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四章 中国人的介入——清川江战役 第二节 十三兵团 03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URL] 8月份,朝鲜战局已经进入了一个微妙的时期,此时,新中国正密切地关注着朝鲜战局的发展。随着人民军攻势的受阻,美、韩军釜山防御圈的逐步稳定,中国领导人的忧虑也在逐渐加深。8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北京召开了会议,分析研究朝鲜局势。与会者有同志表示乐观,认为美国军队的战斗力要弱于当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8月份,朝鲜战局已经进入了一个微妙的时期,此时,新中国正密切地关注着朝鲜战局的发展。随着人民军攻势的受阻,美、韩军釜山防御圈的逐步稳定,中国领导人的忧虑也在逐渐加深。8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北京召开了会议,分析研究朝鲜局势。与会者有同志表示乐观,认为美国军队的战斗力要弱于当年的日本军队,只是对美国在其国内国外做了如此大规模的战争动员之后,是否会轻易地承认失败,放弃朝鲜,有所怀疑。据薄一波回忆,毛泽东在会上明确指出,美帝是不会甘心失败的,我们必须要准备美帝大举进攻北朝鲜。毛泽东说:


“如美帝得胜,就会得意,就会威胁我。对朝鲜不能不帮,必须帮助,用志愿军的形式,当然,时机还需要选择。

朝鲜战争有短打、长打、原子弹打几种可能。美国若打原子弹,我们没有,只好让他打,这是我们不能决定的。但是我们不怕,我们还是打手榴弹,我们不能不有所准备。”


周恩来也分析说:


“如果美帝将北朝鲜压下去,则对和平不利,其气焰就会高涨起来。要争取胜利,一定要加上中国的因素,中国的因素加上去后,才可能引起国际上的变化。我们不能不有此远大设想。”


8月5日,毛泽东以中央军委的名义指示东北边防军:“边防军各部现已集中,八月内可能没有作战任务,但应准备于九月上旬能作战。请高岗同志负主责,于八月中旬召集各军师干部开会一次,指示作战的目的意义和大略方向,叫各部于本月内完成一切准备工作,待命出动作战。”

当时中国人民解放军所使用的武器装备,大多都是在战争中取之于敌的 ——或者取自于日伪军,或者靠“运输大队长”蒋介石送来。解放军全军数百万人拥有火炮仅仅一万七千门,口径却多达十四种,分别为七个国家制造的近四十个型号,其中以迫击炮居多,占火炮总数的82%,山炮、野炮占14﹒5%,榴弹炮、加农炮占3﹒5%,而口径最大、性能最好的美制M1式155毫米的榴弹炮,全军只有35门。

而轻武器光是步枪一项,口径就达十三种之多,分别为德国、美国、英国、日本、俄国、法国、捷克斯洛伐克、意大利、奥地利等二十多个国家生产,被称为“万国牌”。比如在一个班内,常常有好几种枪,日本制造的三八式是6﹒5毫米口径,美式30冲锋枪是7﹒62毫米口径,国民党的中正式步枪却又是7﹒9毫米口径。这在世界各国军队中大概也是绝无仅有的。武器型号也是人家几十年前的型号。比如大家都耳熟能详的“三八式步枪”,“三八式野炮”为什么叫“三八式”?不是1938年的意思,而是日本“明治三十八年”的意思,“明治三十八年”是哪一年?公元1905年!!

如果打起消耗量比较大的高强度战争的话,这种状况对于弹药供应来说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无奈,东北边防军只好在各部队中进行统一调配,让一支部队尽可能地使用相同口径的武器。比如第38军的步枪就大都调整为日本的三八大盖,第40军呢就用美式三零步枪。这样的家当,别说跟“老大哥”比,就是和金日成的队伍站在一起,也显得像支杂牌军。而这还是中国军队中装备最好的四野主力军呢!

当时中国因长期积贫积弱,国内甚至连生产迫击炮都困难,依靠中国自身解决武器装备问题是不可能的,因此只有向外界寻求援助。而这种援助只能来自于社会主义苏联。但由于苏联的技术条件也不如美国,对华援助又有限,因此中国军队只能以绝对劣势的条件与强敌作战……。

话分两头。洪学智是我军高级将领,1913年2月生于河南商城县汤家汇(今属安徽省金寨县)。他十六岁即参加了商南起义,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参加了鄂豫皖苏区历次反“围剿”斗争、长征、苏北抗日斗争、四平、辽沈、平津、渡江、广州、海南岛等著名战役战斗,久经沙场,战功卓著。

洪学智时任十五兵团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是一个走到哪里领导都舍不得放手的虎将,因当时十五兵团已和广东军区合并,洪学智既担任十五兵团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又兼任广东军区副司令员、江防司令员,还分管剿匪等许多具体工作,就被叶剑英司令员留在了广州。

8月上旬,洪学智奉命到北京汇报工作。

8月9日到北京后,已近中午。时值盛夏,由于一路天气酷热,洪学智生了一身大泡疮,汗水一浸,又痒又疼。他正在站台上擦汗的时候,忽然听见有人在大声地叫他:“老哥!”

洪抬头一看,原来是老战友邓华。他不仅纳闷的问:“伙计,你不是到东北去了吗?怎么还在这儿泡蘑菇呢?”

邓华笑道:“我还没有去呢。”

“怎么还没走?不是说任务十分紧急吗?”

邓华说:“我不走,当然是有事情了。”

“你到车站是来接我的?”

邓华神秘地:“是呀,老哥,你来得好呀,来得非常及时呀!”

洪学智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问:“怎么了?”

邓华:“有很重要的事情,一会儿林副主席要同你谈。”

“谈什么?”

“现在还不能泄露。”

就这样,洪被邓华拽上了一辆美式吉普,在北京的大街小巷里七拐八拐,没多久到了林彪的住处。

此时已是中午,三人边吃边谈。

林彪:“洪学智同志,东北边防工作需要你,已经确定了,你到东北去。今天吃了午饭就走,火车票已经弄好了,马上就走!”

洪学智:“我是共产党员,如果组织上觉得需要我,我就服从命令。可是叶参座交给我的任务怎么办?我是不是回去汇报一下再去东北呢?”

林彪:“不行,来不及了。现在朝鲜战局很紧张,加强东北边防的任务很急,叶司令交给你的任务,你打电话或者写封信和他说一下,让他另选人接管你的工作。”

洪:“我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连换洗衣服也没带,怎么也得回去拿几件换洗衣服吧?我现在还长了一身大泡疮,也得回去治治呀!”洪学智这样说,其实还是想亲自回去向叶剑英司令员汇报一下。

林彪:“那没关系,衣服你到东北那边去找几件吧,大泡疮你也到那边去治吧!”

邓华笑着说:“不能让他回去,他跑了,不回来怎么办?”

洪学智也笑道:“不会的,怎么会呢?”

邓华:“你是不会,可叶参座呢?他要是说你工作离不开,硬把你扣住不让你来呢?”邓华接着又笑道:“反正你来了就别想回去了,什么也别说了,老老实实地和我一起去东北吧!”

吃完饭,洪学智接通了叶剑英司令员的电话:“叶参座,你交待的任务,已向军委汇报了。但军委决定我去东北,广州那里的工作,请你另外选人接管。”

叶剑英一听急了:“怎么回事儿,是你要求的吧?”

洪学智:“不是,看样子是中央军委早就研究好了的。”

叶剑英:“我这边哪有人?你先回来再说。”

洪学智:“不让我回去了,让我今天就去东北。详细情况电话里不好说,我再给你写一封信。”

叶剑英沉吟了一下,说:“既然军委已经做出了决定,那你就去吧。”顿了一下他又说:“早知这样,我就不让你去北京了。”

打完电话后,洪学智立即给叶剑英写了一封信。

随后不久,洪学智就被任命为十三兵团第一副司令员。

当天下午一点多钟,洪学智和邓华、原15兵团作战科科长杨迪三人一起,登上了开往东北的列车。在列车上,洪学智躺在卧铺上,怎么也睡不着,心里又高兴又激动。

邓华道:“老哥,别瞎想了,让你去是我向军委和毛主席建议的。”

“原来是这样!”洪学智说,“这我可没想到!”

邓华:“这不明摆着的事吗?咱们兵团有三个领导。我北上时走得很急,只带了指挥机构的几个人员,现在部队已到了东北,赖传珠政委还在广州,我又马上要去朝鲜了解情况,你不去,谁管部队?所以我向军委建议,调你到东北来。毛主席、周副主席认为我的建议有道理,也很有必要,很快就同意了。正好赖政委又打电话说你到北京来了,说你送上门来了。”说完,两人放声大笑起来。

两个人不停地谈论着,而此时,杨迪已困得在卧铺上打起了呼噜。

8月上旬,北京的酷暑临近尾声,但到了沈阳,天气凉爽了许多,洪学智身上的大泡疮也骤然见好。

洪学智将军就这样意外地开始了他将近三年的抗美援朝战争生涯 ——更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后来他率领志愿军几十万后勤官兵和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国空军对抗,在敌军的空袭强度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艰苦环境下,建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为前线的胜利立下了不朽的功勋。以至于朝鲜战争之后,他也和中国军队的后勤工作结下了不解之缘,成为我军唯一一位两次获授上将军衔的高级将领,这都是后话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