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声 上部 东风 上部 东风(25)

麦家风声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3.html


上部 东风(25)

肥原打断她:“李宁玉,你别装了,为什么就在我手上。”说着扬一扬吴志国的血书,丢给她,“看看吧,这证据够了吧?”

至此,戏已演完承部,进入转部,精彩和高潮即将纷呈。

白纸红字,触目惊心!即使木梳子是定海神针也难叫李宁玉心安神定。她霍地站起来……这一站,像是将灵魂摔掉了,眼睛发直,浑身不动,呆若木鸡,让肥原吃惊不小。这样傻站一会儿,李宁玉像猛然想起什么似的,惊叫道:“不好了,肥原长,我们上当了!吴志国……我现在怀疑吴志国就是老鬼……”

“荒唐!”肥原训斥道,“你坐下,搞什么鬼名堂,别演戏了,你才是老鬼。现在你说什么我都不信了。”

“你……肥原长……”李宁玉痛苦地摇着头,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招了吧。”肥原倒是很知道怎么说,因为要说的话中午才跟吴志国说过,“你们中国有句老话,叫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招还可以将功赎罪,重新做人做事。你是个聪明人,用贵国的又一句老话说,亡羊补牢,为时不晚。”他没有威逼,而是诱供。肥原生相女态,性温语软,不适合威逼,而多年翻译官的经历让他在玩转辞令和心计方面学有所长,诱供正是他的强项。

李宁玉盯着肥原,义正词严:“肥原长,这话应该我来说,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快截住吴志国的尸体,不能送出去!”

“为什么?”

“他在借尸体传情报!”

“什么?你说什么?”肥原瞪大眼睛。

李宁玉走到肥原跟前,咄咄逼人地问:“你检查过他的尸体吗?”

肥原眯着眼:“你是说他把情报藏在了身体里?”

“是!”

“谢谢你的提醒,”肥原笑道,“不过你多虑了。告诉你,我检查过他的身体,从头上到脚上,从鼻孔到屁眼,每一个洞洞孔孔都检查了。如果是你的话,我还要看看你的私处、你的子宫,那些地方都可能藏东西的,你说是吧?”

李宁玉厌恶地扭开头去:“那等你验了他的尸体再来找我吧,也许他肚子就藏有东西。”说着拔腿要走。

“站住!”肥原挡住她的去路,潇洒地摊摊手,“验了,没有,什么也没有。嘿嘿,这些都是小儿科的把戏,早有人玩过,现在没人玩了。”说着凑上前,对李宁玉一字一顿地说,“你挺不住了是不?干吗要挺呢?我不理解,事到如今你没有更好的路,只有招供。”

李宁玉突然一屁股坐在石凳上,话未说,泪先流出来:“肥原长,请你相信我,我不是共匪,吴志国说我是老鬼恰恰说明他就是老鬼……”

肥原打断她:“我相信死人,不相信活人。”

李宁玉沉默一会儿,突然大声说:“肥原长,就算吴志国肚子里没有藏东西,我也肯定他就是共匪!你把吴志国的畏罪自尽看做舍生取义,难道不怕玷污了你的智力?共党分子在被捕后畏罪自尽的例子举不胜举!”

肥原睨她一眼:“现在是你在玷污我的智力,但我不会被你迷惑的。”

李宁玉走到肥原面前,针锋相对:“请问肥原长,吴志国为什么非要以死来指控我,难道他不能说,不能写?”顿了顿,是因为有长篇大论,“肥原长,我希望你换一种思路来想想问题。你想一想,如果你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我是老鬼,你会用这种方式控告我吗?选择死其实是对我有利,因为死无对证。你死了等于是证人死了,证据也死了,我可以耍赖,可以咬紧牙关不承认。所以,如果我真是老鬼,我相信吴志国肯定不会死,因为他以死指控我只能是对我有利,让我有了逃脱的可能。可我不是老鬼他为什么要说是?只有一种可能:他是老鬼。他料定自己活不了了,必死无疑,索性一死了之,然后利用他的死来蒙骗你。如果蒙骗成了,你把我当老鬼抓了,杀了,他的鬼魂岂不可以仰天大笑?”

肥原笑笑:“还有什么高见,继续说。”

李宁玉镇静一下情绪,接着说:“请肥原长再想想,他现在对我的指控只是一个说法,没有任何证据,而他——我想你们昨天晚上抓他一定是掌握了什么证据。这暂且不说吧,就我个人而言,他不死,不自杀,我还想不到他是老鬼,虽然他说他不知道密电内容,我很明白他是在撒谎,但我也没有因此认定他是老鬼,因为我觉得他向我打听密电内容本身是不光彩的,他要推卸责任,不承认是可以理解的。昨天白秘书找我谈话,我也是这么说的。但现在他的死,他的血书,正说明他就是老鬼,因为我知道我不是什么老鬼,只有老鬼才会把我说成老鬼。”

肥原笑笑,想开口,李宁玉又抢着说:“我可以这样说,如果他死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我觉得这种证明还有可信的一面。但现在他不但要清白,还要拉一个替死鬼,把我整死,这就绝不可信了。因为我刚才说过,我知道我不是老鬼,他的底牌是一张诈牌。这一点只有我知道,你不知道,所以他要诈你。我说我不是老鬼,口说无凭,你信吗?不信。这正是他诈你的条件,因为你现在对我们都怀疑。他在利用你对我们的怀疑,跟你赌博,如果输了无所谓,反正迟早是死。可如果赢了他就是大赢家,赢了你害死了我,多漂亮。至于他为什么不指控别人,只指控我,这是明摆的,因为是我说了实话才把他弄进这里的。总之,现在我正是从他的死和对我的诬蔑中敢肯定他就是老鬼。希望肥原长能明察秋毫,不要被一条不值钱的狗命所迷惑。我坚信如果他知道我是老鬼,他不会死的,活着更好。”

“完了?”肥原听罢,居然拍手夸奖道,“说得好。都说你不爱说话,其实还是很能说的。”看李宁玉想插话,他阻止了,“现在该我说了。如果我告诉你吴志国没死,用你的话说,我是在诈你,你又有何高见?”

李宁玉心里噔噔地响,感觉心丢入了裤裆里,浑身都没了知觉,眼前一片黑。但这个过程很短,像拉了一下电闸,很快电又通上了,她听到自己这样说道:“这样的话,我收回我的话。”

肥原惊讶了一声,紧紧逼问:“就是说又你认为他不是老鬼?他不是,你也不是,那又是谁呢?是金生火,还是顾小梦?”

“是谁都要凭证据。”李宁玉思量着说,“我刚才说了,我是根据他的自杀和对我的指控来推断他是老鬼的。如果情况不是这样,我的推断也就不成立。我不认为他不是,也不能说谁是。我说过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不会随便指控谁的。”

肥原思虑一会儿,站起来,望着山下说:“我认为,到现在为止你的表现非常好。我喜欢你,你的智力不俗,你的心理素质很好。但是我更喜欢抓住你,抓住你这种共党会让我有一种成功感,你知道吧?”

肥原说的是真话,这出戏看来只能演到这里,他不想再演下去了。如果可能,他甚至想把已经演过的都抹掉,因为兴师动众折腾的这场戏其实并无收获。这一点不论是关在东楼里的吴志国,还是守候在招待所里的王田香都已经有所预感。

王田香把金、顾、白接上车后,其实车子连大门都没开出,只是停在大楼前,以为事情很快会结束的。后来久久没有消息,眼看就要吃晚饭了,便把人放下车,去餐厅里等。等了又等,还是不见消息,王田香担心出事,把人交给胖参谋看着,自己则去了后院。刚走进后院就远远看见,肥原和李宁玉一前一后,已经在往山下走,闲闲散散的样子,一看就是没什么结果。由于视野的局限,躲在窗洞后窥视的吴志国要稍后一会儿才能看到。等他看到两人的那个样子——李宁玉居然还在旁若无人地梳弄头发!他顿时觉得天旋地转,好像恐惧把他缩小成了一根头发丝,正在被李宁玉的梳子一下接一下地耙着,拉着,随时都可能耙下头,丢弃在野地里。

适时,正是落日黄昏时分,金黄色的斜阳在漆亮的红木梳子上跳跃着,滚动着,熠熠生辉,给人感觉好像李宁玉的手上有一种法力和神性。

事实证明李宁玉并无法力和神性。

吃晚饭时,热菜还没有上来,正餐还没有开吃,李宁玉却被一道开胃菜——半只小小的山辣椒——放倒了。

是胃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