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超贤:《线人》源自真实核心是一种情

林超贤认为谢霆锋的演技成熟了


惨烈,是很多观众对电影《线人》的评价。尤其是片尾的追杀,人如困兽,看得人喘不过气。但在导演林超贤看来,影片的核心不是暴力,而是一种情。


虽然影片的口碑与票房正在制造“双赢”,但林超贤仍觉得很压抑。他近日接受本 电影《线人》终极预告片曝光


报采访时表示,“我以前常用画面带给大家一种想象,但这次不想带着大家走出来。片中这几个人物挺悲哀的,事情没有完美的,人们都有一些痛苦,需要找一些安慰来满足自己。”林超贤说,人生中常会碰到一些问题,“你想缓口气?没这么理想的。”


故事不是瞎编


警察嘴里套出《线人》


记者(以下简称记):为什么会想到把剧情聚焦在线人身上?


林超贤(以下简称林):线人是这么多年来警匪片中被忽略的角色,讲述线人的故事,主要是想开拓警匪电影的新领域。


记:影片的内容有多少是真实的?


林:以前我拍警匪片,经常和警察吃饭聊天,其实就是套他们的内幕。有一次他们喝多了,结果就说出了《线人》这个题目。《线人》中的部分剧情源自真实的案件。比如有一次,一个线人报了条线索给警察,最后案子破了,钱给了,警察也为线人增加了安全保护。但一年后,那个线人消失了,最后确定被杀了,就是因为一年前的案子。其实,警察保护不了线人一世,线人报案前就知道有危险。这,很挑战人的本性。


记:你想通过这个题材表达什么?


林:小人物对自己命运的把握。我想告诉观众的是,真实的人生经常都会遇到困难,每个人都必须靠自己才能解决自己的问题。现在大家都比较现实,知道完美是虚幻的,所以最重要的是你付出了代价能找到解答的途径,就像线人与警察的关系。所以这次我不想给一片天空去带大家出来,而是由观众自己走出来。人生就是这样,你得到了某些东西就会损失其他东西,这个观众应该会懂的。


暴力并非目的


不安源自观众的感情


记:《线人》整部影片的基调比较黑暗,当初不担心过审的问题吗?


林:电影局最重要的是去看电影的主题是什么,不光看你什么能通过,什么不通过。我觉得这个电影是有很清楚的感情,包括对人性的描述,他们看到了那一点。我不是为了挑战尺度去拍戏,最后一场在学校的戏,那种不安来自你对戏里人物的感情,才会有担心、有投入。我把这种情绪交给观众,这是导演的责任,而不是为了展现暴力,不然可以更暴力。人物情绪压得很重,最后很多人都崩溃,达到这样一个水准是需要崩溃的。


记:你删掉了哪些镜头?


林:谢霆锋和张家辉都有一些镜头删掉了。现在我的故事是讲人性的悲哀,我要观众看到他的悲哀,你会担心他,你会为他痛、为他流泪,我要观众感到他痛。可能是觉得太痛了吧,所以就剪掉了。


记:剪掉的部分对影片有影响吗?


林:没有,我很高兴大家看到我的片子核心是一种情。比如台词说“警察靠不住”,这并不意味警察本身靠不住,而是外人的看法。张家辉扮演的警察也有很多无奈,他想弥补线人,但想不到事情会发展得那么快——他不是坏警察。电影局真的在用心看电影,文戏一点都没改,武戏删了几个镜头,我很理解这种做法。


表演拒绝重复


谢霆锋喝酒喝红了脸


记:这一次片中女主演为什么没用《证人》中的张静初呢?


林:是我的剧本一拖再拖,拖得太长了,最后她不能演。


记:为什么选择一些新人?比如桂纶镁和陆毅?


林:在我看来,只要演员能放得下自己,我就没问题。我就是要找个没有演过这类剧种的女演员当女主角,才有新鲜感。我承认接触桂纶镁前有些犹豫,但发现她完全没有顾忌要保持形象。有场她和谢霆锋喝酒的戏,那是真喝,还不止一瓶。谢霆锋不会喝酒,他看到桂纶镁真喝,所以也跟着喝了,结果喝半瓶脸就全红了,但是他觉得很过瘾。至于陆毅,现实中的坏人,没有脸上写着坏人的。可以给演员多一些机会,不要带着对他的旧印象来看电影。


记:为什么让张家辉和谢霆锋的角色对调?


林:为了新鲜感。另外,霆锋外形、演技都成熟了,变得有魅力,他被打的一场戏演得很坎坷,最惨的不是被人打,而是挨打后离开,做到好像老鼠的感觉。我开拍前曾构思要霆锋拍床戏,霆锋开始有点包袱,但他没表露出来,我因为觉得情节不配合,所以取消了。不过部分飞车戏,霆锋是亲自上阵。


记:很多观众对廖启智的表演打分很高。


林:我也特别喜欢廖启智这个演员。从《神枪手》之后,我每部戏都有他,我会找一些东西给他去挑战,他也给我一种很简单的合作方法,所以重要的角色都想让他来演。


续集不再沉重


张家辉笑说叫《骗人》


记:已经有了《证人》、《线人》,下一部是不是来个《犯人》之类的第三部?


林:拍完这样一个沉重的戏,我希望休息一下,拍轻松一点的,但不是喜剧片。至于续集的故事,我每天都在构思,现在还没想好,但应该还是警匪题材。几位主创也对续集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张家辉还拿续集的名字开玩笑,说不如叫《骗人》吧。


记:苗圃说,如果有“人性三部曲”继续拍的话,你曾答应不让她再那么倒霉,你跟她这么说过吗?


林:我不会保证她是不是会死啊。其实他们两位(谢霆锋和张家辉)和苗圃都是我们上一次拍《证人》的班底,现在又加入桂纶镁、陆毅,所以我希望继续为这些演员去再想多一些好的角色,给他们去发挥。


记:听说你生活中也比较爱玩枪?


林:我家里放满了模型枪,平时也没什么娱乐活动,有空就摆弄一下。因为我喜欢枪,所以我拍出来的枪战片会跟别人不同。比如以前我拍飞虎队,其实香港很多人拍过飞虎队,但我们拍的时候为什么让人觉得有不一样的感觉?那种真实感就是来自我对枪的喜欢。如果大家觉得枪战片没有看头,就是因为那些电影里面没有一种喜欢的态度,所以就不好看。我想,什么类型的片都存在这种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