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年代 正文 第六章

tw20472047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7.html[/size][/URL] 1932年夏,日立医院正式运作。苍岛荷子结束了一天的护士工作,换上印花的和服,从医院中走了出来。自满洲事变后,由于中国人普遍对日本人有反感情绪,苍岛浪雄很是担心女儿的安全,派了一辆专车负责护送合子,并告诫她在工作结束后立即回公馆,不要在外面长时间逗留,以免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7.html


1932年夏,日立医院正式运作。苍岛荷子结束了一天的护士工作,换上印花的和服,从医院中走了出来。自满洲事变后,由于中国人普遍对日本人有反感情绪,苍岛浪雄很是担心女儿的安全,派了一辆专车负责护送合子,并告诫她在工作结束后立即回公馆,不要在外面长时间逗留,以免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但是长期足不出户会使人产生厌烦心理。这天下午,荷子决定在回公馆之前,到不远处的中央公园游览一番。于是她支开护卫她的武士,告诉汽车司机今天她要加班,让他等到天黑时再来接他。司机不知实际,闻言点点头同意了。

此时正值盛夏,公园里的植物都已经枝繁叶茂,尽情地展现着自己的绰约身姿,脚下的草地也也是绿油油的一片,惹人喜爱。微风徐徐,阵阵花香扑鼻,蝴蝶昆虫展翅纷飞,更是让人心情舒畅,流连忘返。荷子不禁深深沉醉在其中。

荷子一路向公园深处走去,继续游览着美景。当她来到中山亭附近时,看到不远处刘世英等人正在一起练武打拳,觉得饶有趣味,于是就停下来,坐在一棵大树下观看起来。刘世英等人没有注意到,继续呼喝着练武。

正当荷子聚精会神地观看时,没有发现一群青年袍哥已经盯上了她。这些人正是上次刘世英和王名扬在林君玉家理发店里遇到的那帮。领头的袍哥范大增见荷子一个人坐在那里,顿时起了歹意,向手下喽啰一招呼,带头走了过去。

荷子对他们未曾防备,袍哥们拥到她身旁时,她见对方一副无赖流氓的模样,才发现对方似乎不怀好意,一时有些慌张,站起身想要离开。范大增闪身跨到荷子面前,说道:“别急着走啊,留下陪大爷说说话好不好?”

荷子左躲右闪,却始终摆脱不了范大增的纠缠,于是停下来冷冷地说道:“我又不认识你,为什么要陪你说话?赶快走开,惹我对你们没有好处!”

“哟,小妮子嘴巴还挺硬的!”范大增哈哈大笑道,这时他身旁的一名袍哥悄悄对着他的耳朵说道:“范哥,这女人好像是日本人,你看她身上还穿着和服,看样子大有来头。日本人不好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要不咱就放她一马?”

范大增闻言有些迟疑,上下打量了合子一番,随即冷笑道:“日本人怎么了?强龙不压地头蛇,到了我的地盘上,他们也得看我们的脸色行事。再说日本人有几个是好东西,有机会能够教训他们一下,也是我们的造化是不是?”

范大增说着开始对荷子动手动脚,间或说着一些肮脏下流的话。袍哥们则将两人围在中间,既可以防止荷子逃跑,又可以阻挡他人的视线。荷子越来越着急,说道:“不要碰我,把你的脏手拿开!你们再这样,我可就要喊人了!”

“喊吧,喊了也没人帮得了你,哈哈!”

范大增等人的动静越来越大,引起了正在授武的刘世英的主意。刘世英循声望去,发现一伙袍哥正在调戏一位不知名女子,他不想兴师动众惹出事来,于是对王名扬说道:“你带大家继续练,我有点内急,先找个地方方便一下。”

“没问题,小心别掉到坑里爬不出来了。哈哈,开玩笑的!”刘世英作势要打王名扬,王名扬连忙嬉笑着躲闪。“我很快回来”,刘世英说着,装作一副十万火急的样子,甩开脚步奋力向荷子与袍哥们所在的地方跑去。

刘世英来到袍哥们的身后,问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范大增闻声回过头来一看,见是刘世英,不由得一惊。他知道刘世英的厉害,但又不甘示弱,以免让手下小弟们看轻自己,随即蛮横地说道:“你管得着吗?”

刘世英见是范大增,也感到十分意外。荷子见刘世英过来,知道他是来给自己帮忙的,于是躲到了他的身后。刘世英看到她穿着一身和服,这才发现她是日本人,心中很是疑惑,但是出于对弱者的同情,问道:“你不认识他们?”

荷子摇摇头,刘世英又问范大增:“你们想怎么样?”

范大增一副无赖相:“我们没想怎么样啊,你呢,你想怎么样?”

刘世英知道他是存心找茬,跟他没有什么道理可讲,一场打斗在所难免,于是警告他道:“我劝你们最好离开,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嗬,还敢威胁我们,上次我们没跟你翻脸,别以为是我们怕了你,今天说什么也得教训教训你不可!兄弟们上,把这个爱多管闲事的家伙给我放倒喽!”

范大增一挥手,众袍哥一拥而上,将荷子与刘世英团团围住,刘世英不动声色,摆好姿势准备迎战。范大增随后一声令下:“动手!”

袍哥们闻言,随即挥拳向刘世英袭来,刘世英护着荷子左遮右挡,同时脚起拳落,将袍哥们一一击退。刘世英没想伤到他们,出招只是点到为止,不想袍哥们越打越凶,下手越来越狠。范大增趁刘世英不注意,从他身后偷偷靠近,一把将他的双手牢牢锁住。不待刘世英挣脱开,众袍哥就上前对他加以拳脚。

刘世英不得不挨了几下,禁不住怒火中烧,使劲扭转身体躲开袍哥们的攻击,随后手指用力在范大增的肋骨上一抓,疼得他哇哇大叫,双手也不由得松开,刘世英一记强有力的侧肘将他击倒在地。为了防止有人再次从背后偷袭,刘世英贴紧荷子,与荷子背靠背站在了一起,应接着袍哥们一轮又一轮的进攻。

由于后背有了安全保障,再加上刘世英的敏捷身手,众袍哥一时不敢靠近,只是把刘世英包围了起来。但是袍哥们并不死心,依旧在寻找机会,个个都蠢蠢欲动。刘世英见他们下手狠毒,于是也决心下重手,将他们一举打倒。

一名袍哥抢先出手,挥拳向刘世英的脸部袭来,刘世英用粘手功架开他的拳头,随后一记寸劲短拳,在他胸部重重一击,那袍哥立即躺倒在地。接着更多的袍哥一起拥上来,刘世英来不及细细应对,但也不想这样鏖战下去,于是设法在袍哥们身边游走,同时使出连环冲捶,一个一个将对方抓住,并且打翻在地。

刘世英以荷子为圆心,贴着荷子不断腾挪转身,有好几次到了危急时刻,刘世英不得不抱住荷子放低身形以躲避对方的拳脚,使荷子既惊叫又脸红。紧接着刘世英放开手脚,左右出击双拳如炮弹一样连续挥出,很快将对方全部打倒在地。众袍哥狼狈不堪,一个个鼻青脸肿,捂着疼处躺在地上呻吟打滚。

范大增的脸上被打出了一个黑眼圈,他揉揉眼睛勉强爬起来,说道:“他娘的,小子,你没看到她是日本人吗,你怎么帮日本人打起中国人来了?”

刘世英喘口气,望了荷子一眼,说道:“她是日本人没错,但她也没做什么坏事对不对,你们几个都是大老爷们儿,干什么和人家一个女孩子过不去?”

范大增哼了一声,说道:“她是没干什么坏事,但不一定她的日本人同胞也是这样。说到底,他们日本人没一个是好东西!”

范大增的话说得十分难听,荷子听了很是难过,刘世英安慰地看了她一眼,又对范大增说道:“但是你也称不上是什么好东西,对不对?”

范大增被说到了痛处,一时无法反驳,于是狠狠他瞪了刘世英与荷子一眼,喝了声“撤”,众袍哥都忍着疼爬起身来,一瘸一拐地离开了。

荷子待他们走远后,对刘世英深鞠一躬,说道:“对于阁下的帮助,荷子感激不尽。我的名字叫苍岛荷子,阁下叫我荷子就可以了。请问阁下怎么称呼?”

刘世英对荷子的过分的礼貌很不适应,一边擦汗一边说道:“我叫刘世英,直接叫我的名字就行,不要总是阁下阁下地叫,那让我感觉很不自在。”

荷子又鞠一躬,说道:“是的,刘世英阁下。”

刘世英很是无奈,说道:“不说这个了,我带你去认识一下我的朋友们。”

荷子见天色已晚,于是推辞道:“不了,我得尽快回去,免得父亲担心我。对了,请刘君和我一起到我住的地方去,我父亲将会亲自向你道谢。”

“我现在不能走,他们还在等我回去。”

“不会耽误很久的,就请刘君答应我吧!”

刘世英看着荷子,荷子的脸上充满了真诚和期盼。刘世英没有办法,摇摇头说道“那好吧,我去和我的朋友们说一声,你先在这里等我。”

“好的,请快去快回。”

刘世英答应了一声,跑步来到了众人面前。王名扬见他满身大汗地回来,问他:“你没事吧,怎么看上去像是刚从战场上出来,浑身都湿透了?”

刘世英卷起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摇摇头表示自己还好。林君玉心细,发现刘世英的手有些红肿和淤血,于是连忙上前握住,仔细察看了一番,惊叫道:“你的手怎么回事,怎么伤成了这个样子?”

刘世英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关节,说道:“不用担心,刚才打斗时留下来的,不碍事。几个小混混对一名女子欲行不轨,我把他们打跑了。”

王名扬听了对他很是不满,说道:“你也不叫上我们一起去,太不够意思了。”

林君玉也说道:“是啊,你一个人打他们一群,肯定有危险的。”

其他人也都随声附和,刘世英安慰他们道:“没事,你们看我这不是很好吗?我主要是担心打起来时,你们功夫还不到火候,说不定会受伤,到时候我就不好对学校和你们的家长交代了,所以觉得还是我一个人去的好。”

王名扬拍拍他,说道:“下次千万不要再这样了,大家都是朋友,应该有难同当才是。就算我们打不过他们,至少也能给你壮壮胆什么的,你说对不对?”

刘世英点点头,“那好吧,下次一定。”

刘世英接着又说道:“噢,忘了告诉你们,被我救下来的那名女子还在等我,说是要带我到她住的地方致谢。我推辞不过,只好答应了,准备现在就过去。”

大家循着刘世英指示的方向看去,果然发现一名女子正站在不远处,面向自己所在的方向。林君玉对此很是好奇,问道:“她是谁呀?”

刘世英有些犹豫,回答道:“她叫荷子,是个日本人。”

大家一听非常惊讶,开始议论纷纷。王名扬问道:“你认为她怎样?”

刘世英耸耸肩,“我对她还缺乏足够的了解,不过感觉她还是值得信任的,我会询问与她相关的一切,她来这里的动机,回学校后再告诉你们。”

王名扬问道:“要不要我和你一起去?”

刘世英摇摇头,“不必了,我还是一个人去比较好。”

刘世英转身准备离去,林君玉关心地提醒道:“你自己要小心。”

刘世英笑了,“放心吧,这又不是去赴鸿门宴,没有危险的。”

随后,刘世英不再迟疑,迈步走向荷子,与荷子并肩离开,逐渐消失在众人的视野当中。王名扬目送两人走远,带着大家回学校去了。

荷子和刘世英一起向公园外走去,刘世英边走边问道:“荷子,你为什么来中国,又为什么来到这个地方,你们日本不好吗?”

“不,我在日本过得很好,只是我父亲想要到中国做生意,他认为重庆很有潜力,于是就留了下来。由于我对中国非常好奇,所以也就跟着过来了。”

“怪不得,你的中文说得很不错啊!”

“嗯,谢谢刘君夸奖,在来这里之前,我确实学过一段时间汉语。”

“但是你也应该知道,我们两国现在正处于交战状态。”

“你是说占领满洲?但满洲不是不属于中国领土吗?”

刘世英对她的回答很是诧异,“不对,自清朝统治时起,那里就是中国的领土。而且它不叫满洲,而叫东北,是中国的辽东三省。”

“原来是这样,荷子不知,希望世英君谅解。”

“没关系,只是这些都是谁告诉你的?”

“是我父亲说的,我们很多日本人也都这样认为。”

刘世英若有所思,“请替我介绍一下你父亲,他是做什么的?”

“我父亲名叫苍岛浪雄,以前为政府工作,是个军官。但由于他想法和周围格格不入,很受同事排挤,于是他辞去官职,到中国内陆寻求发展。他非常推崇中华文明,致力于慈善事业,这也是他在这里建立医院的原因。你瞧,就是前面那座日立医院。我也在里面上班,我是个护士,以前接收过职业训练。”

荷子对自己的工作很是自豪,刘世英看了看不远处的医院,若有所思,说道:“是这样啊,那么欢迎你们到中国来,希望我们今后能够愉快地相处。”

“嗯,谢谢世英君!”

两人互相交谈着,来到了医院门口,荷子的专车一直等在那里。荷子邀请刘世英和她一起坐上汽车,司机随即发动引擎,一路向日本公馆驶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