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年代 正文 第五章

tw20472047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7.html[/size][/URL] 这天早晨,刘世英等人又去公园练武,大家跑步前进以锻炼体魄。当队伍经过石板街时,众人发现这里刚刚新建了一所私人医院,很多人正围着看热闹,门口的一些人在为医院剪彩,并且燃放着鞭炮,于是都停下来驻足观看。 在刺耳的鞭炮声中,王名扬发现医院的名字叫日立医院,于是捂着耳朵挖苦道:“日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7.html


这天早晨,刘世英等人又去公园练武,大家跑步前进以锻炼体魄。当队伍经过石板街时,众人发现这里刚刚新建了一所私人医院,很多人正围着看热闹,门口的一些人在为医院剪彩,并且燃放着鞭炮,于是都停下来驻足观看。

在刺耳的鞭炮声中,王名扬发现医院的名字叫日立医院,于是捂着耳朵挖苦道:“日立医院?我们要倒日它却喊着要立日,可见出资建这医院的人不是什么好东西,肯定是日本人无疑。以他们的心狠手辣,绝对能把健康人医成残疾人,把天才医成疯子,把有病没病的直接给医死!大家千万别到这儿来看病啊!”

刘世英听后,往医院门口的人群中一瞧,果然发现有几个人穿着日式西服,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日本人独有的风格,与旁边其他的人很不相同。其中甚至还有一名穿着和服的年轻女子,在四周的中国人当中显得很是乍眼。

王名扬也看到了,叫道:“瞧,还真被我说中了。刚刚驱逐走一个日本领事馆,立马又来个日立医院,日本人纯粹不知羞耻,明知道自己不受欢迎,却还要往来跑,专门和中国人对着干。而且偏偏还挑这个时候来,侵略了我们的国家,又来看我们的笑话,还大赚特赚我们的钱,真是头披着羊皮的狼!”

众人随后开始议论纷纷,林君玉说道:“这是一所私人医院,日本人的收费肯定会相当昂贵。能到这里来看病住院的,只可能是富商,或者有权有势的政府官员。其他平民和穷人则会被拒之门外,日本人是不会为中国百姓着想的。”

赵为民说道:“日本人在这个时候来中国开医院,是种非常奇怪的举动。他们一边在东北杀人放火,一边又跑到内地救死扶伤,实在让人无法理解。”

王名扬说道:“那我们怎么办?要不弄几桶炸药,选几名敢死队员,搞个人体炸弹什么的,把这害人的地方炸上天去,也好出口恶气。大家觉得我这个主意是不是挺有诱惑力的?对于这个千载难逢的报仇良机,有没有人心动啊?”

林君玉调笑他说:“那好,就由你来担当这个重任了!这是一项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而且非你莫属,毕竟搞破坏是你的专长,你说对不对?”

王名扬忙推脱道:“我不行,我这个人虽然适合做英雄,但不适合做烈士。我必须活到所有敌人都倒下或者投降时才行,搞自杀活动不是我的专长。”

接着,王名扬又作出一本正经的样子,说道:“俗话说擒贼先擒王,不如我们想办法找到那个幕后黑手,搞到他的罪证后告到警察局去,把他们一个个都揭发出来。而且根据我的判断,那个家伙现在就在医院门口的人群当中。”

大家听后都东张西望,纷纷在人群中搜寻那个罪魁祸首,疑神疑鬼地感觉每个人都有嫌疑。刘世英不想大家在这个话题上多想,说道:“这些问题下次再讨论,现在我们继续出发。在试图打倒敌人之前,我们首先要使自己强壮起来!”

大家点点头表示同意,又重新排好队,一起朝公园跑步前进。

刘世英一边跑,一边思考着这一切所代表的意义。不知为何,他隐隐约约地感觉到:随着日本人的到来,表面的平静已经被打破,以后定会有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时局将会变得非常复杂,很难让人理出头绪,并将始终纠缠不清。

替医院剪彩的是重庆政府的一名统计,在财务部长刘航探的手下做事,名叫梁克明。不久之前的一天晚上,他奉命加班复查财务收支,正在乱七八糟的办公桌后面满腹牢骚地工作。这时,一名头戴黑礼帽,穿着一身黑色大衣的神秘男子走进了他的办公室,用生硬的汉语对他说道:“请问阁下是梁克明先生吗?”

梁克明此时心里正没好气,闻言知道是有人要找他帮忙,这种事司空见惯,他不是那种大公无私的人,曾经利用职务多少捞了一些外快。此时见买卖上门,于是头也不抬地说,“是的,有话快说,我现在正忙着呢,没多少闲工夫。”

来人对他的态度似乎很是不满,但马上又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说道:“是这样的:我家主人想要在贵地开设一家医院,并且建造几间民用住宅,但因为对这里的情况很是生疏,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后来主人打听到先生为人忠实热心,因此派我来与先生洽谈一番,希望先生能够给个面子,出手相助。”

梁克明听到这里,抬起头仔细打量了对方一阵,扶一扶鼻梁上的眼镜,说道:“你们搞错了吧,我不是城市规划局的,无权私自出售地皮。再说我在那里也没有熟人,你应该直接找他们去谈才对。再说现在办医院很是困难,不但手续难办,而且收益很不稳定,毕竟医疗风险太大,容易出事故。很抱歉,我帮不上忙。”

来人微微一笑,“先生多虑了,其实您只需帮助我们联系一下相关部门即可,至于其他的事情,则不劳先生费心。当然先生也不会为此一无所得,这是一点小意思,算是给先生的报酬。事成之后,主人还会加以重谢,请先生务必答应!”

来人说着,双手将一捆半包半露的钞票放到梁克明面前。梁克明的眼睛立刻直了,他使劲吞了口口水,感觉此人大有来头,看样子肯出大价钱。于是他定定神,装作很平常的样子说道:“即然这样,我就找他们说说看。对了,还请你告诉我你家主人的姓名和住址,等我把事情办成后,也好及时通告一声。”

“很好,这里有一封信,主人让我转交给你,它会告诉阁下需要知道的一切。但请您务必记住:主人的身份不能向其他任何人透露,如果主人的事业因此受到威胁,并且导致失败的话,阁下就会有大麻烦!阁下为此必须慎重行事,主人将恭候阁下的佳音,希望阁下能够尽心尽力,早日了却主人心愿!”

来人说着拿出一个白色信封,然后身体前倾,郑重地捧递给梁克明。梁克明忙站起来双手接过去,点点头答应道:“放心,我会替你家主人保守秘密的,信里的内容我不会向别人透露一个字,你们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非常感谢”,那人深鞠一躬,转身走出梁克明的办公室,随即消失在茫茫夜色当中。梁克明起身送他离去,然后向大街上左右张望了一阵,迅速关上办公室的门,兴奋地收起钞票。接着他凑近信封仔细看了起来,只见上面印着富士山和樱花树,并用整齐有力的中文写着一行字:日本挚友苍岛浪雄敬封。

有钱能使鬼推磨,梁克明很快将事情办妥,然后循着信中透露的地址,找到了苍岛浪雄的临时住处。两人随后机密地交谈了一番,苍岛对梁克明很是满意,认为此人对日本人的钞票没有偏见,可以加以利用,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接下来的事情顺理成章。梁克明找到一块位于石板街的合适地方,征得苍岛浪雄的同意后立即破土动工,修建医院。其理由冠冕堂皇,名曰造福百姓,实则中饱私囊。在苍岛的指示下,梁克明又在附近地区设立了日式的艺馆和公馆,作为苍岛及其家属和浪人的落脚之处。事后,梁克明又得到一大笔辛苦费。

梁克明的卖力肯干很讨苍岛的喜欢,两人的关系也越发亲密起来。梁克明自不用说,为自己的受宠很是得意,有点像是太监向皇帝示好的意思。于是苍岛便继续用金钱收买他的忠诚,有意栽培他为自己在重庆政府内部的亲信,并试图通过他做些文章,获得一些具有价值的信息来,而医院只是起一些掩护作用。

此时,剪彩仪式已经到了尾声,梁克明正和苍岛等人互相鼓掌庆贺。苍岛浪雄的女儿荷子也在人群中,待鞭炮声停息后,她兴奋地用日语问道:“父亲,这回医院建成了,你答应过我的,现在我可以在里面工作了吧?”

苍岛微笑着点点头,说道:“当然可以,不如你现在就进去看看,了解一下你今后的工作环境。我和梁先生还有一些事情要到艺馆去谈,不能陪你了,等你参观完后,会有人护送你回公馆。你看这样行不行?”

“是的,父亲,请忙您的事情去吧,不用担心我。”

“那好,我们回头公馆见。”

苍岛浪雄说完,带着梁克明和几个随从,坐上汽车向艺馆所在的方向驶去。

建成的艺馆和公馆是连在一起的,这使苍岛的行动非常方便。到达目的地后,苍岛和梁克明走下汽车,苍岛命令其属下在艺馆大门和屋门口守候,然后领着梁克明走进艺馆,选择了一个精心装饰过的房间,准备殷勤地款待对方。

苍岛邀请梁克明坐下,然后拍拍手,紧接着几名日本艺妓走了进来。艺妓们行完鞠躬礼后,开始给两人沏茶倒酒,陪梁克明聊天说笑。几名艺妓又奏起音乐,和着节拍跳起了扇子舞。苍岛和梁克明一边观看,一边交谈。

苍岛端起一杯清酒,对梁克明说道:“先生这段时间日夜操劳,为鄙人办了这许多事情,实在是辛苦了,对此苍岛感激不尽!来,我敬先生一杯!”

梁克明也连忙端起酒杯,说道:“哪里哪里,先生客气了,这是我梁某应尽的义务,用不着道谢!苍岛先生不仅慷慨大方,而且致力于发展中日友好事业,为重庆市民修建医院,除病去疾,实在难得,应当由鄙人敬先生一杯才是!”

苍岛听后一笑,说道:“既然这样,祝我们合作愉快,干杯!”

“干杯!”梁克明应道。两人相继喝下了清酒。

接着,苍岛拍手叫来一名艺妓服侍梁克明。两人又坐着喝了一阵,梁克明满面红光,已经有了醉意。苍岛见状,试探着对他道:“梁先生累了吧,如果没有什么急事的话,不如先在艺馆里休息一下如何?苍岛刚才突然想起来,还有件事情需要我亲自处理,就不陪先生了。先生在这里不必拘束,请自便吧!”

苍岛说着站起身来,梁克明含糊不清地嗫嚅道:“好说,好说……”

苍岛使个眼色,其他艺妓都鞠躬退出了房间,只留下那名给梁克明劝酒的艺妓。苍岛拍拍梁克明的肩膀,拉上门也退了出去,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笑容。

房间里空下来后,梁克明越喝越多,禁不住浑身发热,而那名艺妓仍然对他不停地劝酒,试图将他灌醉。不一会儿,梁克明开始有些难以自控,坐立不稳了。那艺妓见时机已经成熟,于是试探着问道:“梁先生在政府里是做什么的啊?”

梁克明迷迷糊糊地回答道:“还不是个处理账本的,天天还要看上级脸色做事,稍微犯点小错,就要挨骂,还要经常加班,真他妈没劲儿!”

“那梁先生的工作应该很重要,不然不会得到如此重用。”

“重用?对,你说得很对,确实是重用,我经常被他们超重使用……整天累死累活,还捞不着几个钱,真教人憋屈,要是有更好的地方,我早就拍屁股走人了……好在这回还能凭关系捞几个小钱使使,到外面找点乐子什么的……”

“是吗,那么梁先生在这里应该感到比较快活吧,毕竟这里的服务都是免费的,只要先生能够与我的主人合作,我们保证能够满足先生的一切要求……”

梁克明闻言一笑,盯着怀里的艺妓开始胡思乱想,随即搂住她亲热起来。那艺妓见挑逗成功,于是也乐得让他在自己身上四处乱摸,同时却又半推半就,说道:“先生先不要性急,想要什么服务,尽管吩咐好了。不过在此之前,我想求您一件事:我有个弟弟,想要在您那儿找份事做,希望先生能够答应!”

“没问题!”梁克明应道,然后迫不及待地将她压倒在地板上。

第二天早晨,梁克明将那名艺妓的所谓弟弟带进了重庆政府的办公大楼,问他道:“你想要得到份什么样的工作?告诉我,我可以替你安排。”

那人四处观察了一阵,用半生不熟的中国话说道:“我要信息和情报来源最丰富,同时也是身份最隐蔽的那种工作,请梁先生替我找一个最为合适的!”

梁克明听后一愣,随即答应下来,“可以,你叫什么名字?”

“回先生,我叫田中野男。”

“那好,从今天起,你的名字叫田中野,别人问起时,就说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你暂时在我的手下做抄录员,替我做一些文件抄写方面的工作,办事时尽量少说话,不要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我会把你介绍给我的上级和同事的。”

田中点头哈腰道:“是!请梁先生吩咐!”

梁克明点点头,“很好,就这样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