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中国民众怎样看待中国地位

fengyimin 收藏 40 14416
导读:《华尔街日报》中文网日前发表文章,题为《中国民众怎样看待中国地位》,作者Jeremy Page / Cathy Yan,摘编如下:   无论是纽约时报广场上播放的关于中国国家形象的广告片,还是白宫草坪上鸣放的21响礼炮,围绕胡锦涛访美的一切安排都旨在显示,中国已成为世界大国,中国领导人应当被视为平等的对手,而不是实力较弱的一方。   “胡奥会”的相关影像成了中国官方报纸和电视台周四报道的主题,包括胡锦涛和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在欢迎仪式上并肩而立、两人在白宫总统办公室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日前发表文章,题为《中国民众怎样看待中国地位》,作者Jeremy Page / Cathy Yan,摘编如下:



无论是纽约时报广场上播放的关于中国国家形象的广告片,还是白宫草坪上鸣放的21响礼炮,围绕胡锦涛访美的一切安排都旨在显示,中国已成为世界大国,中国领导人应当被视为平等的对手,而不是实力较弱的一方。



“胡奥会”的相关影像成了中国官方报纸和电视台周四报道的主题,包括胡锦涛和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在欢迎仪式上并肩而立、两人在白宫总统办公室会谈以及共同面对世界媒体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等。




很多美国人对中国或将超过美国一事好像采取听天由命的态度,但很多中国人对于中国被吹捧为新晋超级大国深感不安。



中国领导人似乎决心在经济和军事两方面挑战美国,而与此同时很多中国国民对于中国的世界地位以及中国与美国的关系有着更为细致的看法。美国仍然是实力最强的世界强国。



在北京街头卖酸奶的刘文宏并不认为中国有那么强大或会构成威胁。刘文宏很好地说明了这种反差。他今年45岁,带着眼镜,过去20年里曾经两次发过小财,又都赔光了,如今在北京一个街边摊卖新鲜的天然酸奶,一瓶三块钱(不到50美分)。



他说,我不觉得中国有那么强大或会构成威胁。他说自己没时间看报纸或电视关心胡锦涛访美。



刘文宏说,你们看到的只是中国的一个侧面,中国大部分地区还是贫穷的;我们都忙着自己的事,大多数中国人不关心国事。



刘文宏的个人经历就能很好地说明,自1979年中美建交以来,中国人对于中国、美国以及中美关系的看法发生了多么惊人的转变。


跟很多在1966年至1976年文化大革命期间上学的中国人一样,刘文宏还记得自己学到的是所有美国人都是“帝国主义者”,不过他承认自己当时并不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但他清楚地记得毛泽东谴责美国是“纸老虎”,同样也记得邓小平1979年那次里程碑式的访美,期间邓小平戴上宽边牛仔帽的形象尽人皆知。



1979年前后,邓小平开始进行经济改革,放宽对中国经济的限制,并吸引了大量希望从全球最大的潜在市场上赚钱的美国投资者。



中国报纸周四(20日)重点报导了胡锦涛访美。改革意味着刘文宏在山西农村的父母得到了一块土地,他们可以自由选择用来做什么,他说,那时候日子非常苦。



不过,不久之后刘文宏以及数亿和他一样的中国农民就开始追求勤劳致富的梦想。



1985年他中学毕业后,开始卖服装。六年后,他转行做起了更赚钱的煤炭生意。



不过,像很多其他试图干个体的中国人一样,他美国式资本主义的经历并非都是好的。



部分受到《美国梦》(The American Dream)这本书中一个章节的启发,1996年他来到北京,将自己攒下来的约10万元人民币投入了中国股市。



他说,我当时想这是个多好的行当呀。两年后,亚洲卷入金融危机,美国投资者纷纷逃离,他赔了本。



他回到老家山西省,又开始做起了煤炭生意。这次他当起了中间人,大批量地买煤炭,试图转手赚钱。然后又爆发了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中国指责此次金融危机主要是由美国主导的金融体系造成的。



中国煤炭价格暴跌,刘文宏手中积压了约3000吨煤炭。他想起看过的一个电视节目是关于美国这次危机的,然后突然意识到这会给他带来怎样的影响。



他说,开始时我想这永远不会和我沾上边,不过后来我意识到实际上它离我们有多近。他赔得一干二净,大约有人民币100万元。


2009年,刘文宏独自回到北京,从亲戚朋友那里借了人民币三万元,开始租酸奶摊卖起了酸奶。如今,他每天卖掉约200瓶酸奶,每年可以赚大约10万元。



如今,像很多中国人一样,他仍羡慕美国制度的很多方面。不过,他不再痴迷于此,有时候甚至会对他认为的美国对中国事务的干涉感到不快。



当问到他对美国的看法时,他说,我想到了两个词:民主和自由。不过,他随后又说,美国的胳膊伸得太长了。



他说,中国经济无疑在发展,不过他们说睡狮正在觉醒,对整个地区带来压力。我认为不是这样。



他有两个儿子,如果供得起的话,他希望把他们送到美国去上学。他的大儿子在上海的华东政法大学学法律。他说,我不在乎我的孩子选择永远呆在美国或者拿绿卡。



不过,即使加上他在省政府里做会计的妻子每年人民币三万元的工资,这仍是一个非常遥远的梦。



因此,像很多中国人一样,他并不关心中国经济是否已经超过了日本,或什么时候能够赶上美国。他只是希望在两三年内,能卖酸奶攒下足够的钱,开一家小小的山西小吃连锁店。



尽管他投资的经历像过山车一样几起几伏,他已经拿出一万元人民币又投入了股市。他说,只投一点儿。





本文内容于 2011/1/24 16:26:07 被小编a7编辑

1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我彻底无语了,卖酸奶一年赚十万块,老婆还是政府会计,居然好意思说自己是底层,要不是这个刘文宏装B,就是纯粹找抽,这种人才是中国真正的败类吧,

国人总以为美国就是自由,平等,国内就受到了专制,独裁。但是真正出来后才发现所谓的自由民主根本就是狗屎,什么都要按政府规章制度办,时间耗得又长,物价高,收入少,还不如国内过得安心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