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者 第五章 从军之路 7、野地猎食

子弹2010 收藏 3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04.html[/size][/URL] 对于杨军的冷淡,我虽有感觉,但并没太放在心上,而接下来紧张的训练更让我无暇顾及其他了。 前期主要是队列训练,这对我们大部分人来说倒没有太大压力,倒是班长增加的耐力训练将班里每个人的综合实力分了档次,这些耐力训练主要换手负重野练,山地障碍前进以及器械动作(单双杠拉挺绕等),再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04.html


对于杨军的冷淡,我虽有感觉,但并没太放在心上,而接下来紧张的训练更让我无暇顾及其他了。

前期主要是队列训练,这对我们大部分人来说倒没有太大压力,倒是班长增加的耐力训练将班里每个人的综合实力分了档次,这些耐力训练主要包括负重野练,山地障碍前进以及器械动作(单双杠拉挺绕等),再就是每天中午两小时的军姿,有时还让我们手里握点东西,先是端着砖头,发枪后是用枪吊着砖头。

班长将我们每个人的训练成绩都建了个档案,这些训练看似简单,对体力要求强度非常大,不久,班里十人的距离便已经拉开了。

一周班、排、连会操时,我们班集体队列获得全连第一名,而我们的训练成绩也渐渐有了分晓。大致上我和杨军实力相当,位居全班前列,下面依次是钢铁、岩松和崔小炮(大名崔忠义),小四川和乐文勉强居中,最后面是董健、武书文和何文华三个,尤其是何文华,已经掉了几次队,五尺高的汉子也掉了几回眼泪了。

要说武书文和何文华确实是体质问题,那董健却是一个懒,每次都是边走边跑,实在不行干脆等着救援队。

班长训他时,他不以为然地找借口,“主要是伙食不好,菜里全是辣椒,让人怎么吃啊。”因为大凉山的气候偏湿,这里的人都有吃辣的习惯,伙房的兄弟们长年工作于此,习惯成自然,辣椒放得那叫一个实在。菜盆一端上来你就看吧,上面红通通一层厚厚的辣子,别说吃了,看着都胆战心惊。

班里除了小四川及岩松、乐文等几个川云湘黔来的南方兵能吃辣,我、崔小炮、钢铁等几个北方兵都吃得十分艰难,嘴巴全都了疮,嗓子也肿得不敢下咽,实在辣得受不了,只能多吃饭少吃菜,但这么吃法,肚子越来越没油水,加上班长的训练强度是只增不减,每天一到晚上,都饿得猫抓似的。平常班长是和我们住在一起的,大家饿了也只能忍着,谁也不敢言语。

但这天晚上,班长被排长叫上随后勤的车到山外运物资去了,铺位空着,没了紧箍套在脑袋上,我们这些猴子也都躺不住了。不一会儿,我就听见上铺崔小炮转来转去的“烙饼”,显然又饿得睡不着了。

“嘿,傅云,有吃的没有。”终于,这家伙探出头来,压着嗓子问我。

我伸出两只手,又拍拍肚子,冲他晃了晃,表示“十指空空”,腹内亦空空。

崔小炮叹了口气,低声骂一句,“饿死老子了,妈的肚子什么时候成个漏勺了,吃多少漏多少。”

“饿死了,连军营大门都不让出,这里也没个卖吃的,哎哟……”董健那边也响起了呻吟。

接着斜对面的钢铁和武书文也都叹了口气。

“不行,我受不了了,我得出去弄点吃得。”又过了一会儿,崔小炮忍无可忍地从床上跳下来。

“去哪儿弄啊。”我皱眉问。

“伙房,我就不信没点剩饭。”崔小炮说着穿衣服。

“我也去。”董健一掀被子坐起来。

“哪里有吃的?”钢铁也开了腔,显然也动心了。

“找死啊,不说咱门外边设着门岗,院里还有流动哨。”杨军打着哈欠不以为然地道。

我也有点经不住饿,门岗流动哨我倒不怕,怕得是要那头“牛”知道,恐怕得吃不得兜着走。

“还是忍忍吧,要是班长回来知道,肯定没好果子吃,反正也没有几个小时了,离起床号还有五个小时三十四分七秒。”武书文慢条斯理地说。

他这么一说,大家更觉得时间漫长饥肠碌碌没法熬了。

“你们不去我去,我才不怕那头牛呢,饿了就得吃,天经地义,活人还叫尿憋死了。”崔小炮浑劲又上来了,身一拧就走。

我急忙扯住他,他一个人去我实在不放心,我说:“我跟你去。”

“我也要去的。”钢铁也起身。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也去。”没想到,武书文也爬起身。

“中,要去大家全都去。”董健也来了精神。

六个北方兵动了五个,只有杨军没动,看他一动不动好象睡了的样子,当然我们也没硬去拉扯他,岩松、何文华和乐文让我们一折腾也都醒了,见我们饿得要去找食,都笑嘻嘻地看着我们。

“小心点,今晚‘黑脸阎王’(三排长)带哨,莫叫他逮个活的炸了吃。”小四川吓唬。

“去你的,看我们找着好吃的不馋死你。”董健跟他贫。

时过午夜,万籁俱寂,天上挂一弘明亮的半弦月,星星点点烁烁,一丝风也没有。为了避开门岗,我们从窗上下去,好在只有二层,大家依次顺着管子溜下了楼,悄无声息,一切顺利。

晚上温度很低,空气湿冷,大家连冻带紧张,睡意全飞,个个儿都甭精神。

“这……往哪边走啊这。”崔小炮一出来见四面都黑压压的,有点打怵地道。

我抬头辨了辨方向,夜里觅食对乞儿来说也稀松平常,又见几个人挤在一起群龙无首乱成一团的样子,不由暗暗皱眉,这么多人没个组织胡走乱撞怎么行,别吃得没弄到先被流动哨一锅烩了。

“嘿,兄弟们,这样,我们分一下工啊,我打头,钢铁断后,小炮、书文,董健居中,抬手为止,挥手为进,目标左前方,连队伙房,搜索前进。”

我这么一说,大家觉得又好笑又好玩,都笑嘻嘻点头,然后作势排列队形,大家首尾相连小心翼翼地相跟着前进。

我猫儿着腰走在前面,没走两步,就听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我心里一惊,急忙抬手,大家都收住脚步,身子贴着墙壁屏住呼吸,果然,一会儿,两个流动哨打着电筒走了过去。

“好险。”武书文暗道,对我一竖大姆指。

流动哨没走远,周围几人纷纷对他做噤声的动作,他急忙捂住自己的嘴,我们就这样接连几个起伏总算平安到达伙房,令人失望的是,这里居然也是锅碗皆空,一点能入口的东西都没找到,大家抱着极大希望到此,如此一来,更是雪上加霜。

钢铁将空空的笼屉一扔,抱着肚子生气。

“怪不得让班长连夜去山外拉东西呢,看来真是没吃的了,唉,哪怕有根黄瓜也好。”武书文失望地叹息。

“怎么办,回去吗?”董健捂着肚子蹲在地上,“还不如不来呢,这么一折腾更饿了。”

我也有点失望,走到厨房后面一看,见后面有一道围墙,围墙上依稀有道小铁门,我忽然灵机一动。

“外面就是大山,总能有点野味吧。”我说。

“没错,山鸡,野猪,肯定有的,把它们烤着吃,味道好极了的。”钢铁一听来了精神,显然他也是经常打猎的主。

谁都不想空手而归,都走到这儿了,便索性再出去看看,于是不由分说潜出伙房来到铁门前,铁门上只虚挂着一个大锁,锁眼儿并不是扣死的,一拉即被拉开,没费吹灰之力。

我们没想到会这么顺利出了大院,一出院门,立刻感受到另一番天地,只见林木参差,山恋起伏,虽然也是一片寂静,但与里面的安静却自不同,关键是我们不在担心岗哨发现,精神上轻松了许多。

“要是有杆猎枪就好了。”钢铁遗憾地道。

我将贴身的刀子抽出来,“我这儿有刀,足够了,走,我们进得深一点。”

“哎,你们都能认得路吗?别进去出不来。”武书文担心地道。

我和钢铁相视一笑,说道:“放心吧。”

我们一边走,一边都捡根树枝拨打草木,这大凉山物产极丰,不一会儿,一只睡得迷迷登登的山鸡就在我们脚边惊飞,我眼疾手快,一刀飞射过去,那野鸡还没完全飞起,扑楞几下翅膀摔在地上。崔小炮他们一拥而上,乐不可支地抓了回来。

再走一会儿,远远听着潺潺的水声,山鸡要褪毛清洗,我们使循声而去,一路上又拾了些树枝来引火烧煮。

到了溪边,大家分工合作,有引火的,有整治鸡的,我和钢铁继续四周搜索,看能不能再打只兔子之类填点食粮,这么多人一只鸡哪儿够哇。

我们正走着,猛地钢铁止住脚步。

“发现什么了?”我兴奋上前,抓到他手臂才发现他竟然在发抖,我诧异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颗心也提了起来,模糊中只见一个庞然大物正一步步踏上前来,它庞大的身形一点点显露在月光下,竟是一头-----熊。

“快走。”我大喊一声,与此同时,那熊已经发现了我们,它仰头狂吼一声,如一座山般压扑过来,我眼睁睁看它过来,没想到这笨重的家伙行动竟是十分迅捷。

正危急间,猛然一声枪响。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