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红军防空作战探秘:因陋就简 频频击落敌机

敌机凶猛,欺人太甚


1930年年底,蒋介石挥聚10万人马南下直取江西苏区,空军也被编入作战序列,3个航空队共7架战机分别进驻南昌、樟树和吉安机场。次年4月又增加了一倍的兵力和战机,执行对苏区的侦察、轰炸任务,但因航程短,载重小,只能勉强飞到吉安东固和兴国等地上空投掷少量炸弹,并没有对红军主力构成威胁。


两次军事“围剿”均遭败绩。1931年7月,蒋介石亲任海陆空总司令,调兵遣将30万,指挥、发动了第三次军事“围剿”。开战不到10天,5个航空队45架战机投掷重磅炸弹上千枚。兴国高兴圩一战,担任主攻的红三军团伤亡2200余人,折损了2名师长,红3军军长黄公略也在吉安东固六渡坳遭敌机扫射阵亡。11月7日,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当天,国民党南昌行营航空处派出10多架轰炸机,飞临瑞金和邻县长汀境内投弹百余枚,炸毁民房几百栋。


1932年5月,蒋介石把军政部航空署划归军事委员会管辖,大量购买西方先进飞机扩编成7个航空队,并在南京、武汉、南昌等地另设23个航空站;军政部航空学校升格为中央航空学校,蒋介石自任校长,高薪聘请外籍教练训练飞行员。次年2月,航空署实行标识、军衔改革,空军正式脱离陆军成为一个独立的军种。在宜黄草台冈战斗中,红一军团前沿指挥所被敌机投弹击中,总指挥林彪险遭毒手。4月,敌机偷袭了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和红一方面军总部驻地,其中一颗哑弹就落在毛泽东主席办公地附近,临时中央政府被迫从叶坪迁址沙洲坝;另一颗炸弹则把红军总政治部主任王稼祥当场炸晕,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


9月,蒋介石陈兵百万,投入战机200多架,开始从四面夹击中央苏区。眼看着包围圈越缩越小,红16军军长兼湘鄂赣军区司令员孔荷宠见势不妙,带着沙洲坝中央机关分布图叛变投敌。国民党空军按图索骥,对沙洲坝地面建筑物连续轰炸了3天,迫使临时中央政府再次搬迁到云石山。


1934年9月30日,中央苏区东线最后一道安全屏障——福建长汀松毛岭失守,中央红军主力被迫全线撤退,踏上了漫漫万里征程。沿途国民党军队对红军围追堵截,所有战机起飞,超低空轮番轰炸、扫射负重前行的红军队伍,每投下一颗重磅炸弹、射出一梭机枪子弹,就有大片红军战士倒下,仅湘江一役,8.6万中央红军大幅减员至3万余人。


避害就利,遁迹潜形


当时,红军既没有防空作战经验,也没有远程高射武器,更没有自己的飞机。军民大多孤陋寡闻,不知飞机为何物,对飞机参战的威力认识不足,以至于敌机来袭时不仅不躲避,反而奔走相告,争相竞睹。在吃了几次亏后,又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针对这种情况,红军总部建立和制定了一套空袭预警机制和应急预案,规定部队行军一般选择在夜间、拂晓或阴雨大雾天气,白天必须披戴防空伪装;统一防空信号,一旦发现敌机,或吹号放炮,或敲锣鸣钟、燃放烟火报警,引导军民就地疏散、隐蔽。红一方面军还利用战斗间歇,在兴国等战地抢挖了一批俗称“飞机洞”的简易防空设施。


第四次反“围剿”大获全胜,红军缴获了一批火炮和新式机枪,经军工部门改造成对空射击武器配备到各军团。红军大学增设了重机枪和防空连,结合实弹射击演练,重点传授高射机枪的性能与射击原理、防空阵地的选择与构筑、敌机机型的识别等专业知识。


1933年8月,中央军委颁布《严密防空防毒,粉碎敌人五次“围剿”》训令,制定出台了一系列人防工作政策和组织法规,苏维埃各级政府纷纷设立防空防毒委员会,村村设号炮所,家家挖飞机洞,掀起了群众性人防战备基础建设热潮。10月,中央军委成立防空科,自编教材,自制高射架、瞄准器和活动飞机靶等教具,对12个排400多名学员进行为期3个月的防空强化训练。结业后,其中9个排分配回各师部,3个排留在军委,担负首要机关的防空警卫职责。


中央红军主力在长征转移途中,敌机一路上如影随形咬着不放,防空、反空中侦察成了一项事关生死存亡的重要任务。遵义会议后,毛泽东重新执掌军事指挥权,他采用高度机动灵活的运动战术,忽东忽西,若隐若现,牵着国民党军队的牛鼻子在穷山恶水间捉迷藏,并不时地抓住有利战机,迎头痛击空中飞贼,一举扭转了长期被动挨打的局面,夺得了战略主动权。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1931年4月,一架国民党军用飞机因迷航、油料耗尽,意外落入鄂豫皖苏区,飞行员龙文光经劝降弃暗投明,飞机取名为“列宁号”。在此基础上,1931年5月,鄂豫皖苏区苏维埃政府航空局成立,龙文光担任局长。9月8日,龙文光在红四方面军政委陈昌浩的指示下,驾机飞临武汉上空侦察、散发传单,迫使当局实行灯火管制,震撼一时。11月7日,“列宁号”再次带弹升空,轰炸了黄安县城国民党69师指挥所,挫动守敌军心,弃城不战而逃。


1932年4月20日,红一军团攻占福建漳州城,缴获了国民党闽南航空处的一架教练轰炸机,经修复正常后,正式取名为“马克思”号,并奉命轰炸了赣州军事目标。但随即遭到粤军空军报复,3架敌机轰炸、扫射了设在瑞金的红军学校演兵场,炸死三四名正在实弹演练的学员。该校师生义愤填膺,纷纷举起手中武器对空反击,其中一架敌机被3期步兵科学员王文礼准确击中油箱后坠毁,另外两架也受了轻伤,仓皇逃遁,王文礼由此创下了红军用步枪击落敌机的先例。


1934年9月7日,红六军团17师先头部队挺进到广西全县时,被一架桂系空军AVPO-637号轻型侦察巡逻机发现。该机按下机头就是一阵俯冲扫射,打死打伤十几名红军战士。前卫连官兵立即集中火力将其锁定、击落,2名飞行员负隅顽抗被当场击毙。11月24日,红一军团2师突破敌3道封锁线,兵临湖南道州城下,国民党空军3中队8架战机从郴州机场赶来增援。师长陈光一面指挥部队疏散隐蔽,一面组织神枪手对空狙击,一架编号为“709”的驱逐机被击中油箱,坠落于白芒铺乡小甲圩境内,飞行员被活捉,飞机被烧毁。


1935年3月,中央红军三渡赤水,攻占黔北名镇茅台。国民党空军3架侦察、轰炸机寻踪觅迹而至,轮番攻击、骚扰中央纵队驻地。军委警卫营防空连连长叶荫庭采用3根木头做活动支架,配上简易瞄准镜、测远器,用4挺汉阳造重机枪改造成的高射机枪成功击落一架德国造“非尔卡”侦察机,吓的另2架敌机一溜烟逃回了清镇机场。


红一、红四方面军会师后军威大振,对空斗争越战越勇,接连在四川黑水、松潘和天全境内击落3架敌机,击毙国民党空军3中队副队长朱嘉鸿、5中队队长王伯岳等人。国民党空军折戟沉沙,怀疑红军掌握了秘密武器,从此再也不敢轻举妄动。10月7日,红军三大主力解除了空中威胁,轻装上路,全速向北挺进,安然抵达甘肃会宁,历时两年的长征至此宣告胜利结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