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年代 正文 第九章

tw20472047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7.html[/size][/URL] 刘世英沉默下来,没有回答。一旁的中村兵卫对此十分不满,说道:“荷子小姐是我们日本的优秀女性,就算你有天大的本事,也不一定配得上。你不肯答应,分明是看不起我们日本人。为此,我必须向你提出挑战!” 中村说着,起身摆出了战斗的姿势,向刘世英挑衅。刘世英依然无动于衷,荷子见状十分着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7.html


刘世英沉默下来,没有回答。一旁的中村兵卫对此十分不满,说道:“荷子小姐是我们日本的优秀女性,就算你有天大的本事,也不一定配得上。你不肯答应,分明是看不起我们日本人。为此,我必须向你提出挑战!”

中村说着,起身摆出了战斗的姿势,向刘世英挑衅。刘世英依然无动于衷,荷子见状十分着急,说道:“不可以,世英君是作为客人被邀请来的,你这样做是对世英君的不尊重。父亲,请你制止中村的这种无礼行为!”

然而苍岛这回却许可了中村,说道:“这样也好,刘君对中国武术的思想阐述非常到位,但是其实战能力却有待验证,不如就请刘君与我的手下中村兵卫比试一回。中村是日本的空手道高手,刘君会对他的身手感兴趣的。”

荷子不明白苍岛为何怂恿刘世英与中村比武,还想要加以阻止,苍岛转过头,用眼神制止了她的发问,荷子不得不安静下来。接着苍岛示意中村开始,中村随即抢身向前,不待刘世英起身迎战,立即飞出一脚,横扫刘世英的门面。

此时刘世英仍然盘腿坐在地板上,见状身体迅速后仰,躲过了中村的攻击,然后顺势双手撑地,一个后翻成半蹲状态站立起来。中村随后又是一记转身侧踢,不等刘世英完全直起身,立即上前抬腿大力劈向对手。刘世英侧身躲过,中村竟将脚下的地板劈碎一块,接着又连连挥拳袭击。刘世英连连左挡右闪,避出中村的攻势范围后,稳住身形,摆好姿势与中村正面相对,准备进行反击。

中村依旧抢先进攻,抬腿从侧面踢向刘世英的头部。刘世英抬起左臂挡下其攻势,乘中村余势未消,利用灵活的步伐,转身贴近中村,顺势举肘击向对方胸部。中村架掌挡下,刘世英紧接着贴身使出寸劲短拳,中村难以招架,最后胸口露出空当,被刘世英击中,连退几步后才稳住身形,重新摆好战斗姿势。

中村再次挥拳打来,刘世英利用自己拿手的粘手功夫,将他的双拳牢牢阻挡在自己的身体之外。接着刘世英发动反攻,出拳向中村的胸部袭去,中村举臂架住。刘世英立即变拳为掌,手指紧扣住对方手腕,另一只拳头再次迅速挥出,中村不得不再次侧臂击挡。刘世英乘势抓住他的另一只手拉向自己,使其双臂交叉重叠,互相妨碍,并用一只手将其压牢,然后挥拳直冲中村门面。

中村的双臂被刘世英巧妙地锁住,无法阻挡刘世英的进攻,脸上顿时挨了一记重击,不得不向后退去,以解放出自己的双手。中村摸了摸自己的面部,感到自己受到了羞辱,于是大叫一声,起身异常迅猛地冲向刘世英。

刘世英原地不动,等待中村靠近。中村使出一记腾空转身侧踢,大力击向对方头部。刘世英仰身躲过,中村又一记腾空下劈踢,刘世英不得不举臂抵挡,结果被余力震倒在地。中村又抬腿狠狠劈来,刘世英见情况危急,立即用双臂支撑起身体,甩腿横扫中村的脚后跟。中村来不及躲闪,被击中后身体失去重心,仰面躺倒在地。刘世英乘机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来,立即翻转身体远离中村。

苍岛见到刘世英的身手后十分惊讶,感到自己还是低估了刘世英的实力,此人无论如何不可小视。荷子起初对刘世英很是担心,但随后见他化险为夷,也就放下心来。中村眼见自己胜利在望,却被对方抓住了破绽而一举击倒,感到非常不甘心,于是立即从地板上爬起来,再次奋力扑向刘世英。

刘世英与中村交手几回合后,感到此人的腿功确实不一般,必须加以破除才有取胜的希望,于是加强了防备。中村举腿侧踢,刘世英举臂挡下,中村又抬腿准备直踹他的胸口。刘世英看准机会,不等他踹出,立即抢先抬腿踢向他的支撑腿,卸去了他的力道。接着刘世英利用轻快的步伐,诱使中村不断抬腿阻挡或者反击,却连连被刘世英提前看破,接连挨了几下拳脚,一时处于下风。

中村的攻势受到阻滞,变得烦躁起来,又想要尽快打倒刘世英,于是出脚越来越狠,身体随之露出的破绽也越来越多。这时,中村又对刘世英一记强力侧踢,刘世英这回却不闪不避,反而挺身向前,扭腰抬臂奋力击挡,将中村的腿震了回去。接着刘世英不待他稳住身形,使出连环冲捶,连击对方胸部。中村手忙脚乱地试图阻挡,却丝毫没有效果,最后失去平衡,身体被击打得向后倒去。

刘世英将中村击倒后,停止攻击,恢复了平常的站立姿势,等待中村站起来,表明自己已经获得了胜利。中村却不承认失败,忍着疼又怪叫着扑来,对着刘世英一脚腾空飞踢,妄图将其一举击倒。刘世英连忙侧转身体,双臂撑地一个侧翻,右脚顺势踢向中村。中村由于惯性,在空中无法躲闪,被刘世英踢中后再次飞了出去,狠狠撞在墙壁上,接着躺倒在地板上,一时爬不起来了。

荷子见状捂嘴惊叫一声,站立起来。她感到这越来越不像是武术交流,而是一场殊死搏斗,双方都已经完全失控。苍岛却对此无动于衷,只是暗暗心惊。刘世英站直身体,冷漠地看了中村一眼,说道:“你已经输了,不必再打了。”

中村闻言,勉强支起身体,眼里对刘世英射出仇恨的光芒,嘴中胡乱喊叫着,对着刘世英连连挥拳出脚。刘世英戒备不足,被打得一路后退,禁不住燃起怒火,随后抓住中村的手臂一扭,抬脚在其小腿上一踢,破除了他的攻势。紧下来刘世英举臂推开中村,一记侧身抡踢,击中中村的胸部,将其踢翻在地。中村被其力量所激,不禁吐口鲜血,又双手支撑着站起来,还要继续搏斗。

苍岛阻止他道:“够了,中村,现在退下!”

中村闻言,恨恨地看了刘世英一眼,向苍岛微鞠一躬,拉开木门,离开了房间。苍岛邀请刘世英重新坐下,说道:“对于发生这样的不快,苍岛感到非常抱歉,希望刘君不要介意,以后苍岛还是欢迎刘君继续来府上作客。”

刘世英谢绝道:“非常感谢,只是刘世英已经多有冒犯,我想以后就不便再来此处了,以免引起更多的麻烦,还请苍岛先生谅解。刘世英就此告辞。”

苍岛听后并未答话,脸色逐渐变得阴沉起来,脑海中某个想法一闪而过。荷子见苍岛神色有些异样,对刘世英的离去无动于衷,似乎没有挽留的意思,感到很不理解。于是荷子自己站起身来,说道:“我送世英君出去吧。”

刘世英点点头,两人并肩走出会客厅。此时天空灰蒙蒙的,不知何时起,已经下起了大雨,让人的心情更加沉重压抑。荷子一路上观察着刘世英的脸色,十分不安,说道:“今天的事情完全是个误会,中村可能是求胜心切,又不肯服输,所以做事才会这么冲动。荷子代中村道歉,请世英君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刘世英摇摇头,停下脚步,转身面对着荷子,说道:“谢谢你,荷子,只是你现在还太天真,不知道身边的成人世界有多么复杂,也许以后你会慢慢明白的。这里是个是非之地,我的到来只会给你们带来更多的争端,还是离远一点的好。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直接去找我,我还会在老地方等你,再见了。”

刘世英说着,转身准备离开,荷子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里有些悲伤,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似乎刘世英一走,她的人生便不再完整。接着她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连忙撑起一把伞追了上去,喊道:“世英君,请等一等!”

刘世英闻言停住了脚步,转过身等待荷子走近,他浑身上下都被雨水打湿了。荷子奔过去,为他挡住雨水,然后直盯着他,起初有些犹豫,接着鼓起勇气说道:“荷子还想请教世英君一个问题,是荷子的一个私人问题。”

刘世英点点头,荷子问道:“世英君真的不喜欢荷子吗?”

刘世英思索了一下,理理自己被打湿的头发,说道:“并非刘世英不喜欢荷子,只是刘世英已经心有所属,为此不想与荷子卷入太深,希望荷子能够理解。荷子是个非常优秀的女孩子,相信一定能找到自己真正的归属。”

刘世英说完,真诚地望着荷子。荷子悲喜交加,不禁流出了眼泪,呆了半响,将伞递给刘世英,要他带走。刘世英摇摇头,说道:“谢谢,不用了,你自己留着吧,我已经对下雨习以为常了,不打伞也没什么。你以后多保重。”

刘世英转身,消失在茫茫雨幕之中。荷子仍然固执地持伞相望,看到的却只是一个逐渐远去的模糊身影,近在咫尺之遥,又远在千里之外,似乎随着刘世英的离开,她的一部分生命也随之而去,再也没有被追回的可能。

这一切都被中村兵卫看在眼里。

刘世英走后,苍岛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凝视着挂在墙壁支架上的武士刀,默默地思考着刘世英的为人,以及他所代表和揭示的真正意义。他发现自己确实低估了中国人的抵抗意志,只是凭借着过分的自信而常常对此视而不见。刘世英代表了一个新时代的中国人,无论在何种方面,都具备强大的发展潜力。

苍岛猛然意识到,在自己所处的这个时代,这个地方,事物的变化速度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没有人能够控制他人的未来,强国对弱国亦是如此。苍岛不禁诧异自己此时才想通这一点,尽管曾经有一个声音早已揭示了这一切。似乎不像是巧合,他不禁又回想起自己在日本时,首相犬养毅对他说过的话来。

1932年5月15日,这是一个星期天,天空晴朗无云,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天气。这时,两辆出租车在东京靖国神社门前停了下来,苍岛浪雄和其他八名陆军和海军下级军官依次下车,一起朝门口供奉的神龛所代表的天照大神鞠躬行礼,祈祷他们的起义能够警醒众人,拯救日本并且获得成功。

随后,他们从神社里的和尚处各买了一个护身符,并把它们佩戴到各自身上。紧接着,他们重新回到出租车内,命令司机驱车驶向现任首相犬养毅的官邸。到达目的地后,九个人随即向府邸内冲去。由于这天是周末,首相府邸门口的警卫不多,他们很容易就冲破了警卫的阻拦,闯进了首相所在的办公室。

犬养毅此时正在办公,他已经有75岁高龄,本来获准退休在家,但上一任首相因反对给陆军增加军费,结果被少壮派军人刺杀身亡。由于内阁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出任首相,于是暂时请犬养毅重新出来维持局面。犬养推辞不过,只得答应。此时他见几名军官闯进来,只是微微一笑,邀请他们坐下细谈。

苍岛和其他人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点点头,相继脱掉军靴,呈半圆形围坐在犬养面前。犬养依旧面带微笑,镇静地坐着,等待他们发问。一名军官按耐不住,首先厉声喝问道:“请问犬养阁下为何反对皇军占领满洲?”

犬养不慌不忙地答道:“满洲自清国统治时起就属于中国,如果冒然将其侵占,定会在世界上引起一系列的纷争。不仅欧美各国会因自身的利益而警惕和敌视日本,中国为了自保,也会奋起抵抗。那样的话,日本就会在国际上陷入孤立无援的状态,被群起而攻之,最终会遭受失败,得不偿失。”

苍岛听到这里,冷笑道:“其他国家还好说,支那有什么抵抗的能力?”

犬养耐心地说道:“不,你错了,今日的中国已经不是当时腐败的清国所能比拟了。自我的好友孙中山君组织并推翻清国政府以来,中国已经不再是一盘散沙的局面,更不再是那个被任人宰割的中国。中国的有识之士已经觉醒,最终会负担起拯救国家的重任,中国的民众在他们的启发下,也会逐渐苏醒。一旦与其发生全面战事,由于在道义上低人一等,日本军事再强,也赢不了战争。”

苍岛闻言内心有所触动,但和其他军官一样,仍然对犬养的态度和行为不满。他们都是狂热的军国分子,为了国家的利益可以做出任何事来,包括以下克上,拒绝服从上级的命令,并且消灭所有胆敢反对他们的人。一名军官对犬养的劝说越来越不耐烦,于是他狂叫道:“跟他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开枪吧!”

9个人随即拔出他们的配枪,对着犬养的身体一阵猛烈的射击。犬养默默地承受了蜂拥而至的子弹,垂下头看着自己正在流血的身体,目送几个杀死他的人起身离去。他从内心深处发出一声叹息,既为自己,也为这九名军官,更为自己的国家。他感到自己的脑袋太过沉重,所有的力量仿佛都已经消失,剩下的只有对命运的感伤与无奈。他最后一次问自己:这个国家到底要向哪里去?

9名军官随后因暗杀罪名被逮捕,被判处死刑。但是包括军部在内的大部分日本国民认为他们是真正的爱国者,于是集体向法庭请愿,要求从宽处理。甚至还有九名狂热的爱国分子希望替他们受刑,为了表达他们坚定的信念,他们分别割下了自己的右手小拇指头,装在一个盛满酒精的瓶子里寄给了主审法官。

法官在民众的压力下,判处这9名军官无罪释放,只是轻描淡写地去除了其中几个人的职务,并要他们作出不再重犯的保证。苍岛浪雄被命令赋闲在家,等待接下来的命令。这一天,一名军国主义高层官员来到苍岛的寓所,在肯定了他的行为后,要求他潜入中国内陆,为日后可能发生的全面战争搜集情报。

“军部会为你支付一切活动费用,那么你将选择哪个城市呢?”

苍岛取出中国地图,在各大城市中寻找比较了一番,指着重庆说道:“这里。战争一旦发生,日本由于资源的匮乏,会努力使战事迅速解决。而支那出于对自身的考虑,会试图拖延战争,取得国际支持。他们的首都被我们攻占后,如果不能被我们屈服,必定会迁往内陆,因此需要选择一个合适的后方基地。”

“而重庆地理位置险要,有江水和群山等天然屏障保护,易守难攻,并且物产资源丰富,宜作持久顽抗之计,定会成为他们的首选。我军机械化部队在此地无法展开,陆军无法发挥火力优势,只能依靠大量轰炸机进行骚扰。为此,我们必须对这一地区具有足够的了解,才能够做出最为合适的战略行动。”

“很好,尽快带上你在乡下的家属,扮成商人进入支那。到达之后,召集当地的浪人,无论用什么手段,尽可能地搜集所有有用的情报,定时发送回满洲。至于你的身份,除了你的亲信外,不能向任何人透露,包括你的家属在内。一旦身份暴露,立即毁掉所有证据,返回满洲或者日本本土,准备加入战争。”

“是,苍岛明白!”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