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声 上部 东风 上部 东风(14)

麦家风声 收藏 0 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3.html


上部 东风(14)

肥原听了,未发表任何意见。

最后下来的是顾小梦。

顾小梦进门就来了个先发制人,对白秘书说:“你别以为我是来接受你审问的,我下来是要告诉你,我什么都不知道,反正我不是老鬼。他们是不是我不知道,你去问他们就是了。”

虽然看不见她人,但从她轻慢的态度和言语感觉,肥原和王田香都可以想见她的刁蛮和凌人的盛气。听他们对话,肥原觉得最有意思——

白秘书:我每个人都要问,他们说他们的,你说你的。我现在是在问你。

顾小梦:我刚才不是说了,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共党,我只知道我不是。

白秘书:你拿什么证明你不是呢?

顾小梦:那你又凭什么证明我是呢?

白秘书:你起码有四分之一的可能!

顾小梦:那你就杀我四分之一嘛,是要头还是要脚,随你便。

白秘书:顾小梦,你这是在跟张司令和肥原长作对,不会有好下场的。

顾小梦:白小年,你这么说就干脆把我弄死在这儿,否则等我出去了我弄死你!

白秘书:小顾,我知道你父亲……(讨好的笑声)可这是我的工作啊,希望你配合我。

顾小梦:我确实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我总不能瞎说吧。

白秘书:这么说吧,小顾,老金和老李都是你的上司,你应该了解他们,如果在他俩之间你必须认一个,你会认谁?

顾小梦:我没法认。

白秘书:前提是必须认一个。

顾小梦:那我就认我自己,行吧……

肥原听着顾小梦的脚步声咚咚地远去,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味道。他没有想到,谈话的结果会是这样,人人有招,人人过关。他原以为这些人都是吓破了胆的,只要堂前一坐,虚惊一下,一定会竞相撕咬,狗咬狗,咬出血,咬出屎,让他看够他们的洋相。他甚至想,只要这样随便审一审,老鬼就会形影大白。在他多年的经验中,共党也好,蒋匪也罢,都是十足的软骨头,刀子一亮,枪声一响,就趴下了,好可笑。他曾经对人说他现在为什么总是那么笑容满面,就是因为他在中国人身上看到的可笑事情太多了,经常笑,让笑神经变得无比发达,想不笑都不行了。但刚才这一圈走下来,他没看到料想中的可笑的东西,不免有点失望。

不过,对揪出老鬼,肥原的信心一点也没受到打击,他手上有的是杀手锏。制胜的底牌。肥原相信,只要需要,他随便打一张牌都可以叫老鬼露出原形。就是说,对揪出老鬼,他充满信心。不像王田香,出师不利后,脸上嘴上都有点急乱的迹象,骂骂咧咧的,乱猜一气。

肥原站起身,一边往外走,一边安慰他:“不要着急,也不要乱猜。你要相信,老鬼现在是砧板上的肉,跑不了的,只要耐心等待,自会水落石出。”

王田香跟在他屁股后面,讨好地说:“是,跑不了,有肥原长在,老鬼再狡猾也是跑不了的。”

肥原走进自己房间,坐下了,一边喝着茶,一边慢条斯理地对王田香道来:“你说老鬼狡猾,狡猾好啊,狡猾才有意思嘛。你想如果他们今天就招了有什么意思,你不会有成功感的。结局是预期的,乐趣在于赢的过程,而不在于赢的结果。所以,他们现在不招,我反而有了兴致,乐在其中啊。”

肥原喝的是真资格的龙井茶,形如剑,色碧绿,香气袭人。转眼之间,屋子里香气缭绕,气味清新,像长了棵茶树似的。

什么叫度时如日?

老鬼现在就是在度时如日。时间在分分钟地过去,老K和同志们的安全在分分钟地流失,而他/她,似乎只能不变地、毫无办法地忍受时间的流逝。窗外,依然是那片天空,那些神出鬼没的哨兵;心里,依然是那么黑,那么绝望。他/她想象着同志们为迎接老K的到来可能布置的一个个切实周密的行动,不禁想对他们大声疾呼:快取消群英会!快取消……但能听得到他/她呼号的只有他/她自己。他/她觉得这是对他/她最恶毒的惩罚。他/她想起以前一个同志说过的话:干他们这行的,最痛苦的事就是有时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同志被敌人残害。他/她一直害怕这种事发生,可现在似乎不可避免就要发生了。他/她感到很痛苦,痛苦的程度远比他/她想象的大。他/她不停地问自己:我怎么才能把情报送出去?问了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好像这样连续发问可以减轻他/她的痛苦,可其实是增加了……

到底谁是老鬼?

中午,一个卫兵向肥原报告了一个重要情况,说明好像是顾小梦!

事情是这样的,白秘书同各人谈完话,差不多也到吃午饭的时间了。按规定吃喝拉撒的事都是由王田香牵头的,到时间他该带他们去餐厅吃饭。但是今天中午他去不成了,因为肥原不能现身(在城里呢),他要陪他进餐。于是便派张胖参谋代他去招接他们。张胖参谋过去后告诉白秘书:王处长去城里接肥原长,估计马上回来。这个理由一说,张胖参谋陪他们吃饭也好,厨房给东楼送好吃的也罢,都光明正大了,可以磊磊落落地贯而彻之。

但顾小梦却给张胖参谋出了个难题:她说她肚子不饿,不去吃饭。

这是个特殊情况,张参谋吃不准能不能同意。不同意只有捆她去,因为顾小梦压在床板上不起身,你有什么办法?没办法,只好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可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采取个补救办法:留一个卫兵看着她。

哪知道,这正中了顾小梦的计。

再说肥原和王田香从窗户里看见,一行去吃饭的人中没有顾小梦,不知道有什么事。肥原估计她是在装病。

“她说她生病了。你怎么办?让不让她出去?”肥原如是问王田香,有点考考他的意思。

王田香说:“如果是谎称生病就不理她,如果是真生病了就请医生上门,总之是休想出去。”回答得流利,周全,底气十足,像事先预备好的。

肥原有意打击他:“你说得容易!首先你怎么知道是真是假?她是母的,她说得妇科病了你怎么判断?其次,你说如果是真的就请医生上门,可万一医生识破了我们在这里的真相,出去乱说怎么办?”

说的也是。看来这真不是个小问题,若顾小梦真来这一手还挺多事的。

好在顾小梦没来这一手,但也没少给王田香生事,折腾得他连顿饭都吃不安心!本来送来的饭菜是蛮好的,单独陪主子吃饭的感觉也不错。平时哪有这种机会嘛,一对一,面对面,你一言,我一语,像一对老友似的。可话还没说两句,饭还没吃两口,西楼那边的哨兵急煞地敲开了门,说有情况。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