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7.html


苍岛一行回到公馆后,手下皆士气低落。苍岛从来没有受到过如此大的失败和打击,感到既愤怒又耻辱。刘世英与他的公开对立,已经完全表明了其立场,苍岛明白自己不能再对刘世英抱有幻想了,对方已经彻底变成了自己的敌人。

中村兵卫被刘世英与王名扬的棍棒教训一番后,仍然不思悔改,怂恿苍岛重新杀回去,置对方于死地。苍岛开始思考对策,接着给警察局长打了电话,要求他想办法给刘世英罗织罪名,将其弄到警局的牢房里去,事情就好办多了。

局长哭丧着声音说道:“不行呀,苍岛先生,那个刘世英来头不小,他老子是重庆政府主席,四川大军阀头头刘湘,咱们根本不可能动人家一根毫毛。我看还是算了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各走各的路得了……”

苍岛对局长的回答很是不满,但同时也暗自一惊,怪不得刘世英敢于和自己正面对抗,原来背后竟然有这样一个强硬的后盾在,看样子自己还是低估了对方的实力。尽管如此,苍岛并非是一个容易服输的人,他从来都不肯承认失败。

苍岛继续说道:“我不管对方什么来头,刘世英已经对我构成了巨大的威胁,如果不能尽快铲除,苍岛将无法在重庆立足。我将给你提供一笔足够维持你和你的手下半年的活动经费,请务必了却苍岛的心愿,这关系到你我共同的利益!”

苍岛的意思表达得很坚决,局长不能不考虑,于是他吞吞吐吐地答应下来:“那好吧,我尽量努力试试看,能不能成功,就看我的造化了……”

“这样还不够,此事必须成功,你必须全力以赴!”

苍岛挂上了电话,局长耷拉着脑袋默不作声,想不出个两边都不得罪的好办法。过了几天,苍岛派人给他送来了活动经费,局长仍然一筹莫展。他的手下出主意道:“局长现在面临的状况是,夹在中间受气,倒向哪一边都不好。但在总体上看来,与重庆政府对抗绝对讨不到好处,因此,我建议局长向政府申请保护。”

局长问道:“那苍岛那边怎么应付?”

“这个嘛,该拿的钱还是要拿,不该办的事还是不能办,与其呆坐着等死,不如趁早远走高飞,三十六计走为上,这才是两全之策,您说对不对?”

局长闻言醒悟过来,夸奖道:“好小子,一语惊醒梦中人啊,就这么办!”

接下来局长拨通了刘湘办公室的电话,报告了自己的状况,向其请示解决的办法,刘湘正忙得不可开交,听完后直接了当地说道:“他给你钱,你就拿去花嘛!我给你安排个长假,找个人来顶替你,你到别的地方逍遥快活去吧!”

局长一听高兴坏了,激动地连连称是。放下电话后,局长立即召集了众警员,给每人封了一份红包,又说了些告别的话,接着打了辞职报告,得到重庆市长潘文华的允许后,跑到外省旅游去了。潘文华重新安排了局长人选,以示接替。

新局长上任以后,立即对苍岛采取强硬态度,不仅对其医院盘查甚严,同时还派人监视其公馆,不时地进行敲诈勒索。苍岛敢怒不敢言,将全部怒火转移到刘世英的头上,去除了自己的理性,发誓无论用何种办法,都要置刘世英于死地。

此时时间已经到了1936年,中国对日本的态度日趋强硬,国民党与共产党虽然还未能建立合作,但为了共同抵御外敌,彼此间的敌意已经消除了不少。苍岛感到自己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于是开始加紧筹备对刘世英的暗杀行动。

首先,苍岛摸清了刘世英的生活规律,经常出入的活动场所,以及接触的人物类型。令苍岛七窍生烟的是,根据他手下的情报显示,刘世英竟然是一个名叫东岛稀歪会的反日组织的会长,专门和日本人对着干。苍岛为此更加坚定地杀死刘世英的决心,此人不除,难绝后患,当然一切行动都是瞒着荷子进行的。

苍岛的手下经过一段时间的调训,已经做好了随时出击的准备,中村兵卫不久将会带着他专门训练的12名武士,用武士刀狂饮刘世英的鲜血,使对方品尝到死亡的滋味。为了加大成功的把握,苍岛考虑并选定了动手的最佳时机。

“此次行动必须一击成功,不能让刘世英逃脱,要在对方孤身一人,或者只与少数人在一起时,选择一个僻静的街巷动手。行动时间最好选在夜晚,利用我们的人数和武器优势,趁对方毫无防备时突然出击,以达到出奇制胜的效果。

中村建议道:“那我们就必须瞒住荷子小姐,否则她会向刘世英泄露我们的计划。刘世英一旦得到消息,就会加强防备,给我们的任务增加难度。”

“你说的很对,我们必须事先做好保密工作。荷子那边有我的眼线,如果有可疑的情况,一定会随时向我报告。我在刘世英那里布置的线人,也会及时传达对方的信息状况,我们将借此判断出最佳的行动时机,立即行动起来!”

苍岛布置的负责跟踪刘世英的手下,发现目标的行动很有规律:周一至周五在学校上课,从不离校,周末早晨带领一帮学生到公园习武,下午到公园的图书馆里阅读,傍晚再次带人习武,晚上与一名同学到一户人家里去,直至深夜方归。经过一段时间的总结和补充,这名手下将自己掌握的情况向苍岛作了汇报。

苍岛仔细分析了手下提供的情报,作出了自己的判断:“看来我们只有到了周末晚上才有机会,那时候刘世英只有一名同学作伴外出,再加上夜色掩护,成功的把握会相当大。只是我不明白刘世英为何于深夜外出,他到底去了哪里?”

手下报告说对方去了位于菜园坝的与一家理发店相连的院子里,中村兵卫听到后,说道:“那是刘世英的女友之家,想不到他到现在还没有放松警惕!”

苍岛冷笑道,“但是他没有想到这回我们的目标不是他的女友,而是他自己。这样的形势对我们非常有利,你们必须埋伏在半路上,趁当时夜深人静,刘世英和他倒霉的同伴走在回学校的路上时一举出手,通过战斗将他们彻底消灭!”

苍岛说完,小眼睛里透着凶光,接下来又补充道:“本来我并不想置刘世英于死地,毕竟他也是个可用之才。但是,既然他已经选择了自己的立场,成心与大日本帝国作对,那么我也就不能再心慈手软,必须还对方以颜色。成败在此一举了,帝国的武士们,你们将用敌人的鲜血,换取属于帝国的荣耀!”

中村兵卫与12名武士一阵狂吼,用以回应苍岛使人血液沸腾的话语。苍岛看着面前的一张张面孔,仿佛看到了赤穗47勇士的身影,他们本着对主人的无限忠诚,不惜以自己的生命来换回主人的尊严。拥有大和魂的日本民族,在历史上国土从来没有被攻占,从来不懂得什么叫做屈服。具有纯种血统的大和民族,将以自己的无比顽强,永远在世界上屹立不倒,大和民族是不可战胜的!

接下来,武士们擦亮自己的武士刀,静待时机的到来。中村盯着自己手中发着寒光的武器,渴望用它亲手割下刘世英的首级,一雪过去刘世英加在自己身上的耻辱。他将消灭所有胆敢反抗的对手,用敌人的鲜血来证明自己的强大。

这天晚上,刘世英与王名扬照常动身到林君玉家去。自从经历了那件不愉快的事情后,只要林君玉离开学校回家去住,刘世英和王名扬都会自动充当护花使者,以防有人再次扮演采花大盗的角色。尽管迄今为止还没有发生任何事,但两人并没有放松警惕,在晚上行走时经常随身携带长棍,以防万一。

两人并没有发现跟踪在自己身后的中村一行,径直走进了林君玉家的院子。中村见状,带领大部分浪人进入附近一家事先租好的小宅院,留下三名浪人继续监视刘世英与王名扬的行踪,自己则藏在阴影中耐心等待猎物的重新出现。

陈建宏这天被安排晚上在曾家岩一带巡逻,当他路过林君玉家住宅前的巷道时,发现有几个黑影躲在墙角下,看到自己后亮出了武器。黑暗中陈建宏用自己眼角的余光,发现对方手中握着日本武士刀,但仍旧不动声色地继续向前走。对方见陈建宏没有发现自己,随即又退回到原来的藏身处,空气依然平静。

陈建宏一边继续向前走,一边回忆着刚才的情景,他感到苍岛在策划着什么阴谋,说不定又要有大的举动,自己绝不能袖手旁观。想到这里,陈建宏悄悄绕路返回,藏在一个隐蔽的角落,将对方的一举一动置于自己的监视之下。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正当几个人影就要忍耐不住的时候,只听不远处传来一声门响,从一家院子里走出两名青年,并肩走出了小巷。陈建宏发现,两人刚一出现,就被那几个人影跟踪了。陈建宏连忙也跟在后面,借着昏暗的路灯和两人交谈的语调,发现被跟踪的竟是刘世英和王名扬,心里顿时升起一种不详的预感。

三名负责盯梢的浪人见目标出现,立即分出一人去向中村报告,中村得到消息后,马上带人埋伏在两人回学校的必经之路上。刘世英与王名扬没有察觉,继续脚步匆匆地往回赶,不知不觉间进入了中村等人埋伏的地点。

中村用力一挥手,躲在黑暗中的浪人们一拥而出,六名浪人分别堵住了两人的去路和退路,另外六名浪人则从左右两边的墙头跃下,将刘世英与王名扬牢牢围困在中间,中村兵卫随后也出现在两人面前。刘世英见这阵势,知道自己中了对方的圈套,立即和王名扬一起背靠背,亮出了手中的武器,准备殊死决战。

不远处的陈建宏见此情景大吃一惊,知道苍岛这回是要置刘世英于死地,但见对方人多势众,两人即使加上自己也没有胜算。想到这里,陈建宏当机立断,忍痛转身离开,用最快的速度向警察局跑去,同时心里默默地鼓励刘世英与王名扬,一定要坚持到自己带着救兵赶来,他相信两人一定能够做到。

中村兵卫得意洋洋地说道:“没想到吧,刘世英,我们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下见面,是不是感到很吃惊啊?要知道我中村兵卫等待这一时刻已经很久了,由于你的屡次羞辱,我一直在寻找报仇的时机。现在,就让我们做个了断吧!”

刘世英冷冷地说道:“你们的阴谋不会得逞的!”

“是吗?那就让我们见识一下你的本领,也许它根本没有你想象的那样威力巨大,你最终还是会倒在我的脚下。当然你也可以跪下向我求饶,那样虽然不能挽回你的小命,但至少我会让你死得痛快一点,对你来说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刘世英神情坚定,闻言轻蔑地说道:“不自量力,就凭你现在的武功,打上一百年也不是我的对手。日本武术源自于中国,永远是中国武术的手下败将!”

中村兵卫咬牙切齿的说道:“住口,不许你侮辱我们日本的武术,总有一天,我们一定会超越你们!但是今天,不管你的武功有多强,我们都会让你死在这里,而且将死得很难看,这就是你对我们的侮辱所要付出的代价!”

刘世英没有回答,只是凝神戒备。一旁的王名扬很看不惯中村的那副嘴脸,说道:“我说你废话怎么那么多,要动手就赶快,不要像个老太婆似的唠唠叨叨个没完。还有,把你那双死鱼眼睁大点仔细瞧瞧,我们一共有两个人,不要把我当空气看。就算我是空气,我也要变成毒气熏死你,让你知道轻视空气的下场!”

王名扬说完,和刘世英对望了一眼,两人坚定地点点头,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中村兵卫受到王名扬的一番抢白后,脸色变得甚是可怕,嘴角抽动了几下,凶狠地喊道:“混蛋!上,把他们两人都给我杀了,割下头颅者重重有赏!”

浪人们一拥而上,朝着刘世英与王名扬挥刀砍去,刘世英知道这将是背水一战。两人依靠着求生的本能,开始了与各方面拥有绝对优势的敌人的对抗。

与此同时,罗建宏赶回了警察局,顾不上休息,向仍在加班的新局长报告了自己的所见所闻。局长听完后毫不迟疑,立即命令局里仅剩的几名警察佩戴好手枪,驾车奋力朝这场发生着殊死搏斗的现场赶去,希望自己的援助不是太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