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声 上部 东风 上部 东风(34)

麦家风声 收藏 0 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3.html


上部 东风(34)

等张司令赶来时,李宁玉已经穿戴整齐,面容整洁,一套崭新的军服和恰当的复容术甚至让她拥有了一些非凡的神采,暗示她走得从容不惊,死而无憾。尽管如此,张司令看罢遗言还是觉得鼻子发紧,胸腔发胀,亦悲亦气。他冲动地上前握住死者冰冷的手,哀其死,夸其义,悲痛之情溢于言表,让一旁的肥原好不自在。

“难道你准备把她当英雄接回去?”肥原嘲弄似的问张司令。

“难道我应该把她当共匪?”张司令面露愠色,冷淡地回敬。

“那倒不必,”肥原笑,“只是当英雄不妥。”

“那当什么好呢?请肥原长给个说法。”张司令硬邦邦地说。

肥原脱口而出:“她在给丈夫的遗言中不是说了嘛,急病而亡。”

张司令看着鼻青脸肿的尸体:“这样子像病死的嘛!”

肥原懒得嗦,转过身去:“那你看着办吧,当什么都可以,反正不能当英雄。”肥原心里想:让她当了英雄,我岂不成了罪犯?即使承认李宁玉是他害死的,肥原也觉得死的只是一条狗,无丝毫罪恶感。他请司令去楼下会议室坐,司令有点不领情,说:“我还是陪她一会儿吧。”就在李宁玉床前坐下来。

肥原看了,并无二话,慢悠悠地踱出房间,走了。

运尸车来时已近午间,待把尸体弄上车,吃午饭的时间也到了。肥原请张司令吃了午饭再走,后者婉言谢绝。

“不必了,”司令说,“老鬼至今逍遥法外,你哪有时间陪我吃饭。另外,下午你还是早点进城吧,晚上的行动等着你去布置。”

三言两语,匆匆辞别,令肥原很是不悦,在心里骂他:你是什么东西!给我脸色看,荒唐!心里骂不解气,又对着驰去的车屁股大声骂:“哼,老子总有一天要收拾你,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吃罢午饭,肥原和王田香直奔吴志国关押处。想到本来是铁证如山的,而自己居然被他一个牵强的、抵赖的说法所迷惑,把铁证丢了,弄出这么大的一堆事情来,也把自己弄得精疲力竭,肥原既恨自己,也恨吴志国。但归根到底,恨都是要吴志国这杂种来承担的。这样吴志国不可避免地又要遭毒打了。想起司令给他的难堪,肥原心里憋气得很,见了吴志国二话不说,抓起鞭子,先发泄地抽了一通,出了气后,才开始审问。

其实,肥原之所以这样先打后审,并不是要威胁他,他就是要出气,解恨。还用威胁吗?只怕他招得太快。肥原以为,以前只有物证,现在李宁玉死了,等于又加了人证,人证物证都在,吴志国一定会招供的。等他招供了,他就没有机会出气了,所以才先打了再说。

殊不知,吴志国在人证物证铁证面前照样死活不招。用刑,还是不招;用重刑,还是不招;死了,还是不招,叫肥原简直觉得不可思议,亡国奴还有这么硬的骨头。

吴志国是被活活打死的,这似乎正应了顾小梦的话:王田香和他的手下都是毒手,打死人属于正常,不打死才不正常呢。

死不承认!吴志国的死让肥原又怀疑起自己来,担心老鬼犹在人间,犹在西楼。这简直乱套了,肥原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他半个脑袋想着两具死尸,半个脑袋想着那个未名的老鬼,人也觉得有一半死了,空了,黑了,碎了。他真想挖出身边每个人的心,看看到底谁是老鬼。可他没时间了,来接他进城的车已经停在楼前。他要去城里指挥晚上的抓捕行动,临走前,他命令哨兵把西楼锁了,不准任何人进出,一切等他回来再说。

肥原相信,不管怎么样,等晚上抓了人,他就知道谁是老鬼了。

可晚上他没有抓到人:老K、老虎、老鬼……一个都没有。影子都没有。文轩阁客栈坐落于郊外凤凰山,地处偏冷,素以清静、雅丽著称,每到晚上,总有不少文人墨客来此过夜生活,把酒吟诗,狎妓博赌,高谈阔论。它有一种放浪的气味,飞旋的感觉,经常是灯火通宵明亮,歌声随风飘散。而肥原看到的只是一座既无声又无光的黑院子,一间间阴森可怖的屋子,像刚从黑地里长出来,一切都还没开始。

其实是结束了。

肥原令手下打亮所有灯火,只见偌大的院内,井然的屋内,清静犹在,雅丽犹在,就是看不到人影,找也找不见……人去楼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肥原望着黑暗的山野,感到双膝发软,心里有一种盲目的内疚和恐惧。

这是个后记,主要是有些后事必须交代,比如:谁是老鬼?情报有没有传出去?如果传了又是怎么传的?等等疑问都悬而未决。

我当然要解决的,相信我。在此,我要给大家介绍认识一位世纪老人,他就是潘教授的父亲。我对这个故事的了解都来自于潘老和潘教授介绍我认识的其他知情者的回忆,以及他们提供的资料。时间正在忘记这个故事。我有幸在潘老最后的岁月里认识他,并受到他的信任,得以让一个可能消散的故事重新聚合起来。

不用说,潘老会告诉我们所有的秘密,他是这个故事的重要见证者之一。故事中,潘老是我党一名地下工作者,组织代号叫老天,主要负责杭州地下组织与新四军总部的无线电联络——无线电波是靠天空传播的,叫他老天,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除此之外,他也负责给老鬼传送情报。

那到底谁是老鬼?

“就是李宁玉!”潘老说。而他就是李宁玉在遗书中说的那个“良明吾夫”:李宁玉的丈夫。

“不过,这是假的。”潘老告诉我,“我们其实是兄妹关系、同志关系,工作需要才假扮夫妻的。”

前面说过,李宁玉自称有个哥哥是被蒋介石杀害的,其实说的就是潘老。潘老最早是安插在蒋介石身边的共产党,后来身份暴露被判死刑,幸好执行枪毙任务的人是同志,便搞了个假枪毙。从那以后都以为他不在人间,其实是隐姓埋名而已。后来,组织上把他派到李宁玉身边,假扮夫妻,开展地下抗日活动。所谓他脾气暴躁、赶到机关去打李宁玉、李宁玉自称移情别恋、晚上不回家、跟他分居等等,都是为了给人造成他们夫妻不和睦的假相而有意为之的。这样,两人可以避开许多夫妻间应有的俗事,比如一起逛街啊,散步啊,带孩子出门啊等等。同床异梦,但毕竟还是夫妻,可以在一个屋檐下生活。

潘老说:“我们要的就是这个,把家当成站点,便于传情报。”

当时李宁玉的情报很多,急件一般由老鳖负责传递。他们随时可以见面,有暗号的,只要李宁玉当着老鳖丢个什么垃圾,老鳖就知道去哪里取情报。如果不是急件,李宁玉会在中午把情报带回家,然后由潘老负责传送。

李宁玉被软禁在裘庄期间,由于敌人的掩盖工作做得好,全方位,严丝合缝,组织上自始至终都不知道真相。说起这事,潘老的情绪有点激动,不停地摇着头对我说:“其实开始我是有些警觉的,为什么?因为很奇怪啊,就出去几天,搞得那么重视,既请我们在楼外楼吃饭,又带我们去裘庄看,好像就怕我们不相信似的。再说,恰好在那一天,老汉同志(二太太)又被警察局抓了。这里其实是有漏洞的,但是老虎综合了老鳖的消息,最后没有引起重视。这主要原因是,第二天老鳖去裘庄时,李宁玉没给他任何暗示。老鳖认为,只要有情况,李宁玉一定会设法转告他的,以往都这样。他不知道李宁玉已经被牢牢监控,不敢跟他有任何表示。”

为什么老鳖第二次从厨房探了下头就回去了?潘老告诉我,那是因为他看到李宁玉胸前口袋里插着那支白色笔帽的钢笔。这是他们之间的暗号,只要李宁玉亮出这支钢笔,等于是通知老鳖,不要接近她。

潘老说:“其实最大的错误在这儿:对亮出这支钢笔的理解。李宁玉当时的意思肯定是担心老鳖跟她联系被敌人发觉,所以才通知他不要接近自己。但是老鳖把它单纯地理解为没情况,无需接近她。所以,老鳖回来汇报肯定说没情况。老虎正是根据这些情况综合分析,认为李宁玉确实在外执行公务,就没管她了。直到她尸体被运回来,我才知道出事了。”

我不解:“遗言中明明说是急病而亡,你怎么能看出她出事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