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尔浒裂变 正文 一零一 十日谈(二)

东篱剑客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size][/URL] 马佳还知道,文官为什么喜欢指定车营为一百二十八辆。因为,历史上有名的车阵,就有一个是一百二十八辆——西晋马隆偏厢车阵。 西晋时,河西鲜卑人‘树机能’率众反晋,攻占凉州(治今甘肃武威)。马隆向晋武帝司马炎自荐,选募勇士3000西进平定凉州,晋武帝力排群臣非议,遂诏命其为讨虏护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


马佳还知道,文官为什么喜欢指定车营为一百二十八辆。因为,历史上有名的车阵,就有一个是一百二十八辆——西晋马隆偏厢车阵。

西晋时,河西鲜卑人‘树机能’率众反晋,攻占凉州(治今甘肃武威)。马隆向晋武帝司马炎自荐,选募勇士3000西进平定凉州,晋武帝力排群臣非议,遂诏命其为讨虏护军、武威太守。马隆受命后,立即招募勇士,其条件是,能靠腰部力量拉开三十六钧强弩的人,并且当场立靶测试,马隆选募勇士3500人。晋武帝命武库兵器尽供马隆挑选,并供给三年的军资。十一月,马隆西渡温水(即温围水,今甘肃武威东)。秃发树机能等部众数万人,据险阻击其前军,设伏袭击其后军。马隆作扁箱车,上置木屋,遇开阔地带则以车结营,遇山路狭窄即以木屋置于车上穿行,晋军即且战且进。面对近万敌骑,马隆指挥若定,转战千余里,大破树机能。

马隆‘束伍法’为,每车二十五名士兵,计3200名。总兵力3500,余下300人,为斥候、先锋骑兵,戚继光车营的也是只得照此,“旗鼓、爪探、架梁、开路大小将官,应用军士二百六十八名”。这就是三千五百一营。

明朝文官,依葫芦画瓢,搞了个三千一营、一百二十八辆车。还好,有点创新,把那五百抹去了。不过,好像又不是创新,只不过是符合了《六韬》里面的‘三千人一屯’而已。张冠李戴,刻舟求剑,贻笑兵家。

其实,不止是明朝,宋朝文人就干这种事了。号称名著的武经总要,到处抄书。就这种水平,宋朝文人还不忘奚落一下唐朝兵家。无行文人,莫过于此。

而且,马隆的偏厢车阵可不是一个战例而已哟,它可是寄托着古今文人的浪漫幻想的!马隆的阵型哪来的?传说是诸葛亮的推子八阵演变过来的!

“功盖分三国,名成八阵图。”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这可不得了,三国之后,历代文人,甭管当没当成官,发没发过财,不把诸葛亮当偶像、当标杆、当靠山的,很少耶!既然马隆是承袭的诸葛先师的遗惠,那得遵守,那得膜拜。

不过,马佳想,这诸葛亮的底子是申商之学,自比管仲、乐毅。这里面除了管仲,都是孔子及其门徒不对付的、鄙视的“巧言令色,天性刻薄、酷吏”,怎么就成了儒家鼠辈吹捧的圣人了呢?

哦,是的,诸葛亮当了丞相,干得不错,忠于刘氏,不造反,能兵抗强敌,民望很高,蜀中千年传颂——这几乎就是孔子一生的理想啊,尊王攘夷,一人之下。说白了,一群官迷,无天地正心,挂羊头卖狗肉的蛆虫而已。

三月二十三日,阴。

马佳坐在大帐中,耳听操场上的操练声,手抚茶杯,和戚金对弈手谈。

手谈,是下围棋的雅称。行棋一般不出声,金鼓旗帜,尽在黑白对峙之中。围棋盘发展至今,已是纵横十九条,共三百六十一个点位,九个星位,上应三百六十天数,下应九州方圆,天下一盘棋,此之谓也。棋子没有花哨的名号,只是分阴阳黑白二色,从至简中衍生出至繁,珍珑棋局,呕血谱。战术运用,如同用兵,‘尖、跳、飞、断、拆”,从各种配合中尽显兵法的奥妙:兵多未必势大,也可能重滞、累赘、做不活;兵少也可尽占要点,轻灵稳固,气势庞大。

“啪!”马佳食指、中指拈棋,把一枚黑子放在‘拆六’的位置上。

“唔。”老将戚金摸摸下巴,望着晶莹墨绿的黑色‘云子’(1)发呆了好一会儿,抬眼瞪视马佳道:“年轻人,不要气焰太盛!立二拆三,棋理无差。你若是拆个四,也还勉强。如今倒好,你拆五,太嚣张了。”

马佳放下茶杯,打开折扇,装比地摇摇,笑道:“嘿,戚老,这您就执着了。立二拆三,是常理。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我这边角上还有大机会,这拆六正好左右逢源啊,呵呵。”

戚金摇头道:“年轻人,你又逞口舌之利了。我且问你,那你这边‘立二’的两颗子怎么办?我一旦‘打入’,分割两边,你如何‘治孤’?面对我这角上的铜墙铁壁,你只有向中央做活了吧?那好,四面围地,费子多,占地少,你从哪里能抽得出来?”

马佳摇扇笑道:“老将军,现在刚开局,有无限广阔的空间可以发展,你老担心做活干嘛?是,你‘打入’,可以分割我。但是,你‘打入’的子如何‘治孤’,如何‘做活’?不是和我的‘立二’一样处境吗?多说无益,看招!”

“啪!”

墨绿‘云子’,打在‘六,三’路上。

“嘿!”戚金花白胡子抖起来:“你还真来啊?行,年轻人心思花,东一口西一口的,不怕散了腰。我以不变应万变,守住角即可。金角、银边、草肚皮,我看你怎么围?”说着在‘五,三’路下子,挡住马佳对这个角的侵犯。

白色的‘云子’,温润如玉,带着淡淡的绿色,显得稳定安逸,毫无攻击性。

马佳点点头,拈子入局,在上一路立起。

戚金毫不犹豫,在角的另一边‘小飞’护稳,和先前的一个角一样的做派。

马佳毫不犹豫,‘啪’的一声,墨绿黑子上‘跳’,升到‘六,六’。

戚金对比了半响,舍不得以角扩张的实惠,终于在另一边跟着一跳,继续扩大实地。

马佳呵呵一笑,食指、中指一‘啪’,墨绿‘云子’落在‘拆六’的中间,高四路。

“呃。。。”戚金感到不得劲了,忍不住出声问道:“小马,你这怎么又不跳了,回来重拆,格局小了,下子有点累赘哟。”

马佳拿起茶杯,啜了一口,悠闲地回道:“当放则放,当收则收,戚老,你占了两个大角,还不满足,想等着‘打入’我这一条边?没门!”

(1)云南的‘云子’,浪迹给你们做广告了,你们是不是该付点费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