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年代 正文 第十四章

tw20472047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7.html[/size][/URL] 荷子走后,刘世英将此事告知了众东岛稀歪会会员,大家一听群情激愤,纷纷要求将其查个水落石出,把罪魁祸首绳之以法。众人喧闹着来到警察局,告诉局长日立医院所做人体实验的大概情况,并请求对方派人进入医院内部调查,从中获取证据,抓捕幕后黑手苍岛浪雄,以及参与实验的从属人员。 局长不相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7.html


荷子走后,刘世英将此事告知了众东岛稀歪会会员,大家一听群情激愤,纷纷要求将其查个水落石出,把罪魁祸首绳之以法。众人喧闹着来到警察局,告诉局长日立医院所做人体实验的大概情况,并请求对方派人进入医院内部调查,从中获取证据,抓捕幕后黑手苍岛浪雄,以及参与实验的从属人员。

局长不相信他们的话,问道:“你们是怎么知道这一情况的?”

刘世英回答道:“是苍岛的女儿荷子告诉我的,荷子从她的一名同事那里得到的消息。那人也是参与试验的人员之一,但后来因被发现向荷子泄密,已经被苍岛派人杀死了,但在死之前,他曾收集过因鼠疫致死病人的部分病变器官组织。医院里也藏有病人带有鼠疫病痕迹的尸体,找到后就能成为逮捕苍岛的证据。”

局长沉默了一阵,说道:“那好吧,我会派人调查此事的。如果情况属实的话,我一定将与此事有牵连的人全部逮捕归案。你们先回学校,耐心等待消息。”

大家听到后都很兴奋,刘世英说道:“谢谢局长,我们不打扰了。”

刘世英等人走出了警察局,局长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

尽管警察局长表面上答应了此事,但实际上,他却早已被苍岛收买,接着便将此事压下,将刘世英等人的控告透露给了苍岛。苍岛赞扬了局长一番,命他回去继续敷衍刘世英,接着将荷子叫来,厉声训斥一顿,并严密限制了荷子的活动范围,派人随时跟踪,除医院和公馆外,不得随意出入其他任何地方。

刘世英左等右等,没能等来局长行动的消息,于是前去质问,局长慢条斯理地说道:“此事没有证据,不能轻易采取行动。日立医院虽然是日本人开的,但他们向来秉公守法,按时纳税,同时又为市民除病去疾,完全是个模范单位。”

刘世英依然要求局长采取行动,只要找到尸体,就能得到证据。局长不耐烦地挥挥手,说道:“想让我抓人就得有证据,苍岛先生明明是个乐善好施的大好人,你们却在这里挑拨是非。赶紧给我趁早走人,惹恼了小心我把你们都关起来!”

直到此时,大家才明白这个局长和苍岛是一丘之貉,不得已只好暂时回去,接着再另想办法。刘世英这才发现苍岛是多么的老奸巨猾,难以对付。

但刘世英等人此行并非毫无收获,一名名叫陈建宏的警员注意到了他们的行为,陈建宏暗中调查了刘世英等人的身世背景,发现他们都属于一个名叫东岛稀歪会的反日组织,刘世英是该会会长,并且拥有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秘密身份。

陈建宏是重庆地下共产党组织成员,在警察局内做长期卧底,从苍岛浪雄建立日立医院时起,他利用职务之便,掌握了苍岛浪雄一拨人的身份底细,并对其所接触的重庆政商军界重要人员给予密切关注,对苍岛的真实目的十分清楚。陈建宏了解到刘世英等人的思想倾向后,感到非常欣慰,决定主动与其联系。

陈建宏向重庆党组织报告了自己的计划,获得了上级的批准,并要求陈建宏尽快与刘世英建立友谊,以获得刘世英及其团体的帮助。为了避免自己的身份过于公开,陈建宏只是单独找到刘世英,两人开始了秘密交谈和来往。

陈建宏自报了姓名和身份,刘世英感到很是惊讶,他对共产党有所耳闻,但对其有着自己的理解,不像其他不明真相的人带有毫无理由的偏见和恐惧。刘世英曾认真分析过共产党的所作所为,认为其代表了中国广大民众的意愿和利益,是中国当之无愧的领导者,而现在的统治者则只是为了一己之私,从来不管老百姓的死活,两者的行径具有天壤之别。因此,他对陈建宏没有敌意和偏见。

陈建宏微笑着问道:“你对我的主动来访感到意外吗?”

刘世英微笑着答道:“不,我一直盼望着这一天的到来。”

“那么你的感觉如何,是不是和自己想象的不同?”

“我现在的感觉和自己先前的想法完全相同。在我看来,你的身上普遍浓缩了你所信仰的党派的所有特点:坚定,执着,具有强烈的抗争意识,充满了对真理的追求,藐视一切专制事物的大气,以及对抗他国侵略与挑衅的勇气。”

“是吗?你这样说我,是在写实,还是在夸张呢?”

“我认为两者都包括,你们既拥有实力,又具备潜力。”

“非常感谢你的赞美,那么你对我们了解多少?”

“我了解你们的政治主张和目的,你们看到财富和权利在少数人手里停留地太久,而大多数人却在贫困与死亡线上挣扎,你们感到这一切没有公平可言,但同时也相信这一切是可以改变的。于是你们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陈建宏专心致志地听着,用眼神鼓励他继续说下去。刘世英继续说道:“中国古时帝王朝代的更替,其根本原因,也是由于社会财富不均所造成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一个人的贪欲总是能够超越对他人的同情。财富的不合理分配,会导致社会的动乱不安,但大多数统治者只会索取,不会给予。”

“因此,这种致使财富与权利过于集中的封建君主专制制度,已经受到全人类广泛的唾弃,世界各国都开始更新他们的政治制度以稳定民心,富强国家。中国也不例外,只是由于历史的原因,中国不得不作出了不同的选择。”

“由于封建制度的迟迟不倒,资本主义的姗姗来迟,共产党选择了社会主义作为拯救中国的武器。对于后两者之间意识形态的不同和利益冲突,我们暂且不论,关键是看双方的所作所为,到底谁更具备合理性。中国是什么制度并不重要,关键要看中国做了什么,反映在一个人,一个团体或组织身上,道理也是一样。”

“共产党对广大民众的同情,让我看到了中国新的希望,以及中国突破历史羁绊的可能性。现在的执政者仍然对权力充满了贪婪,喜欢将自己置于一个高高在上的地位,而将他人当做利用的工具,或者像蝼蚁一样踩在脚下。相比之下,共产党却始终与民众站在一起,始终是民众的一员,我对此感到十分欣慰。”

陈建宏紧紧握住刘世英的双手,发现彼此间拥有共同的语言。

时间很快到了1935年,经过一年多时间的交往,刘世英与陈建宏都对对方有种惺惺相惜之感,于是罗建宏大胆地向刘世英和盘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陈建宏说道:“上次你们到警察局状告日立医院时,我也在场,听到你们的打算后,我决定帮助你们。只是这次,我们的目标不是为了扳倒苍岛浪雄,而是除掉他安插在重庆政府内部的间谍和奸细,这才是苍岛的命脉所在。”

“这么说来,你们已经对苍岛的情况有很多的了解了?”

“是的,通过长时间大量的查访,我们对苍岛来中国的目的已经了如指掌。他在日本的身份我不是很清楚,但是他在中国却绝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谍报分子。苍岛自来重庆的第一天起,就开始运用各种手段拉拢和收买一些政府腐败官员,以此来窃取大量信息情报,定时发回日本,以供日本军部了解中国政府动向。”

“既然知道苍岛的罪行,那你为什么不想办法揭露他呢?”

“对于这一点,我想你已经有了切身感受,警察局局长早已被苍岛重金收买,成为他的一道坚固的保护屏障,从而断绝了任何试图从正常途径扳倒苍岛的可能。而苍岛个人又十分小心谨慎,身边常有大量日本武士护卫,想要暗杀他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我们只有想办法消除掉他的情报来源,才能挫败他。”

“原来是这样,但具体应该怎么做呢?”

“据我了解,财政部的统计梁克明和他的助手田中野,是苍岛在重庆政府内部最大的信息传递者。梁克明是个十足的汉奸,而田中野则很可能是个日本人,因为我发现他没有任何中国方面的身份档案和证明。苍岛还有一些其他的信息途径,比如通过医院和艺馆人员的耳目获得的一些情报,但是大都比较零散。”

“因此,如果我们除掉了梁克明和田中野,苍岛的谍报网就会受到巨大破坏,苍岛本人则会变得谨慎起来,减少自己的活动影响,直至淡出中国内陆。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再呆下去也是徒劳无益。但在阴谋暴露前,他一定会想办法报复,因此我们在行动时,一定要小心地掩藏好自己的身份不被发现。”

“此次行动十分危险,必须一次成功,否则便会引起苍岛的警觉,加大破坏的难度。到时由我们党组织成员采取正面行动,由你的会员从侧面辅助我们,利用你们的人数优势,分批监视日公馆,警察局,日立医院等由苍岛控制的地方,及时了解他们的动向并传递给我们,以保证我们的除奸计划能够圆满完成!”

刘世英答应道:“我明白了,我会告诉其他人努力配合你们的!”

陈建宏十分高兴:“非常感谢,我们需要像你们这样的爱国青年的帮助,日后驱逐日寇的任务就落在你们肩上了,你们完全有资格担当此重任。行动的具体时间,我会随后告诉你们的,而在行动的前后一段时间里,你们都必须做好对苍岛的监视工作,这将关系到行动的成败,还有所有参与行动人员的人身安全!”

“放心,我们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嗯,我对你们有信心。对了,你们的组织名字起得很妙啊,东岛稀歪会,非常贴近于现实状况,我也是看到这个名字后,才下定决心来找你们的。”

“噢,这是我的好友王名扬起的,他这人想法特别有创意。”

“看样子你们的组织真是人才济济啊,你们让我看到了中国的希望!不多说了,赶快回去准备吧,我先走一步,一有消息,我马上通知你们。”

陈建宏说着,起身准备离开,接着又转过身来,上下仔细打量了刘世英一番,点点头说道:“刘世英,果然是将门虎子,你父亲会为你感到骄傲的!”

刘世英闻言愣住了,沉默着目送罗建宏离开。

回到学校后,刘世英告诉了众人自己与罗建宏的谈话,大家一听纷纷表示支持。于是刘世英很快布置好人员和任务,将苍岛及其爪牙的行踪牢牢掌握在自己的视线当中,随时准备配合陈建宏采取行动。大家都信心十足,准备大干一场。

随后,陈建宏打听到梁克明与田中野将要在周末晚上加班,于是向上级做了报告,准备乘机采取行动。重庆地下共产党组织表示同意,并且要求陈建宏充分利用自己的职业和身手优势,单独采取正面行动以减小身份暴露的可能性。接着陈建宏向刘世英透露了行动时间,但不巧的是那天晚上轮到他值班,陈建宏只好在警察局里找了个同事代替自己。一切准备就绪后,陈建宏开始行动了。

陈建宏换上一件黑色的大衣,一顶宽大的黑色礼帽,从自己卧室的床下取出一只德国毛瑟手枪,上好子弹后仔细检查一番,别进右手边的腰间。随后,陈建宏在确定没有盯梢后锁上屋门,乘着夜色向梁克明与田中野的办公处赶去。

此时梁克明正在指示田中野窃取情报资料,由于两人是单独加班,因此更是有恃无恐。自从梁克明投靠苍岛后,反而开始热衷于加班了,和他一起工作的同事不知底细,还以为他的脑子出了毛病,但也乐得让他多分担一些工作量。就这样,梁克明总是能够轻松完成苍岛交给他的任务,并获得相应的酬劳。

正当两人忙得不亦乐乎时,梁克明听到一声门响,接着传来一阵陌生的脚步声,于是立即停止动作,示意田中野恢复平常的工作状态。然后,梁克明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装模作样地开始办公,同时用眼角的余光向来人窥视。

来人低压帽檐,遮住自己的半边脸,在梁克明的办公桌前停了下来,梁克明无法看清对方的长相。这时,只听那人低声问道:“请问是梁克明先生吗?”

梁克明抬起头,说道:“是的,请问你有什么事?”

来人没有回答,将目光转向田中野,见田中野不甘示弱地回望着自己,说道:“那么这位就是田中野吧,名字听起来真像个日本人,这名字可不多见啊。”

梁克明闻言大惊,知道来人对自己的底细了如指掌,禁不住声音发抖,舌头打结,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你说什么,你是怎么知道的?”

来人冷哼了一声:“我就不绕弯子了,我是重庆共产党地下组织的成员陈建宏,对你们所做的勾当已经关注很长时间了,今天来就是为了作一个了结。你是个中国人,却做出这么对不起中国人的事,无论如何,都不能得到饶恕。”

陈建宏说着,拔出手枪,对准了梁克明的脑门,梁克明见枪口指向自己,禁不住小便失禁,下身湿了一片。想说几句哀求的话来,却又说不出来,只好颤抖着身体说道:“你打死我吧,我是罪有应得,你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陈建宏轻蔑地看了他一眼,拉开手枪的保险栓准备动手,这时,田中野乘罗建宏不注意,悄悄打开自己身后的抽屉,取出一把手枪,抬手准备向陈建宏射击。陈建宏眼疾手快,发现后立即甩手一枪,子弹击中了田中野握枪的右手,田中野的手心被打穿,手枪被打掉,血顿时流了出来,失去了最后的抵抗能力。

陈建宏毫不迟疑,紧接着向田中野连发几枪,枪枪击中田中野的要害部位,田中野摇晃着到了下去。陈建宏又将枪口对准梁克明,正准备替他做一个了断,却又停下手中的动作,想了一想,将手枪收起来,转身朝门外走去。

梁克明闭着眼睛等死,却没有等到,于是壮着胆子睁眼一看,发现陈建宏正准备抽脚往外走。梁克明胆哆哆嗦嗦地擦擦汗,问道:“你为什么不打死我?”

陈建宏头也不回的答道:“不用我动手,会有人解决你的。”

陈建宏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夜色当中,梁克明惊魂未定,好一阵子才醒过神来,立即打电话向苍岛报告。苍岛听说后又惊又气,立即带着一群手下亲自赶到现场,同时叫来了警察局局长及其警员共同调查。苍岛向梁克明和警察局长大发雷霆,斥责梁克明没能保护好田中野男的安全,要求局长迅速调查破案,缉拿凶手。梁克明低头认错,警察局长唯唯诺诺,连忙喝斥着给手下布置任务。

过了一会儿,苍岛冷静下来,眼神冷峻地盯着梁克明,说道:“田中野男的身份除了我们日本人,还有你和局长外没有人知道,他怎么会平白无故地被杀死呢,那个共产党从哪得到的消息?一定是你被共产党收买,和他们串通一气,做了双重间谍,为他们提供情报,是不是这样?难道我苍岛给你的钱还不够多吗?”

梁克明惊慌失措,没想到苍岛会怀疑到自己头上,连忙解释:“冤枉呀,苍岛先生,我对苍岛先生忠心耿耿,从无二心,和共产党根本毫无瓜葛!这一点我可以以梁某的人头发誓,请苍岛先生一定要信任梁某,梁某真的是无辜的啊!”

苍岛不依不饶:“那你告诉我,那个共产党是怎么发现田中野男的身份的?”

梁克明为难地说道:“这……我也不知道,共产党向来消息灵通,也许是田中野男自己不小心走漏了风声,被共产党发觉了,和梁某根本没有关系……”

苍岛不耐烦的一挥手,说道:“够了,我不想再听你的解释,田中野男被杀,无论如何你都负有责任,不可能就此蒙混过去。田中野男一死,你也就失去了利用价值,你的存在只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麻烦,再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

苍岛说着,示意中村动手,梁克明慌乱之余,跪在地上痛哭流涕,抱着苍岛的脚连连求饶,被苍岛一脚踢开。随后,一脸凶相的中村拔出武士刀,一把抓住梁克明,捅进了他的肚子里,梁克明停止了哀号,他的身体被刺穿,嘴角溜出鲜血。中村将刀拔出,梁克明两眼一翻,接着躺倒在地上,一命呜呼。

苍岛看都没看他一眼,转身面向被吓得脸色发白的警察局长,厉声命令道:“无论如何,都要尽快把凶手找出来,否则你将会得到和他一样的下场!”

警察局长被惊出了一身冷汗,连忙点头哈腰地答应,小心翼翼地送苍岛等人坐上汽车,苍岛对他不理不睬,命令司机发动汽车,汽车立即绝尘而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