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救国英雄传奇:黄金劫 第二章 黑暗势力--危机四伏 神秘的老宅

张阳luci 收藏 0 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00.html


日后,无名就靠那些赌来的钱度日。在上海,他一下子找不到什么工做,只好去“洞水湖”茶馆,泡茶、下围棋,给自己找乐趣,或是往“海门阁”赌场跑,玩它两把,甚至还把赢来的钱输掉不少。

几天前,无名突然收到张长兴从舟山寄来的信,在信中,张长兴交代无名在六月十六日把客栈的房间退掉,并约好在当天下午三时到“洞水湖”茶馆碰面。因此无名早早就打发走眉姐,并退掉客栈的房间。

客栈离“洞水湖”茶馆并不远,仅有百米之内的距离。然而无名并没有直接去茶馆。和往常一样,他又不知不觉地又来到了福建中路正南面的一幢百年旧楼前。

这幢青砖黛瓦的老宅象一头雄狮一样气息安稳地静卧着,门前的那对经岁月渲染得满面风霜的石狮子一脸庄严。高高的红砖围墙上盘根错节地爬满五角星花和牵牛花,黑色的大铁门里面是一扇猪肝色狮子头的大木门。

在来上海的第一天,当无名与张长兴一起坐着黄包车经过这里时,这幢老宅院就象块无形的磁铁一样牢牢地吸引着他,这里的一切对他来说是那样的熟悉,象是曾经在梦境中见过,便呼叫车夫停车观赏。

从此,无名每天去茶馆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地往这里跑。那高高探出墙头的梧桐树,还有那猪肝色的大木门,以及大木门上的那把狮子头门锁都能令他产生一种熟悉的感觉,这令他困惑不已,甚至多次怀疑自己是否曾经在这幢老宅里住过。他曾经几次好奇地想进去看看老宅的真面貌,然而,这里的大门总是紧锁着,每当他经过这里时,也只能在围墙外面高高地仰望着那幢写满沧桑的两层楼高的红砖楼房,偶尔还能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独自一人在阳台上默默打理门窗。


前些日子里,无名好奇地向周边的居民打听起这幢房子的主人。这里的人告诉他说这幢老宅是建于乾隆末年,房子的主人是一位姓白的商人。楼房完工后的不久,这里来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外乡女人。但自从女人出现后,那个姓白的商人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后来,白宅来了一个中等个子、身材魁梧的陌生中年男人,再后来,那个中年男人没有再出现,女人仍然孤身一人。

一年后,那个女人生了个小男孩。邻居们都说那小孩一定是那陌生男人的,但是那个陌生的男人在小孩出生后也没有再出现过。再后来,那女人和她的孩子突然在一夜间神秘地消失了,这幢楼房也就空了近一个世纪。

在那样动荡不安的年代里,虽然这幢老宅一直都没人居住,却有人管理。而管理这幢宅院的管家就是跟那女人一起来的老管家。

据说老管家姓廖,生前白宅一直都是他一个人看管的。廖管家死后也就由他的儿子廖聪明来代管。直到二十五年前,这里突然来了一对年轻的夫妇。那对年轻夫妇自称是白家的后代,他们一回来就用重金辞退了廖管家的儿子廖聪明。

本来邻居们都为这幢老房子有了真正的主人而高兴。然而在十年前,这白家人的后代又突然不知去向,只留下新一任的老管家一个人独自看管这幢老宅院。然而,在白家后代消失后的第二天,老管家在一夜之间突然成了个聋哑人,到底是什么原因无人知晓。

关于白宅之说有种种迷信的说法:有人说白宅的风水不好,是幢鬼宅,所以子孙不能安居。也有人说白宅的主人定是生前得罪过什么人,或是拿了不该拿的钱财,触怒了神明,所以子孙后代都不得安宁。

白宅的真相也许只有白家的老管家了解。然而,白宅院里的管家死的死,走的走,唯一留下的却成了聋哑人了,因此那些好奇的人也就无法从老人的口中问出这幢神秘老宅的真正主人到底是谁。


就当无名发呆之际,大木门“吱呀—”的一声响,宅院那古老的大红门开了。出现在无名视线中的是一位白头发、白胡子,拄着一根木拐,身穿灰色布衣的老人。

老人的脸上闪烁着红光,可能是因为年纪大了,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似乎行动有点不方便。打开大红木门后,他的一只手拄着木拐,另一只手抖抖擞擞地伸向腰边,缓缓地掏出了串钥匙来,动作缓慢地打开了铁门上的那把粗重的老虎头锁,动作缓慢地走出大铁门,然后重新给铁门上了锁,一面安详地拄着拐杖向东边方向走去…..

看看天色已经不早了,无名也随之转身离开了白家老宅,昂起头,挺起胸,朝着“洞水湖”茶馆的方向大步地走去。

不料,在他刚走出不远,便听到对面传来一阵阵女人“嘤嘤”的哭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