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声 上部 东风 上部 东风(13)

麦家风声 收藏 0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3.html[/size][/URL] 上部 东风(13) 在这种情况下,别无选择,没有退路。老金选的是顾小梦,理由是她平时有些亲共的言论,外出的几率相对也比较高。 白秘书要他说详细一些:时间,地点,内容……金生火挠着头皮,苦思一番,吞吞吐吐地说开了—— 规定单身的人平时不能出营区,可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3.html


上部 东风(13)

在这种情况下,别无选择,没有退路。老金选的是顾小梦,理由是她平时有些亲共的言论,外出的几率相对也比较高。

白秘书要他说详细一些:时间,地点,内容……金生火挠着头皮,苦思一番,吞吞吐吐地说开了——

规定单身的人平时不能出营区,可她经常擅自出去……

她有时说的那些话,我都不敢听,听了心里发紧……

她还在办公室骂皇军,把皇军叫做日本佬,甚至什么脏话坏话都敢骂……

她工作很不认真,去年她把一份有关剿匪工作的电报压在手上,差点坏了大事……

如果她是共党简直太可怕了,她经常跟父亲去南京会见一些大官,听说连汪(伪)主席家她都去过……

肥原觉得听他说话真他妈的累,结结巴巴又里唆的,像个受罚的孩子,说的话经常是前言不搭后语,有结语没有证词,要不就是有证据不下结论。总之,听到最后肥原也没听出他到底说了什么名堂,一笑了之。

随后下来的是李宁玉。

也许是吴志国指控在先的原因吧,肥原觉得白秘书对李宁玉说话显得底气十足,脸上想必是挂满了得意的笑容——

白秘书:李科长是个明白人,一定知道我喊你下来干什么。

李宁玉:……

白秘书:李科长是老译电师,破译密电是你的拿手戏,昨天的字典密码破得那么快,也许就是你的功劳,希望今天的密码,老鬼密码,你也能速战速决。

李宁玉:……

白秘书:怎么,是不想说,还是没想好,李科长?

李宁玉:……

白秘书:我知道李科长不爱说话,有人说你是天下最称职的机要员,嘴巴紧得很。但今天,现在,此时此刻,你不是机要员,而是老鬼的嫌疑对象,你不要给我沉默,不说是不行的。

李宁玉:……

白秘书:哎,什么意思,李宁玉,说话啊,检举也好,自首也罢,你总要有个说法……

面对白秘书的道道逼问,扬声器里始终不见人声,倒是不断发出有节奏的嚓嚓声,好像白秘书是在和一只挂钟说话。

“那是什么声音?”肥原问。

“不知道。”王田香答。

是梳头的声音。她居然有问不答,只管埋首梳头,岂有此理!

白秘书忍无可忍,厉声喝道:“李宁玉!我告诉你,有人已经揭发你就是老鬼,你沉默是不是说你承认自己就是老鬼?”

李宁玉终于抬起头,看着白秘书,平静地说:“白秘书,我也告诉你,十五年前我父亲是被共匪用红缨枪捅死的,六年前我二哥是被蒋光头整死的。”

白秘书:你想告诉我什么?

李宁玉:我不是共匪,也不是蒋匪。

白秘书:既不是共匪,也不是蒋匪,又为什么要诬陷吴部长?

李宁玉:如果是我诬陷他,那我就是先知了。

白秘书:你说想说什么?莫名其妙……

肥原也觉得李宁玉说得有点莫名其妙。但经她解释后,当面的白秘书和背后的肥原与王田香都觉得她言之有理。她先是反问白秘书,前天晚上他知不知道他们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当然不知道。

谁都不知道。

李宁玉说:“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那你去想吧,我在来这里干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又怎么去张司令那儿诬告他?”

确实,那天晚上楼里没人知道张司令要他们来干什么,既然不知道,李宁玉诬告谁似乎都是不可思议的,除非司令与她串通一气。而这——怎么可能?不可能的……这么想着,白秘书开始相信诬告是不大可能的,然后在导线这边听来,白秘书的口气和用词明显温软了一些——

白秘书:照你这么说,是他在撒谎。

李宁玉:他肯定在撒谎。

白秘书:那你是不是认为他就是老鬼?

李宁玉:谁?

白秘书:吴部长。

李宁玉:我不知道。

白秘书:你怎么又不知道了,你不是说他在撒谎嘛。

李宁玉:他是在撒谎,可你不能因此肯定他就是老鬼。

白秘书:为什么?

李宁玉:因为他向我打听密电内容本身是违反规定的,而且关心的还是人事任免问题,你让他在司令面前承认多丢脸,只好撒谎不承认。这种可能性完全有。

白秘书:那你说谁是老鬼?

李宁玉:现在不好说。

白秘书:不好说也得说……

李宁玉就是不说。沉默。长时间的沉默。雕塑一样的沉默。任凭白秘书怎么劝告、开导、催促,始终如一,置若罔闻,令白秘书又气又急,又亮了喉咙:“你哑巴啦?李宁玉,你说话啊!”

话音未落,李宁玉霍然起身,对白秘书大声吼道:“我哑巴说明我不知道!你以为这是可以随便说的,荒唐!”言毕抽身而起,手里捏着梳子,疾步而走,把白秘书愕得哑口无言。

王田香听了,兀自笑道:“白小年啊,你惹着她了。”转而对肥原解释说,“这就是李宁玉,脾气怪得很,她平时在跟谁都不来往,只跟自己来往,很没趣的。但你一旦惹了他,她会勃然大怒,说跟你翻脸就翻脸,没顾忌的。”

王田香还说,她以前当过军医,早些年在江西围剿红军时,一次张司令上山遭了毒蛇咬,身边无医无药,危在旦夕,是她用嘴帮他吸出毒汁才转危为安。就是说,她救过张司令的命,可想两人的关系一定好。王田香认为,她胆敢如此小视白秘书(包括对他也不恭),正是靠着与司令素有私交。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