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声 上部 东风 上部 东风(16)

麦家风声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3.html


上部 东风(16)

肥原听了,笑:“看来,我们李科长是个良家妇女。”

李宁玉板着脸:“当然,难道肥原长希望我堕落吗?”

肥原哈哈大笑:“如果你认为喝杯酒就是堕落的话,我希望你堕落一会儿,难得哪!”

不喝!

坚决不喝!!

由于李宁玉带了个坏头,影响了大家喝酒的情绪和气氛,让肥原甚是气恼。人气恼了会多疑,肥原看李宁玉冷眼旁观的样子,不禁想到,莫非她是怕酒后露真相?就是说,李宁玉拒不喝酒,反倒引火烧身,引起了肥原对她的怀疑。如果说这仅仅是一闪而过的念头,那么后来发生的事着实令肥原瞄上了她——李宁玉。

事情这样的,用餐至一半时,李宁玉和吴志国大干了一架!这是迟早的,两人其实早就对上了,一直在找发泄口,现在肥原大摆筵席,无疑是提供了机会。导火线。从入座起,吴志国便开始大眼瞪小眼,红眼翻白眼。有一会儿,四目相对,吴志国还暗暗对李宁玉挥了拳头,向她示威。动筷之后,交杯之际,吴志国时有连篇怪话,或指桑骂槐,或反唇相讥。李宁玉一直没有接腔,忍着,当没听见,显得颇为大度,又有点息事宁人的软弱。后来,吴志国像突然想起似的,要求李宁玉当着大伙儿的面,把她昨天下午说过的话(她是如何带他进了办公室,又是如何跟他说了密电内容)重新说一遍。

他对肥原说:“如果她说得不一样,就说明她在撒谎。”

李宁玉问他:“那如果一样呢,是不是说明你就是老鬼?”

吴志国说:“一样就说明你太狡猾,连谎言都记住了。”

李宁玉说:“既然这样我就不说,反正怎么说都是我的错。”

吴志国说:“你是不敢说,你连酒都不敢喝,是怕酒后露出老鬼的尾巴……”

话音未落,只见李宁玉突然操起酒杯朝吴志国泼去,活脱脱泼了吴志国一个酒流满面!

场面顿时大乱。好在劝阻的人又多又踊跃,及时把两人隔开,拉走,否则李宁玉必定要吃一顿拳脚。吴志国是什么人嘛,打人机器,拳脚是用惯了的。李宁玉,一个女流之辈,虽然个性冷硬,真要出手相打,必定吃亏在眼前。

虽然一场势在必然的打斗是阻止了,肥原的鸿门宴却势在必然地完蛋了。肥原看着众人鱼贯离去,目光里和心坎上都只有一个人——李宁玉!肥原认为,李宁玉今天晚上是露出破绽了——聪明反被聪明误!他无法抑制地想,李宁玉对吴志国之前的那么多挑衅和谩骂都忍得住,为什么这时突然忍不住了呢?这话有那么难听吗?这话哪里难听了?这话干干净净的,一点都不脏,既没有说要日你,也没有×你祖宗八代,充其量是一句恶语而已,有点人身攻击,值得大动肝火吗?思来想去,肥原始终觉得不对头,他推测李宁玉可能有意在制造骚乱,目的是想借突发的混乱,回避吴志国的要求。进一步推测,说明李宁玉可能真的怕自己说不圆老话。再进一步推测,说明她可能真的是在撒谎。再进一步推测……

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奇怪的是,肥原并不为此觉得恼怒,一点也不。似乎还有点高兴。也许从心里说,他并不希望顾小梦是老鬼,毕竟人家父亲是南京政府的大红人,名流,旗手,榜样,倘若其女为非作歹,于(伪)国(伪)军都是有干系的。这个政权本已遭人唾弃,高层和名流要再闹出什么丑事,岂不是丑上添丑,越发遭人唾骂嘛。

当然,希望归希望,事情归事情,现在说谁是谁非还早,等着看吧。

看什么呢?

王田香建议:看他们的字。就是说,验笔迹。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肥原也想过。只是,一则,以他业有的经验看,在对方有备的情况下,验笔迹的效果往往不大灵。现在对方是惊弓之鸟,你突然神经兮兮地喊他们来抄个什么玩意儿,他们能不警觉嘛。警觉了能灵嘛,灵不了的。二则,肥原还嫌它麻烦——瓮中捉鳖,何必这么麻烦?现在看还真不是那么简单。复杂着呢,该说的好话说了,该唬的也唬了,该骗的也骗了,居然并无结果——既不见人屈服自首,也没人确凿地检举。虽说有点目标,毕竟没拿到证据,嫌疑而已。这种情况下,为了取证,为了明辨是非,肥原也不嫌麻烦了,决定验一下笔迹。或许有意外收获呢,他想。

怎么验?难道就直截了当地来?不行的。肥原告诫自己,不要操之过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心急是情商过高的表现,而情商过高要导致智商下降。像肥原这种属于智囊团一级的人物,最要人夸他智育发达,也最怕被人拿住弱智的把柄,怎么能做傻事?凡事都要有个最好的方案,暂时没有不等于过一会儿也没有,今晚没有不等于明天也没有。也许散个步,睡一觉,做一个梦,没有的东西就会从没有中——虚无中——黑暗中——生发出来,他们的老祖宗不是说,凡事都是由空虚而生……

按王田香想,验笔迹是多容易的事嘛,只要按老鬼纸条上写的你在上面念,喊他们在下面听写即是。说得轻巧!如是这般,容易是容易,但难保劳而有功。为了确保劳而有功,肥原把它整得复杂死了,自己苦思冥想不说,王田香和白秘书更是受苦,光一个准备工作就挖空了心思。做什么?创作一封信。是的,是创作一封信。肥原苦思冥想出来的方案是,以吴金李顾四人的口吻,给各自家属或亲人书信一封。信的中心意思是:在外公干,给家人报平安。字数在一百字左右。

这有何难?

难的在后面,在要求里:这封信里必须包含老鬼发出的纸条上的十九个字!这有点带镣铐跳舞、梅花桩上摆擂的意味,蛮考人的。好在白秘书的笔力和想象力上乘,信创作得很见水平,又是按时交卷的。肥原看罢,高兴地给了个满分。

有了这封信,验笔迹就不叫验笔迹了,叫什么?给他们家人报平安啊。可为什么不让他们自己写?那是怕他们择言不慎,泄露机密。总之,是可以勉强说得通的,再加上具体实施时采取一些适宜的愚人措施,基本上可以保证蛊惑人心,达到麻痹他们之目的。

所谓的愚人措施有三:第一,出其不意。事先什么都不说,保密,把人喊下来后再道明事因。第二,化整为零。四个人分头下来,一个个来,造成一种唯你独有的错觉。第三,当场口授,边想边说,知前言而不晓后语,感觉是临时拟定的。此事由白秘书主持,地点是在会议室,性质是欺骗,是暗的。别以为这就完了,没呢,才一半。当你从会议室书罢信出来,还要被客厅里的王田香请去对着老鬼的原话(速告老虎,201特使行踪败露,取消群英会!老鬼。即日。)连抄三遍。这就是明的了。有明有暗,才玩得转。

从时间上说,抄三遍原话的时间和记录一封信的时间差不多,所以可以搞流水作业。就是说,你下楼来,先去会议室照白秘书口授书信一封,然后再到客厅来抄原件,同时第二个人又去会议室书信……一时间,吴金李顾,上楼下楼,出门进门,写信抄话,楼里呈现出一派繁忙景象。

其间,张司令也赶来凑热闹,他是专程来给肥原送电报的。这两天电讯科与南京的无线电联络频繁,像昨天出来五个联时(联络时间),往来电报六封。这些电报内容大多是关于老K行踪和松井对此事的相关批示。一个小时前张司令吃罢晚饭没事,顺便去电讯科看,恰好遇见他们刚收到一份重要电报,内容如下:

急电!

据悉,老K已抵沪,估计今晚可潜达杭州,务必按计行事,不要轻举妄动。

张司令觉得这份电报很重要,便亲自送来了。

肥原看罢电报,算了一下时间,老K前天早上从西安出发,比预计早一天到上海,估计他一定是直接坐火车过来的,没有在武汉逗留。张司令说他也是这么估算的,来之前已经在火车站加了兵力,严密监视。

“监视有什么用?”肥原说,“你又不认识他。”笑了笑又说,“就是认识他也没用,我们现在不能抓他。你交代过吧,不能抓他的。”

“交代了,交代了。”司令满口应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