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声 上部 东风 上部 东风(27)

麦家风声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3.html[/size][/URL] 上部 东风(27) 其次,王田香认为,不管谁是老鬼,到了这儿之后,要隐藏自己最好的办法就是通过诬蔑他人把水搅浑,而李宁玉在吴志国用血书指控他之前并没有指控谁。再之,从吴一开始向李发难,到现在向她再度发难,是一脉相承的,就咬住李一个人。再之,通过犯低级错误来开脱自己,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3.html


上部 东风(27)

其次,王田香认为,不管谁是老鬼,到了这儿之后,要隐藏自己最好的办法就是通过诬蔑他人把水搅浑,而李宁玉在吴志国用血书指控他之前并没有指控谁。再之,从吴一开始向李发难,到现在向她再度发难,是一脉相承的,就咬住李一个人。再之,通过犯低级错误来开脱自己,这不失为一个良策,很容易蒙骗人。总之,王田香给肥原塑造了一个绝对老道的老鬼吴志国,肥原听罢,承认他说得有道理。

“田香,你有大长进了。”肥原对王田香夸奖道,“你能想到这些说明你动了脑子,想得深,说得好,道理上也说得通,有令人信服的一面。但是还不能完全叫我信服,因为吴志国指证李宁玉的那一套,照样也可以说得通。一、作为老鬼,私下偷练他人的字是完全可能的,很多特务都在这样做,这几乎是他们的基本藏身术之一,和化装术是一回事。二、李宁玉因为是老鬼,对任何事都会特别警觉,她刚把密电内容作为情报传出去,张司令就突然问她有没有跟别人说过密电内容,你说她会怎么想?她很容易想到可能出事了,然后把她预谋的替罪羊拉进来也就不足为怪。三、既然有替罪羊在身边,她自可以不急不躁,稳坐泰山,因为像这种案子,验笔迹这一关总是要过的,她只要等着看笑话就可以了。你说,这样是不是照样可以说得通?现在的问题就是这样,你我的说法都能自成一体,但不能互相说服,你驳不倒我,我也驳不倒你,你要驳倒我需要进一步的证据,我也一样。”

最后,肥原说:“所以,我们现在先不要随便下结论,要走着瞧,要去找证据。你马上去搜查李宁玉的办公室,如果能找到她在偷练吴志国字的证据就好了。”

很遗憾。

半个小时后,王田香从李宁玉的办公室给肥原打来电话说,他没有找到相应的证据。

兵不厌诈。没有找到照样可以说找到。挂了电话,肥原直奔西楼,将李宁玉约至楼下会议室,开门见山地说:“王处长正在搜查你的办公室,你知道我要查你什么吗?”

“不知道。”

“你怕吗?”

“不。”

“不,你怕,因为你匆匆来此,来不及把你的罪证销毁。”肥原说,“王处长刚给我打电话来说,他们在你办公室里发现了你的秘密。天大的秘密哦。你猜是什么?”

“不知道。”李宁玉说,“我的秘密都是皇军的秘密。”

“不对吧,”肥原说,“难道偷练吴部长的字也是皇军的秘密?”

“什么?”李宁玉没听清楚。

肥原说:“王处长发现你在临摹吴部长的字,请问这是为什么?说实话。”

李宁玉几乎是第一次露出笑容:“我想王处长一定是走错办公室了。”

肥原哼一声,朝李宁玉竖了个大拇指:“佩服!你的表现真的很好。李宁玉,我跟你说句老实话,如果你最终能证明你不是老鬼,皇军将大大地重用你。”话锋一转,大拇指又成了小拇指,“但现在……对不起,我怀疑你证明不了。你说我诈你,不停地诈你,就是想证明我对你的怀疑。”

李宁玉沉默一会儿,没有接着肥原的话说,而是莫名地问:“肥原长,我想知道,你上午给我看的吴志国的血书是真的吗?”

“你看呢?”

“我希望是真的,”李宁玉说,“这样他已经证明我不是老鬼。肥原长,请你相信我,只要那是真的,吴志国肯定就是老鬼,你不用再怀疑谁,事情可以结束了。”

“如果是假的呢?”

“如果是假的,”李宁玉干脆地说,“有一个情况,我建议肥原长去核实一下。”

李宁玉说,刚才她听金生火说他在向张司令呈交密电时,白秘书在场,并且是由白接下后再转给张司令的。李宁玉特别指出:“金处长说白秘书接了电报就先看了。”就是说,事发之前不仅仅是他们吴金李顾四人知悉密电,还有第五个人,就是白秘书。言外之意,他也应该是怀疑对象。

肥原坦然说:“你又怎么知道我没有怀疑他,你那么聪明应该明白,他是被秘密地怀疑。”

李宁玉说:“这我从肥原长请他草拟家信一事中已经有所预感,你先请他拟信的目的就是要看他的字,但我认为这样秘密地怀疑效果其实不好。”

李宁玉认为,公开怀疑具有一种威慑力,老鬼知道自己被怀疑,心里一定会紧张。心里紧张,行为不免要变形,易于露出破绽。秘密怀疑在某种情况下也许是有用的,比如他要采取什么行动,不知背后有人,易于被捉住。

“从现在的情况看,”李宁玉说,“老鬼基本上不可能采取什么行动,任何行动无异于飞蛾扑火,他不敢,也不会。他不行动,秘密监视的价值就小了,甚至只有负价值,因为他不知自己被怀疑,心里无碍,反而易于隐藏。”

这些都是分析,肥原要她得出结论。

“我的结论就是如果吴志国确凿没死,你诈我不如去诈白秘书。”李宁玉说,“我不知道肥原长有没有像诈我一样去诈过金处长和小顾,吴部长肯定是像我一样被诈了又诈的,甚至用刑威逼。我在想,如果老鬼就在我们这四个人中间,他可能早被你诈出来了。因为你想,现在老鬼的一只脚其实已经在牢房里,另一只也是这几天内要进去的,他再顽固再狡猾再老道也经不起你诈的,即使嘴上不招,脸上也要招。人总是人,都是贪生怕死的,到了悬崖边,命悬一线,都是要紧张的。”

肥原说:“也有视死如归的,我觉得你就是这样的人。”

李宁玉说:“可怜我还有两个不成年的孩子,否则你这么侮辱我,我真的还不如死了。”

肥原说:“我以为,看在你两个孩子的份儿上,你确实不该这么硬撑着。你想过没有,你硬撑下去的结果会是什么?把我和张司令都惹怒了。我可以告诉你,识相点,早点认了,我们可以就事论事,不牵连你的家人,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李宁玉说:“肥原长,我建议你不妨把这些话对白秘书去说。我认为,如果吴志国确实没有死,你这样去威胁白秘书也许会有意外的收获。”

肥原听罢,心里似乎有一只角被李宁玉切了去,但嘴上还是不服:“你不是说没有确凿证据不会随便指控人吗?怎么出尔反尔了?”

李宁玉说:“我没有指控他,我是在帮你分析,提出建议。”

最后,李宁玉强调说:“我必须申明一点,就是我说的这些都是在吴部长还活着的前提下。如果他真死了,我还是那句话,肥原长不必再费心,他就是老鬼,毋庸置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