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村 第五章 二

刘才友 收藏 0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96.html[/size][/URL] 明朝伯公亲手种下的九十九颗大櫆被砍伐了,是为了支援解放大军渡江作战。荒唐村只得到一张收条,那是刘三爷双英亲手书写的。 荒唐村全体村民: 此次为了保障渡江战役胜利,特从荒唐村借明朝古櫆九十九颗打造船只,全国解放后一定加倍奉还。 第三野战军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96.html


明朝伯公亲手种下的九十九颗大櫆被砍伐了,是为了支援解放大军渡江作战。荒唐村只得到一张收条,那是刘三爷双英亲手书写的。


荒唐村全体村民:

此次为了保障渡江战役胜利,特从荒唐村借明朝古櫆九十九棵打造船只,全国解放后一定加倍奉还。

第三野战军第七师师长刘双英(章)

安平省湖东县县政府(公章)书记方春来(章)


这张借条被完好保存了六十年,在二零零九年国家大庆的时候,被送到安平省博物馆保藏,已经成了历史文物了。

现而今,荒唐村伯公手植櫆只剩下村口的一棵,今天,虽然它看起来宠大无比,可是已到风烛残年,树干已经空了,时常冒烟起火。或许哪一夜的大风就会把它踩倒在地,永远永远站不起来了。尽管它上面被好心的树民缠上了一道道红绸缎,甚至挂上了大红神帐,但死生有命,菩萨也是左右不了生生死死的。


一九四九年四月,小坟窠依旧躺在那里,原先造成它的神秘恐怖气氛的大櫆没有了,只留下九十九根光秃秃的树桩,反射着太阳的白光。坟墓上的野草照样生长旺盛,只是行走其中,人们不再担着心,害着怕了。牧童们也敢把牛放到小坟窠,啃食那坟头上的青草了。村民们再也不肯栽埴大櫆了,只在树桩间隙的平地上,种上易活的桦树和杨树。笼罩荒唐村的神秘雾气消失殆尽。刘身勤老先生说,荒唐村自从出了一个刘大櫆,文风鼎盛,又有刘开等为之继,现在,树砍了,文风丧失了,从此荒唐村再也出不了文章大家了,只会出老实本份种田打渔之人。

九十九颗大櫆打成了多少战船,打成了什么样的大船,荒唐村民众没有几个知道。只知道日日夜夜,不断有马拉的大炮运送过来,藏在小树林里,炮身上还盖上了稻草,缠上了刚摘的树枝。共有多少门大炮,村民们搞不清楚,太多太多,数都数不过来。事实上,大家也没有时间去数。因为上到七十岁的老人,下到七八岁的娃娃,都接受到了新任务。为了动员一切力量,荒唐村男女老少齐上阵,妇女做军鞋,劳力搬大炮弹,儿童站岗放哨,老人生火做饭,田地里长满了野草,也没有功夫去拨。只有最勤劳的农民,才在深更半夜,趁着大家都睡熟的时候,到田地里摸掉几颗杂草。

刘翼行就是这样的农民。在别人休息的时候,他把家里人一个个地叫起来,上地里干活去。刘翼德虽小,照样要起来熬夜。他和他的侄子刘心福刘心禄白天在村头站岗,收路条,防止敌特的骚扰捣乱。晚上,三个少年还红肿着眼被逼着到地里做农活。心里确实不高兴,但是没办法,谁也扭不过翼行。这个刚刚翻身的农民,一生的梦想就是拥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土地,如今,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他的心里多么激动啊。他恨不得整天都把土地抱在怀里亲,用他那粗壮的胡须摩挲这些细皮温柔的泥土。他太爱这土地了。他正当壮年,身体内蓄积的力量比一头小牛牯还要大,他想劳动,想通过不停地劳动,来证明土地的价值,他本人的价值。土地这家伙憨厚老实本份,它从来不欺骗你,你对它好,它也对你亲。你洒下一颗种子,它回报你几十几百颗粮食。它从来不嫌弃你,从来不欺负你。你出一分力,不可能得到十分粮;你洒十分汗水,就有十成收益。它不问贫贱,不从富贵。它就是一面镜子,你是什么,它就照出什么。它不会把张三的脸变成李四的魂,也不会将王五的本事说成是赵六的骄傲。跟土地打交道,永远不吃亏,虽然也永远讨不到什么便宜。农民都不需要什么便宜,农民只想一分劳动一分收获。

翼德说,哥,明天还要站岗查路条呢,还是回去睡一会儿,不然明天没得精神。

刘翼行嗡声嗡气地哼了一声,训斥道,农民一辈子都是种田的,想什么打仗的事。仗总有打完的时候,地却永远去种。农民不种地,天下都没得吃的,还打什么仗!

他儿子刘心福在一旁插话道,爸,你这么说话,会被打成反动分子的。千万不能这么说话,特别是在外头。

翼行把眼一横,骂道,孬种,我怕什么。解放军帮穷人打天下,我就是天下最穷怕人,还怕给枪崩了咋的?

翼德说,哥哎,话还真不能这么说。这么说民,人家会告你,说你不支持解放军解放天下穷苦人,那是多大的罪啊,谁担得起啊。

翼德说道,我才不怕呢。任何朝代,咱农民只有种地才是最正经的事。解放军分给我地,所以我支持。可是,也不能耽误我种地啊。作物不能误时。误一时,一季都没有收成,一年就没有好日子过。

翼德说,哥,别急,应该快了。看住在咱家的解放军那个紧张劲,就知道大军很快就要渡江了。

章彩云说,大哥,今天一个当兵的,拿了几块袁大头,要我到村里买鸡,炖了给他吃。他说他是北方人,不习水性,要是船翻了,掉进长江中,肯定会被淹死的,所以想做一个饱死鬼。

才十岁的刘心禄说,我才不信,解放军才不怕死呢。三爷的兵还能熊?三爷的兵没有一个孬种。三爷是啥人啊,教书的先生说,三爷比张飞还勇猛,比岳飞还厉害呢。在山里打游击的时候,炸过鬼子的坦克,端过刮民党的碉堡,还打过黄桥,打过张灵普呢。

翼行说,那不可能,信他瞎吹。张飞是什么人?三国第一猛将,张飞一声吼,阿瞒抖三抖。岳飞就更不用比了。岳飞精忠报国,统率三军,是天下兵马大元帅……

正说得高兴,忽然听到远处传来喊声,刘翼行,刘翼行——。听声音很像村长大爹,不知有什么事情,深更半夜地找,肯定很急。于是赶忙回答,大爹,我在田里干活呢,有什么急事吗?

“立即到村部集合,有重要任务。”

“比种地还重要吗?”

“翼行,你只记得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你要把眼光放远一点。”

刘心福刘心禄两人连忙问,太爹爹,儿童团有任务吗?要不要我们去啊?

刘凤鸣笑道,你们也有任务,你们的任务就是睡觉。不要摸黑种地啦,等到全中国解放了,要什么时候种就什么时候种,反正地是咱自个儿的。

说着,大伙儿都一道向村中走去。还没有走到门口,忽然听到三声奇怪的枪响,但见三道雪亮的流星划过漆黑的天空,顿时,江岸那边响起了震耳欲聋的炮声,像是发生了大地震,惊天动地,炮弹激起的火光照亮了半边天空,连地上掉一针都看得清清楚楚。就是站在对面都听不到对方在说什么,只知道嘴在动,好像霎那间,大家都变成了聋子了。

刘翼德他们这些半大不小的孩子都兴奋地聚在一起,惊奇地欣赏南方天空的景色。几个老奶奶居然聚在一块,拿出针线缝补衣裳来。章彩云乖巧地坐到婆婆面前,帮她老人家穿针引线。她才九岁,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莫名其妙地跟着大家一起兴奋着。

“大军渡江了!打起来了!”

方圆几十里内都没有人能睡得着,大家都在兴奋地议论着,诉说着自己所想象的战斗情况。但是,谁也不准到江岸去,解放军央二十里外就杀上了双岗,禁止一般民众通行。驻扎在村子里的兵一个也不见了,也不知他们开拨到什么地方去了。荒唐村跟其它村庄一样,壮劳力都被临时抽调了,去当船工,帮助解放军划船渡江。

只有地主刘双喜家一人没抽,此刻,他们都躲在家里,唉声叹气,不知这一夜的炮声会给他家带来什么灾难。解放军赢了,他会更倒霉;解放军输了,他家日子也好不了。他只好听天由命了。

刘翼德在人丛中钻来钻去,他希望能够听到三爷的消息。然而他很快失望了。因为大家跟他一样,什么都不知道。看来,只有等到大哥回家才能得到准确消息。但是,大哥什么时候回来呢。他娘比他更着急,她害怕炮弹会落到他大儿子划的那条船上。加为弹不长眼啊,它才不管你是谁呢,想在哪儿炸就在哪儿炸。她在菩萨瓷座像前上了三柱香,希望老菩萨把眼睁大些,把射向刘翼行的炮弹拨开炸在别处。不是说心诚则灵吗?她在菩萨像前跪了整整一夜。

章彩云毕竟是个孩子,夜深了,人也倦了,陪着她婆婆跪着,却不住地点头打哈欠,后来还是忍耐不了,竟然傍着婆婆睡着了。很快她就啊了一声,疼得跳了起来,睁眼一看,原来是她大嫂胡氏用锥子狠狠地扎了她一针,她看到胡氏的目光冒出了烈火,快要把她烤焦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