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声 上部 东风 上部 东风(10)

麦家风声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3.html[/size][/URL] 上部 东风(10) 现在看,这出戏还是蛮有唱头的,因为还养着老鳖。有了老鳖,已有的险情可以化险为夷,没有的美事也可以梦想成真。肥原胸有成竹地说:“你要知道,老鳖现在可是我们的大道具、大诱饵,我们要用好他,用他去帮我们钓大鱼。”方法似乎是很简单的,“只要给老鳖提供一个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3.html


上部 东风(10)

现在看,这出戏还是蛮有唱头的,因为还养着老鳖。有了老鳖,已有的险情可以化险为夷,没有的美事也可以梦想成真。肥原胸有成竹地说:“你要知道,老鳖现在可是我们的大道具、大诱饵,我们要用好他,用他去帮我们钓大鱼。”方法似乎是很简单的,“只要给老鳖提供一个老鬼在外执行公务的假情报,他自然会替你去向他的组织上报告:老鬼现在平安无事。”

就是说,当务之急是要给老鳖做一个情报,让他和他的同志们知道老鬼在干什么——在此执行公务,不是受审,不是软禁当鱼饵。

“这没事,”王田香拍了拍胸脯说,“我会去落实的。”

“那就快去落实吧。”肥原说,“要尽快,越快越好。”

“好,我这就走。”

就走了。

肥原目送王田香离去,一只粉墙红瓦的屋檐钻入了他的视野,那是孤山上有名的楼外楼,也是他最心仪的饭店。他马上想到,晚上要去那边吃饭。好久没去吃了,不知九龙师傅还在不在。肥原以前是经常来杭州的,每次来都要去楼外楼吃九龙师傅的手艺。想起胖乎乎的九龙师傅,他更加坚定了晚上要去那边吃饭的想法。但跟谁吃呢?他想到了一群特殊的客人,顿时大声“哎哎”地叫住了已经走远的王田香,让他回去通知张司令,晚上他要在楼外楼设宴,请司令作陪。

王田香问:“客人是谁?”

肥原笑道:“他们的家属。”

王田香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肥原问他:“你把这些人弄到这里来关着,他们家里人知道吗?”

王田香说不知道,肥原说:“那怎么行!把人关在这里,门不能出,电话不能打,不是明地告诉人出事了吗?现在咱们既然说他们是在执行公务,请他们家属来吃个饭,表示一下慰问,这不是应该的?”笑了笑,又说,“叫你的太太也来,让她也来当一个贤内助接受一下慰问,荣誉一下,理解一下,支持一下。”

王田香是个聪明人,他马上想到肥原这样做的目的,所谓慰问是假,放风才是真。都说老鼠是一窝一窝的,匪贼经常也是一窝一窝的。他想,肥原一定怀疑老鬼的家属也是共党,所以把她们请来吃一顿饭,表面上是犒劳她们,实际上也是要对她们制造假情报。

肥原感叹道:“是啊,如果老鬼的家属也是共党,一定会和老鳖同时向他们的组织提供老鬼在外执行公务的假情报。这样的话等于是上了双保险,老K、老虎他们即使长满了疑心,也将深信不疑。”

高明!

高明!!

王田香嘴上说,心里也在说。

后来,肥原即兴把计划稍稍作了点调整,似乎就显得更高明了。吃罢筵后,他把各位家属从楼外楼饭店直接带来招待所,乘车转了一圈。当转到后院,车子往东楼前一停,众家属清楚地看见,自己的亲人就在眼前——在对面的楼里——在灯火通明的会议室里——一个个神情肃穆地坐在会议桌前,像煞了在开一个紧急又重要的会议。

眼见为实,还有什么不可信的?都信了,而且都热烈地生出一种自豪感,自己的亲人跟宝贝似的被卫兵保护着,在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开着重要又机密的会议。近在眼前,又远在天边,不能靠近,只能举目相望。望得心里都美滋滋的。自豪得美滋滋的。

美中不足的是,顾小梦没有结婚,没有家属,而大富大贵的父亲似乎也没把张司令的宴请放在眼里,没有亲自来,只派了个自以为是的管家婆。说起来,顾小梦倒是管家婆一手带大的,但毕竟有点不着边际,如果让她夹在一群家属中间,会破坏整个事情的严肃性。所以人虽然来了,却没让她入筵,只是私下接待了她,说明了情况,赠了点礼品,把她打发走了。事后肥原想,这也没什么遗憾的,想必管家婆回去后,一定会把情况报给主人,并在下人中传播。要的就是这个,广为传播,让顾小梦身边的人不辨真相,叫假想中的共党分子上当受骗,误入泥潭。

这么想着,好像顾小梦就是老鬼,她的亲人中必有同党似的。

其实以目前得到的信息而言,假若几个人中一定要排除掉一个人,肥原将排掉顾小梦,理由是她家来的人太莫名其妙。不明不白。不着边际。从顾小梦父亲派管家婆来赴这个宴,肥原多少看出了这家人的傲慢和清白。无疑,如果顾小梦是老鬼,亲人中有什么同党的话,该不会叫一个管家婆来的。当然,没有同党也不能断定顾小梦就不是老鬼。谁是老鬼现在不要去猜,不要来测。为时过早,肥原想,现在是搭台子的时候,戏还没开唱呢,等戏开唱了,谁是红脸,谁是白脸,自然会见分晓的。晚上的台子,总的说是搭得不错,张司令在席间的表现可圈可点,他自己又临时冒出灵感,把一群人拉到现场,看了个眼见为实。加之,王田香说他下午已经蛮巧妙地把情报丢给了老鳖,而且还顺便办妥了烟花女子那边的补漏工作,肥原心头顿时欢喜地响起一阵欢快的锣声,感觉是人都粉了墨,要登台演出了。

王田香也是这般感想的,虽然他晚上的角色不宜抛头露面,但下午他是抛够了头面的。下午他的任务是回部队去给老鳖做情报,三下五除二,任务完成得很顺利,无非就是在老鳖身边漏两句话而已,不难的。难的是烟花女那边的补漏工作,必须要提审她,知道她家住在哪里,身边有什么人,然后才能通过她身边的人来想办法,寻求补漏方案。

如前所述,烟花女子是昨天晚上被捕的,按理王田香早应提审过她。但她身上的纸条如晴天霹雳,没商量地把王田香一下推到老鬼面前,忙得不可开交,人一直耽在裘庄,连部队都没回过,自然无暇审她。下午提审她,见了人,王田香简直是发现新大陆了。尽管变化很大,昔日披金戴银的富贵太太装扮成一个轻佻的烟花女,但王田香还是一眼认出,眼前的人就是钱虎翼的姨太太:二太太!

这个世界有时候真小,也真是奇妙。二太太的出现,令王田香一下子暗想到钱虎翼的跟头是栽在谁身上的啦,肯定是这个身心不一的二太太嘛。他知道,以前钱虎翼对二太太是情有独钟的,哪想到她居然是个共党。这个意想不到的新发现,让王田香整个下午都处在一种盲目的、广阔无边的快乐中。这是一种莫名登天的快乐,像迷航的水手刹那间遥望到久违的陆地线一样。

不是说钱虎翼一家人都死了,怎么还有个二太太?

是这样的,因为二太太的名分不正,没入住裘庄。毕竟是当了堂堂司令,把持一方,形象问题很重要,钱虎翼在举家搬迁裘庄时,没有把二太太带进庄。王田香想,二太太可能就是为此对钱司令怀了恨,然后伙同裘亲后人,把钱司令一家老少送上了黄泉路。因为二太太没住在裘庄,案发后也没人怀疑她——虽然钱家人都死了,独她幸存。现在看来很显然,二太太就是钻了这个空子。

最毒妇人心。王田香没想到,表面上安安静静的二太太长着颗蝎子心!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