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声 上部 东风 上部 东风(22)

麦家风声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3.html[/size][/URL] 上部 东风(22) “难道不觉得她很可爱吗?”肥原冷不丁地问。 “谁?” “顾小梦。” “可爱?”王田香愣了一下,明确表示不同意,“你没看见她喝醉了酒,差点把我们的老底儿都端了。” 肥原指出:敢喝醉酒就是她可爱的证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3.html


上部 东风(22)

“难道不觉得她很可爱吗?”肥原冷不丁地问。

“谁?”

“顾小梦。”

“可爱?”王田香愣了一下,明确表示不同意,“你没看见她喝醉了酒,差点把我们的老底儿都端了。”

肥原指出:敢喝醉酒就是她可爱的证据。

肥原说:“你不是说她爱喝酒嘛,昨晚我请他们喝酒,目的就是想看她敢不敢喝,但被李宁玉搅了场,没看到。爱喝酒又不敢放开喝,事情就不对了,没想到她还真敢喝。这说明她心里没鬼。你也看见了,她喝醉酒是要说胡话的,如果她是老鬼,绝不敢这么放肆喝,她敢就说明她不是。所以,我看盯简先生的人可以撤了。”

就是说,顾小梦是第一个有幸被解除嫌疑的。按说肥原应该放她走人,可想到顾小梦那张快嘴加酒桌上的烂嘴,怕她出去乱说坏了大计,肥原决定暂时再委屈她一下。

王田香嘿嘿笑:“这可能正合她的心愿哦。”

肥原不解其意:“什么意思?”

王田香发现顾小梦对李宁玉特别好,当面和背后都在护着她:“尤其是刚才,喝多了酒后,看李宁玉的目光都含情脉脉的,很暧昧。”

肥原听罢,故作严肃:“莫非你想告诉我,她们在搞单性恋?”

王田香说:“反正这种深宅大院里出来的人,什么怪毛病都会有。”

肥原嬉笑:“你知道什么叫单性恋吗?”

王田香好奇地摇摇头:“肥原长知道吗?”

肥原笑道:“这么深奥的问题,我怎么可能知道。”

肥原也好,王田香也好,中午这餐饭不光是吃了个酒足饭饱,还吃了颗定心丸。数学公理——排中律——出厂的定心丸,质量是保证的。心思笃定了,主意也就有了。于是,回到楼里,肥原即将吴志国带到客厅里,亲自审讯。

押出来的吴志国,手捆着,嘴堵着,说明他一直是不老实的。胖参谋说,他不时恶狼一样号叫着要见张司令。肥原拔掉他嘴里的枕巾:“你要见张司令,我现在就是张司令,代表张司令,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哪里一下子开得了口,嘴舌都麻木了,试了几次都无济于事。

肥原说:“行了,还是先听我们说吧。”遂吩咐王田香把午间的情况向他作一介绍。介绍甫毕,肥原对吴志国说,“听清楚了吧,情况就是这样,老鳖一直盼着见你。头一回出来看你不在掉头走了,听说你还要去,就又来了第二回。听说你去不了啦,就没有下一回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他在围着你转,你还说不认识他,亏你说得出口嘛。不过,我想你现在不会这么说了吧,告诉我现在你打算怎么说。”

吴志国的舌头总算活过来,虽然还不是那么灵活,但勉勉强强可以吐字发音,说得一字一顿的,像刚学会说话,结结巴巴的:“我……就、是、不、认识、他……”

肥原断然说:“你说这些我可不想听。”掉头对王田香和胖参谋说,“你们愿意听就听吧,我走了。”

这一走不是又要挨打嘛,吴志国抢前一步,挡住肥原去路,怒目圆睁,像准备豁出去似的。肥原本能地退开一步,喝道:“你想干什么!”看王田香一个箭步冲上前,挡在他面前,分明是在保护他,令肥原更是恼怒刚才这一步后退。兴许是为扳回面子,他拨开王田香,上前抡了吴志国一记耳光,骂:“你想找死是不是!”

吴志国闭了眼,既哀又怒地说:“肥原长,想不到……你也是个……草包,把一个对皇军忠心耿耿的人当做……共匪……”

肥原哼一声:“你现在马上招供就是对皇军最好的忠心耿耿!”

吴志国睁开眼,舌头似乎也变灵活一些,振振有词地说:“我是不是……忠心耿耿,你可以……去问这城市,问……钱塘江,这里人……谁不知道……我在剿匪工作中表现卓……著,抓杀了多少蒋匪……共党,我要是老……鬼,那些匪徒又是谁抓杀的!”

肥原不以为然:“据我所知,你抓杀的多半是蒋匪,少有共匪。”

舌头已经越发灵活,吴志国一口气说道:“那是因为共匪人数少,又狡猾,大部分在山区活动,不好抓。”

“不,”肥原笑道,“是因为你是老鬼,你怎么会抓杀自己的同志呢?”

“不!”吴志国叫,“李宁玉才是老鬼!”

“你的意思,老鳖也不是共党?”

“我不认识什么老鳖……”

“可他认识你。”

“不可能!”吴志国大声说,“你喊他来认我。”毕竟是上司,情急之下部长的口气也冒出来了,让肥原好一阵大笑。

“我去喊他?”肥原讦笑着,“那不行,我要养着他钓大鱼呢。”

“大鱼就在你身边。”

“是啊,我知道就是你。”

“是李宁玉!”

“李宁玉?”

“就是李宁玉!”

肥原缓缓踱开步子,脸上的笑意在消散,似乎在经受耐心的考验,也许是发作前的沉默。王田香早想给他点颜色看看,这会儿有了机会,上去揪住吴志国头发,日娘骂爹地吼道:“你妈了个×,你再说是李宁玉,老子割了你的狗舌头!难道李宁玉还会写你的字!”

“是!”吴志国坚决又坚定地说,“她在偷练我的字!”

“你放屁!”王田香顺手一拽,差点把吴志国撂倒在地上。

吴志国站稳了,向肥原挪近一步,好言相诉:“肥原长,我说的是真的,李宁玉会写我的字,她在偷练我的字。”

这确实有点语出惊人,惹得肥原哈哈大笑,笑罢了又觉得一点不好笑,只觉得荒唐,沉下脸警告他:“你还有什么花招都一齐使出来。荒唐!李宁玉在偷练你的字,证据呢?拿出证据来我这就放你走。”

“证据就是那两个字体太像。”吴志国昂起头,激动地说,“那个你认为瞎子都摸得出来相像的两个字就是证据,是她在暗算我的证据!你看——”吴志国从身上摸出一页纸,递给肥原,“这也是我写的字,有那么像吗?瞎子都摸得出来地像?”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