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年代 正文 第十三章

tw20472047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7.html[/size][/URL] 荷子闻言有些奇怪,但还是答应了,于是西俊英深吸一口气,说道:“你不在医院的这段时间,院长遵照尊父苍岛先生的命令,配合满洲石井少佐的细菌部队,对一名病人实施了鼠疫毒菌注射实验,并准备今晚就对其进行活体解剖实验,以观察病人的器官病变。由于我精于内科手术,所以也被要求参与进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7.html


荷子闻言有些奇怪,但还是答应了,于是西俊英深吸一口气,说道:“你不在医院的这段时间,院长遵照尊父苍岛先生的命令,配合满洲石井少佐的细菌部队,对一名病人实施了鼠疫毒菌注射实验,并准备今晚就对其进行活体解剖实验,以观察病人的器官病变。由于我精于内科手术,所以也被要求参与进去。”

“石井提供的是腺鼠疫毒株,主要由跳蚤叮咬传播。黑死病,也就是鼠疫,曾在14世纪的欧洲各国造成巨大灾难,当时的欧洲人口因此被杀死了近三分之一。幸好石井他们出于安全考虑,没有使用肺鼠疫毒株,肺鼠疫会通过空气传染,接触者将会无一例外被传染,而且很难被根治,那样的话连我们都难以幸免。”

“你要知道,疾病流行要比战争更可怕,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流感大流行,使欧洲死亡了2000万到4000万人口,而在战争中死亡的只有1000万左右,相比之下,战争要比疾病仁慈的多。但是石井少佐想要在中国发动一场细菌战,有了战争这个帮凶,疾病就会肆无忌惮,这完全是一种灭绝人类文明的可怕行为!”

荷子大吃一惊,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身边会发生这种罪恶的事情来,说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别人死光了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吗?俊英君,我们不能束手旁观,必须想办法制止他们的行为。病人在实验后肯定会死亡,那时候他们肯定无法向病人的家属交代,我们就乘机向所有人宣布他们的罪行!”

西俊英痛苦地摇了摇头,“现在想这些已经来不及了,善后工作早已被院长制定出来。那名病人是个穷人,住不起院,于是院长把他收留下来,并哄骗他的家属说是治疗有风险,一旦手术失败,医院对任何后果都不承担责任,然后就把他当作了实验体。到时候病人一死,医院最多给他的家属一些抚恤金,把他的尸体留下说是供医学实验之用,以掩人耳目,这样事情就会被顺利掩盖过去。”

“院长威胁我们不准说出去,否则苍岛先生就会采取行动,但是对任何一个有医德有良心的医生来说,这都是一种痛苦的煎熬。我实在无法欺骗自己,无法生活在自编的谎言当中,好在荷子小姐是值得信任的,西俊英才斗胆说出来。”

荷子听完后心乱如麻,此时又摇头不敢再相信西俊英的话,她不相信田村院长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更不相信是自己的父亲协助造成了这一切。不,她感到自己不能相信任何人,她必须自己亲眼看到,才能接收这个残酷的事实。

西俊英继续说道:“这是事实,西俊英可以以人格担保,没有一句假话。如果荷子小姐还不愿意相信的话,解剖实验今晚就会进行,我会想办法把荷子小姐带进手术室。等荷子小姐发现真相后,自然会证明西俊英所言不虚。”

荷子这时冷静下来,经过一番思索,同意了西俊英提出的建议。西俊英说道:“那就这样吧,荷子小姐下班后可以继续留在医院里,实验开始时我会亲自去找你,记住千万不要告诉别人,那对我们两人都没有好处,请荷子小姐务必答应!”

荷子点点头,于是西俊英重新拉开窗帘,打开门送荷子出去,自己又恢复了往常的状态。荷子回到自己的岗位,忐忑不安地等待那一时刻的到来。

这一刻终于到来了,当天下班后,荷子没有脱掉医护人员的服装,继续边工作边等待西俊英。过了一会儿,西俊英匆匆忙忙地赶来,拿出一副大白口罩和一副隔菌手套,让荷子当场戴上。接着,西俊英交代了荷子几句,要她从现在开始,无论在解剖室里看到或听到什么,都不能出声,荷子点点头答应了。

一切准备妥当后,西俊英带领荷子在医院的走廊上七拐八拐,来到了一处十分偏僻的角落。那里有一间不起眼的房间,门口还有两名医护人员站岗,以阻止所有不相关人员的接近。当那两人看到西俊英与荷子后,只是微微点头,示意他们通过。于是两人顺利地进入解剖室当中,荷子感到自己的心在砰砰直跳。

西俊英进门后,向田村院长打了声招呼,田村冷淡地点点头,看了一眼在他身后的助手,没有觉察出什么异样。田村见人员都到齐了,便宣布手术开始。一共有七名医务人员参与此次行动,其中田村执刀,西俊英作手术助手,两人各有一名私人助手,此外还有一名器械助手,一名卫生助手和一名勤杂人员。

田村掀开解剖台上的白布,一具人体出现在众人的视野当中,他的四肢被细绳牢牢地固定在台面上,像一只待宰的羔羊。只见他裸露的身体上生满了坏疽和脓疮,肢体肌肉僵硬肿胀,头部至胸部变成了灰黑色,身体其余部位的颜色也在加深。病人的呼吸十分微弱,除了那似有似无的脉搏,以及那越来越趋于停滞的心跳,完全可以说是一具死尸了。荷子见状捂住嘴巴,差点叫出声来。

接着,田村命令卫生助手给病人实行全身麻醉,然后接过器械助手递过来的手术刀,切开了病人的胸膛,里面的内脏暴露无疑。病人的内脏经过几天痛苦的煎熬,已经呈半腐烂状态,一股臭气顺势从切口中飘了出来,令人作呕。

西村皱了皱眉头,强忍住胃里翻腾的恶心,查看了一下病人器官的病变状况,命令西俊英道:“切除他的部分病变器官组织,制成标本以供术后观察之用。”

西俊英勉强照办了,他收集了胆汁,扯出病人的肠管和部分肝脏,存放到卫生助手为他准备的培养皿当中。接着田村开始指着病人的身体部分讲解起来:

“以世界现在的医疗水品来看,鼠疫并非无法治愈的疾病,但是,经过人工改良的变异菌种却有可能是人类的克星,即使能够研制出有效的疫苗,在这之前会有大量的人员死亡。很多疾病都来源于家禽,以及人类餐桌上的动物身上。”

“腺鼠疫的患病症状是浑身发热发黑,会导致患者内脏和肢体溃烂,全身大量内出血而死。鼠疫病菌通常寄生在人体体液当中,能通过血液传染,因此千万不要让患者的血液进入你的口腔,甚至眼睛和伤口也不行,那样也会造成感染。”

“不要小看一个结构简单的病菌,它虽然渺小,但却不容忽视。凶猛的小型野兽成群结队,能够杀死比自己强大的动物,简单的微生物不断繁殖复制,也能杀死高级生命体人类。人类只能占有有限的土地,对于微观世界则无能为力。”

田村讲了一阵,众人脸上都呈现出惊恐和慌乱的神色,纷纷察看自己身上是否带有病人体液。田村见状不再拖延时间,准备早早收场,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于是接着说道:“西俊英大夫,现在请你缝合病人的身体切口,在他的手臂静脉中注入吗啡,结束他的痛苦吧,这样对我们大家都有好处。但是,我再一次警告各位:如果谁把这件事情说出去,那就只能祈祷自己死得痛快一点!”

西俊英闻言惊出了一身冷汗,但还是竭力镇定下来,按田村的话做了。田村脱下手上带血的手套,消毒双手后,离开了解剖室,其他人也都陆续离开,只剩下西俊英与荷子。荷子此时经不住泪流满面,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西俊英则只是摇摇头,将耳朵贴到那名青年的胸膛上,接着又试了试他的脉搏,发现对方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去了一个好地方,只是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如此幸运。

尽管荷子在事后守口如瓶,但当时留下的疑点太多,西俊英的不慎还是为自己带来了厄运。不仅有人看到事发当天,西俊英将荷子带入自己的工作室密谈,而且荷子当晚没有按时回公馆,差不多在实验结束后才回去。而西俊英最大的疏漏在于,没能处理好自己的私人助手的问题,最终导致他命丧黄泉。

西俊英的那名助手本来也被命令参与实验,但就在手术快要开始的时候,却被西俊英告之她已经被临时撤换,助手没有怀疑,按时下班了。于是西俊英便用荷子替换了她,由于两人相貌有些相似,再加上脸部被口罩遮住,荷子没有被田村和其他参与者发觉。但是田村事后的扫尾工作,使这招偷梁换柱彻底暴露。

田村指定西俊英的那名助手,将实验致死的青年的尸体浸泡在福尔马林池中,以供以后的新手实验之用。这天她正在皱着眉头摆弄这满身化学怪味的尸体时,田村走进实验室视察她的工作,她向田村汇报了她的工作进展,田村称赞了她一番,问道:“怎么样,当时病人被开膛破腹时,你有没有害怕?”

西俊英的助手闻言,奇怪地看了田村一眼,说道:“院长不是说考虑到我的心理承受能力,临时把我换掉了吗?我当时并没有参与实验啊!”

田村听了很是吃惊:“我并没有这样说过,这是谁告诉你的?”

“是西俊英大夫,他说他一个人就够了。”

“不对,西俊英当时是带有一个助手的,我以为是你,就没有多问。西俊英的胆子也太大了,竟敢随便更换参与人员!但不知道代替你的会是谁?”

“我也不知道,不过西俊英大夫告诉我被替换之前,曾与荷子小姐在他的工作室里私下交谈了一阵。当时工作室的门被关上了,我没法进去,也就不知道他们具体谈了什么。后来荷子小姐一个人走了出来,脸上似乎还带着痛苦的表情,但不是很明显。当我走进工作室后,西俊英大夫看起来却没什么异样。”

田村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说道:“这件事情由我来处理,你不要再对被人讲,尤其是西俊英大夫。就这样吧,请继续工作。”

“是的,田村院长。”

田村阴沉着脸,来到了西俊英的工作室里。此时西俊英正坐在桌前沉思,见田村进来,连忙起身欢迎。田村只是简单地点点头,见室内没有其他人,于是关上门,坐到了西俊英的对面。接着,田村开始了对西俊英的发问。

“俊英君近来工作还好吧?”

“是的,多谢院长的关心。”

“对于上次的医学实验,俊英君有何感触?”

“西俊英只是在执行院长的命令罢了,没有其他想法。”

“哦,那俊英君为什么私自替换了自己的助手呢?”

西俊英闻言一惊,问道:“院长是听谁说的?”

田村避而不答:“请俊英君回答我的问题。”

西俊英沉默不语,田村又婉言劝说道:“无论俊英君替换成谁都不要紧,只要能让那人保密要紧,只是荷子小姐万万不行。荷子小姐的为人,你我都是知道的,她从来都有自己的立场,不会盲从别人,因此这次行动才排除了她。我们应该尽力避免荷子小姐与此事有染,否则,事情就会变得越发不好收拾。”

西俊英依旧一言不发,田村继续说道:“换成别人,田村还能帮俊英君掩盖过去,但若是那个知情人是荷子小姐,田村就无能为力了。苍岛先生特别向田村交代过,一定不能让荷子小姐知道,事已至此,已经无法挽回了,请俊英君珍重吧。是俊英君的助手告诉了田村她知道的情况,包括你与荷子小姐的谈话,只能说是俊英君自己不够谨慎,希望俊英君不要怨恨她,也不要怨恨田村。”

田村说完,起身离开。

西俊英一动不动,他感到一切希望都已经离自己远去,这才发现一个人的力量是多么地渺小,他对外界的抵触只会加速他的灭亡。虽然他曾经抗争过,但事实上却什么也不能改变,他所能做的,也只有妥协,然后苟且偷生。

田村将西俊英的泄密告诉了苍岛,苍岛一脸平静,似乎知道这一切迟早会发生,只是朝中村兵卫扬扬手,中村起身走了出去。苍岛没再说什么,疲惫地送走了田村,吩咐下人从今往后严密监视荷子的行踪,一有情况随时报告。

中村佩带上武士刀,找到医院西俊英的工作室,径直闯了进去。西俊英并不惊慌,始终保持着微笑,在刀身刺穿他的身体时亦是如此。他庆幸自己终于得到了解脱,比起某些人来说,他要比他们幸运的多,至少他是为自己的信念而死。

荷子得知西俊英被杀的消息后,再也无法保持沉默,找到苍岛质问道:“父亲为什么要这样做,俊英君有什么过错,难道人死得还不够多吗?”

“这是父亲的事,荷子不应该知道。世界就是这样充满了尔虞我诈,自相残杀,如果我不能抢先动手,我也就失去了动手的能力。以荷子现在的年龄,还不能理解这些,等你站在父亲所处的这个位置上时,荷子也就明白了。”

荷子悲愤交加,“可是这不能成为你杀人的理由,你没有权力这么做。”

“为了大多数人的共同目标,我们必须牺牲少数人的个人利益,否则日本人将一事无成,日本国将永无出头之日。我们在实现目标时不能有太多顾虑,任何可能构成的阻碍都必须清除干净,荷子需要站在父亲的立场上看待此事。”

苍岛对此有着充足的理由,荷子知道自己多说无益,于是怏怏而退。接着,她想办法避开苍岛手下浪人的盯梢,找到刘世英哭诉一番,告诉了他自己知道的一切。刘世英安慰着荷子,他感到这一切太过突然,自己有必要做些什么。

“荷子一直认为父亲是个敢作敢为的人,想不到却会做出这样的事,我感到父亲已经变了,变得让人无法接近,让人无法接受了。他所说的一切都是谎言,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不择手段,不惜牺牲他人的生命,怎么会是这样……”

“荷子不要太难过,刘世英会想办法制止苍岛先生的。”

“嗯,谢谢世英君,发生了这么可怕的事,荷子已经不能再轻信周围的人,只有世英君能够信任了。只是荷子不明白,为什么荷子所看到的世界,却经常只是表象呢?为什么一些事情的背后,总是隐藏着可怕的谎言呢?”

刘世英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一切冠冕堂皇的世俗理由,在这里都失去了作用,一颗真诚的心能让所有谎言不攻自破,同时也会给自己带来巨大的创伤。刘世英将荷子揽入怀中,荷子没有拒绝,她的哭声需要一个人停下来驻足倾听,她痛苦的心灵需要一个宽阔的胸怀加以温暖,压抑了这么久,她太需要这一切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