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年代 正文 第十一章

tw20472047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7.html[/size][/URL] 王名扬此时已经来到了林君玉家的院子门口,而刘世英仍然在半路上。王名扬敲了一阵门,发现没有人来开,不得不相信只有用刘世英的魔笛才能把门叫开。不想他接着用手轻轻一推,门自动开了一条缝,这才发现原来大门是虚掩着的。王名扬感到非常奇怪,于是他推开门,走进了林君玉家的院子里。 进去之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7.html


王名扬此时已经来到了林君玉家的院子门口,而刘世英仍然在半路上。王名扬敲了一阵门,发现没有人来开,不得不相信只有用刘世英的魔笛才能把门叫开。不想他接着用手轻轻一推,门自动开了一条缝,这才发现原来大门是虚掩着的。王名扬感到非常奇怪,于是他推开门,走进了林君玉家的院子里。

进去之后,王名扬发现有两间屋子的灯亮着,只是一间似乎没有人,另一间却有几个人影在闪动,还夹杂着林君玉的哭叫,以及几个男人猥琐的笑声。王名扬感到有些不妙,拔腿冲进了林君玉所在的屋里,发现三个日本人正在对林君玉欲行不轨,此时已经将她扒得半裸,顿时怒火中烧,喊道:“住手!”

中村一惊,发现一个青年学生正在对他们怒目而视,来人却不是刘世英,不禁感到有些意外。中村见自己的行为已经暴露,于是起了杀心,接着放开林君玉,拔出腰间的武士刀,和另外两名浪人一起,朝着王名扬逼近。王名扬示意林君玉找个地方躲起来,林君玉哭着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躲到了屋子最里头。

王名扬见他们有刀,于是慢慢向屋外退去。当他退到院子里时,脚下踩着了那根用来打鼠的木棍,随即用脚尖将其挑到手里。接着王名扬迅速翻身后退,将三个日本人引到院子中央,大喝一声,横眉握棍准备与其决斗。

中村等人从三面围住了王名扬,中村一声令下,三个人同时举刀劈向王名扬。王名扬见对方的三把刀同时劈来,知道不能硬拼,于是一边举棍招架,一边暗中评估对方的实力,在三名武士身边四处游走,暂时居于下风。

王名扬凭借灵活的身手,有惊无险地从开场的不利状况中解脱出来,同时摸清了对方三个人的底细,于是大喝一声,开始反击。一名武功较弱的浪人举刀砍向王名扬的肩膀,王名扬稍稍后退,架住他的武士刀,伸脚直踹在对方胸口,乘那名武士向后退去时,一记闷棍狠狠抽在对方脸上,将其打得腾空翻倒在地。

那名武士被打蒙了,一时没能爬起来,中村和另外一名武士只是看了倒下的同伴一眼,紧接着又扑了上来。王名扬卖个破绽,将另一名浪人引到身前,侧身躲过对方的直刺,利用其身体惯性,横棍将其扫倒。接着王名扬直接当胸补上一棍,凌空将其劈打得仰面躺倒在地上,疼得那人躺在地上直哼哼。

两名武士被击倒后,中村乘王名扬余势未消,立即上前对他又刺又戳,逼得王名扬险象环生,衣服和皮肉被对方割破,受了一些轻伤。中村的武功要在两名浪人之上,平时要是一对一地打斗,王名扬只能勉强招架,但此时王名扬被怒火所激,受伤更是增添了他的愤怒,于是他的劣势也就变得不怎么明显了。

王名扬与中村过招后,知道对方确实有些实力,于是变得更加小心翼翼,只在自己有相当的把握时才予对方以还击,以免露出自己的破绽而被对方抓住。而中村看到王名扬的武艺没有刘世英那么强,于是想速战速决,接连出杀招攻向对方,想要一下子置对方于死地,却一直没有机会,开始变得有些焦躁。

王名扬却越打越稳,虽然主动出击的次数很少,但都招招指向对方要害,迫使中村不得不加强防备。这时中村握刀对着王名扬一记大力横砍,王名扬连忙向后一跃,躲过对方的刀锋,中村双手举刀再次狠狠劈来。王名扬见他门户大开,利用手中棍棒的长度优势,举掌将木棍一头猛力水平推出,一下击中中村的小腹。中村没有料到王名扬的这一招,吃痛后气力消散,不得不弯下腰去。

王名扬不等他喘过气来,立即侧身腾空飞起一脚,再次踹中中村的腹部,中村受到这一猛击,身体顿时向后飞去,重心前倾趴倒在地上。王名扬一击成功后,在半空中重新抓住木棍,返身举棍指向中村,作好了再次战斗的准备。

中村忍着疼爬起来,恶狠狠地瞪着王名扬,再次挥刀砍去。这时,两名被打倒的浪人也逐渐恢复过来,重新和中村一起围攻王名扬。而王名扬体力消耗太大,再加上受伤失血,已经完全处于下风,手中的木棍也舞得越来越慢,渐渐地只剩下招架之力,逐渐被中村等人逼到了死角,情况立时变得万分危急。

王名扬左突右冲却始终冲不出去,于是急中生智,在拼命击退中村等人的一轮进攻后,将手指伸到嘴边吹起了口哨,明亮的哨声顿时划破了寂静的夜空。中村以为王名扬是在叫人助战,有些心虚,要是刘世英来的话就更糟了。他知道这次行动已经失败,如何保住自己的身份不被对方知道,这才是最重要的。

于是中村说了声“撤”,带领两名浪人夺门而出,迅速消失在周围路灯昏暗的街巷当中。空气随后恢复了宁静,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王名扬见他们逃走,这才松了一口气,扔掉手中的棍棒,发现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和热汗,四肢也因用力过度而有些颤抖。但他惦记着林君玉的安危,于是胡乱擦了几把流进眼睛的汗珠,冲进屋子里,呼喊着四处寻找林君玉。

王名扬发现林君玉正蹲在墙角抽泣,于是伸手扶她起来,安慰道:“不要紧,现在没事了,我把他们都打跑了。你知道他们是谁吗,为什么要对你下手?”

林君玉对于自己遭受这样的不幸十分伤心,扑到王名扬怀里,边哭边说道:“日本人,是那个被刘世英打败的日本人,这都是日本人干的……”

王名扬听了,把指关节捏得直响,随即又轻轻劝林君玉:“别难过,刘世英马上就要赶过来了,到时候我们把这件事告诉他,他会查明真相的。”

接着王名扬又劝慰了林君玉一阵,林君玉渐渐止住了哭声。这时,刘世英赶到了,正纳闷看不到王名扬时,却发现林君玉家的院门大开,感到有些不对劲,连忙走了进去。刘世英发现王名扬已经进来,林君玉的眼睛有些红肿,见到他后立即扑到他的怀里放声大哭。刘世英愣住了,问王名扬道:“发生了什么事?”

王名扬的眼神里写满了气愤,说道:“不知怎么回事,刚才有三个人闯进来,想要对林君玉图谋不轨,我把他们打跑了。林君玉发现他们是日本人。”

刘世英闻言很是吃惊,看一看林君玉,安慰了她几句。林君玉渐渐止住了哭声,刘世英方才放开她,问道:“他们长什么样,你看清他们的脸了吗?”

林君玉摇摇头,“没有,他们都穿着黑色的夜行衣,蒙着面部,看不到脸。但是为首的那人说什么是你羞辱了他,现在他要通过羞辱我来羞辱你。”

刘世英听了,忿忿地说道:“是中村,那个卑鄙的家伙!”

王名扬说道:“事情不能就这样算了,我们必须向他们讨个公道!”

刘世英犹豫了一下,“我会去找荷子询问的。”

林君玉在刘世英的安慰下,找回了安全感,情绪变得稳定下来。这时,她突然又想起了什么,惊叫道:“糟了,不知道他们进来时,把我妈怎么样了。”

林君玉说着,立即向她母亲的房间冲去,刘世英和王名扬连忙跟上。进屋之后,林君玉发现她母亲正躺在床上呈昏迷状态,一时有些慌乱,哭叫着试图将其摇醒。刘世英在她身上闻到一股麻醉剂的味道,又试了试鼻息,说道:“不用担心,阿姨可能是受到了一定剂量的麻醉,还好没有生命危险,睡一觉就好了。”

林君玉这才放下心来,只是守在她母亲床边不肯离去。刘世英和王名扬见两人都没有大碍,虽然感到自己不便久留,却又担心林君玉的安全。林君玉看出了他俩的想法,替他们收拾出一间客房,两人就留下睡了一夜,然后再做其他打算。

第二天,刘世英寻得空闲,来到日本公馆门口,告诉门卫他找荷子。此时门卫对他的态度变得戒备起来,没有请他进去,只是派人去叫荷子小姐。荷子听说后既意外又高兴,连忙出来与刘世英相见。刘世英把她带到附近一个幽静的小巷,两人开始了交谈。荷子问道:“这次世英君来,找荷子有什么事吗?”

刘世英见她神情自然,知道荷子对中村昨天所作的事一无所知,于是说道:“发生了一件非常令人遗憾的事情,昨天夜里,三个蒙面人潜入我的同学林君玉家里,想要对她图谋不轨,还好我的朋友王名扬及时赶到,将她救下。我根据他们两人的描述,断定为首的是贵馆的中村兵卫。我这次来这里的目的,就是希望荷子能够替刘世英向他询问一下实情,尽管我知道他是不会承认的。”

荷子闻言十分吃惊,说道:“中村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实在让人难以理解,他不会还对上次被世英君打败而心存嫉恨,才这样做的吧?”

刘世英点点头:“我想是这样的。”

荷子又问:“如果是这样,可他为什么不直接选择世英君下手,而是试图去伤害世英君的同学,来作为报复呢?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呢?”

刘世英沉默了一下,说道:“林君玉是我喜欢的女孩。”

荷子黯然,说道:“原来是这样,荷子会替世英君向中村君提出质问的,只是以他的为人,很可能不会承认,但是荷子会努力的,必要时还可以问问家父。请世英君先回去耐心等待,荷子获得事情的原委后,一定马上转告世英君。”

“嗯,谢谢荷子的帮助,刘世英告辞了。”

“世英君慢走。”

荷子轻鞠一躬,看着刘世英走远,回到了公馆。

荷子向仆人询问中村的位置,仆人告诉她中村和他手下的几名武士正在演武厅练武。荷子来到演武厅,看到中村正在和一名武士徒手搏斗,中村出手又快又狠,武艺也比对方要高一筹,于是很快将对手打倒在地。在接连打败几名武士后,中村走到场边擦汗休息,大声呵斥着,指导其他武士继续互相过招。

荷子走到中村身边坐下,说道:“中村君,荷子有一件事情想要请教。”

中村见荷子主动和他说话,十分意外,说道:“有什么事,请尽管问吧。”

“请问中村君是不是在昨晚带人袭击了世英君的女友?”

中村闻言,脸色立即阴沉下来,问道:“你听谁说的?”

“是世英君亲口告诉荷子的,请中村君如实回答。”

中村移开了目光,“没有的事,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世英君不会无故错怪别人,我也相信中村君不会欺骗荷子。”

“中村没有欺骗荷子,是刘世英在污蔑中村,荷子不应该相信他说的话。”

荷子紧盯着他的眼睛,问道:“中村君还是不敢承认吗?”

中村回望着荷子,“没有做过的事情,中村为什么要承认?”

“那好,我去问问家父,他一定知道事情的真相。”

荷子说着,起身准备离去。中村目送她走远,又是得意又是嫉恨,轻轻地冷笑了一声,说道:“照这样说来,刘世英已经有心上人了,不是吗?”

荷子停了一下,脸上闪现出一丝痛苦的神色,迈步走出了演武厅。

荷子找到苍岛,向苍岛转达了刘世英的询问,以及她对中村的怀疑,苍岛沉默片刻,说道:“这件事情不可能发生,中村没有理由去袭击刘君的女友。”

“也许是他对上次自己被世英君打败而怀恨在心。”

“不会的,真正的日本武士不会去做这种事情。”

“但是荷子相信世英君说的话。”

“但要是刘君弄错了呢?他也是听他的同学和女友所说,两人在黑暗和慌乱中很可能把细节搞错了,也许只是几个入室偷盗的毛贼趁火打劫而已。”

“可是……”

苍岛打断了荷子的话,“不必再多说了,到时候你向刘君传达一下我们的同情就可以了。同时告诉他不要轻信这种子虚乌有的事情,没有证据,就不要过早地妄下结论,更不要随便怀疑,诬赖别人,我们日本人经不起这种侮辱。”

“还有,既然刘世英已经有了女友,以他的为人,必定会始终钟情不移。我劝你不要再对他心存幻想,刘世英不属于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他有他自己的生活方式,别人无法强求。除非他自己愿意,否则没有人能够撼动他的立场。”

苍岛说着,挥挥手要荷子离开,荷子不知道苍岛对刘世英的看法为何会发生如此大的转变,感到无法理解。但是她又不敢再问,父命是不可违的,日本是个男权社会,女性只能居于从属地位。荷子默默鞠躬,起身退出。

接着,荷子在公园找到刘世英,向他转告了自己询问的经过,最后总结道:“中村拒绝承认,父亲则不愿意告诉我真象,但是荷子相信,中村是有嫌疑的。”

刘世英观察着荷子的表情,发现她的目光有些迷茫和忧伤,知道荷子为了自己的嘱托,已经与她的父亲发生了不快,心里即感动又难过,说道:“嗯,非常感谢荷子的帮助,能够知道这些,刘世英就已经很满足了。”

荷子闻言轻轻一笑,感到十分欣慰,说道:“别这么说,荷子还做得不够好。没能询问出事情的真相。下次中村他们再策划做什么坏事的话,荷子一定设法及时转告世英君,荷子一直是倾慕刘世英的为人的,同时也希望世英君信任荷子。”

荷子微笑着望向刘世英,目光纯净而清澈,刘世英暗暗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对她说道:“谢谢你,如果所有人都像荷子这样明辨是非的话,那该有多好。”

荷子很是感动,她知道刘世英对自己的感激是发自内心的,没有防备和猜疑,于是点点头,说道:“谢谢世英君的夸奖,不打扰了,荷子回去了。”

刘世英目送荷子离去,他感到随着这件事情的发生,所有的伪装和谎言都已经被戳破,对手扯下面具后的真实面目已经暴露无疑。紧接着凶险的气息扑面而来,恶浪和暴雨接踵而至,试图毁灭一切。他将不得不接受挑战,做好一切必要的准备,来顶住那不可预知的袭击,为自己身边的人,也为自己而战。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