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年代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7.html


早在1936年6月,日本裕仁天皇就批准帝国国防方针和用兵纲领,确立日军航空部队计划。同年8月,在天皇的授意下,陆军航空兵团司令部成立;10月,海军特役航空部队组建。至1937年上半年,日本航空部队已拥有作战飞机2700架。1937年11月,日本陆军航空本部《航空部队使用法》规定:政略攻击的实施,属于破坏地内包括政治,经济,产业等中枢机关,并且重要的是直接空袭敌军市民,给国民造成极大恐怖,挫败其意志,迫使其政府首脑尽快投降。

1938年2月16日,日本参谋部首次作出对中国内地应抓紧空中进攻作战的决定。日本大本营决定把航空部队作战方针由协助地面部队为主攻,变为直接攻击中国大后方的战略攻略要地为主,利用空中优势,单用空军获得决定性成果。对从南京撤退到重庆的国民政府实施航空进攻作战,摧毁敌人抗战意志,攻击敌战略及政略中枢,特别要捕捉,消灭最高统帅的最高政治机关,以压制,消灭残存的抗日势力,从而加快战争节奏,使战争在于己方有利的状况下结束。

重庆政府对此有所防范,自迁都之时起,便开始着手建立防空司令部,防空炮火网,空袭警报系统;培养防空人员,组织防空志愿队,借以防备日机的空袭。重庆素有雾都之称,每当冬季来临,山城上空终日浓云密雾,成为保护陪都的天然屏障。冬季大雾消散之后,重庆晴空万里,对日机高空探进实施轰炸非常有利。1938年2月18日,就在日军参谋部作出从空中进攻中国内地后的第三天,国民政府移驻重庆的第三个月,日机第一次空袭重庆,揭开了重庆大轰炸的序幕。

林君玉在国民政府迁都重庆后,便加入了重庆政府组建的防空志愿队,从此一边帮助母亲照看理发馆的生意,一边和原来的几个要好的同学一起,向重庆市民宣传防空知识,同时也在焦急地等待刘世英的归来。刘世英留给她的翠绿短笛,她也始终带在身上。2月28日早晨,理发馆里还没有什么生意,林君玉便和朋友们一起,来到重庆人流较大的主要街头,向路过的市民分发她们自己集资印制的防空知识手册,同时耐心地为其解答防空知识,似乎又是很平常的一天。

一名妇女牵着一个小男孩,从菜园坝地区附近的早市上买完蔬菜后出来,经林君玉她们的防空志愿队队员面前走过。林君玉走到母子俩面前,将一份手册递到妇女手中,热情地说道:“阿姨你好,这是我们自己印制的防空手册,上面写有许多有用的防空知识,建议您在空闲时仔细阅读,以后一定会派上用场。”

那名妇女放下手中的菜篮,伸手接了过去,打开手册前后翻看了几页,问林君玉道:“这样说来,过些日子小日本就要开始轰炸重庆了,是不是这样?”

林君玉点点头,说道:“非常有可能。日本人在打下南京后,国民政府没有选择投降,而是迁到重庆继续抵抗,使他们的战争计划没能就此实现。由于重庆处于中国大后方,日军进攻比较吃力,因此大概会选择派飞机前来轰炸,妄图使我们因恐惧而屈服。但是日本人的阴谋是不会得逞的,就算情况再艰难,我们也能凭借自己坚忍不拔的精神,和日本人战斗到底,把小日本赶出大陆!”

妇女听了很是赞同,说道:“嗯,我也相信我们能够做到。”

小男孩使劲蹦跳着,想要看一看母亲手中的小书,无奈他个头太矮,怎么也看不到。于是小男孩着急得大声叫了起来:“妈妈,让我也看看嘛!”

林君玉听到后微微一笑,于是蹲下身来,对小男孩说道:“别急,我这里还有一份。给,拿去吧!”林君玉说着,又取出一份手册,递到了小男孩的面前。小男孩伸出小手接了过去,高兴地捧在怀里,嫩声说道:“太好了,谢谢姐姐!”

“不用谢。”林君玉上下打量了小男孩一番,笑着说道:“真是个可爱的小家伙!对了,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啦,喜欢做些什么,能告诉姐姐吗?”

小男孩也不害羞,清脆地回答道:“姐姐,我今年7岁,大家都叫我蛋蛋,我喜欢的事情可多了,有画图画儿,捏小泥人儿,玩老鹰捉小鸡,还有打鬼子!”

“是吗,能告诉姐姐你是怎么打鬼子的吗?”

小男孩比划着说道:“我先捏几个小泥人儿,在纸片上写下鬼子两个字,贴到小泥人儿身上,然后掏出小鸡鸡,对着鬼子浇一泡尿,鬼子们就都被淹死啦!”

林君玉听了感到十分有趣,又问道:“那你为什么要打鬼子呢?”

“我妈妈说,我爸爸是军人,到前线打大鬼子去了。作为军人的儿子,我应该在家里打小鬼子,配合爸爸作战。只要我能坚持每天打十个鬼子,过不了多久,爸爸就会回来,我们一家人就能够团聚了。不信你问我妈妈,妈妈,是不是呀?”

小男孩的母亲眼睛此刻湿润了,连忙使劲儿眨着眼睛说道:“是呀,蛋蛋说的一点也没错,爸爸很快就会回来的,到时候蛋蛋就能见到爸爸了……”

林君玉听后立即明白了,这是一个典型的战时军人家庭:父亲从军,母亲独自抚养儿童。只是听这名妇女刚才说话的语气,小男孩的父亲可能已经战死了。小男孩儿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见妈妈开始抹眼泪,立即用小手够着帮忙去擦,一边还在问妈妈为什么要哭。林君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感到大脑一片空白。

3月18日下午,日军对滕县的炮轰还在继续。

滕县东面和南面的城墙受损最为严重,进攻的日军分别是矶谷师团的濑谷旅团,以及与濑谷旅团齐名的苍岛旅团,皆为矶谷师团的精锐,刀尖中的刀尖。苍岛旅团的旅团长,就是苍岛浪雄。苍岛此时已经升职为少将,中村兵卫在其提拔下,也成为了一名陆军少佐,继续在苍岛手下效力。苍岛与濑谷是既是战友,也是竞争对手,但两人实力相当,滕县到底会鹿死谁手,到现在还让人无法得知。但滕县终究必定会沦陷,两人自战斗一开始,便始终在暗中较劲。

苍岛带着中村兵卫,来到濑谷旅团所在的阵地视察敌情。视察过程当中,苍岛笑着对濑谷说道:“想不到这些装备破烂的川军部队如此顽强,竟然会将我们的皇军精锐部队牢牢地挡在滕县城外,不能前进一步,实在是让人心生感叹呀!”、

濑谷面色冷峻地听着,没说什么。苍岛暗中观察着濑谷的脸色,继续说道:“刚才苍岛听到传言,说是濑谷兄所攻打的滕县东面城墙后面,有两个手握大刀,浑身淋血的恶鬼守卫,专砍贵军士兵的头颅,结果贵军士兵被吓得精神失常,都拼命地跑了回来……不知道究竟有没有这回事,请濑谷兄予以明示……”

苍岛说话的语气客气至极,但话中却明显透漏着嘲讽,让濑谷听得咬牙切齿,忿恨不已。濑谷努力镇定了一下心神,说道:“那都是支那军散播出来的谣言,想要掩盖他们将要失败的事实,不足为信。过不了明天,这座貌似固若金汤的城池就会被我的部下率先攻破,到了那时,我们再比一比谁的功劳最大!”

苍岛闻言笑了,“濑谷兄果然威武,不愧是皇军的骄傲,苍岛甚是钦佩!只是现在说这话还有些为时过早,苍岛的部下个个立功心切,想要一举扫平滕县城内的敌人,不知道还会不会给濑谷兄这样一个表现得机会,世事难料啊……”

纵然濑谷有再大的耐性,此时也忍不住了。正当濑谷的怒气正要发作时,只听正在用望远镜观察敌情的中村兵卫说道:“苍岛将军,请看这里!”

苍岛听了,接过中村兵卫递给他的望远镜,朝中村指示的方向望去。只见二三十名敌军士兵正在用沙袋封堵破损的城墙缺口,于是苍岛放下了望远镜,对中村兵卫说道:“只是一些普通的支那士兵而已,并没什么特别之处,”

濑谷也拿起望远镜,朝苍岛观察的方向看了一阵,转身对传令兵说道:“支那军队在试图修复防御工事,炮兵和机枪手立即进入阵地,准备向敌军开火!”

中村附在苍岛耳边轻声说道:“请阁下再仔细看看……”

苍岛闻言有些疑惑,再次举起望远镜,仔细观察起来。苍岛的视线在一个个敌军士兵的脸上移来移去,不多久,发现一名支那士兵有些眼熟,仔细回想了一阵,意识中浮现出刘世英的名字。苍岛顿时感到十分吃惊,盯着刘世英看了很长时间,又看到了旁边刘世英曾经在重庆的朋友王名扬,这才相信了自己的判断。

这时,濑谷手下的炮兵和机枪手已经准备就绪,濑谷喊道:“预备……”

苍岛闻声,立即阻止道:“濑谷兄且慢,苍岛有话要说。”

濑谷放下已经举起的指挥刀,不高兴地说道:“濑谷还有任务在身,请……”

苍岛急切地说道:“对面的敌军阵营当中有我曾经认识的中国人在里面,请濑谷兄允许我亲手将其解决,希望濑谷君能够成全苍岛的愿望,实在拜托了!”

苍岛说着,向濑谷鞠了一躬,中村兵卫也跟着行礼和请求。濑谷愣住了,不明白苍岛怎么突然变得如此客气,问道:“苍岛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实不相瞒,战争爆发之前,苍岛曾经在重庆做过几年间谍工作,为皇国搜集有用的情报。但当时有个叫刘世英的小子,和他的一群学生朋友们组建了一个名叫东岛西歪会的组织,专门和我们大日本帝国对着干,最后还和共产党勾结,破坏了我的情报网络,迫使苍岛不得不尽快离开重庆回到国内。因此,刘世英和我有深仇大恨,今日一见,苍岛必须先除之而后快,否则内心无法平静!”

濑谷这才明白过来:“噢,原来是这样……”

苍岛继续说道:“苍岛希望借濑谷兄的阵地一用,用苍岛自己的部下向滕县东面发起冲击,杀死刘世英和他的战友,至于我的南面阵地则暂取守势。濑谷兄只需为苍岛提供一些火力支援,一旦城破,苍岛愿意将此次功劳记在濑谷兄的帐下,并让濑谷兄的部队首先进城,苍岛愿意居于二位,不知道濑谷兄意下如何?”

苍岛的语气十分诚恳,濑谷找不到怀疑他的理由,再说条件又这么优厚,于假装思考了一阵,说道:“那好,就如苍岛兄所言,濑谷愿意与苍岛兄合作!”

苍岛与中村兵卫再鞠一躬:“非常感谢,就请濑谷兄等待佳音吧!”

苍岛说完,便回到自己部队所在的阵地,开始着手准备。

林君玉呆立了一阵,逐渐回过神来,起身对那名妇女说道:“阿姨,快带孩子回去吧。不管怎么说,有些牺牲还是值得的,您应该感到骄傲才是……”

妇女闻言点了点头,牵起小男孩准备离去。

正在这时,空气中传来一阵尖厉而又急促的警报声,霎时传遍全城,给人们带来了死亡的恐惧。人群听到后立即尖叫着四散奔逃,林君玉和队友们也连忙帮着疏散人群,引导他们跑向最近的防空洞。不久,9架日军飞机突破中国空军的拦截和地面炮火的封锁,出现在重庆市上空。紧接着,日机开始对准重庆人群和建筑最密集的地区投弹,十几颗炸弹相继在猛烈撞击地面后爆炸,弹片四处迸射,杀死了附近一些不幸的人们,同时炸毁炸塌了部分民居。重庆一时间变成了人间地狱,一些街道面目全非,死人的残肢和血液四处可见,建筑物火光冲天。

日机在投出的炸弹击中预定目标后,没有继续攻击,而是在天空中盘旋了一阵,洒下大量白花花的宣传单,很快就布满了大街小巷。随后,日机摇摇翅膀,扭头飞走了。又过了一阵,防空警报解除之后,心惊胆战的人群这才小心翼翼地出现在街道上。林君玉看到满地白花花的纸片,随即俯身捡起一张,仔细观看起来。只见上面画着一个抱着中国小孩的日军士兵,旁边还印着中日亲善的字样。

林君玉正在来回翻看那张宣传单时,突然感到有只小手在摇她的手臂。林君玉低头一看,发现是刚才那名小男孩,此刻正直愣愣地看着她,接着咧嘴一笑,扬起手中的一张宣传单,稚声稚气地问道:“姐姐,这张画儿上的人是谁呀?”

林君玉看了看小男孩,发现她的母亲也在自己身旁,于是微笑着将小男孩抱在怀里,指着宣传单中的日本士兵说道:“这个穿着黄色衣服的就是日本人,他怀里抱着的是一个像你一样的中国小孩,但是你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吗?”

小男孩摇摇头,林君玉假装恐吓他道:“因为他想要把你抢走。你看他的身上还背着一根带着长长刺刀的大枪,很可怕吧!还有,他的手臂握得那么紧,被他抱在怀里会让人十分难受,这是为了防止你逃跑。小孩子不喜欢被他抱,因为他的笑容太虚假,让人感到非常不安全。那么你呢,你喜欢被他抱吗?”

小男孩再次摇摇头,“不喜欢,他长得太丑了,看着他的脸我会做恶梦的!”

“对,就是这样。因此,千万不要让他靠近你,知道了吗?”

小男孩点点头,林君玉把他放回到地上,然后对他的母亲说道:“阿姨,重庆现在已经变得不再安全了,您以后还是尽量少在白天出门为好,也不要在人群太拥挤,地面过于空旷的地方长时间逗留。听到警报声后一定要镇静,屋子里不是很安全,最好还是有个能够藏身的地下室比较好。如果你是在大街上,就立即跑到离自己最近的防空洞内躲避,看好自己的孩子,千万不要让他乱跑……”

小男孩的母亲点点头,说道:“谢谢你,我会按照你说的话去做的。”

林君玉也点点头,目送这对母子离开。小男孩边走边回头向林君玉张望,还挥着小手向林君玉告别,林君玉也向他挥挥手,真心希望母子俩能够平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