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豆腐西施

疯人 收藏 37 313
导读:[原创]豆腐西施

她在这所大学里新开的一间食堂里打工,那是一家连锁店铺,专卖各种饮品,从早餐的豆浆豆腐脑,到消暑的椰奶柠檬茶。根据客人们的需要,按照固定的原料配好,递出,收钱,就是这么简单而繁琐。好在食堂是新开的,又在学校深处,旁边的新宿舍还没全部建好,来这里的学生还不多。这家店又是在食堂的顶楼,愿意爬上来的人就更少了。于是每天都要到食堂关门前十几分钟才能把当天的定量售完,也每天成为食堂里最后一个关灯的窗口。

站柜台的的时光很难熬,整整一天的时间,除去吃饭,都要全部耗在那里,所以她准备了一本书,坐在窗口前静静地看。

《双城记》。

有时候她抬起头来,偶尔会发现饭点来食堂的学生们,有些百无聊赖地朝她看。她也有些觉得,作为一个食堂里卖饭的,捧着一本书看实在是太扎眼了,于是低下头去,继续翻着那本旧书。

“你是这里的学生吗?”有次一个买冰水的男孩问道。

她不好意思地笑笑,轻轻地摇了摇头。其实她多想站在窗口外,在学校的大钟敲响时,和几个女伴一起急急忙忙地向某个教室赶去,手里捧着厚厚的书和笔记。可是属于自己的,只有这一间小小的饮品铺子,下个月换班时,她还要去城市另一处的连锁店铺,那个位于闹市区的稍大间的店面,做同样的事。

不过她也庆幸,至少自己进过大学,知道了大学是个什么样子,每天排队打饭的大学生们,走在路上其实也和她没多大区别。

“豆腐脑。”

她放下书,拿起一只消过毒的塑料杯,朝身后那只保温的大铁桶走去。开了密封的盖子,用勺舀掉浮在表面的豆腐渣,再盛上满满一杯散发着大豆香味的豆腐脑。

“咸的。”

加酱油、葱花、榨菜……老实说,要这口味的人很少。

“要辣椒。”

小勺舀了一丁点辣椒和油,抬起头来问道:“够吗?”

“再加点。”

又加了两勺。

“够没?”

“嗯。”

于是用塑膜封好,袋子包上,递过去。

“一块五。”

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已经攥了一叠票子,递过来,她接到手里,是一叠一角钱。数了数,十四张。

她撩了下头发,又数一遍,这次没错,是十五张。

抬起头来发现那人一直等在外面,等着自己数完。看她点过没有什么差错,才抽了根管子塞进袋里,慢慢走下楼去。

真是个奇怪的人。她想着,看了看墙上的大钟。

是到关店的时间了。

——————————————

奇怪的人频频光顾,总是会引人注目。

从那天开始,她发现那个吃豆腐脑要咸味还加辣椒的人,几乎每晚都会到这里,重复那几句话。

“豆腐脑。”“咸的。”“要辣椒。”

而且同样地面无表情。

不知道为什么她开始对他有些感兴趣,大概因为他是常客吧,每天来送钱的人,看着当然喜欢。

她是这么认为的。

时间慢慢过去,悄悄改变的一些东西,人总是很难觉察到。

比如说这三个月来,他们已经互相认识——其实所谓的认识,也只是每天都能见一次面而已,那个人有时过来看到她,会微微地带着些熟人见面才有的笑。她在窗口远远看到他,也会早早准备好那些“豆腐脑”“咸的”和“辣椒”,等他一来,还不及说话,就递上去,然后拿过他手里的十五张一角毛票,点也不点地随手塞进抽屉里,然后朝他坏笑一下。

看他在窗前愣上两秒钟,还真是蛮好玩的。

并且,这几个月来她一直申请不换班,没有转去闹市区的那家连锁店,而是一直留在这所大学里的小店铺,因为这里总有些让她说不清的喜欢的东西。

或许是熟悉吧,又或者是亲切。

这就到冬天了。

不知怎么的,现在看见他,总觉得没有以前热情了,虽然还是会彼此交换微笑。

从小窗口看见他上楼,就一直眼光不离左右,也不去早早准备了。等他走来,再磨磨蹭蹭弄那些东西。装作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一遍遍问“是这个吗?”“还要吗?”完了耐心把十五张毛票仔仔细细数上三遍,其间偷偷抬头用余光瞟上他几眼,看看有没有不耐烦。再一路目送下楼。

那个人虽说几乎每天都来,却每天都不是同一个点。有时候来早了她欢天喜地,脸上却不表露出来,可是走了之后,离关店还剩几个小时的时间,就觉得百无聊赖,书也看不进去;有时候迟迟不来,食堂都要关门了,自己居然等得有些焦急,最后居然真的没有来,直到第二天再见之前,心情都有些失落。再有时,豆腐脑早早就卖完了,看他爬楼跑上来,对他说着“没有了”的时候,居然满心歉意。

这是怎么了。

自己也变得有些奇怪了,都是被他带的。

然而除了一买一卖说的这几句话,就再没有更多了,想想竟然有些失望。

——————————————

这天特别冷,窗上有些微微结霜的痕迹,这在南方可是很少见的。

今天存货卖得挺快,有些晚了,这层的一半店铺都已经关灯打烊,她出了小间,靠在窗口前和旁边餐店的阿姨聊着天。

那个人还没来呢,就快卖完了,也要关店了啊。

大概今天冷了,又不会来了,明天吧,有些失望地想着,和阿姨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上楼了。

那个人今天这么迟。

还是套着一件宽松的格子衬衣,一直都是,也不知道他有几件格子衬衣,也许他只有格子衬衣。还是一条肥大的格子沙滩裤,配上格子衬衣,好像一副裤子都是连在一起的。还是一双大拖鞋趿在脚上,两手插在裤兜里,一脸没睡醒的样子。

头发有些湿漉漉的,怪不得这么迟,今天天冷大概是跑去澡堂子冲温泉了,一身硫磺味。毛巾洗发水什么的就这么揣在裤兜里了……

居然装作没看到她,笔直从她面前走过,站到隔壁那家米线窗口前去了。要了个不知什么东西,站在那里等着。

她也不跟阿姨说话了,跑到店里坐着,不高兴。

“喂。”

她一转眼,看见那人正站在窗前盯着她。

“嗯?”

“豆腐脑。”

“哦……哦……”

她赶紧去准备。忙不迭,手忙脚乱,满心欢喜。瞅见他手里提着一袋米线,红红的,不知道放了多少辣椒油。

“你也喜欢吃米线啊。”她不知道怎么突然冒出来这句。说完有些紧张。

“嗯……嗯。”他居然接腔了。

“我也是啊。”

“哦。”

“你是哪里人啊。”

“哦,合肥。”

“合肥?是在南方还是北方啊?”

“不南不北的吧。”

他接了袋子,很快地走了。很快,比平常快很多。

看来有些不耐烦,她想。

——————————————

“《双城记》啊?”

她抬起头来,熟悉的那张脸。

“嗯,你知道啊?”

“只是知道……”他撇撇嘴,无奈的表情。她觉得他是在谦虚。

她放下书,走向那只大桶。

回来的时候,她发现他正看着她摊在台上的书,上面的字对他明明是倒着的。

他接了袋子,在口袋里摸索着。

递过来的是一张一元和一张五角,她倒有些惊讶了。

再几天就是圣诞,市中心的那家店怕人手不够,要把分店的人都调去,准备迎接圣诞元旦期间的人潮,所以这里最迟到25日就要暂时关掉了,也许年后才会再开,那时候光顾的,怕是只有那些寒假留校的学生了吧。所以要很久见不到这个奇怪的人了。

他走后,她想着。

喝不上豆腐脑会不会着急呢,那个人。

她笑了。

明天晚上就是平安夜,明天再能见一次,可别不来啊。

——————————————

可是真的没有来。

寒假了也没有再来,怕是回家了吧。

寒假过了也再没有来。

可以安心换班了。




“豆腐脑。”他对那个正在看书的小妹说道,但愿别听不见啊又要说一遍,心想。

小妹放下书,拿起一只消过毒的塑料杯,朝身后那只保温的大铁桶走去。开了密封的盖子,用勺舀掉浮在表面的豆腐渣,再盛上满满一杯散发着大豆香味的豆腐脑。

“咸的。”

加酱油、葱花、榨菜……

好像是吃豆腐脑加糖的人比较多吧,他想,这么弄会不会让人觉得奇怪了。她会不会觉得我是个傻子,他有些自嘲地想。

“要辣椒。”

还是怕味不够重,盖不了豆腐原有的味道。大豆的原味可是很恶心的。

小妹有些犹豫,捻起小勺沾了点辣椒油,倒进塑料杯里,抬起头来问他:“够吗?”

“再加点。”

……

趁着小妹给杯子上塑膜包袋子的功夫,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叠毛票,全部是一角。慢慢数了一遍,嗯,十五张,攥在手里。等那小妹递袋子时送了过去。

她数了两遍,还好,没不收就已经不错了。

晃悠着手里的袋子下着楼梯,他在想,宵夜又该吃什么呢,一杯豆腐脑肯定会在半夜饿死的。

可是食堂也只剩这家店还开着了。

——————————————

那家的豆腐脑还不错。

或者说,豆腐脑加酱油辣椒的搭配不错,能够很好地盖住恶心的豆腐味,提供这种服务很不错。

好吧,实话说,是因为新开的这家食堂最近,可以不用走远就能找到东西吃,还有有时忙晚了,只有这里还有东西卖。

所以他常去那里,倒也不是天天,有时候别的店还开着,或者想念第二食堂的牛肉粉了,也就忘了去那儿了。毕竟那玩意天天吃是会呕的。

不过卖豆腐脑的小妹日渐热情了倒是真的,偶尔有几天没去,倒觉得有点过意不去了。

还没开口就知道要什么,这种默契可不是随便就能有的。

都是因为每天在那里要同样的东西弄的。

哎呀,还真是有心了。

这就到冬天了。

——————————————

这天特别冷,大清早难得不逃课去教室,结果被冻得不行,看来还是乖乖在宿舍睡觉的好。路边的草叶上都有结霜的痕迹。居然结霜了!

今天还是去澡堂子洗澡吧,顺便去食堂。再冲凉水估计会有生命危险。

一有热水洗就舒服得不想出来,直到被看门大妈在外头催了几十遍威胁要冲进来。食堂也快关了,晚上不能光吃饼干吧。

顶楼的米线店居然还有人,老板在看电视伙计正在收桌子,赶紧地冲过去要了份米线等在外面。

天气真是冷,只穿衬衫大裤衩身上没擦干,被风一吹真舒服,舒服得要死了。

刚才那饮品店好像没人的,现在又有了,提着米线再去要份豆腐脑。

“喂。”

“嗯?”

“豆腐脑。”

“哦……哦……”

速度啊冻死了,赶紧回去裹被子。

“你也喜欢吃米线啊。”

“嗯……嗯。”他没料到她会搭话。

“我也是啊。”

“哦。”

“你是哪里人啊。”

“哦,合肥。”他想,大概是被当做北方人了,以前就有不少人看错过。当然了,这个喜欢面食的南方小妹倒也特别。

“合肥?是在南方还是北方啊?”

这个问题倒不好回答了,虽然之前不少人问过,不过要是仔细看下地图,会发现其实这个城市在南北中心线上。秦岭淮河的那就说来话长了,重要的是现在很冷啊。

“不南不北的吧。”只能这么说了。速度接过袋子匆匆下楼回寝。

冻死了。

————————————

明天夜里就要搭上回家的飞机了,心情很复杂。大学四年来攒下的毛票终于用完了,几个月来一直给那个饮品店的小妹塞毛票,心里真过意不去。

她又在看书。

老实说,在这么个混蛋地方每天混杂在一群不知所谓的人之间,能见到有个安心读书的人,还真是觉得有些特别。好像冥冥中对她有些兴趣似的,居然差不多天天走到这里,已经有段时间了。

很好奇那本书。

书内页的天头印着名字,《双城记》,于是念了出来,也不至于突兀地一句“豆腐脑”惊了她。

她抬起头。

“嗯,你知道啊?”

“只是知道……”这可真是实事求是,听过名字知道作者和大概情节,没有更多了,主人公是谁都搞不清。书读得少啊,还没个卖饮料的小妹有见识。

意识游离的时候,小妹已经转身舀着豆腐了。

那本旧书就这么摊着放在台子上,放松了筋骨的书页一页一页自己翻动着,文字、彩页插图在眼前扫过,在剩下最后一页的时候停住了。

颠倒的文字是全书的最后一行,这样一句话:

“我现在已做的远比我所做过的一切都美好;我将获得的休息远比我所知道的一切都甜蜜。”

真不错。

明晚就是平安夜了。

接过袋子,若有所思地慢慢走掉。

——————————————

最后一顿想吃二食的牛肉粉了,那里新开的馅饼店据说口碑不错。

要了两份馅饼,漂亮的店员说,可以留下电话号码,圣诞节是有抽奖的,也许会有礼品送到。

可是圣诞节的时候,我就不在这里了啊。(全文完)


本文首发腾讯个人空间,如需验真请与本人联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