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声 上部 东风 上部 东风(29)

麦家风声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3.html[/size][/URL] 上部 东风(29) 顾小梦:那就说明你不了解我们王处长和他的手下人。他们的手毒得很,打死你属于正常,不打死你才不正常呢。 王田香听了,气得切齿! 说到李宁玉是不是老鬼的问题,顾小梦又是满嘴怪谈—— 顾小梦: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共匪,但我希望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3.html


上部 东风(29)

顾小梦:那就说明你不了解我们王处长和他的手下人。他们的手毒得很,打死你属于正常,不打死你才不正常呢。

王田香听了,气得切齿!

说到李宁玉是不是老鬼的问题,顾小梦又是满嘴怪谈——

顾小梦: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共匪,但我希望她不是。

白秘书:嘿,为什么?

顾小梦:因为我喜欢她。

白秘书:你喜欢她什么?

顾小梦:这你管得着嘛。

白秘书:那要看你喜欢她什么,如果你喜欢她给共匪传情报,我们当然要管。

顾小梦:你可能管不了吧,因为你自身都难保,还管我,笑话!

白秘书:我这不在管你嘛,叫你下来你就下来了。

顾小梦:我想走不就走了。

白秘书:你敢!

顾小梦:有什么不敢的……

说着就起身走人,白秘书上去想阻拦,被她一把推开:“让开!好狗不挡道。你以为你是谁?你和我一样是老鬼的嫌疑犯。”

白秘书呵呵地笑,满脸不屑。

顾小梦说:“你的样子真可笑,好像大人物似的,其实不过是个小丑。”

白秘书说:“你说我什么都无所谓,但我要求你还是说说李宁玉。”

顾小梦说:“我现在只想说你,我觉得你比李科长更可能是老鬼!”

“你放屁!”

“你才放屁!”

两人吵得不可开交,差点打起来,好在门口的哨兵及时进来劝阻才了事。被劝开后,顾小梦嚷着要见肥原长。见了肥原后,她毫无顾忌,当着白秘书的面说:

“肥原长,我认为白小年可能是老鬼。”

顾小梦没有胡说,而是说得头头是道:“肥原长可能不知道,其实白秘书也知道密电内容。金处长说,他给司令送电报时白秘书也在场,而且是他先看了再交给司令的。”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肥原打断她,“你想说他也有老鬼的嫌疑是不是?”

“是,”顾小梦坚决地说,“我们凭什么被怀疑的?就因为我们知道电报内容呗!既然他也知道又凭什么不怀疑他,难道他的骨头就比我重?”

肥原安慰她:“好了,这事情不要多说了,他的骨头肯定没你的重。不瞒你说,我们曾经也在怀疑他,你看这是什么?”肥原如实告之,这屋里有窃听器,他一直在对门楼里监听白与各位的谈话,“难道李宁玉没告诉你,我们在秘密地监视他?”

顾小梦茫然地摇摇头,一脸惊骇。

肥原继续说:“现在我谁也不怀疑,吴部长已经以性命作证,李宁玉就是老鬼,现在的问题是要她承认,坦白,交代,不是再怀疑谁了。你跟李宁玉关系最好,难道就没有发现她什么?好好想想,有些东西不想不知道,一想要吓一跳的。”

顾小梦左思右想,结果左也摇头,右也摇头,最后还信誓旦旦地说:“要么是她太狡猾了,反正我无法相信这个事实——李宁玉是老鬼。依我看,她对皇军是最忠诚的。吴部长以死来证明她是共党,反而叫我怀疑这里面可能有诈。”

话又绕到李宁玉说的那个意思上去,肥原因此认为李宁玉一定在私下跟她这样说过。但顾小梦说得很绝对:“我可以用我父亲的名誉担保,她什么也没有跟我说过。”

“这就怪了。”肥原沉吟道,“难道是吴部长?你跟我说实话,如果在吴部长和李宁玉之间让你挑一个老鬼,你挑谁?”

顾小梦想了想,冷不丁冒出一句:“就怕吴部长不是自杀的。”

是什么?是王处长用刑过度,失手了,怕肥原和张司令责怪才出此下策。“如果确实如此,”顾小梦说,“我倒要怀疑是白秘书。为什么?因为,王处长用刑过度,以致失手夺人性命,说明吴部长一定拒不承认。进一步说,吴部长可能真的是被冤枉的。谁冤枉他?只有白秘书,他在那天晚上验笔迹时做了手脚。”

“做什么手脚?”

“把别人的笔迹换成是吴部长的。”

“别人是谁?”

“就是他。”

“谁?”

“就是白秘书。”

“可那天晚上他并没有留下笔迹啊。”

“他可以事先准备好,利用工作之便偷梁换柱。”顾小梦清了清嗓子,看着肥原,“你想一想,我记得那天晚上所有笔迹是由他统一收缴上来,然后交给你的,是不是?”

肥原回忆一下,好像确实如此。可问题是吴部长并没有死——可以死无对证,吴部长还活着,他已经承认那是他的笔迹,不过是怀疑有人在假借他的笔迹传递情报。就是说,顾小梦这个大胆设想并无实际价值。

但顾小梦没有因此放弃对白秘书的指控:“如果说有人在偷练吴部长的字,又练得那么像,这个人肯定不是李科长。”

“为什么?”

“因为她是女的,一个女人要练成男人的字简直太难了。”

最后,顾小梦对肥原颇有点开诚布公地说:“你在对面可能也都听到了,每次白小年找我谈话我都是乱说的,为什么?因为我不信任他,不想配合他。说真的,如果说老鬼肯定在这栋楼里,我敢说非白小年莫属!只怕老鬼不在这栋楼里。”

在哪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