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年代 正文 第三章

tw20472047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7.html[/size][/URL] 王名扬一阵小跑,逐渐赶上了他前面的那名学生。两人并肩走到了一起,王名扬喘了几口气,和他打了声招呼,说:“嗨,我叫王名扬,你叫什么?” 对方说话很简短,“刘世英”。 “噢,你也是重大的啊,咱们还是校友呐,呵呵……那个,你的功夫真棒,还没怎么出手,就把那家伙摔趴下了。不知道你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7.html


王名扬一阵小跑,逐渐赶上了他前面的那名学生。两人并肩走到了一起,王名扬喘了几口气,和他打了声招呼,说:“嗨,我叫王名扬,你叫什么?”

对方说话很简短,“刘世英”。

“噢,你也是重大的啊,咱们还是校友呐,呵呵……那个,你的功夫真棒,还没怎么出手,就把那家伙摔趴下了。不知道你在哪学的,这么厉害?”

“怎么,你也想学?”刘世英问道。

“当然了……如果你肯教的话,我自然是乐意之极啦!”

“我现在很忙,没有空。”刘世英拒绝了。

“没关系,等你哪天有时间了再教我,我不着急。我保证会拉上所有认识的同学,虚心向你拜师学艺。我们一定勤学苦练,不辜负你的一片痴心;我们一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打败包括你在内的所有对手,一举横扫天下;我们一定遵守武德,惩恶除奸,该出手时就出手,忍不住时就大打出手;我们一定……”

刘世英听到这里,停下脚步,打断他的话问道:“你是学校哪个系的?”

“如果你一定要问,我也一定不会拒绝告诉你,实际上我是文学系的,也就是世人所称的才子那类人。才子又称骚人墨客,自古风流倜傥,出口成章,这你是知道的……对了,你问这个干什么?是不是也想成为我们中的一员啊?”

刘世英点点头,边走边说道:“怪不得你这么多话。”

王名扬听完顿时愣在了原地,等反应过来后,连忙跟上刘世英的脚步,说:“这个话多嘛,确实是有一些,不过一般我都能将自己的嘴巴掌控的很好,话可长可短,可说也可不说,可大声说也可小声说,可以夸人也可以骂人,可祝人好运也可咒人不得好死……当然了,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马上闭嘴。”

刘世英将信将疑,问:“你真能做到?”

王名扬连忙张嘴准备回答,却又想起自己刚才的许诺,于是闭上嘴巴,使劲儿点点头。刘世英微微一笑,没说什么,只是脚下加快了步伐,向学校走去。

两人沉默地走到学校,王名扬一路上差点没憋死,此时见刘世英不理他,正自顾自地走开,于是喊道:“喂,先别走啊,你还没告诉我你是哪个系的呐……”

刘世英头也不回的说道:“音乐系。”

王名扬听了,自言自语道:“音乐系……怪不得呢,这些人耳朵都是为音乐长的,脑袋里跳动的净是美妙的音符,自然不愿意听我发出的噪音。不过我可不是只会制造噪音的家伙,我要用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你教我功夫,并且加盟为我们东岛稀歪会的会员!不要小瞧人,我一定能做得到,咱们后会有期!”

王名扬回到教室继续上课,但他听不进课,脑子总是走神,只想着和刘世英再见一面。任课老师见他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叫他起来回答问题,他听话地站起身来,却又答非所问,还一脸无辜地称自己的大脑暂时不听指挥。老师无奈,不理他继续讲课,王名扬站了一会儿,又自个儿坐下,继续动他的脑筋。

就这样熬过了一天,待到下午校门开放后,王名扬立即整理好书桌,到校门口拦截刘世英。他在附近找了一块周围视野比较开阔的石台,爬上去在离校的学生群中四处眺望观察。经过一阵搜寻后,王名扬终于发现了刘世英的身影,于是立即上前追赶。待他渐渐追上刘世英后,却又想不出来见面后该说些什么,于是只是悄悄尾随在刘世英身后,看他究竟要到哪里去。

刘世英渐渐远离了人群,发现身后有人跟踪,于是拐进了路旁的一条小巷。王名扬不知是计,连忙也跟着走进去,不想却发现刘世英正在那儿等着他。王名扬见状,立即装作很是意外的样子,说道:“这么巧啊,原来你也从这儿经过,呵呵,既然这样,不如咱俩结伴而行,还能谈谈武术什么的……”

刘世英不为所动,问道:“你为什么跟踪我?”

王名扬狡辩道:“跟踪你?没有啊,我只是恰好路过这里,恰好在这里遇到了你,又恰好和你同路,没有阴谋诡计,更没有跟踪盯梢,一切都纯属巧合。”

刘世英不理他,出了巷子继续往前走。王名扬跟在他身后,鼓起勇气说道:“喂,等等,我和你一起走……我说你走这么快,急着干什么去呀?”

刘世英边走边说:“到理发馆理发,你也要去吗?”

“这个……正好,我的头发现在长得可以扎辫子了 ,去就去吧。”

两人一路前行,刘世英带着王名扬东拐西拐,来到位于菜园坝的一家理发馆前,径直走了进去。老板娘见刘世英进来后微微一笑,继续忙着手里的活,示意他先坐在长条椅上稍等片刻。刘世英两人随即坐下来耐心等待。

来理发馆理发的人很多,但老板娘的动作既干净又利索,理头的效率非常高,因此很快就轮到了刘世英和王名扬。这时,突然从门外闯进一伙青年袍哥,为首的那人高昂着脑袋,嘴里叼着烟卷,一副目中无人的无赖相,进来后歪头斜着扫了店里的人一眼,喷着烟圈向老板娘喊道:“喂,老板娘,理发!”

此人名叫范大增,是重庆袍哥帮会中有名的混混。他终日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统领着一些在赌局和烟馆里认识的狐朋狗友,互相称兄道弟,以敲诈勒索为生,人称‘饭桶’,在街坊四邻中的名声很不好,但没人敢轻易招惹。

老板娘见他们进来,赔笑道:“麻烦几位先坐下等几分钟。”

“什么?理个破发还要等,你看大爷我像是个等的人么,还不快给我速速的!我可给你说好了,要是发理得让人不满意,我可是一个子儿都不掏,还要跟你讨头发损失费,听到了没有?大爷我可不是好惹的,趁早放聪明些!”

老板娘听后十分为难,一旁的王名扬对此十分不满,想站起来驳斥那人几句。刘世英一把按住他的手,摇摇头,示意王名扬不要轻举妄动,然后不待他张口发问,接着对老板娘说道:“阿姨,你就先替他们理吧,我们不着急。”

刘世英说完,向老板娘点点头。老板娘向他感激地一笑,准备动手给范大增理发,他却早已自个儿坐到了发椅上,翘起二郎腿,说道:“这小子还算识时务,不过,爷们儿我可不是那么容易伺候的。我说老板娘,这理发馆里难道只有你一个人会理发,没有请几个漂亮的小妞当徒弟?也太显得小家子气了吧!”

老板娘说道:“徒弟是有,只是很不巧,前一阵子姑娘家里出了点事,回去料理家事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还请客人见谅。其实谁理都一样的,再说徒弟哪有师傅熟练,我理发的技术绝对说得过去,这一点您完全可以放心。”

范大增听了仍旧不理不饶,说道:“我不是看不上你的技术,而是看不上你的脸蛋和身材。像你这种半老徐娘,要啥没啥,早就没得混了,赶紧退休才是正经,省得让人见了产生视觉疲劳。今天爷们儿非得要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姐伺候才行,不然我们就不走了,你还得赔偿我们时间损失费,兄弟们说是不是啊?”

围在一旁的小弟们闻言立即淫笑着随声附和,刘世英虽然对他们非常厌恶,但任然不动声色。正当老板娘不知怎么办才好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妈,我回来了”,接着蹦跳着走进来一名女学生。王名扬循声望去,只见她理着一头乌黑亮丽的女生短发,配上一身整洁的重大女生校服,显得活泼又大方。

老板娘答应了一声,女生注意到那帮袍哥不怀好意的目光,扭头不予理睬,转身后发现刘世英也在,于是惊喜地喊道:“咦,原来你也在这里呀!”

刘世英对她微微一笑。看样子两人认识,而且刘世英还是这里的常客,不然老板娘和她女儿对他这么热情。不过没想到她也是重大的,而且还挺漂亮,以前在学校里怎么就没见过呢?王名扬心里想着,对这名女生十分好奇。

接着女生又看到了一旁的王名扬,问道:“刘世英,这是谁呀?”

“噢,这是我在路上认识的一个——朋友,叫王名扬。王名扬,这是林君玉,我在学校艺术系认识的一个——朋友,她的绘画非常棒!”

林君玉笑着对王名扬说道:“你好,王名扬,欢迎你到这儿来!”

王名扬受宠若惊,连忙说道:“谢谢,谢谢,认识你也我很高兴!”

林君玉随后又问她母亲道:“妈,你累不累?我给你帮帮忙吧!”

老板娘摆摆手,说道:“不用了,妈一个人就够了,你快回屋画画去吧!”

老板娘说着,就要把她往屋里推。这时,只听范大增喊道:“慢着!”

老板娘闻言一惊,不得不停下,范大增扔掉烟头,阴阳怪气地说道:“老板娘,原来你还有个女儿呀,想不到人长得还挺水灵。现在既然没有别人,不如让她留下来陪陪老爷,你就一边歇着去吧,爷们儿都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这……”,老板娘推说道:“我女儿不会理发!”

“笑话!哪有老娘是理发匠而女儿却不会理发的,你最好不要给我推三阻四,赶紧让她留下好好伺候爷们儿几个,小心把我们惹恼了没你好果子吃!”

众袍哥闻言更是一副凶恶像,王名扬见了十分气愤,忍不住讥讽道:“照你这样说来,你爹若是个土匪流氓,那你也一定是个同等货色了!”

林君玉一听禁不住扑哧笑出声来,王名扬见状十分得意,范大增却马上就火了,站起身抓着王名扬的衣领狠狠说道:“你小子是不是活腻了,敢找大爷我的茬,以为我们袍哥是好惹的吗?小心哪天我们砍了你的枝子,看你还敢不敢和我们对着干!你给我听好了:这个世界上比你狠的人多的是,不要自找苦吃!”

王名扬没吃他这一套,继续说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袍哥也分三六九等,像你这样没权没钱没关系没正当职业又没道德的家伙,只能去当街头混混,是袍哥帮会中最没有地位的。除了你手下的一帮小喽啰,谁会把你当回事儿?”

“行,看样子你是皮痒痒了,老子今天非教训你一顿不可!”

范大增羞恼成怒,扬拳对准王名扬的脑门就要挥下去,王名扬缩缩脖子正要躲闪,却发现刘世英已经出手抓住了对方的手腕。刘世英笑咪咪地对范大增说道:“大家有话好说,何必动武呢?”嘴里说着,手上的力道却不减,手指间相互紧扣,向对方的骨骼挤压,并伴有一定程度的扭折。表面看似无事,实则危险至极。

范大增的手腕被刘世英牢牢拿住,感觉自己的骨头都快被捏碎了,疼得他脸上直冒汗,但急切间却又挣脱不开,知道对方也不是个好惹的主儿,于是瞬间转变了态度,说道:“这位老兄说得对,大家都是自己人,不该伤了和气,这回也算是相互认识了。即然这样,我们就不打扰几位了,咱们改日再见。”

刘世英闻言放开了他,说了声“对不住了”,依旧和颜悦色。范大增揉揉被捏地红肿的手腕,狠狠瞪了他一眼,转身边走边喊道:“兄弟们走!”

袍哥们皆尾随他而去,发馆里顿时安静下来。王名扬整整衣服说道:“这帮人真是欠揍,就会欺软怕硬。等我学会武功后,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们一顿!”

刘世英对他说道:“武术的发明确实是用来打倒对手的,但是不能轻易出手,如果你不能明白这一点,那你永远也学不好武功,我也绝对不会教你。”

王名扬闻言很是无奈,说:“那我要怎么做你才肯教我?”

刘世英微微一笑,说:“这个问题得由你自己去寻找答案,没有人能够代替你回答……不说这些了,咱们赶快抓紧时间理发。阿姨,就请麻烦你了。”

“啊,不麻烦,不麻烦,我们母女俩还应该感谢你们才是……”。老板娘笑着说道,随即开始替刘世英剪头,不一会儿就手脚麻利地全部弄好了。刘世英冲洗完头发,一边等头发晾干,一边看老板娘继续给王名扬理。

这时林君玉在一旁无事可干,与刘世英坐着说了一会儿话,接着又和王名扬交谈起来,问道:“王名扬,你在学校是学什么的,有什么特长没有?”

王名扬看了刘世英一眼,回答道:“噢,我是学文学的,特长是把一句话说成十句话,把无聊的事情说成有趣的事情,把自己的自作多情写进日记里,把别人的风情万种写进诗里,把自己和别人的愚蠢透顶写进故事里,就是这样。”

林君玉笑道:“是吗,听起来还不错,你必定是个大才子无疑。”

“啊,过奖过奖,其实也许大概差不多有可能就是这样。”

林君玉凑近王名扬的耳朵,说道:“那你知道我的特长是什么吗?”

王名扬摇摇头,“不知道,不会是画人的裸体像吧?”

“才不是呢。”林君玉神秘地一笑,说道:“等我给你理完发,你就知道了。”

王名扬奇怪地问她:“阿姨不是说你不会理发吗?”

林君玉坏笑着说道:“这有什么难的,不就是动动剪刀,用梳子理理头发,喷点药水,弄出个发型什么的嘛。理发说到底也是一种艺术形式,而艺术之间都是相通的,所以多少我还是会一点的。不信你问问刘世英,你说是不是呀?”

刘世英听到她的话后,轻咳一声,说道:“嗯,林君玉确实也会给人剪头发,毕竟她是学艺术的,心灵手巧,只是技术有些不熟练。不过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让她替你理的好,毕竟理发和绘画还是有很大的区别,比如画得不好的地方可以擦掉重画,但是已经理坏的地方不可能重理。再说她们艺术家的想法经常千奇百怪,虽然不失创意,却也免不了有些怪异,当然关键在于你愿不愿意……”

“听你这样一说,还挺有意思的,那我就试试看吧!”王名扬不知是计,点头同意了。林君玉偷偷向刘世英吐了吐舌头,刘世英竭力忍住笑,假装没看见。接着林君玉从她母亲手里要过剪刀和梳子,老板娘责怪地看了她一眼,说:“你可别乱来啊,当心别把小伙子的头发剪坏了,害得人家明天上不成课。”

“放心,您就瞧好了吧,我保证会让你们都满意的!”

接着林君玉开始舞弄手中的剪刀,只见王名扬脑袋上的头发唰唰唰直往下掉。过了一会儿,发理好了,林君玉帮他洗干净后,让他看看效果怎样。王名扬看到前面的发型还不错,于是点点头很是满意。不想他无意间伸手在后脑勺上一摸,发现耳朵两侧的头发全部不翼而飞,脖子正中央却多出了一根小辫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