母血案。


出身高贵的茱莉转学到纽西兰的一所女子学校,遇到了性格孤僻出身卑微的宝莲。茱莉经过良好的教育,富于才情同时又桀骜不驯,深深吸引了宝莲。她们因为同样喜爱文学和马里奥兰沙浑厚迷人的歌声,渐渐成为知己。她们甚至开始构思一部小说,分别扮演男女主角,创造自己梦想中的“第四世界”。茱莉不慎得了肺病,宝莲的母亲禁止宝莲探望她。这时茱莉的父母为了公事出差,将她独自丢在医院。宝莲的来信给了茱莉莫大的安慰,她热情洋溢地回复,二人在书信中继续完善她们完美的“第四世界”。


茱莉痊愈后,宝莲和她的感情更加如胶似漆。整天沉浸在小说剧情中分饰男女的她们,陷入剧情太深无力自拔,有了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性爱交欢。宝莲在日记中写道:“我们像圣人一样神交”。两人的爱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炽热顶峰。双方父母对于她们之间的异常状况有所觉察,深感惶恐。为了将她们彻底分开,茱莉父母作出将她远送南非读书的决定。同时,茱莉的母亲因为外遇而对丈夫提出离婚。


茱莉原本空虚的精神世界再度塌陷,她从心理上更加需要宝莲的慰籍。可是宝莲的母亲发现了她们之间发生过性关系的秘密,以极其粗暴的态度打击宝莲,一如既往疯狂地咆哮,唠叨,试图控制她,阻止这场不合人伦的爱情。对于茱莉的思念和渴望与日俱增,焦灼难耐。宝莲在无限绝望中将母亲视为阻碍她们相爱的最大障碍,最终萌发了弑母的念头。她将计划告诉了茱莉,并且安慰她:人总是会死。


一个午后,宝莲约母亲到公园散步,茱莉陪伴,在一个僻静处,宝莲用一块丝袜套住的砖头,歇斯底里砸向了母亲的头部,在母亲喊疼的惨叫声中,茱莉也拿起砖头加入了,一时血光四溅……


茱莉和宝莲案发时还未满十五岁,因此被分别关在不同的监狱,后来保释。她们获得自由的惟一条件,就是永不相见。茱莉回了英国,成为一位著名的侦探小说家。而宝莲从此不知所踪。


对于茱莉和宝莲,内心一直有种深层次的痛惜。仿佛看见了当年的我和Z。


大多数女孩在青春期,都会拥有那样一个亲密无间的影子。当身体与心智渐渐趋于发育成熟,荷尔蒙分泌造成的性萌动,原本单纯有限的认知却要被迫与险象环生的社会现实进行冲撞。这是一个天真被逐一剥离的过程,而你却不明白身为女孩的自己,为什么不能独自跟隔壁邻居叔叔回家、不能轻信人言、不能在父母看不见的地方接受任何人的礼物、回答所有人的问题前都必须留一个心眼甚至口是心非,你更以为自己永远都不会拥有父母的虚伪客套和俗气,你将坚持童言无忌的自己。你不会为五斗米折腰,不屑于小利,一辈子远离泛泛之辈们蝇营狗苟的生活……


我们曾以为这个世界存在绝对的黑白是非。而成人世界里的对错都是相对的,他们统统行走在黑与白之间的灰色地带。但那时我们完全不具备理解这些生活哲学的能力。太多的疑问没有人为我们解答,年少的我们偏执而又彷徨,时时感到势孤力单。大人总是试图填鸭式地在最短时间内向我们灌输他们一生的成功失败,让我们以最快速度圆滑世故起来。


现实是强势的,社会主流是强势的,茱莉身居上流社会本质上却冷漠自私的父母、宝莲偏执狂躁对于生活的卑贱怨气冲天的母亲,以及学校整体趋炎附势的环境,实际就是大社会背景的浓缩,它们都代表了一种强权对她们的控制和改造力量。茱莉和宝莲有着文字艺术方面的非凡才华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她们因此显得与外界格格不入。她们认为内心高贵的人必定是孤独的,好比她们自己。她们只能从杜撰的小说中去体验生命的美妙,在第四世界里与王子共舞,与骑士比剑。她们抗拒被改造成向这个社会输出的大批量千篇一律的产品之一,她们不愿意变成各自父母那样面目可憎,满口谎言。她们渴望坚持真理战胜邪恶的念头比任何大人都要炽热。为什么,这样心地纯良骄傲执着的孩子,会酿出弑母血案?


故事以主人公宝莲的日记形式娓娓道来,她生于一个恶劣的家庭环境,性格极端压抑。茱莉身上自信贵气的一面深深吸引了她。她从内心深处将茱莉看成另一个自己,她幻想她们已经合为一体。尤其是性爱事件发生以后,她们更加成为不可分割的整体。宝莲全身心投入这种关系中,她对茱莉的感情带有痴迷和癫狂的色彩。当她的母亲采取暴力手段阻止她们继续发展下去,激发了宝莲以更为极端的方式进行还击。


弑母是一个以暴制暴的结果。在宝莲的内心中,茱莉和她是第四世界里所有真善美的化身,是神圣的结合,诅咒她们相爱的母亲,则代表了妄图摧毁她们创造出来的第四世界的邪恶力量。当她的母亲站到了宝莲赖以生存的精神价值的对立面,她不再被她视为母亲,而是一个需要被消灭的个体。


鉴于电影题材的敏感性,导演在处理上充分施展了他驾轻就熟的魔幻手法,完美的视觉渲染减低了人们对于畸恋+弑母等元素的不适情绪。他以行云流水的镜头拍出了茱莉和宝莲的交欢场景,呈现一种可比拟于天堂的神圣美感。


让我口服心服之处,在于导演运作这部电影时中立的态度,他没有去刻意批判茱莉和宝莲严重缺乏自我调节能力的脆弱心灵,他更不曾以成年人的价值观,将她们的悲剧拍成一个反面教材。他花费了极大的力气去展示茱莉和宝莲缤纷绚烂的第四世界,那是一个真正的梦幻天堂。她们置身这个天堂时的快乐是无法言喻的,更不能用现实的价值取向来衡量。导演倾力拍出了少女全部的情感:她们的激情,纯粹,欢欣,充盈。还有同时存在的这些良善情绪的对立面:暴戾,偏执,阴暗,缺失。弑母只是一个她们的梦幻天堂面临人为毁灭时,激烈抗争的结果。或许从心理学上来分析她们的本能诉求更有力量。


不少人将这部影片定位成同性恋电影。我不同意。让我们来看看同性恋的定义吧。金赛博士的性学报告中将人类性行为取向从0至6分为七个等级,因此大多数人对于同性恋的认识,通常仅仅以性行为来做界定。以为同性之间发生了性行为,便是同性恋。但是同性性行为与同性恋之间仍有相当的差异,因为有些同性性行为的发生,会是“偶发性”及“情境式”的,诸如此类的同性性行为并不等同于同性恋。我认为茱莉和宝莲在沉陷于“第四世界”时发生的性行为,便属于同性性行为里的“情境性”。


Peter Jackson确实是营造气氛的高手,第四世界里逼真而诡异的花园和城堡,正是他灵感的闪现。他健康的态度成就了这部电影。说到故事里两个真实的女主人公时他表态:我尊重她们的私生活,不想扰乱她们的平静。


我想,后来成为著名侦探小说家的茱莉一定牢牢记住了用丝袜套住的砖头,活活拍击在肉身上的那个下午。但是没有任何线索,让我对宝莲此后的生活有着一知半解。我是那么希望她们真正得到劫后余生的平静。有时候精神的高贵和清白,来自于一种无知的无畏。但是为了维护我们精神世界的高贵和清白,却往往需要被迫使用与之相悖的手段。


第四世界或许不存在。但茱莉和宝莲的爱真实存在。还有很多的茱莉和宝莲,没有得到客观环境对于她们多一点的宽容、理解,和正确的心理辅导。


曾经十四岁的我们,真的真的很需要。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