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为“郴州烟草”的违规“买断”纠错?

狐假虎威8921 收藏 2 757
导读:2007年1月,杨晓鹏、邝冬蓉、邓石牙和周十明等300余名原郴州烟草专卖局的职工,每人都经历了一个黑色的日子!或许印证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的这句古语,作为“郴烟”的创始者,他们曾筚路蓝缕、夙兴夜寐、焚膏继晷、胼手胝足,风雨兼程地伴着“郴烟”一路走来,用辛勤和汗水将“郴烟”这颗昔日小苗,浇灌成今日的参天大树,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正当这棵大树枝繁叶茂、果实累累之时,他们却在2007年1月19日,被“郴烟”发文以“买断工龄”的名义,无情地将他们“扫”出了“郴烟”的大门! 往事不堪回首:2007年

2007年1月,杨晓鹏、邝冬蓉、邓石牙和周十明等300余名原郴州烟草专卖局的职工,每人都经历了一个黑色的日子!或许印证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的这句古语,作为“郴烟”的创始者,他们曾筚路蓝缕、夙兴夜寐、焚膏继晷、胼手胝足,风雨兼程地伴着“郴烟”一路走来,用辛勤和汗水将“郴烟”这颗昔日小苗,浇灌成今日的参天大树,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正当这棵大树枝繁叶茂、果实累累之时,他们却在2007年1月19日,被“郴烟”发文以“买断工龄”的名义,无情地将他们“扫”出了“郴烟”的大门!

往事不堪回首:2007年1月19日,“郴烟”不顾上世纪1999年以来,中央三令五申明令禁止对职工“买断工龄”把职工推向社会的做法,用一纸红头文件号召职工买断工龄。当时的领导深谙“速战速决”的效应,用“一压二哄三骗”的手段来个“请君入瓮”。“压、哄、骗”三招交错运用,招招显“狠”、招招见“灵”。

以权压人,软硬兼施,是“郴烟”推行“买断”举措的一个“杀手锏”。当时的局领导在买断方案三番五次得不到职代会通过的情况下,竟然在职代会召开期间,同时召开由各县、市、区公司一把手参加的紧急会议,下命令要求各县、市、区一把手做好各自职工代表的工作,务必达到50%以上职工代表赞成买断方案,并破例给每个职工代表发放2条高档香烟。此招一出,终致买断方案勉强通过。

为了制造“买断”理由,局领导通过合并机构,缩减编制,定员定岗,迫使相当一部分人无岗可上。局领导强调:市局超编几百人,上面不给工资基数,要竞争上岗,竞不上岗,又不愿买断的人员,只发给700元/月的生活费。一些职工们以为“买断”乃大势所趋,人人都难逃“买断”这一痛苦抉择,于是只好自认倒霉地承认自己是个“多余的人”,情非得已地离开了自己“相依为命”的工作岗位。但他们很快发现,“郴烟”在实施“买断”举措之后,年年都在对外招聘临时工,目前“郴烟”聘用的社会人员数量多于买断人员数量,而被企业作为富余人员买断的职工却无一被聘用。对此,被“买断”员工只能看在眼里,“愤”在心上。

用虚假谎言和小小“甜头”设置“甜蜜的陷阱”,对员工更是产生了“分化瓦解”之“奇效”。当时的领导宣称:企业要与国际接轨,烟草专卖法将会被取消,“铁饭碗”将被彻底打破,以后企业只留一个法人代表,企业对员工将实行全员聘用制,所有职工都将会分期分批买断云云,还说现在买断除有补偿金外,还有鼓励金和奖励金,以后只有补偿金一项。“买断”方案中,有这样一条诱惑性政策:竞岗前买断的给予鼓励金2万元;元月31日前买断的给予奖励金1万元。一些职工抱着“多得不如少得,少得不如现得”的心理,来不及深思熟虑就糊里糊涂地在相关的表格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当他们醒悟自己因贪享“甜蜜”而“捡了芝麻丢了西瓜”时,已只剩下扼腕叹息的份儿。

“郴烟”的“买断”举措,其“效率”之高、时间之短、速度之快,大概创造了华夏“买断”的“吉尼斯纪录”——在短短12天内,便有220多名员工带着迷惘、悲观、愤怒、无奈等复杂心情签字“同意”买断!

--转自中国警察装备网

当然,一些较为理智的职工不为“哄”所动,觉得“买断”既有近虑也有远忧,因而对“买断”表现出抵触情绪。对这些职工,当时的领导采取的是“高压”政策:对父子(女)或母子(女)都在本单位工作的,要父母买断,否则影响子女上岗;又对子女做工作,逼其向父(母)施压,逼老人买断。“高压”之下,这部分职工也只好“乖乖就范”,改变初衷,迫不得已地签定了《解除劳动关系协议书》。

“郴烟”的“买断”举措,惹来了不小的人造“地震”。几年来,被“买断”员工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一次又一次地上访、投诉,弄得当地政府如临大敌,把他们合理维权的个案当成违法乱纪的大案。为了阻止他们上访,郴州市政府和“郴烟”动用了许多人力物力,对“买断”员工“人盯人,几盯一”、“盯死看牢”。在威胁阻止上访不成的情况下,“郴烟”重金雇请所谓“辅警”100多人(据称每人3万元),将他们从长沙抓回郴州,并打伤多人(其中一人为自卫反击6级伤残军人),还有数人被限制人身自由达10多小时。 --转自中国警察装备网 2007年1月,杨晓鹏、邝冬蓉、邓石牙和周十明等300余名原郴州烟草专卖局的职工,每人都经历了一个黑色的日子!或许印证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的这句古语,作为“郴烟”的创始者,他们曾筚路蓝缕、夙兴夜寐、焚膏继晷、胼手胝足,风雨兼程地伴着“郴烟”一路走来,用辛勤和汗水将“郴烟”这颗昔日小苗,浇灌成今日的参天大树,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正当这棵大树枝繁叶茂、果实累累之时,他们却在2007年1月19日,被“郴烟”发文以“买断工龄”的名义,无情地将他们“扫”出了“郴烟”的大门!

往事不堪回首:2007年1月19日,“郴烟”不顾上世纪1999年以来,中央三令五申明令禁止对职工“买断工龄”把职工推向社会的做法,用一纸红头文件号召职工买断工龄。当时的领导深谙“速战速决”的效应,用“一压二哄三骗”的手段来个“请君入瓮”。“压、哄、骗”三招交错运用,招招显“狠”、招招见“灵”。

以权压人,软硬兼施,是“郴烟”推行“买断”举措的一个“杀手锏”。当时的局领导在买断方案三番五次得不到职代会通过的情况下,竟然在职代会召开期间,同时召开由各县、市、区公司一把手参加的紧急会议,下命令要求各县、市、区一把手做好各自职工代表的工作,务必达到50%以上职工代表赞成买断方案,并破例给每个职工代表发放2条高档香烟。此招一出,终致买断方案勉强通过。

为了制造“买断”理由,局领导通过合并机构,缩减编制,定员定岗,迫使相当一部分人无岗可上。局领导强调:市局超编几百人,上面不给工资基数,要竞争上岗,竞不上岗,又不愿买断的人员,只发给700元/月的生活费。一些职工们以为“买断”乃大势所趋,人人都难逃“买断”这一痛苦抉择,于是只好自认倒霉地承认自己是个“多余的人”,情非得已地离开了自己“相依为命”的工作岗位。但他们很快发现,“郴烟”在实施“买断”举措之后,年年都在对外招聘临时工,目前“郴烟”聘用的社会人员数量多于买断人员数量,而被企业作为富余人员买断的职工却无一被聘用。对此,被“买断”员工只能看在眼里,“愤”在心上。 --转自中国警察装备网


用虚假谎言和小小“甜头”设置“甜蜜的陷阱”,对员工更是产生了“分化瓦解”之“奇效”。当时的领导宣称:企业要与国际接轨,烟草专卖法将会被取消,“铁饭碗”将被彻底打破,以后企业只留一个法人代表,企业对员工将实行全员聘用制,所有职工都将会分期分批买断云云,还说现在买断除有补偿金外,还有鼓励金和奖励金,以后只有补偿金一项。“买断”方案中,有这样一条诱惑性政策:竞岗前买断的给予鼓励金2万元;元月31日前买断的给予奖励金1万元。一些职工抱着“多得不如少得,少得不如现得”的心理,来不及深思熟虑就糊里糊涂地在相关的表格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当他们醒悟自己因贪享“甜蜜”而“捡了芝麻丢了西瓜”时,已只剩下扼腕叹息的份儿。

“郴烟”的“买断”举措,其“效率”之高、时间之短、速度之快,大概创造了华夏“买断”的“吉尼斯纪录”——在短短12天内,便有220多名员工带着迷惘、悲观、愤怒、无奈等复杂心情签字“同意”买断!

当然,一些较为理智的职工不为“哄”所动,觉得“买断”既有近虑也有远忧,因而对“买断”表现出抵触情绪。对这些职工,当时的领导采取的是“高压”政策:对父子(女)或母子(女)都在本单位工作的,要父母买断,否则影响子女上岗;又对子女做工作,逼其向父(母)施压,逼老人买断。“高压”之下,这部分职工也只好“乖乖就范”,改变初衷,迫不得已地签定了《解除劳动关系协议书》。

“郴烟”的“买断”举措,惹来了不小的人造“地震”。几年来,被“买断”员工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一次又一次地上访、投诉,弄得当地政府如临大敌,把他们合理维权的个案当成违法乱纪的大案。为了阻止他们上访,郴州市政府和“郴烟”动用了许多人力物力,对“买断”员工“人盯人,几盯一”、“盯死看牢”。在威胁阻止上访不成的情况下,“郴烟”重金雇请所谓“辅警”100多人(据称每人3万元),将他们从长沙抓回郴州,并打伤多人(其中一人为自卫反击6级伤残军人),还有数人被限制人身自由达10多小时。“郴烟”的“买断”行为留下了一团“剪不断,理还乱”的麻纱。

值得指出的是,“郴烟”劳动人事制度改革工作一直处在一种混乱状态,政策一年一变,没有延续性和严肃性。先是内退一刀切,年龄定为男到50岁,女到45岁内退。政策待遇:第一年内退可办理子女“进一退一”,第二年改为内退补贴5000元,第三年取消补贴,不给任何待遇。在“买断”举措实施后,公司规定副科级以上内退人员可以返岗。此外,对内退补员的子弟,单位先以省局无工资计划为由,将这部分人“买断”,而在他们的据理力争之下,公司却又于2007年为他们恢复了正式职工身份,并由省局增补了工资计划。2008年,公司规定:科级干部内退又可重返岗位,而到了2010年9月,又让所有内退职工全部返岗。更有甚者,有人自动辞职下海数月,又在领导的“关照”下恢复了工作。

我国《劳动法》规定:用人单位濒临破产进行整顿期间或生产经营发生困难,才能裁减人员。“郴烟”对员工实施买断的2007年,实现利税7.5亿,是“郴烟”历史上效益最好的一年,显然不应在裁减人员企业范围内,所以“郴烟”买断员工是违背中央精神和劳动法、严重损害劳动者利益的不当行为。据了解,“郴烟”在买断职工工龄工作中,事先未取得劳动部门审批,又没有依法进行公示,也没有召开全体职工大会,更没有依法依规与“买断人员”协商相关补偿事宜。整个买断工龄工作是一出由“郴烟”自编、自导、自演的独角闹剧。更有甚者,对员工被“买断工龄”后的社保、医保等基本保障也一推了之,不予承担。这一切,对于被“买断”员工来说,是极不公平乃至是极不人道的。

中央的“十二五”规划建议把民生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将“民富”放在重要位置。这意味着“十二五”期间各地将改变以往的GDP政绩观,以改善民生作为执政的重要方向,表明了我们党的执政理念又向前迈进了一步。以社保为例,中央明确提出了社保覆盖全民的目标;明确提出要让社保的阳光普照全民。社会保障向全覆盖挺进,作为我国的一项重大民生工程已列入了“十二五”计划。社会保障是一项基本的人权制度,“社会保障入宪”也表明了社会保障权成为我国公民的宪法权利。“郴烟”的老员工即使要离开岗位,依据国家宪法及相关的法律和政策,他们也享有社会保障和

“老有所养”的权利,但在“买断”的情况下,他们的这一顺理成章的权利被剥夺了,导致这一群体虽辛苦一生,但现在却生活无着,处境艰难。

古语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的领导为什么不将心比心,来点换位思考?假如“郴烟”的领导能换一下位,设想自己是“买断”员工中的一人,你将会作何感想?再换一下位:设想“买断”员工是生你养你的父母,你还会如此对待他们吗?共产党人不讲不信佛教的“因果报应”,但共产党人一定得讲“****”;一定得讲“执政为民”,就算你“郴烟”有点儿道理,你也得为“买断”员工办好“五险一金”啊!时下没有哪位领导不将“关心民生”的口号挂在嘴上,但“买断”员工同样是民生的一部分。民生有大民生和小民生之分,大民生是由小民生组成的,忽略乃至漠视小民生,谈何关注和关爱大民生呢?想想吧,300多买断工龄的职工,正是上有老下有小、负担最重的年龄,他们身负300多个家庭的养家糊口之责。买断工龄后,多数员工因年龄偏大,已不适应“僧多粥少”、残酷无比的职场竞争,只好赋闲在家,坐吃山空。收入来源的中断,造成家庭经济拮据,生活每况愈下,难以为继。原烟叶公司员工王平因年龄、劳动技能等原因,无法继续就业,导致夫妻反目,家庭破裂。安仁的张爱华因重新就业四处碰壁,终日在家喝闷酒,不幸跌倒,流血过多而死亡。还有嘉禾的杨翠花因找不到工作破罐子破摔,走上了诈骗的邪路,被抓后判了18年徒刑。这些“买断”后出现的境况和案例,令人不胜唏嘘!

香港富豪霍英东先生去世前曾说过“我不负天下任何人”。一个资本主义体制下“老板”尚且如此道义,我们的国企“老板”难道不值得深思?我们的领导干部,岂能居庙堂之高而不知住茅草屋之风寒;享“旱涝保收”之福而不知断粮缺米之窘迫;食甘肥珍馐不知饥肠辘辘之滋味?有错必纠,有错必改,这是我们建国几十年来对曲折道路和行为方式达成的共识和总结。“郴烟”已为办理买断手续的“进一退一”员工恢复劳动关系,并且由省局下达了工资计划,这无疑是在处理改革历史遗留问题上迈出了可喜的一步。被“买断”职工认为,“郴烟”为这些工作仅几年的新员工恢复工作固然应该,但他们这些烟草元老级职工,更应该重回企业。近两年来,其它国企在处理买断重新上岗这一问题上,已有实质性的动作,如核工业部和湖南广电总局为辞职,自愿解除劳动合同的人员恢复了劳动人事关系,四川中石化让买断员工全部返岗。

“郴烟”被“买断”的300多人,他们鉴于“郴烟”的历史和现状,也鉴于自己年龄偏大等实际情况,所持的期望和诉求,仅仅是恢复他们与单位的劳动人事关系,让他们享受职工福利待遇;让他们老有所养病有所医。具体执行可以是该内退的内退,该退休的退休,没达到内退和退休年龄的可竞争上岗,对已经确定的未聘待岗人员,可按政策酌情发给生活费,而不计较“买断”期间所带来的损失。应该说,他们的要求完全在合情合理、合规合法的范围内。毕竟,他们离开自己的单位之后,便成了风雨中飘落的一片树叶;成了漂泊在茫茫大海里的一叶孤舟;成了遗弃在荒岛上的“鲁宾逊”,让他们倍感无助,心生悲凉。只要能重新回到“娘家”的怀抱,他们便很知足了。人道,是一首温情的歌;是一束能驱散人们心灵阴霾的亮光。他们需要的,正是人性的关怀和人道的关爱。

寄语国家和湖南省烟草专卖局的现任领导:本博主代表300余名“买断”员工恳求你们以自己的良知、爱心和责任感,重新接纳这批员工返回“娘家”。事实上,为这批在生存线上和维权路上挣扎的职工解除后顾之忧,比创造了多少“销售额”、完成了多少“利润指标”,其功德要大得多!“邵德巍巍,福泽大千生灵。”有大德者必成大业,领导者荣修德政,造福一方,体恤民瘼,尽心民事,利济民生,行事公正,牵挂百家忧乐,乐于成人之美,必然深得民望,仕途畅达,吉星高照,福泽绵绵。本博主相信,以姜成康局长为首的现任国家烟草专卖局、以杨局长为首的现任省烟草专卖局的领导班子,定然心存仁德之心,能勇于纠错,还“买断”员工一个公道;还“买断”员工以尊严感和幸福感!

“郴烟”的“买断”行为留下了一团“剪不断,理还乱”的麻纱。

值得指出的是,“郴烟”劳动人事制度改革工作一直处在一种混乱状态,政策一年一变,没有延续性和严肃性。先是内退一刀切,年龄定为男到50岁,女到45岁内退。政策待遇:第一年内退可办理子女“进一退一”,第二年改为内退补贴5000元,第三年取消补贴,不给任何待遇。在“买断”举措实施后,公司规定副科级以上内退人员可以返岗。此外,对内退补员的子弟,单位先以省局无工资计划为由,将这部分人“买断”,而在他们的据理力争之下,公司却又于2007年为他们恢复了正式职工身份,并由省局增补了工资计划。2008年,公司规定:科级干部内退又可重返岗位,而到了2010年9月,又让所有内退职工全部返岗。更有甚者,有人自动辞职下海数月,又在领导的“关照”下恢复了工作。

我国《劳动法》规定:用人单位濒临破产进行整顿期间或生产经营发生困难,才能裁减人员。“郴烟”对员工实施买断的2007年,实现利税7.5亿,是“郴烟”历史上效益最好的一年,显然不应在裁减人员企业范围内,所以“郴烟”买断员工是违背中央精神和劳动法、严重损害劳动者利益的不当行为。据了解,“郴烟”在买断职工工龄工作中,事先未取得劳动部门审批,又没有依法进行公示,也没有召开全体职工大会,更没有依法依规与“买断人员”协商相关补偿事宜。整个买断工龄工作是一出由“郴烟”自编、自导、自演的独角闹剧。更有甚者,对员工被“买断工龄”后的社保、医保等基本保障也一推了之,不予承担。这一切,对于被“买断”员工来说,是极不公平乃至是极不人道的。

中央的“十二五”规划建议把民生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将“民富”放在重要位置。这意味着“十二五”期间各地将改变以往的GDP政绩观,以改善民生作为执政的重要方向,表明了我们党的执政理念又向前迈进了一步。以社保为例,中央明确提出了社保覆盖全民的目标;明确提出要让社保的阳光普照全民。社会保障向全覆盖挺进,作为我国的一项重大民生工程已列入了“十二五”计划。社会保障是一项基本的人权制度,“社会保障入宪”也表明了社会保障权成为我国公民的宪法权利。“郴烟”的老员工即使要离开岗位,依据国家宪法及相关的法律和政策,他们也享有社会保障和

“老有所养”的权利,但在“买断”的情况下,他们的这一顺理成章的权利被剥夺了,导致这一群体虽辛苦一生,但现在却生活无着,处境艰难。

古语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的领导为什么不将心比心,来点换位思考?假如“郴烟”的领导能换一下位,设想自己是“买断”员工中的一人,你将会作何感想?再换一下位:设想“买断”员工是生你养你的父母,你还会如此对待他们吗?共产党人不讲不信佛教的“因果报应”,但共产党人一定得讲“****”;一定得讲“执政为民”,就算你“郴烟”有点儿道理,你也得为“买断”员工办好“五险一金”啊!时下没有哪位领导不将“关心民生”的口号挂在嘴上,但“买断”员工同样是民生的一部分。民生有大民生和小民生之分,大民生是由小民生组成的,忽略乃至漠视小民生,谈何关注和关爱大民生呢?想想吧,300多买断工龄的职工,正是上有老下有小、负担最重的年龄,他们身负300多个家庭的养家糊口之责。买断工龄后,多数员工因年龄偏大,已不适应“僧多粥少”、残酷无比的职场竞争,只好赋闲在家,坐吃山空。收入来源的中断,造成家庭经济拮据,生活每况愈下,难以为继。原烟叶公司员工王平因年龄、劳动技能等原因,无法继续就业,导致夫妻反目,家庭破裂。安仁的张爱华因重新就业四处碰壁,终日在家喝闷酒,不幸跌倒,流血过多而死亡。还有嘉禾的杨翠花因找不到工作破罐子破摔,走上了诈骗的邪路,被抓后判了18年徒刑。这些“买断”后出现的境况和案例,令人不胜唏嘘!

香港富豪霍英东先生去世前曾说过“我不负天下任何人”。一个资本主义体制下“老板”尚且如此道义,我们的国企“老板”难道不值得深思?我们的领导干部,岂能居庙堂之高而不知住茅草屋之风寒;享“旱涝保收”之福而不知断粮缺米之窘迫;食甘肥珍馐不知饥肠辘辘之滋味?有错必纠,有错必改,这是我们建国几十年来对曲折道路和行为方式达成的共识和总结。“郴烟”已为办理买断手续的“进一退一”员工恢复劳动关系,并且由省局下达了工资计划,这无疑是在处理改革历史遗留问题上迈出了可喜的一步。被“买断”职工认为,“郴烟”为这些工作仅几年的新员工恢复工作固然应该,但他们这些烟草元老级职工,更应该重回企业。近两年来,其它国企在处理买断重新上岗这一问题上,已有实质性的动作,如核工业部和湖南广电总局为辞职,自愿解除劳动合同的人员恢复了劳动人事关系,四川中石化让买断员工全部返岗。

“郴烟”被“买断”的300多人,他们鉴于“郴烟”的历史和现状,也鉴于自己年龄偏大等实际情况,所持的期望和诉求,仅仅是恢复他们与单位的劳动人事关系,让他们享受职工福利待遇;让他们老有所养病有所医。具体执行可以是该内退的内退,该退休的退休,没达到内退和退休年龄的可竞争上岗,对已经确定的未聘待岗人员,可按政策酌情发给生活费,而不计较“买断”期间所带来的损失。应该说,他们的要求完全在合情合理、合规合法的范围内。毕竟,他们离开自己的单位之后,便成了风雨中飘落的一片树叶;成了漂泊在茫茫大海里的一叶孤舟;成了遗弃在荒岛上的“鲁宾逊”,让他们倍感无助,心生悲凉。只要能重新回到“娘家”的怀抱,他们便很知足了。人道,是一首温情的歌;是一束能驱散人们心灵阴霾的亮光。他们需要的,正是人性的关怀和人道的关爱。

寄语国家和湖南省烟草专卖局的现任领导:本博主代表300余名“买断”员工恳求你们以自己的良知、爱心和责任感,重新接纳这批员工返回“娘家”。事实上,为这批在生存线上和维权路上挣扎的职工解除后顾之忧,比创造了多少“销售额”、完成了多少“利润指标”,其功德要大得多!“邵德巍巍,福泽大千生灵。”有大德者必成大业,领导者荣修德政,造福一方,体恤民瘼,尽心民事,利济民生,行事公正,牵挂百家忧乐,乐于成人之美,必然深得民望,仕途畅达,吉星高照,福泽绵绵。本博主相信,以姜成康局长为首的现任国家烟草专卖局、以杨局长为首的现任省烟草专卖局的领导班子,定然心存仁德之心,能勇于纠错,还“买断”员工一个公道;还“买断”员工以尊严感和幸福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