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摄政王 正文 第一章 回到前清

乱世冲冲冲 收藏 1 78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11.html


摄政王

王子栋使劲揉了揉自己的脸,没错,有感觉啊,那就不是做梦了。那真相只有一个,我穿越了。

哎,穿就穿吧。只是可惜了我刚还完贷的房子了,还有刚换了的车,才开了没几天。

看自己脑后这跟辫子应该是在清朝吧,只是不知道是前清还是晚清。

不管这些了,先看看自己长什么样吧。

这皮相挺不错,这模糊的铜镜里映出的人眼透着的些许沧桑增添了不少魅力,现在的女人不都爱忧郁男吗。

正端详着却听一声“庄妃娘娘到。”庄妃?这名字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还未来的及反应,就见一道倩影入了门。

美,真是美。

正感叹着,却听一声娇呼“多尔衮,你怎么了这是。”

李子栋一看差点没找个洞钻进去。都什么年代了,看个美女还流鼻血。不过现在也只知道这是清朝,具体是哪年却不清楚。

慢着,多尔衮?清朝?庄妃?不是吧,我就是那个一生无子,死后被挫骨扬灰的倒霉摄政王。

被惊得连连后退了几步,才堪堪站住了脚。

眼前这位庄妃娘娘应该就是大名鼎鼎的博尔济吉特氏布木布泰吧。

摆了摆手道“无妨,不碍事的。”

“那就好,那就好。”

一声“玉儿”不知怎的就脱口而出。

“你深夜赶来,是?”

“我是来恭喜你的,明日就要择立新君了,你就要做皇帝了。”

听这话,皇太极应该刚猝死不久,正是争夺皇位的时刻。

回想前世看过的一系列清宫剧,便知大玉儿应是受了代善、范文程、孝端等人来劝说自己的。

许是原主人的魂魄还没有消散,听了这话不由的升起阵阵怨气。

心里竟出现了一个声音“我就要投生去了,只是这一生我不甘,我不甘啊!”

“我不能向你保证什么,我只能尽自己所能,去改变你的,或者说是我的命运。”

“也许不久就可以在九泉之下见到额娘和父汗了。”带着一丝解脱,一丝无奈。半响无声。“代我好好照顾多铎,他向来鲁莽还有些孩子心性。我要你答应我,护玉儿一生周全!”

“好,我发誓,今生今世,我王子栋必护玉儿一生周全。”

再没听到声音,希望他来生不再投生帝王家。

转过头,撞上她来不及收起的担忧的目光。

许是接受了原主的记忆,往昔的一幕幕浮上心头。

“玉儿,这个皇位本就该是我的。十七年了,十七年前额娘被皇太极逼死,我们兄弟两个的处境,你是知道的。他变本加厉,又抢走了你,我忍辱负重这么些年,如今,你却要我放弃?”

“多尔衮,我知道你不甘,我知道你委屈,可你想过没有,即使你争得过豪格,大清又会因此乱成何等模样?你就真忍心看着祖宗费劲心力打下来的江山就这样四分五裂?”

“玉儿,难道真要我放弃即要到手的皇位,我不服更不甘。”这一刻,似乎看见了十几年前的多尔衮,那个总爱赌气的多尔衮,但只跟自己赌气的多尔衮。多尔衮,对不起,我又何尝不知你的苦,你的难。只是,如今这形势。

“多尔衮,对于大清国来说,重要的并不是谁是皇帝,更不是执玺之人,谁能够掌控旨意才是最最重要的。掌了实权,名分又有什么重要的?”

自己这是怎么了,看来是原魄的怨气太重了,竟能影响自己的心境。

“玉儿!”

既然那个雄才武略的原主最后都只能放弃皇位,我就更想不出什么好法子了。只好……

“多尔衮,我不是为了福临,更不是为了我自己,子以母贵,这皇位是无论如何也轮不上福临的,更何况,我从未想过要福临去做那个位子,那个位子”

“玉儿,我都知道。”

却是不知多尔衮下了什么决定,只得道“多尔衮,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吧。”

独站在院里。拿出那块玉佩,之前听说过这玉佩,听说是努尔哈赤送的龙佩。

哎,能知道这些,多亏小时候我们家一邻居自称为清睿亲王的后裔,非要拉着他讲讲他们家的光荣史。当然还要感谢各大电视台轮番的清宫剧的轰炸,以及几本厚厚的传记,才能使我们21世纪的一名普普通通的工程师王子栋先生对多尔衮先生及孝庄女士的生平如此了解。

撩起衣摆,回了屋,事已如此,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躺在床上,始终无法入睡。辗转反侧一夜,早上穿上朝服,戴了朝珠,一言不发的出了府,直奔皇宫。

看那长者应该是代善吧。

“代善哥哥。”

“十四叔。”看他的样应该就是豪格吧。

“豪格之前是你自行退出的,可不是我多尔衮逼你的。”

“十四叔!是,侄儿福薄,难当重任。”

看他一脸平静的样,也不像史书说的那样无脑呀。

豪格甩甩衣袖,转头不再说话。

豪格,为了皇位,为了玉儿,这个皇位注定不会是你的,十七年前四哥毁了我的一切,今天就父债子还吧。

“我知道你们叔侄二人都是可堪大任的,只是……”代善也别无他法了。

“要立就立睿亲王,不然我们绝不会答应!”

殿外正白旗与镶白旗的人大喊着。

“睿亲王!睿亲王!睿亲王!”

正黄旗、镶黄旗的人也不服的吼道“肃亲王!肃亲王!”

眼看就要打起来了。

代善看见了孝端身后的福临,想起昨晚皇后的话“只有选福临才能解决这件事。玉儿和多尔衮早些年的青梅竹马的情分终究还是能让多尔衮放手的,而且要是博果尔即了位,将来这皇帝是不是多尔衮就难说了。先帝说过,要我保住豪格的。只有玉儿在,多尔衮才会不会太放肆。况且福临也是个聪慧的。”

“这样吧,你们各让一步。先帝遗旨是要立皇子的,不如就在两位年幼的皇子中挑选一位如何?”

豪格前几天已经和懿贵妃已经通过气了,拥护博果尔继位,他就是摄政王了。

“大伯,我倒是没意见。”

“好,要立皇子也可以,九阿哥福临,天性纯良,天资聪慧。我看,九阿哥继位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十四叔,话怎么说不都在你么?子以母贵,当然是十一阿哥继位了。”

“不如这样吧,诸位亲贵都在,咱们不妨考校一下两位小阿哥。”

代善找来方玉和一串珍珠。

没有教过,也没有叮嘱,众目睽睽之下,福临拿起了那方玉。博果尔拿着珍珠在朝上打起弹珠。

起身抱起福临,“诸位,这是长生天的旨意。”

“慢着,十四叔,仅凭这是看不出什么的,更不要说是长生天的旨意。”

“那你要怎样?”

“不如考校一下他们的学识。”

“福临,大哥问你,为君者该如何处事?”

“父皇说,为君者,要善待百姓,宽厚待人,还要勤于朝政,要体察民情。”

“好,说的好。”

八旗的亲贵们也微不可查的点点头。

“博果尔,如果你当了皇帝,你要做些什么?”

“嗯。”博果尔歪着脑袋想了想,想起前几天那几个烦人的奴才拦着不让自己掏鸟窝,便道“谁要是不让我掏鸟窝,我就打谁的屁股。”

“诸位,主贵已定,大家和我一起朝拜新君。”众臣跪下,叩拜新君。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震耳的声音响彻崇政殿。福临坐在龙椅上,茫然的看着这一切。

后殿玉儿正等着消息。今早起来就找不到福临,姑姑来人说,把福临带去了崇政殿,哎,想也知道是为什么事,这可如何是好。经此一事,新君必是容不下福临的。

远远的见多尔衮抱着福临走来。

赶忙迎上去。

拉过福临,“多尔衮,你怎么也不拦着姑姑些?”看看四周,才道,“你叫福临将来如何自处?”

福临看额娘一脸急切,好像要和十四叔吵架,拽拽额娘的袖子。

“额娘,你别和十四叔吵,十四叔对我可好了,对了,额娘,大伯说,让你准备准备,等会儿他领人来拜见太后。”幼小的福临尚不知那个皇位有多重要,不知道“太后“对于一个身处深宫的女人有多重要。

见大玉儿还没有反应过来,多尔衮还是说道“玉儿,福临是我大清的皇帝了。”

“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大玉儿赶忙扶起代善。

待众人告退后,才细想今天的一切。

多尔衮,这份情我怕是永远也还不清了。

睿王府,多铎和多尔衮对峙着。

“哥,为什么?为什么要把皇位让给那个黄口小儿?”多铎的脸色涨的通红。

“你忘了吗?忘了额娘是怎么死的吗?你忘了玉姐姐是怎么被夺走的吗?”

多尔衮不语。

半响,多铎似是想通了。

“哥,选福临,是因为玉姐姐吗?”这么多年来,他始终叫她玉姐姐。哥哥心爱的玉姐姐。

“多铎,皇太极留下立皇子的遗旨,豪格顶着嫡长子的名头,我别无选择。如果一定要我放手的话,只能是福临。我承认,我一直不能忘了她。如果我可以继位的话,也不会选福临了。

只可惜,人这一生,有几件事是可以如意的。我不能痛快,那就让玉儿幸福。”

“至于豪格,如果他安分的做他的肃亲王,我可以看在四嫂的份上饶了他,如果他起了不该有的心思,那也是他的命。”

“哥,难道就这么便宜了那个黄口小儿?”凭什么?

“多铎,我和玉儿已经错过一次了,这一次,哥不想放手了。”多尔衮的嘱咐尤在耳边,只是我也得保全自己,起码要避免挫骨扬灰的结局。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