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年代 正文 第十五章

tw20472047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7.html[/size][/URL] 接下来警察局长伤透了脑筋。很长时间过去了,由于他的手下都是些酒囊饭袋,根本查不出个所以然来,致使案件长时间没有进展,急得他连跳河的心都有了。他连连召集警员训话,连威胁加利诱,希望手下能够尽快抓得杀人凶手。 这天,警察局长正揪着自己的头发,坐在办公桌后发愁,这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7.html


接下来警察局长伤透了脑筋。很长时间过去了,由于他的手下都是些酒囊饭袋,根本查不出个所以然来,致使案件长时间没有进展,急得他连跳河的心都有了。他连连召集警员训话,连威胁加利诱,希望手下能够尽快抓得杀人凶手。

这天,警察局长正揪着自己的头发,坐在办公桌后发愁,这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局长无精打采地说了声进来。接着,一名警员点头哈腰地走进他的办公室,叫了声警长,然后笑嘻嘻地,却一句话也不说,背着双手站在他的面前。

局长见状很没好气,把一肚子邪火全都发了出来,大声说道:“有屁快放,装什么孙子,少在老子面前晃悠,浪费老子的时间,老子正心烦呢!”

那警员这才开始抖出自己的那点底料,说道:“局长,我有个小小的发现,可能对破获案件提供些线索,因此想和局长商量商量,希望局长不要介意。”

局长这才勉强打起精神,有气无力的说道:“说吧,什么线索?”

那名警员见左右无人,于是凑近警长,喷着满嘴烟臭,低声说道:“苍岛先生的手下被杀的那天晚上,本来值夜班的是陈建宏那小子,但是他说自己临时有事,给我塞了一些钱,让我替他值一晚上。我也没多问,答应了,之后就发生了那件事情。事后我一琢磨,觉得当时的情形很是古怪,陈建宏为什么偏偏选择事发当晚擅自脱岗,其中肯定有什么阴谋。因此,我这不就来找局长商量来了。”

警局局长起初对他的话很不在意,连连挥手以驱散对方喷在自己脸上的臭气,显出一副不耐烦的表情。后来听他越说越靠谱,顿时来了兴致,一改刚才的应付态度,询问道:“照你这么说来,陈建宏那小子很有嫌疑喽?”

“岂止是有嫌疑,简直就是大大的有嫌疑。我现在才回过味来,为什么陈建宏平常对我们警局的兄弟总是不冷不热,整天行踪不定,神出鬼没,从不跟我们喝酒耍牌,逛窑子下鸦片馆什么的,莫非他就是那个共产党?这段时间我暗暗观察了罗建宏,发现他对这件事过于无动于衷,小的认为事情绝对和他有染!”

警局局长一听有戏,压低声音问道:“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小的可以用人头担保,我的话句句属实。不信局长可以派人亲自观察他几天,肯定能发现什么名堂,到时候自然会知道真相……”

局长拍了他一巴掌,“那好,从今天起,我会派人时刻跟踪陈建宏。至于你,千万不要把这件事泄露出去,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的样子,以免打草惊蛇。如果情况属实,等案子一结,我不会亏待你的,一定重重有赏!”

“哎,谢谢局长,小的一定闭紧嘴巴,不向外透露一个字,您就放心吧!”

局长点点头,挥挥手让他出去,然后喊来几个平常对他溜须拍马的所谓心腹,要他们从今天起严密监视陈建宏的动向,一有情况随时报告,几个人屁颠屁颠地执行任务去了。局长得意洋洋,想不到自己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陈建宏暗杀成功后,刘世英通过义勇军们汇报的消息,告诉了他警察局与苍岛随后采取的行动,陈建宏赞扬了刘世英一番,说道:“谢谢你们,苍岛一定不会善罢甘休,此时肯定在命令警察局长加大搜查力度,准备抓捕我呢!”

刘世英点点头,“不错,你以后要小心了,千万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要知道你可是身在虎穴狼窝,周围豺狼成群啊。我和我的会员们还会继续监视苍岛他们的动向,这一点你不用担心。一旦有紧急情况,一定设法通知你。”

“嗯,辛苦你们了,不用太为我担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陈建宏与刘世英作了简短的会面,之后向上级汇报了工作,并继续与党组织保持联系。不想他的行动早已被警局局长的走狗们看在眼里,并迅速被报告给了对方。局长为此更加得意,叫来那名告密的警员用酒菜好好犒赏了一番,然后准备找个时间,将陈建宏牢牢拿下,到苍岛那里邀功请赏。

陈建宏对此一无所知,仍旧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的样子,继续在警局工作。这天晚上,他正准备正常下班,这时,一名同事告诉他局长有事找他,陈建宏以为是例行公事,没有怀疑,毫无防备地走进了局长的办公室。

进去之后,陈建宏才发现气氛不对,除了局长外,屋子里还有一帮局长的亲信,以及那名自己曾与之换班的警员,个个用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他。陈建宏见状,心里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估计局长已经查到了什么,但又不好显露出来,于是作出一本正经地样子,举手对局长敬了个礼,问道:“局长找我有什么事?”

局长没有马上答话,只是打了个响指,一名警员立即掏出香烟替他点上。局长靠在后背椅上,有意要压一压陈建宏的锐气,口中慢悠悠地喷了个烟圈,眯着眼睛缓缓说道:“没什么,这次我找你来,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不介意吧?”

陈建宏沉住气,说道:“局长请问。”

“田中野被杀的那天晚上,你为什么擅自与别人换班?”

陈建宏一惊,马上冷静下来,小心斟酌着字句,说道:“我当时有点事情要处理,再加上时间紧迫,因此没有来得及向局长汇报,希望局长能够谅解。”

局长摆摆手,“这件事就不提了,我要问的是,你随后急着干什么去了?”

“我……其实也没干什么,几个过去的朋友邀我一起聚一聚,我推辞不过去,只好答应了。陈建宏知道这样不对,我向局长保证这种事以后再也不会发生了。”

局长懒洋洋地说道:“我记得你这人业余生活单调,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啊,怎么会想起和朋友聚会呢?你老实告诉我,那天晚上到底干什么去了?”

“局长,我真的是去和朋友聚会了,没别的事。”

局长点点头,“嗯,我也相信你是和老朋友见面去了,只是当时的情况是,你和他们关系不和,并且当场闹翻,结果把一个人给杀了,我说的对不对啊?”

陈建宏竭力保持镇定,“这种事纯属子虚乌有,根本无从说起。陈建宏向来秉公执法,遵守局里的规章制度,局长为什么会怀疑到我的头上呢?”

“因为我派人跟踪了你,发现你与不明身份的神秘人物频繁接触,据我猜测,对方很可能是共产党,要知道共产党是最恨日本人的,做出这种事来也并不奇怪。因此毫无疑问,你既是共产党,又是杀人凶手,就是我们要抓捕的要犯!”

陈建宏闻言,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被揭穿,于是不再试图掩饰,承认道:“没错,人是我杀的,我也确实是共产党。但是,无论是我的身份,还是我的行为,都代表着正义,代表着这个国家的意愿。相比之下,你们这些人却可以为了自己的那点可怜的利益,将自己的民族和尊严随意抛弃,你们又有什么资格对我居高临下地审问?最该审问的是你们自己的良心,你们根本不配做一个中国人!”

警察局长被刺到了痛处,甩手狠狠地把烟头扔在地上,拍着桌子站了起来,厉声喊道:“住口,把他给我抓住关起来,今天我一定要让你好看!”

局长手下的狗腿子们一拥而上,扑向陈建宏。陈建宏知道抵抗无用,于是大义凛然地让他们反绑住自己的双手,推到用来关犯人的牢房里。紧接着,局长打电话给苍岛,谄媚地告诉对方凶手已经被自己拿获,苍岛听到后,立即亲自带人向警察局赶来,他想要亲眼看看这个杀手的模样,并且亲手结果他。

苍岛那边刚一有动静,就被刘世英留在附近的东倒稀歪会会员觉察到了,随即将情况用电话报告给了刘世英,告诉他苍岛正亲自带人向警察局方向赶去。刘世英一听,再一问自己安排在警察局附近的学生军,明白苍岛之所以如此兴师动众,估计是陈建宏已经被局长抓获了,于是立即要求所有会员到警察局门口集合,同时自己带领一部分会员去取存放在学校的棍棒,准备打一场恶仗。

在刘世英的指挥下,众会员行动迅速,抢在苍岛前面赶到警察局,并且立即将自己武装起来。苍岛乘着汽车,带着十几名佩刀的浪人到达后,发现警察局门口有几十名学生军挡住了他的去路,感到非常诧异。警察局里的警员也都被义勇军们挡在屋子里,无法出去迎接苍岛一行,局势终于被刘世英控制住了。

苍岛在学生队伍中搜寻一番,发现为首的是刘世英,他不明白刘世英是如何得到消息的,并且敢于正面与自己对抗。苍岛发现对面的学生军人数众多,而且个个拥有武器,身强力壮,知道对方早有准备,不好对付。中村兵卫无视对手的强大,主张立即冲上去杀个痛快,苍岛看了他一眼,制止了他的行为。

苍岛装作很是意外的样子,对刘世英说道:“怎么这么巧,原来世英君也在这里,不知道世英君深夜和校友们一起聚集在警察局门口,有什么事情吗?”

刘世英平静地回答道:“为了阻止你们杀人。”

苍岛摇摇头,说道:“世英君误解苍岛此行的目的了,苍岛只是来会会警局里的一个朋友而已,并没有想要杀人。等见完面,我们自然会离开。”

“噢,巧的是我们也是来寻找一个朋友,说不定和你说的是同一个人。只是如果我们不能比你们早一步见到他的话,就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了。”

苍岛眼里闪着寒光,脸上却依旧带着微笑,说道:“那个人是杀死我手下的凶手,苍岛这次率人赶来,只是为了将他就地正法,世英君为何要阻拦呢?”

“以我的朋友的为人,如果你的手下没有干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的话,他是不会轻易杀人的,问题出在你们自己身上,我的那位朋友才是依法办事。”

苍岛脸上的笑容僵住了,说道:“世英君真的不肯给苍岛一个面子吗?”

“不是刘世英不给苍岛先生面子,是苍岛先生的所作所为,无法让刘世英袖手旁观。如果苍岛先生就此止步的话,刘世英将会非常欢迎。”

刘世英对抗到底的态度,促使苍岛下定了决心。

“不必多说了,世英君的态度,迫使苍岛不得不动手了!”

“乐意奉陪,只是以先生手下的实力,恐怕不是我们的对手。”刘世英一脸严峻,举棍齐眉,众义勇军随之一齐握棍在手,大喝一声,摆出战斗的姿势。

中村感觉自己受到了挑衅,于是大叫一声,不等苍岛下命令,拔刀向刘世英所在的阵营直冲过去,中村身后的武士也怪叫着冲向义勇军。一场大战开始了。

义勇军们借助良好的阵势,再利用人数的优势,三四人一组围攻对方的一名武士,由于大家平常对日本人窝了很大的火,此时立即全部爆发出来,手中的棍棒挥舞得又快又准又狠。苍岛由于没有准备武器,没有参加战斗。刘世英与王名扬联合攻击中村兵卫,两人配合默契,相互为对方提供防护,同时轮番进攻。

中村兵卫很狂,一开始对着两人就是一阵猛砍,却均被对方一一化解,结果累得自己出了一身汗,什么便宜也没有粘上。相反,刘世英和王名扬稳扎稳打,步步紧逼,迫使中村边挡边退,毫无还手之力。一阵打斗后,中村身体露出的空当越来越多,终于被刘世英击中胸部,两人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紧接着将一整套棍法施展出来,打得中村跌跌撞撞,脚步不稳,最后被王名扬一棍扫倒。

其他日本武士也是手忙脚乱,手上刚一有动作,马上遭到四面八法汹涌而来的攻击。一名武士挺刀刺向一名学生军,在对方身上留下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伤口,但紧接着,立马有三根以上的棍棒劈头盖脸地打来。几名学生军将其团团围住,前后左右不断进攻,你一棍我一棍,打得对方晕头转向,纷纷躺倒在地上。

中村兵卫并不服输,站起来再次扑向刘世英与王名扬。刘世英向王名扬使个眼色,王名扬会意,两人一左一右将中村夹在中间,开始寻机进攻。中村兵卫不得不两面提防,四处挨打。两人有意耍弄对方,王名扬先是佯攻,使中村被刘世英在大腿和屁股上抽了几下,待中村对刘世英加强防备后,转而刘世英佯攻,自己舞棍对着中村的脑袋一顿棒打。两人就这样互相配合,戏弄得中村团团转。

中村受不了这种侮辱,大叫一声挥刀冲向王名扬,王名扬见对方一副找自己拼命的样子,一时有些手脚无措,中村乘机步步进逼。王名扬有些慌张,不小心失足坐倒在地上,中村立即举刀猛砍,王名扬危险至极。正在这时,王名扬灵机一动,见对方下身毫无防护,立马挑棍直指中村裆部。中村猝不及防,裆部受到重击后,立马脸色发青,手脚发软,丢刀跪倒在地上,王名扬乘机爬了起来。

与此同时,其他学生军也都结束了战斗,将对手全部打倒,只有少数人受了轻伤。中村还能勉强用武士刀支撑着自己站起来,其他浪人更惨,大部分都丢了刀,疼得在地上东倒西歪。过了好一会儿,浪人们这才勉强爬起来,带着满身伤痕蹒跚着回到苍岛身后,尽管仍然敌视着对方,但再也不敢上前挑衅了。

苍岛没说什么,两眼直直盯着刘世英,像是要将对方的面孔牢记在自己的脑海中,作为自己日后的复仇对象。随后,苍岛带着一帮残兵败将撤退了。

义勇军们见苍岛等人离开,顿时欢呼起来,紧接着,在刘世英的带领下,义勇军们挥舞着手中的武器,突破把守在门口的警员的阻拦,闯到了警局里。

在苍岛的手下和义勇军们相互打斗时,局长曾命令警员们拿枪上前助战。这时他的手下却个个贪生怕死,说对方人多势众,打起来讨不到什么便宜,自己只有几个值班的守卫,一旦开枪惹恼了对方,说不定最后会被乱棍打死,于是纷纷推脱着不去。局长又羞又恼,握枪向陈建宏的牢房走去,准备亲手结果他。

正在这时,刘世英等人冲了进来,见局长准备对陈建宏行凶,刘世英立即一个箭步上前,举棍打掉局长手中的手枪,将木棍的一头顶在局长的喉咙部位。局长满脸通红,喊道:“反了反了,学生不好好读书,威胁起警察局长来了!”

刘世英闻言撤回棍棒,盯着局长的眼睛严肃地说道:“我们不是在造反,我们之所以这么做,只是希望局长能够识大体,不要被日本人利用,团结一心共同对抗外敌。我想这点民族觉悟,局长还是有的,请局长自己做出选择。”

局长仍然不服,喘着粗气说道:“我凭什么要听从你的命令,你算是老几?”

刘世英见局长不肯合作,于是向局长身边贴近,局长以为刘世英又要行凶,吓得举臂护住自己的脑袋,刘世英对着他的耳朵轻声说道:“我叫刘世英,如果你知道刘湘是我父亲的话,也就不敢再为日本人卖命了,我说得对不对?”

局长闻言大吃一惊,“什么,你竟然是……”

刘世英迅速打断了他的话:“没错!不然你以为自己是在和谁对抗?立即打开牢门,放陈建宏出来,再推三阻四的,小心我们饶不了你!”

局长连忙把后面要说的话吞回肚子里,对着一旁的手下喊道:“还愣着干什么,等着发奖金啊?赶快把牢门打开,放陈建宏兄弟出来!”

看牢门的警员连忙照办,陈建宏走出牢门,刘世英替他揭开双手的绳索。陈建宏目睹了刘世英的所作所为,十分激动,对刘世英和众会员们说道:“我代表我们重庆共产党组织,由衷地感谢你们,对于你们的无私帮助,陈建宏没齿难忘!你们振兴国家的努力,以及对抗侵略的勇气,将会被中国亿万人所牢记!”

刘世英和众义勇军笑了,有一种正义得到伸张后特有的愉悦之感。王名扬说道:“照你这样一说,我们一下子都变成了大英雄,以后能够名载史册了?”

大家听了都开怀大笑,陈建宏看了看周围朝气蓬勃的面孔,他相信自己的眼光,所需要的只是时间的证明。陈建宏坚定地说道:“会的,一定会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