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年代 正文 第二十二章

tw20472047 收藏 0 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7.html


川军到达山西后,经过军长邓锡侯与孙震的努力交涉,阎锡山好歹以个人名义向川军赠送了二十挺晋造机关枪和四十箱手榴弹,总算是解了川军的燃眉之急。在出发增援娘子关之前,川军还向太原的八路军请教了一些关于日军的军事和作战特点,获得了许多有价值的信息,使川军提前做好了战斗的思想准备。

此时日军一部已经迂回包抄至娘子关后路,兵锋直指太原。阎锡山见娘子关败局已经无法挽回,决定将军队主力撤至太原外围与日军进行会战。阎锡山交给川军的任务是掩护从娘子关撤退的友军。川军战士们接到命令后,立即乘火车赶往娘子关与太原之间的阳泉镇,准备截击日军先头部队的进攻。

王铭章师长亲率122师先头部队到达阳泉后,从友军处了解了一些敌我双方的详细情况,然后直奔战斗的最前线。川军战士们一路上见到大量己方的溃军和伤员,正在混乱不堪地向太原方向撤退,他们大多是娘子关一带的守军,被日军抄了后路,好不容易才逃出重围,捡回一条命来。川军战士们看了都直皱眉头。

刘世英一边行军,一边观察着这支乱糟糟的队伍,发现他们的装备大都比川军的好,有些还拖着重机枪和迫击炮,但却大都意志消沉,一副败军之象。刘世英对此感到心情十分沉重,日军善于运用迂回包抄的战术,即使只有很少一部分兵力,就敢追击数倍于己的国民党军队。这并不是说日军有如何强大,而是国民党军队太过软弱,没有下定决心全力抗敌,而是消极应付,与友军互不配合,相互之间有太多的宿怨和敌意。这样的军队,怎么可能是日本人的对手?

正在溃退的大股国民党败军,见川军却在一个劲儿地往前线赶,都感到十分不可思议,纷纷问道:“喂,兄弟,你们是哪个部队里面的?”

一名川军战士高声回答道:“我们是川军122师的先头部队!”

对面继续喊道:“我劝你们别再往前走了,鬼子已经把娘子关占了,正朝这个方向追过来呢!你们川军装备这么差,上去肯定是送死,还是赶紧往后退一退吧,保住自己的小命要紧!鬼子的大炮可厉害了,你们根本挡不住!”

川军战士们不为所动,纷纷开始反驳:“挡不住也得挡,免得让别人笑话。”

“你们装备这么好,人又这么多,就不晓得组织起来反抗,丢不丢人啊?”

“我们川军虽然装备差,但就是敢打,他们日本人也是肉长的……”

“就是,日本人再厉害,挨着我们的枪子儿,照样得躺下……”

对面不吭声了。川军战士们继续前行,打心眼里瞧不起这群残兵败将。

不多时,师长王铭章率领122师先头部队来到一个村庄附近。村子里静悄悄的,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战士们以为村民已经全部逃光了,村子里应该没有人,于是准备进村休息一下。王铭章感到情况不对,制止了部队的继续前进,转身将刘世英与王名扬叫出了队伍,命令道:“你们两人过去观察一下,注意安全!”

“是!”刘世英与王名扬接到命令后,利用村外沟坎和土坡的掩护,分头向村庄内靠近。两人潜行一阵后,发现只要出穿过面前的一片平坦空地,就能到达村子里了。王名扬观察了半天,见村子里仍然没有丝毫动静,于是准备起身继续往前走。刘世英见了,连忙用手势制止了他的行为,并示意他留在原地。

刘世英小心翼翼地站起身来,正要向前迈步,这时村庄内突然传来一阵枪响,紧接着一阵弹雨扫过,擦着刘世英的头皮和军服呼啸而去,刘世英连忙俯身躲避。与此同时,隐藏在村庄墙壁后面的日军开始向川军部队所在的方向开火,炮弹也接踵而至,几名位置比较暴露的川军战士没有来得及防备,被弹片击中后倒了下去。王铭章连忙指挥部队就近分散隐蔽,然后对准日军火力点开始还击。

由于刘世英与王名扬离日军的火力输出点太近,子弹与炮弹不断从头顶上嗖嗖飞过,根本无法挪动半步。刘世英知道这样躲下去不是个办法,于是对不远处的王名扬喊道:“王名扬,我们俩从两边分别摸过去,想办法把鬼子的大炮下掉!一会儿你先替我掩护,等我冲出去后你再行动,到了村子里再想办法汇合!”

王名扬点点头表示同意,紧接着调整了一下呼吸和身体姿势,待头顶的枪声稀疏下来后,猛然冒出来,架枪朝着离自己最近的日军一阵射击,然后立即伏倒。一名日军士兵中弹后应声倒下,其他日军纷纷将火力转移到王名扬所在的方向,刘世英乘机冲出了藏身的土沟。

刘世英尽量降低身形,奋力朝事先选定的村庄一侧跑去,沿途利用障碍物躲避日军射来的子弹,情况紧急时则低身匍匐前进,最后利用一个缓坡翻身滚下,躲到了一块大石头后面。在刘世英奔逃的同时,王名扬也抓住机会,看准具体位置后,一口气跑到了相对安全的地带。稍微休息一阵后,两人先后从村庄两侧摸进村去,一路走走停停,躲到了日军火力输出点的侧面。

日军对此没有察觉,依旧对着川军主力部队猛射。在这期间,王铭章也曾派出几支队伍试图从两侧包抄日军,但都被对方提前发现并且打退。想要从正面冲上去,却又顾忌日军的炮火,一时难以有所作为。当王铭章发现刘世英与王名扬已经成功地潜入村子里后,连忙命令众人加强火力以吸引日军的注意力。

刘世英一边恢复体力,一边观察着村庄内日军的火力部署,发现鬼子的轻机枪击中在村头的一处墙头上,居高临下地守护着村前的阵地。两侧则有手持步枪的步兵为机枪手提供掩护,机枪阵地后面则是日军的炮兵阵地,时不时地射出几发炮弹,在川军阵地周围爆炸,给川军战士们造成了很大的威胁和伤亡。刘世英见状,决定声东击西,先佯攻一下鬼子的前沿阵地,然后绕到炮兵身后将其消灭,最后再收拾最前方的机枪手及其他日军。刘世英打定主意后,立即开始行动。

刘世英计算了一下自己和日军的距离,从腰间摸出一颗手榴弹,用牙拉开火线后扔了出去。手榴弹冒着灰烟滚到了两名日军步兵的脚下,一名日军发现后连忙卧倒,另一名却试图抓起手榴弹将其扔掉。但是不等那名日军将其扔出,手榴弹就在他的手中爆炸了,两名日军都没能逃脱被炸死的命运。

设在墙头的日军机枪手见状,立即架抢朝刘世英扫射。刘世英假装还击了几下,然后开始向日军的炮兵阵地迂回。日军的机枪手没能打到刘世英,出于对自身安全的考虑,一名军官装束的日军派出6名步兵,分两路前去搜寻潜入者。这时,王名扬也发现了刘世英的行踪,看到日军步兵的动向后,立即跟在对方身后,准备配合刘世英一同作战。

刘世英循着炮声来到了日军的炮兵阵地附近,发现有4名日军炮兵正在两两一组地摆弄手中的两尊野战炮。刘世英趁对方毫无防备,甩出了自己的第二颗手榴弹。手榴弹准确地滚落在对方脚下,并且立即开花,将其中一名日军当场炸死,对其他三人造成了不同程度的伤害,并将一门野炮震倒在地。刘世英顺势连续几发点射,没等三名炮兵拿起步枪反击,便将对方全部打发回了东洋老家。

几名正在搜寻刘世英色6名日军,听到爆炸声和射击声后连忙赶到现场。几名日军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番周围的情况,发现己方的炮兵已经全部被杀,凶手不见踪影,顿时面面相觑,随后再次分成两拨,继续寻找潜入村庄的敌军。

刘世英一击成功后立即隐藏好自己,他知道爆炸声会将其他日军吸引过来。当刘世英看到跟踪自己的日军离开后,随即从柴草堆后的隐蔽处现身,跟在了一路日军步兵的身后,决定再次给对方以突然袭击。

接下来,刘世英隐蔽在一处墙角后面再次射击,打死了走在最后面的那名日军。另外两人反应很快,听到枪声后立即趴倒在地,转身向刘世英开枪反击,同时就近寻找掩体。刘世英连忙闪身躲避,与两名日军步兵形成对峙状态。

另外一队日军听到枪响后,立即向声源处赶去。一名步兵狡猾地选择从后路向刘世英靠近。王名扬此时也闻声赶到了现场附近,并趁两名日军毫无防备时,在半路上开枪将其击毙。这时,刘世英见对面一名日军躲在土坯围墙后面,不小心露出了小半截步枪上的刺刀,于是估计了一下对方头部所在的大概位置,举枪瞄准后扣动了扳机。子弹穿过土墙,准确地打穿了那名日军的脑壳,对方身子一晃,扑通一声躺倒在地。另外一名日军见战友倒地,连忙加强了防备,不敢再轻易出击,只是尽量拖延时间,等待友军增援。

刘世英没能一举歼灭对手,又见对方半天没有动静,于是决定绕到对方身后将其彻底解决。正在这时,那名抄刘世英后路的日军步兵赶到了现场,发现刘世英所在的位置后,立即就地举枪瞄准。没等他来得及动手,埋伏在一旁的王名扬立即开枪,将其击毙。刘世英听到枪声后立即回头瞄准,结果发现了协助自己毙敌的王名扬,于是向他竖起了大拇指。接下来,两人前后夹击,干掉了剩下的那名日军,然后立即去支援大部队攻打村庄。

此时122师和日军主力激战正酣,日军的弹药已经快要耗光,火力渐渐弱了下去,再加上失去炮火的支持,川军战士们趁机发起了冲锋。但是日军不顾伤亡,仍然在疯狂地反抗,机枪子弹射倒了很多冲在最前面的川军战士。正当日军机枪手停下来填装弹药,准备继续射击时,只听轰地一声巨响,日军机枪手所凭借的墙头阵地被瞬间摧毁,日军的尸体如樱花般凄然飘落。原来刘世英与王名扬利用日军的大炮,对准其机枪阵地放了一炮。正在冲锋的川军战士们见状精神更加振奋,高声呐喊着冲进村庄,与残存的日军展开肉搏战。

残存的日军死不投降,依靠其大和魂和武士道精神拼命反抗,即使是受伤的日军也表现得异常凶猛,川军不得不反复与其鏖战下去。不过日军毕竟人数有限,再加上失去了火力优势,已经成为强弩之末,很快便被战士们如数全歼。

战斗结束后,川军战士们欢呼着庆祝了胜利。师长王铭章派人统计了战果,共击毙日军一个中队100余人,缴获步枪100余支,99式歪把子机枪6挺,野炮两门以及少量炮弹。在战斗中受到重伤的日军全部自杀,川军战士们没有抓获任何俘虏,而川军自身的伤伤亡则在日军的3倍以上。王铭章听到汇报后十分感慨,对日军既憎恨又钦佩,吩咐士兵将敌我双方战死的士兵分别就地掩埋,护理伤员。

接下来,王铭章将刘世英与王名扬叫到身边,高度赞扬了两人立下的战功,并任命两人接替刚才在冲锋中阵亡的两名连长之职。刘世英与王名扬向师长敬了军礼,高兴地接受下来。王名扬紧接着拍拍两人的肩膀,说道:“这是我们川军出川以来打的第一个胜仗,你们两人可是立下了大功啊,以后还要再接再厉!不过日本人也打得很顽强,让我们为胜利付出了数倍的伤亡代价,以后的战斗将会更加艰难,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啊!”

刘世英与王名扬点点头,两人并没有被一时的胜利冲昏头脑。

战斗仍在继续。

川军122师完成掩护友军撤退的任务后,回到临时设在寿阳的22集团军司令部,向军长邓锡侯和孙震汇报了战况。紧接着,川军接到阎锡山的电令:立即将队伍撤往太原,作为太原会战的预备队。原来忻口作战已经失败,娘子关被攻克后,日军长驱直入,太原已经暴露在其炮火之下。阎锡山将各路军队纷纷调回太原,准备依托太原城外的坚固阵地进行死守。

阎锡山在太原城内召开了澳际军事会议,研究部署了太原的防御,他满有把握地向在场的各路将领说道:“我已经任命傅作义为太原城防司令,大家都知道傅作义是守城名将,太原城内的弹药和粮草十分充足,加上城外阵地的配合抵抗,即使是面对拥有现代化军事武器的优势日军,守上半个月也应该不成问题。请各位一定要服从指挥,齐心协力共同拒敌,保卫太原城!”

然而实际战况要比阎锡山的预料糟糕得多。由于战区司令部指挥混乱,日军进展神速,太原战事急剧恶化。11月6日,几路日军已经冲至太原城下,太原城外的守军阵地没坚持多久便土崩瓦解,日军开始集中炮火对城内大肆轰炸,随后又向城内四处投放伞兵。守军被迫与其展开艰苦惨烈的巷战,最后日军占领了四处城垣,守军不得不弃城突围。11月10日,在仅仅守了不到四天后,太原沦陷。

消息传出后,全国上下为之震惊。日本的军事力量完全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即使是中国的中央精锐部队亲自上阵,也不一定是其对手。我们不仅输在自己的政治腐败,军事无能,工业和经济水平低下上,更输在缺乏虚心学习,奋发图强和团结一心的精神上。此时的日本已经一跃成为亚洲后起的世界大国,而中国却仍在拥有几千年历史的专制制度中挣扎。尽管我们已经不再迷茫,但我们前进的步伐过于蹒跚和缓慢,我们需要去做,去了解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川军战士们对这个不幸的消息感到非常沮丧,再加上国际大都市上海的失陷,他们的努力和战果瞬间化为烟灰,不知道以后的路应该怎么走,看不清未来的方向。坦率地说,川军部队中也有人作战不利,尽管是受到他人误导的结果。士兵们普遍对局势一无所知,再加上上级的无能与相互倾轧,做出了许多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不是跟着四处传播谣言的友军一起逃跑,就是将敌军错当成友军,最后不明不白地死在对方的枪口下。在这个沉默年代里,平民与士兵的想法是无足轻重的,因为会有人说他们没有思想,尽管他们自己也曾经是其中的一员。

但是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呢?川军战士们在驻地中等待着上级的命令。身在军营就是身不由己,即使上级下达不符合实际的命令,士兵们也不得不接受。没有上级的命令,士兵也不得擅自行动,哪怕是已经到了生死关头。只是士兵们有权知道自己将走向何方,因为他们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在做赌注,去赌上级们口中所谓的荣誉,为一件无形无质,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去拼命,荣誉其实是个害人的东西。他们渴求在战场上光荣地与敌人战死,但不希望自己成为某种阴谋的牺牲品,在不知不觉中被毫无理由地剥夺掉生存的权力,失去自己生命的价值所在。

他们一直在等待命运的安排。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