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奕雪革天(连载一)

snkxxk 收藏 1 84


雪花轻飘飘飞落在这茫茫山峦中,隐约可见一桩小木屋在冒着缕缕篝火。四周是大片大片的松树林簇拥陡峭的山坡。



斌:“这场雪不知何时才能结束。”(无奈得看着木屋的窗外)


俊:“等下完还要解冻估计至少3个月时间,看来我们要在这里长住了。”(坐在板凳上一边用刨刀刮着熊皮,一边在给炉子添加木炭)


斌:“目前我们贮存的食物根本不够在这里坚持3个来月,我要出去打打猎补充下”(提起刚擦拭好的猎枪背在身上,穿上厚厚的貂皮大衣戴上毛茸茸的兔毛帽)


俊:“你要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这外面的风雪这么猛,可知道你准备了多少御寒的备用品了吗?这场雪就连山里的大棕熊都得在窝里蜷缩着不能出来觅食”(俊立刻站起身伸手拉住斌)


斌:“这点风雪能算什么,我曾经在鄂尔多斯那里的岗哨当过巡逻兵和这场风雪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斌甩开俊的手,拧门拴打开大门,迎面过来的狂风铺面过来卷起大片的雪花灌进这屋内)


俊:“唉。。。既然你这样固执我也没办法,就当我刚才什么也没说。”(俊叹了口气,坐在板凳上低下头继续刮着他那张熊皮)


斌:“看着吧,等我回来带来丰厚的猎物吧。(他自豪的关上门一望无故的走出去)



或许有这样一个人他可以在无法想象的处境下干出令人叹为观止的事情。


斌就是这样的人,当人们这样恶劣的天气,山路又是那样的崎岖难走。每走出一步都要花很大的力气抬出另外一步,积雪已达一尺多厚,并且还要顶住撕裂的狂风逆风而行。不过一个为了活下去也只有在这大雪纷飞里寻找猎物,连动物都要为了食物而在死亡线上挣扎更何况人呢?在这纷飞的雪花的山谷斌渺小的身影显得那样微不足道。刚走过去的脚印很快就被狂风中的雪花所掩埋。


斌突然停下了,转了下方向,沿着山坡的树林小道走去。


斌:“嗯?那是什么?难道是冻死的大棕熊吗?”(疑惑的呐呐自语,朝着依稀可见的黑色平躺的物体靠近)


斌:“兄弟,醒醒,醒醒啊。。你怎么一个人来到这里?”(原来是人,由于那人穿得熊皮大衣而且身体大所以看得很像棕熊他半蹲着用手使劲推了推那人的身体。)


斌:“还有气不过很微弱,如果就此不管的话,那这人很快就会被这大雪所掩埋。”(半天没反应,斌用手指探了下那人的鼻孔。那人满脸被积雪覆盖,看不清模样,鼻孔和嘴唇轻微的颤动。看那人的相貌估计已饱经风霜是位老汉)


斌:“不过就是一个人根本就背不动这人,他穿的太多。得找些树枝做成简易的担架用绳子捆好担架拖到小屋”(虽然这人素不相识,也许是恶人,但总不能不管,可是就算救了我和俊的食物本来就不够用,再加上他还不是一样等死,管不了那么多了救活在说吧。现在看样子首先得给他喝点酒去去寒气,不然这人还没拖到小屋早就冻死了斌从背包中取出一袋酒拔掉塞子用手扒开那人的嘴灌进酒水。为了不让酒水从他口中流出斌迅速地用手指掐住嘴唇,然后斌用那人带的围巾擦拭他的脸上的积雪再用围巾把他的头包起来只留下那双眼睛,虽然那人说不出话,但从那双眼里看的出那种无助 期盼 感激又或多或少的呆痴)


要想彻底救活此人必须把他护送到小屋那里,斌在附近的树林砍伐了些粗壮的树枝用绳索将其捆绑扎牢做成担架,接着把那人拖到担架上再稍微捆绑胸和腹部使其在护送中不至于滑出担架。在担架的另一头斌用更加结实的绳索捆住担架的顶端像纤夫那样拉住担架拖到小屋那里。


“砰砰”得急促敲门声打断了俊刮熊皮。


俊:“谁啊?”


斌:“我!俊,你赶紧开门吧,我都快累虚脱了。”(斌有气无力,满头大汗放下了挎在肩上的绳索)


俊:“怎么,你都累成这样一定收获不小吧?打到什么了,能先说下吧我也好有所准备。”(俊很惊讶但很快就转而兴奋了)


斌:“你别太高兴了,快开门,难道让我在这里任凭风吹雪打冻成冰雕?”(斌催促着跺了跺脚将一身的积雪抖落到门口,随后用袖子掸掉担架上那人的积雪)


门开了,斌手拽着绳索拖着担架进了屋内。


俊:“你饿得不会连野兽打不到就搞死人来解决危机吧?!不过我想知道你在哪找到这人的?这是什么人?从何处而来,他来这里到底是干什么的?”(俊很是惊讶半开玩笑的说着随即又严肃的询问事情的来由)


斌:“我也不太清楚,只是救人太急没想那么多,再说这人就剩一口气了,我能问出什么?”(斌把身上的行囊取下,顺手把担架的人的绳索解开然后把那人从担架挪到铺满貂皮的毛毯上)


斌:“得赶紧弄些姜汤不然他就要受寒气而亡。”(斌把那人的外套和靴子脱下,放到炉子旁的木架上烘烤,接着从橱柜里拿出碗、勺子还有老姜,然后在缸里瓢了一勺水倒入碗里放在炉子上的铁片煮姜汤)


俊:“你这人做事真是欠考虑,你把这人救来能救得活吗?现在我们剩余的食物都不够用,再添加一张嘴还能支持多久?这人是个累赘不如不救得好,你也不看看现在形势如何?唉。。。”(俊边往炉子添加木材边用火钳戳着木材使火更旺)


斌:“救一步是一步,总不能眼看着这人冻死在雪谷里吧,我做不到!~(斌生气地回应着)


外面的风雪依旧是那么大,屋内却静得出奇,斌和俊都一直等着姜汤烧开,2人都在沉默中,仿佛是在等待一个奇迹的到来也仿佛是等待最终的绝望。碗抖动得越来越剧烈,冒着的热气越来越浓。



斌:“快来帮下我,把这人的嘴掰开我好喂他喝汤。”(斌迅速地端着碗走到毛毯边蹲下,把那人的头部靠在自己的胸膛)


俊:“不知道这人醒来会怎么样?”(俊也来到毛毯边两手轻轻地掰开那人的嘴唇)


??:“我这是在哪?你们又是谁?”( 那人从进屋来紧闭的双眼在一勺一勺的姜汤灌注下,缓缓地睁开,苍白又淡紫的脸庞渐渐的淡去)


俊:“你在漠河镇的东南端的大兴安岭岗哨站,对了,你怎么会来到这里的?你叫什么?来到这里又所为何事?”


蔡:“我姓蔡名琦,是一名牧民,我来自离这三十里路的岭平牧场,由于这些年来牧场里的头头牧民都在搞批斗,今天不是斗这个就是斗那个,哪还有人管理牧场,反正都是大食堂里都有人供应饭菜,可是长久如此再大


的家底也吃穷啊,现在牲畜圈由于没人管理加上今年天灾大雪把大部分牲畜都冻死了,连人都要挨冻受饿。现在我们大家伙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这不大伙都没办法找到你们,看能否你们向上级领导通融下救救我们


这些人吧。”(蔡老伯一边跪再毛毯上一边双手抬起)


俊:“大叔,您这是干什么?你这不是在折杀我们吗?快起来,这事我们会想办法的。你别太着急。”


斌:“ 大叔,快起来,我受不起你这一拜啊,其实说句实在话,我们的食物。。。哦,你还是快起来吧”(俊瞪了一眼,斌和俊赶紧掺扶起大伯)


俊:“ 大叔,你先喝完这姜汤吃些东西把身体养好再商量也不迟。”(俊端着姜汤送到蔡老伯手上)


俊:“那要不这样吧,我这兄弟在附近的地窖有些上个月存的过冬物资,我们取来,您和牧场里的人先用着,好歹捱过这冬天。”(俊看到蔡大伯迟迟不肯喝姜汤就拽了拽斌的衣角来门口)


斌:“哦。。是的,货物很多我们先帮您送来,你就安心在这里把身体养好,等这里的风雪小了,我们帮你把货物晕倒岭平牧场。”(斌有点莫名其妙但还是顺着俊的意思走到门口)


蔡:“那可感情好,能救活我们这牧场,我们就给你们二位立个长生碑祝你们一生喜乐平安。”(蔡老伯感激一口气喝完剩余的姜汤,放下碗双手作揖。)


斌:“你可别骗我,老实交代你私藏了多少物资?”(斌和俊离开小屋就波不急待的质问)


俊:“哪有物资啊,只不过先把那老人家先蒙混过去再说,都是你爱多管闲事,现在到好,人家要我们帮这个大忙。一牧场的人和牲畜你能照顾的过来?还有我们如果求上奉能行吗?”(俊拍了拍斌的肩膀无奈得摇了摇头)


斌:“那咋办?我是把人救过来了,可你却更加离谱却骗那老人家有物资可以帮上忙,好了你说我现在到哪弄那些物资?要不我去分区领导那里汇报下你看行不?”(斌这时垂了个脑袋很是沮丧)


俊:“随便你,反正现在只要把这个老人家送走就行,但是我可事先提醒你领导那里你可要嘴紧点,如果出了什么纰漏管叫你吃不了兜着走。我先去安顿下他。”(俊都没怎么看斌就进了小屋)


那个老伯显然由于过度劳累喝完姜汤就睡了。这时的俊看了看窗外的大雪而后又看看蔡老伯就用刚刮好的熊皮盖在老伯身上,然后就从口袋里拿出很久没用的笔和小本子,若有所思的写着。


斌边往分区的路走着,边喝着家乡自带的烧刀子,顺带啃几口僵硬的腌肉。消失在茫茫的大雪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