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年代 正文 第一章 烽火狼烟起

tw20472047 收藏 0 1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7.html


1931年9月18日晚,夜色朦胧,夜空中星辰稀疏,飘渺的雾气在一片片黝黑无际的高粱地里淡淡游弋。东北平原辽阔肥沃的黑土地上,大部分农作物已经成熟,等待着欣喜的农民前来丰收。微风徐徐,吹来点点清香扑鼻,沁人心肺,一切都让人感到平静与祥和。只是不知从何时起,一阵令人不安的悸动开始在空气中曼延,将四周恬静舒适的氛围完全破坏。夜虫们轻巧的脆鸣,为一些陌生的气息所遮蔽,黑夜将南满铁路渲染上一层诡异,黑暗中一片死寂。

突然,伴随着一阵令人不安的沙沙声响,夜幕中幽灵般冒出几个人影。为首的是关东军沈阳守备队的河本中尉,带领着6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悄然而行,头盔,刺刀和瞳孔在黑暗中闪闪发亮,透露出猎手伏近猎物时的兴奋与渴望。河本一行7人,一边行军一边警惕地观察着四周的动静,整个队伍鬼魅般无声迅速,沿着铁路线向柳条湖方向前进。不一会儿,河本等人到达了目的地,接着又持枪警戒了一阵,看到一切正常,于是取出随身携带的炸药,放到预先选定的爆炸点上。

柳条湖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村庄,位于沈阳城以北约3公里处,介于南满铁路文官屯车站与沈阳车站之间,位置十分僻静隐蔽。等到大约10点20分时,河本将炸药包放到铁轨上,亲手将其点燃,然后率队退出爆炸现场。紧接着一声巨响,炸药将一段铁轨炸断,几根枕木也被炸飞。随后,河本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马上拿出步话机,开始向关东军高级参谋板垣征四郎报告情况。

此时,关东军驻沈阳城特务机关办事处,板垣正在自己的办公室内焦急地等待着。办公桌上的电话一响,板垣立即上前抓起话筒,只听河本说道:“报告板垣大佐,晚上10时半左右,奉天(即沈阳)北大营西侧的南满铁路被中国军队破坏,北大营军队在炸毁南满铁路后逃回兵营。请阁下给予指示!”

听完河本的叙述,板垣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满洲地区是帝国的生命线,这一刻关东军已经盼望很久了,必要时会用一切手段将其搞到手,于是他说道:“一切按原计划进行,传关东军最高长官本庄繁司令官的命令:迅速集中关东军主力于沈阳附近,立即攻打北大营和沈阳城内的守军,先机制敌,惩罚中国军队!”

“哈伊!”河本接到命令后,马上联系驻守在沈阳附近的关东军各驻屯军,联合几个大中支队千余人,向沈阳附近集结。几路日军得到命令后,乘着夜色与庄稼地的掩护,迅速对北大营形成合围之势,准备从西,南,北三面向营内的中国士兵进攻,一举杀死守军,攻破北大营,占领沈阳城。

北大营是东北军在沈阳最大的兵营,驻军为东北军精锐之师独立第7旅,下辖第619,620,621团3个团,全旅共6千人左右。整个营区坐北朝南,成一正方形,四周有两米高的营墙,营墙外有干壕沟及铁丝网防护,东西南北四边营墙各设一卡子门及岗哨,南门(正门)卫兵室常有士兵守卫。营内营房为俄式建筑,周围有半米多厚的防护墙,兵舍墙壁有枪眼可以射击,十分坚固。

北大营西侧距南满路最近,距爆炸点也最近,日军各支队在北大营西面会合后,便首先扑向营垣西北角。炮兵连队迅速进入阵地,架起迫击炮,炮口对准北大营内。狙击手找到一处埋伏点潜伏下来,架好狙击枪,枪口正对着垣边的岗哨哨兵,瞄准后立即一枪将其击毙。紧接着,炮兵开始集中火力,向营区内紧靠西围墙的621团各营狂轰滥炸,日军步兵前锋部队从隐蔽的地方冲出,冲向北大营。随后,南北两面的日军也开始发起进攻,一时间空气中枪炮声大作。

此时的北大营一片寂静,士兵们在九点钟的熄灯号吹响后早已上床休息,但第七旅参谋长赵镇藩还未入睡,正坐在书桌前挑灯夜读。由于旅长王以哲不在营中,暂时由他代署军务,所以不敢太过松懈,以备不时之需。过了一阵子,他越读越困,伸手扳过闹钟一看,时间已经趋近午夜,料想不会再有什么事情,便准备躺下睡觉。正当他放下书本,脱掉军服,伸手去关灯时,突然传来一声呼啸,接着一发炮弹飞近,打到他所在寝室的屋顶上,将他一下子震倒在地。

赵镇籓随即感到事情不妙,这几天日军夜间演习十分频繁,并且气势汹汹,和东北军时有摩擦冲突,但这次与往常有些异样,看样子日本人似乎是动了真格。想到这里,他连忙定定神,从地上爬起来,一边往身上快速地套衣服,一边破口大骂道:“他奶奶个熊,大半夜的,龟儿子打炮这么响!”

他一边咒骂,一边拔腿向寝室门口跑去,想看看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时外面机关枪和步枪的射击声,已经和连续不断的炮弹爆炸声响成了一片,主要集中在西营垣621团附近。他刚跑到门口,又一发炮弹打来,在他面前不到10米的空地上爆炸。赵镇籓连忙卧倒以躲避弹片,然后灰头土脸地起来,找到一名传令兵命令道:“快去621团处了解情况,看看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

传令兵领命而去。不一会儿,手臂上挂了彩的传令兵跑回来报告道:“报告参谋长,日军步兵已从西南北三个方向包围了北大营,正在向621团各营猛攻。621团士兵被枪炮声惊醒,已经取出枪弹在还击,但日军的炮火很猛,马上就要突破西营垣的防护。由于天黑和西营垣岗哨被杀,日军的具体数量无法判断。”

赵镇藩听后,知道自己担心的事情已经成为现实,却又马上冷静下来,一边思考对策,一边对传令兵说道:“通知619团和620团团长,吹响集合号,把士兵都叫起来,拿上武器到操场上待命。然后告诉他们,日本人不宣而战,我们要尽快做好准备,把损失降到最低!”说完随即向旅长办公室奔去。

赵镇藩跑到办公室里,抓起办公桌上的话机话筒,拨响了东北军参谋长荣臻的号码。电话一接通,赵镇藩立即请示道:“荣参谋,日本人快要打进北大营了,621团士兵已经受到了攻击,兄弟们死伤惨重。我们怎么办,打还是不打?”

荣臻道:“蒋委员长和张少帅有令,不许扩大事态,不准抵抗,把枪都放到仓库里。日本人可能是在夜间演习,不要反应过激,完了他们自然会撤退。若是日本人攻进营房,想要什么,都给他们,总之不要惹出事来。”

赵镇藩不解地问:“什么都给?日本人要我们命怎么办?”

荣臻回答:“要命也给他们,大家挺着死,舍身成仁,为国牺牲!这是命令,委员长和少帅特别关照过的,必须执行,不要问那么多!如果不照办,到时候出了问题,委员长怪罪下来,一切由你负责!”说着咣当一声挂上了电话。

赵镇藩听后放下话筒,禁不住怒火中烧:“全都是放屁!”日本人在东北有驻兵权就很让他窝火,现在人家杀上门来了,却又不让抵抗,真他妈邪门!他思来想去,觉得不能让兄弟们就这样束手就擒,坐以待毙,随即出了办公室,转身向操场跑去,心里已经成形了一个计划,既不抗命,又能好好教训教训日本人。

此时的练兵操场上,619团和620团各营的士兵都已经整齐着装,分发完武器弹药,站好队伍等待着接下来的命令。赵镇藩走到队伍的正前面,向士兵们喊道:“兄弟们,小鬼子无端寻事,快要攻进营地了,我们621团的兄弟正在挨打。但是刚才上面传下命令,不让我们动手,你们说到底该怎么办?”

士兵们一听,顿时气愤不已,一名士兵喊道:“去救621团的兄弟!”

其他士兵也都附和道:“就是,凭什么让小鬼子这样欺负咱们?”

“咱们手里也有枪,怕他怎地?和他们拼了!”

“干他娘的,把小日本打回老家去!”

士兵们义愤填膺,纷纷要求去和日本兵干一仗,赵镇藩扬扬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说:“那好,我们现在就去救621团的兄弟,上级那边我自有交代。但是请大家不要恋战,日军是有备而来,而我们是仓促应战。一旦逼退日本兵,大家马上从东卡子门向东大营方向撤退,然后再见机行事。听到没有?”

“是!”士兵们响亮地齐声应道。

“好,619团和620团分别从南北两面侧击日军,吸引他们的火力,掩护621团突围。619团留下负责断后,把队伍分散以避开日军的炮火优势,尽可能减少士兵伤亡,边打边退。其他人立即从东门撤出,现在出发!”

随着参谋长赵镇藩的一声令下,士兵们抖擞精神,排成整齐的队形,分南北两路朝西营垣跑步前进。关东军向来耀武扬威,瞧不起东北军,又在东三省作威作福,窃取军事情报,在军民中挑拨离间,侵害中国主权,干下大量害人勾当,早已引起士兵的公愤。大家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准备给日本人以迎头痛击。

两个团的士兵利用建筑物掩护,迅速向621团所在的营区靠近。此时前线战斗正酣,日军已经突破西营垣,翻越墙头进入营内,621团各营士兵被迫退回营房,利用营房周围的防护墙抵御日军的进攻。日军进攻受挫,开始集中炮火,对准各防护墙猛炸猛轰,将防护墙尽数击毁。621团伤亡很大,不得不退入兵舍内,利用墙壁上的枪眼向外射击。621团团长一边指挥部队负隅顽抗,一边派传令兵出去寻求支援,但传令兵一出营房即被打死,621团得不到援军,渐渐不支。

日军一边对着兵舍猛攻,一边派敢死队从两侧迂回到兵舍射击孔处向外夺枪,并伺机向兵舍内射击。621团各士兵一边抵抗,一边往枪眼外扔手榴弹,将敢死队员一个个全部炸死。日军羞恼成怒,再次集中炮火向兵舍一处猛轰,将该兵舍一处墙壁轰塌。日军如法炮制,将兵舍尽数毁坏,打开了若干缺口,步兵乘机蜂拥而上,迅即攻入兵营,与621团士兵展开白刃战。

日军冲进兵营后,端起刺刀对守军乱刺乱戳,守军仓促间没来得及给步枪上好刺刀,只好举起枪托砸向对方。但与日本士兵的矮小身材丝毫不成比例的是,日本步兵步枪上的刺刀足有半米长,整只步枪的长度普遍比日本兵的身高还高。中国士兵不待贴近其身,便被对方捅伤捅倒,一时间险情迭出,伤亡大增,被其压制住冲不出去,不得不陷入苦战,整个局势对621团越来越不利。

日军指挥官见守军处于下风,一时得意忘形,命令大队日军发起冲锋。正当这千钧一发之时,“哒哒哒”,一阵弹雨从621团南北两侧打来,将冲在前面的几排步兵放倒在地,没死的日本兵连忙怪叫着退了回去。621团的士兵精神一振,立即奋力反攻,将闯进兵舍的日军渐渐逼退,并乘势冲出了日军的包围圈。

赵镇藩参谋长见状,命令士兵在左右侧翼架起捷克式机关枪,形成密集的交叉火力,向日军大部队及机枪手猛烈扫射。日军突然遭到袭击,没有防备,被打得人仰马翻,趴在地上抬不起头来,机枪也被打哑,火力一时弱了下来。赵镇藩乘机指挥着621团边打边撤,逐渐与619团和620团会合到了一起。

日军的反应很快,闻声分辨出两团机枪阵地的大概位置,立即集中炮火猛力轰击。与此同时,南北两个营垣的防线也被日军突破,并开始迂回侧袭第七旅官兵,企图切断守军的退路,局势立时发生逆转。赵镇藩见状,命令士兵一边布疑兵继续放枪制造声势,一边率领大部队退向东卡子门,迅速安全退出了北大营。不久,负责断后的部队完成了阻击任务,也都相继退出了战场。

日军没有察觉到,由于天黑,不敢贸然出击,只是一个劲儿地架炮猛轰。过了一会儿,日军见对面枪声稀疏下来,才发现对方已经撤退,待要起身再追,第七旅官兵早已走远。日军只得作罢,派兵将营地尽数占领,将营房浇上汽油,全部点燃烧毁,以便泄愤,然后与其他日军会师沈阳城。

第七旅官兵在赵镇藩的带领下,沉默地一路向东而行,此时天刚刚微亮,万物已初显轮廓,眼前是一片无际的灰黑形体。山河破碎,大地苍凉萧索,秋风习习,树木枝摧叶败,了无生气。士兵们个个心情沉重,一脸悲愤,还有的甚至流下了眼泪。几名士兵关心地问道:“长官,我们什么时候再反攻回来啊?

“是啊,什么时候把小鬼子给赶跑呢?”

赵镇藩闻言,转身向北大营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此时的北大营已经完全被火光所笼罩,焚烧形成的烟雾将远处的天空染上一层厚厚的阴霾,压迫着世人脆弱的神经,张牙舞爪地肆意飘散,其腥臭甚至使天空窒息,让人有说不出的痛苦和愤慨。于是他回过头来,坚定地说道:“会有那么一天的,我向你们保证!”

1931年9月19日清晨,沈阳被日军占领;当年年底,日军先后控制了辽宁与吉林两省要地和黑龙江省会齐齐哈尔;次年二月,锦州与哈尔滨相继被占。至此,在1931.9.18至1932.2.5四个月又十八天的时间里,东三省相继沦陷。1932年3月,关东军扶植被废的清朝末代皇帝溥仪上台,策划建立伪满洲国,发展汉奸组织,残酷镇压东北义勇军,将东三省变成日本殖民地,大肆掠夺东北资源。

九一八事变发生的第二天,日本武装侵略东北的消息迅速传遍中国。全国各界人士掀起大规模的反日热潮,涌现出一大批爱国志士,成立各种抗日组织和团体,发动一系列爱国救亡运动。自此,中国广大人民的自强图存意识开始苏醒,抵御外辱的呼声日益高涨,中华民族到了历史命运的关键点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