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年代 正文 第十九章

tw20472047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7.html[/size][/URL] 苍岛一行离开后,重庆并没有恢复以往的平静,战争的阴云笼罩在山城市民的头顶,即使身居内陆也能感受得到。刘世英得到苍岛离开的消息后,看到中日两国间日渐恶化的时局,知道自己应该去做些什么了,他将勇敢地去面对战斗。 刘世英集合了自己一手训练的重大义勇军,数了数人数,加上自己一共是5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7.html


苍岛一行离开后,重庆并没有恢复以往的平静,战争的阴云笼罩在山城市民的头顶,即使身居内陆也能感受得到。刘世英得到苍岛离开的消息后,看到中日两国间日渐恶化的时局,知道自己应该去做些什么了,他将勇敢地去面对战斗。

刘世英集合了自己一手训练的重大义勇军,数了数人数,加上自己一共是56人。眼前的人群似乎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纷纷用沉着的眼神回望着刘世英,鼓励他说出所有人共同的心声,他们必将用自己的生命去追随。

刘世英沉默片刻,用深沉的声音说道:“东岛稀歪会的会友们,中国青年中的精英们,战斗就要来临了。这是一场生死决战,日本的战车在蠢蠢欲动,准备践踏我们神圣的领土,中国面对着巨大的危机,该是我们挺身而出的时候了。我们将加入军队,在战场上与敌人一决高下,要么带着荣耀归来,要么带着荣耀死去。我相信在场的每一位,血管中都滚涌着沸腾的热血,随时准备用自己的生命捍卫民族的尊严。我们的敌人越是凶狠野蛮,我们就越要向他们展示我们的顽强与不屈。我们将在正义的呼声中重创敌人,最终的胜利将由我们自己来谱写!”

义勇军们齐声欢呼,回应着刘世英的号召,心中的豪情壮志不可抑制地喷发出来。刘世英待众人安静下来后,继续说道:“这个选择将由我们自己作出,但必须考虑到家人与朋友的感受,如果你还有另外更好的选择方式,我们也会欢迎你去追随属于自己的足迹。我们的最终目的就在于: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自己的人民而战,因为命运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

义勇军们闻言沉默片刻,随即爆发出一阵更加猛烈的呼声,面对这样的生死抉择,他们不想让自己有丝毫的犹豫。死亡迟早都要降临,为自己的信念而死是人世间最大的幸运,如果我们不得不接受一些事实的话,这将是最佳的选择。

刘世英此刻的内心也是激动万分,他清楚地知道,因为自己的几句话,眼前的这些人将交付出他们的生命,为那未知的未来而拼斗。他们明白自己将会面对什么,但他们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不是由于他人的胁迫,而是出于自己的内心。

刘世英微微颤抖着声音,说道:“非常感谢大家作出的选择,没有人会忘记这一时刻:当黑暗来临的时候,是我们用自己的心灯照亮了后人的路程。日本的赤穗47浪人曾为自己的主人报仇而死,他们其实本来有48人,但是有一人在行动前临阵脱逃,而我们一共有56人,在死亡面前却没有一人退缩。这是因为:他们只是效忠于自己的主人,但那人并非圣贤:我们效忠的则是整个国家,她值得我们用自己全部的生命去拥护。不久以后,我们将出现在最需要我们的地方!”

义勇军们欢呼仍然在继续,刘世英转头望向王名扬,两人会心地露出了笑容。如果为了生存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那么就让这一切早些来临吧。

刘世英带着义勇军们到征兵站报名。来参军的人很多,在路边排了很长一条队伍,并且不断有人加入进来。义勇军们纷纷在表格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征兵官了解到他们都是来自重大的学生,立即立正向他们敬了军礼,夸奖了他们的勇气和献身精神,义勇军们则一齐还礼。刘世英与王名扬微笑着看着这一切。

这时,刘世英发现报名参军的队伍中,还有袍哥范大增和他的一帮兄弟。范大增也看到了刘世英,稍一愣神,主动向刘世英和义勇军们招了招手。王名扬走过去,问道:“你们怎么想起来参军了,看样子是准备洗心革面了,是不是?”

范大增笑着说道:“兄弟哪里的话,见外了不是?我们袍哥人家,义字当先,从不拉稀摆带。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有力气就去教训小日本,一致对外嘛!不过看样子你们比我们还积极,一下子拉了这么多人,读过书的人就是觉悟高哇!”

义勇军们都笑了,刘世英说道:“你们也不赖啊!”

“兄弟客气了,过去我们之间发生过一些小小的误会,希望兄弟能够见谅。从今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了,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只要说一声,兄弟我一定拔刀相助。这次我和几个兄弟之所以决定参军,也是受到了你们重大宣传队的影响,日本人现在太嚣张了,连街上的小孩都在编着儿歌骂他们。这次有机会能够上前线和他们较量,也是我们的造化,为此,兄弟们一定全力以赴!”

王名扬拍拍范大增的肩膀,环视了一下他身后的一帮兄弟,说道:“你们都是好样的,关公是你们崇拜的对象,如果他知道了你们的所作所为,也许会赏赐给你们一把青龙偃月刀什么的,当然你们举不举得起来,会不会用就不一定了。”

众人闻言都开心地笑了,气氛变得很是融洽。

这时,轮到刘世英填报表了,刘世英拿起手中的笔,正要写下自己的名字,却又突然想起了什么,问征兵官道:“如果我在重庆报名,就会在重庆受训,编入重庆方面的军队,然后随重庆地区的部队一起开赴战场,是不是这样?”

征兵官点点头,“是的,你为什么问这个?”

刘世英得到确认后,停下手中的动作,将笔放在桌子上,对征兵官和义勇军们说道:“很抱歉,由于某些原因,我不能在重庆报名参军,希望你们能够理解。”

征兵官和义勇军们闻言十分吃惊,王名扬对此也感到很是意外。征兵官问刘世英道:“年轻人,你为什么不愿意在重庆报名参军呢,能告诉我们原因吗?”

大家都期待着刘世英的回答。刘世英默然许久,接着坚定地摇摇头,说道:“很抱歉,我不能说出来,否则我将不能参军,请大家相信我说的话。我也不希望和大家分开,这对我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我会到另一个城市去服兵役。”

刘世英不肯说出原因,众人都不解的看着他。征兵官迟疑了一阵,说道:“也罢,其实在哪里参军都没什么区别,只要能上战场打鬼子就行了。年轻人,我相信你有难以言表的处境,也许你的家人非富即贵,不愿意让你到战场上送死。具体的原因你不说,我们也不强求,只要你是在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就可以了。”

刘世英点点头,“谢谢,我不会辜负你们的期望的。”

王名扬说道:“但是你的离开会使我们不再成为一个整体。”

“是的,但是这样做也有好处,至少可以坚定我们在战场上活下去的信念,为了以后的重聚。还有,加入军队之后,一切都要服从上级安排,我们会被分散到各个连队之中,相互间近在咫尺,却不能见面,所以我的离去其实无关紧要。”

征兵官肯定了刘世英的说法:“没错,他说的是事实。”

大家听到后都释怀了,纷纷问刘世英准备去哪里,刘世英爽快地告诉了大家:“去成都,别担心,我在那里有一些熟人,他们会根据我的情况照料我的。”

刘世英接着又对王名扬说道:“王名扬,趁你还没有写下自己的名字,和我一起去吧,我们俩是很好的搭档。如果分开的话,我的战斗力会大打折扣的。”

王名扬拍着刘世英的肩膀,说道:“我会的,我们是一对共同体,不是吗?”

刘世英笑了,转身面对着义勇军们,说道:“再见了,我的朋友们,希望我们以后都能带着自己的荣誉见面。为了那一刻的到来,我们都要努力活着!”

义勇军们响应了刘世英的话,刘世英向众人招招手,和王名扬互相搭着肩膀,离开了征兵站,义勇军们目送两人走远。刘世英边走边说道:“我们这就动身去成都,到了那里后,你会知道一切的,但是你必须答应我要保守秘密。”

王名扬回答道:“没问题,不过反正迟早我会知道,不如你现在就告诉我吧,免得到时候一路上无聊,我缠着你问个没完时你又变卦。你说是不是啊?”

刘世英晃了一下王名扬的脑袋,说道:“想得美,耐心等着吧你!”

两人一路说笑着,回学校收拾行李,准备和家人告别后启程。

王名扬回到家里,和自己的老父告了别。老人没说什么,他已经将二儿子送上了前线,没想到三儿子也会主动去参军。但老人知道这是大势所趋,他也就不那么计较了,只是挥挥手,颤颤巍巍地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王名扬抹了一把眼泪,转身离开了家,他知道自己不能在此停留太久,那会削弱他的决心。

刘世英在家门口徘徊着,他明白自己进去就再也出不来了,以自己的身世背景,父母是不会同意自己去战场送死的。于是刘世英下定了决心,毅然转身离开,他不打算将自己的选择告诉家人,只希望他们以后能够理解自己的做法。

刘世英与王名扬在学校门口会合了,许久,两人都一言不发。

刘世英首先打破了沉默, “我们应该和林君玉告别一声。”

王名扬同意了,“那好,我们走吧。”

两人扛着各自的行李,来到林君玉家向她告别。他们没有进院子,只是站在门口和林君玉见面,怕自己进去后会失去走出来的能力,毕竟这次离别很可能将是永别。林君玉湿润了眼睛,轻声说道:“战争结束后,你们俩一定要回来啊!”

“当这支笛子再次被吹响的时候”,刘世英说着,将自己的短笛取出来,递到了林君玉的手里,“我保证,我们会回来的。等我们的好消息吧。”

林君玉使劲点点头,泪水不经意间滑过她的脸庞。王名扬取出一张他与刘世英的合照,递给林君玉,说道:“放心,我们一直都在你身旁,从未离去。”

林君玉抹了一把眼泪,笑出了声。刘世英没有多说什么,受到这种悲伤气氛的感染,他也有痛哭一场的冲动,但是他不能,他有着自己的使命和命运。

林君玉努力平静了一下心情,看了看两人的脑袋,说道:“你们俩头发太长了,进军队后会被剪掉的,不如现在就让我帮你们修理一下吧,好不好?”

刘世英与王名扬面面相觑,刘世英点点头同意了,王名扬担心地说道:“不准耍花招啊,不要又像上次那样,给我搞出那么一个诡异的发型。”

林君玉笑着说道:“放心,这次一定比上次好看。”

两人只好由林君玉带领着,来到了林君玉家的理发店里,刘世英顺便向林君玉的母亲告了别。林君玉的母亲听了有些惊诧,问道:“孩子,你们想清楚了没有?打仗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你们可能会在战场上送命的,知道不?”

刘世英点点头,“这些我们都知道,阿姨不用担心,我们会照顾好自己的。”

“那就好,只要你们自己想明白了就行。”

接下来,两人分别坐在两个发椅上,林君玉拿出两块长布,遮住了两人的眼睛,调皮地说道:“先不准看,等我和母亲给你们打理完后,你们才能知道。”

两人无奈,也不和林君玉计较,任由她摆弄自己。王名扬转头对着刘世英所在的大概方向,说道:“我有种不详的预感,林君玉又要搞什么名堂了。”

刘世英苦笑了一声,说道:“认命吧你。”

王名扬闻言不再说话,林君玉偷偷一笑,然后和自己的母亲一起,开始舞弄手中的剪刀和梳子。林君玉将刘世英的头发剪短打薄,在头顶上扎起一根孩童式的朝天辫,又强忍着笑,和母亲一起,在王名扬的脑袋的两侧各扎了一个辫子。

弄完之后,林君玉揭下蒙在两人眼睛上的布条,刘世英与王名扬看到了自己的形象,立即起身抓住林君玉,直挠她的痒痒。林君玉连忙笑着讨饶,最后将那三根辫子铲平了,两人才算罢休,冲洗干净后戴上帽子,感到精神了许多。

林君玉和她的母亲送两人出来,想说点什么,却没能说出口,只是向他们招招手,盼望着两人能够安全回来。刘世英与王名扬也是出奇地沉默,只是将心中的话语隐藏在自己坚定的步伐之中,用眼神表达着自己真实的心情。

刘世英与王名扬渐行渐远,再也没有回头。

两人在成都报名参了军,并随队伍来到了军队的驻地。接下来,两人换上军装,由一名勤务兵带领着,去见刘世英的叔叔王铭章师长。勤务兵领着他们向王铭章的办事处走去,刘世英边走边对王名扬说道:“王铭章叔的武功非常厉害,特别是他的刀法,我的武功都是跟他学的。他使一把虎头大刀,舞起来虎虎生威,一般人没法接近。大刀在近身肉搏中非常管用,以后他会教我们耍大刀的。”

“是吗?太好了,我早就想亲手宰几个鬼子解解手痒了!”

勤务兵带着两人走进一间屋子,刘世英看到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体型魁梧的壮汉,正在和几名军官研究着一副军用地图,于是叫了一声:“铭章叔。”

王铭章闻声,抬头看到了刘世英,随即走过去抱住他的肩膀,说道:“哎呀,刘世英,几年不见,已经长成一个大小伙儿了!噢,看样子你已经参军了啊,不错不错!对了,你怎么会想到来找你铭章叔呢?有什么事情吗?”

刘世英笑着说道:“我在重庆参军不方便,所以就和朋友一起来成都了。”

刘世英将王名扬介绍给王铭章,王铭章也将他的参谋赵渭宾及其他人员介绍给了他们。王铭章接着又问刘世英:“甫公知道你参军的事情吗,他同不同意?”

刘世英摇摇头,“不,他不知道,我不想让他知道,也不想离他太近。在我看来,他做过太多错事,不是打内仗就是剿红军,还种鸦片充当军费,毒害军民,让我实在找不到尊敬他的理由。我想,我可能以后再也不准备和他见面了。”

一旁的王名扬听到两人的对话后惊讶万分,他这才知道刘世英的父亲是四川军阀头领刘湘。刘湘字甫澄,四川军界大都称他为甫公,没几个人不知道的。但听刘世英说话的内容和语气,他似乎对自己父亲的所作所为很是不满。

王铭章拉着两人坐下,对刘世英说道:“你父亲确实做过一些不太好的事情,但是他也是为了四川的人民着想,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甫公最近身体不好,但他心里仍旧装着自己的国家,准备发动四川全省和全国一致抗日。无论过去有什么过错,都已经无赶紧要了,重要的是眼下,你可以为自己的父亲感到自豪了!”

刘世英抬头望向王铭章,王铭章微笑着点点头,表示自己所言非虚。经过短暂的沉默之后,刘世英笑了,他终于从心里消除了与自己父亲的隔阂。

王铭章接着站起身来,说道:“那好,和你的朋友王名扬先去休息吧。做好准备,战斗马上就要来临了,我们不能打没有准备的仗,你们说是不是?”

刘世英点点头,“请铭章叔放心,我们无时无刻都在准备。”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