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转基因人类 第一章 改变现状 第一节 从天上掉下来的裸体美女

swxaqz 收藏 8 9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12.html[/size][/URL] 大家好,我叫孟祥,出生在首都第三高科技研究区。我父亲叫孟胜云,出生在距离首都三千公里的大唐省李白市兴华区。我母亲叫巩菲菲,出生在首都第一工业区。我还有一个弟弟,他比我小两岁,他叫孟强。我们一家现在居住在首都第三高科技研究区,这里是一个非常繁华的地方。便利的交通枢纽,是每个人都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12.html

大家好,我叫孟祥,出生在首都第三高科技研究区。我父亲叫孟胜云,出生在距离首都三千公里的大唐省李白市兴华区。我母亲叫巩菲菲,出生在首都第一工业区。我还有一个弟弟,他比我小两岁,他叫孟强。我们一家现在居住在首都第三高科技研究区,这里是一个非常繁华的地方。便利的交通枢纽,是每个人都向往的地方,特别是想让自己的孩子能接受更好教育的家长们,首都是首选。

这里汇集三百所中华号行星著名的高等院校,在我们所在的区里,研究所比比皆是。我父亲是一名研究人员,在一家全球五百强企业工作,距离家里有六百公里,坐车半个小时就到了。

简单介绍完我的情况,大家对我已经不陌生了。我出生在优越的家庭,接受最好的教育,去年以优异的成绩考上红色革命大学,成为该院校第八十五届研究生。学校离家里两百公里,爸爸妈妈为了让我学得更踏实,把之前的小板车(体形匾像木板的磁悬浮低速电动车)换成双引擎红色风暴系列磁悬浮电动汽车。有了新车,两百公里不再是距离,十分钟之内完全可以到学校。

我今年二十岁,到明年夏季,十八年义务教育就完成了,我个人学习能力比较强,毫无悬念地跳级几次。

春天的气候很温暖,缕缕春风如同美少女轻浮的抚摸,让人无法抗拒它的爱。我在车里享受音乐带来的听觉冲击,还有两分钟,学校就到了。这时,一个电话打来:“老哥,你在哪里?”

是阿强打来的电话,这家伙不上课想干嘛?我问:“我准备到学校了,有事吗?”

“什么?你去学校干嘛?今天周末,祥哥,今天周末”传来阿强大惊小怪的声音。我懵了,忘记是周末了?

“喔,我还有点事情想去学校看看。”我敷衍了事,在小弟面前不能丢了面子。平时想找他的时候几个电话都不肯接,今天这小子怎么了?竟然打电话来。我责问:“干嘛?什么事情快说。”

阿强:“祥哥,你有钱吗?”

“没有。”

“没有吧?祥哥,你不能没有钱,骗我的是吧?”阿强的语气里透露着悲伤欲绝。

有必要那么伤心吗?我说:“好了好了,要多少,怎么交易,说。”

阿强:“太感谢了,需要一万,你在你那个学校等好了。五分钟我马上到。”

两分钟后,车子停在学校的停车场。我坐在车子的顶部,漫无目的地看着天空,各种飞行器在气流轨道穿梭。

又过了一会儿,孟强来了,他的车子比我的要高级,次子总是受到父母的优先待遇。他兴冲冲走过来说:“大哥,我要的是现金。”

“知道了,早就准备好了。对了,你拿现金干嘛去?”作为负责人大哥,我要问清楚款项的去处。孟强勉为其难地说:“车子零配件损坏了,我想修一下。”

“是吗?”我见他有意护着车子,便过去看。

孟强:“大哥,是真的,引擎出了点毛病。”他拉住我的手,这一下我明白了,他的车里有东西。

“阿强,车里装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我猜疑道,“莫非是哪个小女生?你把人家……”

“打住!再说,我没你这个哥。看我这样的清纯少男,像是做出那样事情的人吗?”孟强另一只手挥舞着,显得很激动,这更加让人生疑。

我一手撇开他,他的力气没我大,“既然这样,让我看看怎么回事。我会修车。”

孟强一脸无奈,我打开车舱,眼前竟是一位裸体的美少女。被一件衣服遮住羞耻,其余的地方毫无掩饰展露出来。修长的玉腿,一张瓜子脸,一双紧闭的双眼,一动不动躺在车舱里。

难道?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她死了?孟强想毁尸灭迹?

一连串的疑问,降低了我对孟强的信任,我走过去责问:“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大哥,这个美女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孟强吞吞吐吐地说。

我冷笑:“你还想忽悠我?她是谁?是不是被你搞死了?”据我所知,我弟是很老实的一个人,但是根据看到的情况,不能排除他犯罪了,一时间我感到很惊讶。

“祥哥,我真的不知道她是谁。今天早上我原本想去亚历山大体育馆看球赛,谁知从天上掉下来这个女的。”孟强说,“千真万确呀,你要相信我,我不知道她死没死,向你要钱去救她。”

“忽悠?你接着忽悠,即便她掉下来你也不能把人家的衣服扒光了。从这一点看,你根本就是在忽悠。”无意中,我又瞄了一眼,那个女孩很漂亮,年龄在十九岁左右。白皙的皮肤,丰满的身材令精力旺盛的我心潮澎湃。

孟强叫怨,“我说的都是事实,你看这是我的门票。”随后掏出一张具有收藏价值的门票,我细看上面的价格,还真不便宜整整四千,肯定又是爸爸帮买的。太偏心了,同样是儿子,弟弟的待遇那么好。见我不乐意,孟强又说,“好啊,你不信我是吧?我可以到派出所证明我的清白,只是可怜了这位美眉。”

我犹豫了片刻,说:“好吧,上车,我也去。”

一上车,我就将身上的一件衣服脱下来,孟强夸张地看着我,好像我要犯罪似的。我解释道:“你忍心让她一直裸着啊?给她穿上衣服,不然心里难受。”

阿强一阵狂笑,“心动了吧?”

何出此言?我没有理他,将一件内衣往美女身上套。当我的手触及她光滑的肌肤时,心扑通、扑通加快跳动,脸色变红。拉她的手穿上袖口,三两下搞掂。

“她还没死耶!”我的手指放在她鼻子下,还感觉得到匀称的呼吸。

孟强:“那样更好,无缘无故从天上掉下来差点把我的车砸烂,还被祥哥一顿臭骂,太衰了。”

我说:“小强,人有时候也会糊涂的,别在意,那现在真的要把她带到医院吗?那得花不少钱呢。”

孟强:“不送到医院能怎么办?死了谁负责?”

“可是,这一万块是我一个月的零用钱,用了就没了。我们能不能先带回家,一时半会人是死不了的。”我想说的是,看她这个情况,估计一万投进去不顶用。

孟强考虑半响勉为其难地接受提议。我猜想很久,猜不出所以然来,仔细看这位美女的头发居然是白色的,白得透彻光亮,眉毛近乎灰白,睫毛亦是如此。如果孟强说的是真的,那么她会不会是外星人呢?还有她的身材,苗条又丰满,刚才的触摸感觉弹性十足,说明水分充足。如果从天上掉下来,多半有损伤,但是她却没有。通过推论,我推出两条可能,其一:确为天上掉下来,此美女体质特殊或有特别金属保护。其二:孟强在忽悠哥。

此时我注意到美女下体盖着的衣服,莫非下面什么也没穿?一想到这,不知不觉有了生理反应。看看?这怎么行?

我进行了强烈的思想斗争,不就是看看吗?又不是没看过,小心翼翼掀开。但是看到的情况却没有我想的那样,美女穿了一条紧身短裤,一双修长的腿似乎有一层透明的材料裹住?起源部位跟肌肤紧紧连接着,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说:“我发现一个秘密,她身上裹着一层特殊材料。”

“我说对了吧,都说从天上掉下来的咯,还想怀疑我。”孟强说。

回到家,我们赶紧将她送到房间,“阿强,你的门票。”这张门票价值不菲,不用确实很可惜。

孟强:“哥,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那几个钱,就当收藏咯。你不是研究生物技术的吗?拿出仪器看看还有没有救。”

我虽然研究这方面,但涉及的并不包括人体,忽然想起一个医学上的博士生周鸠记,他是红色革命大学的在读博士生,一个电话寻呼过去。

十来分钟后,他到了,提着一个工具箱,这个人工作很专心,像多数科学家那样钻牛角尖也很厉害。

周鸠记细看该美女的生命体征,用高科仪器扫描过后说:“她不属于我们中华号行星的居民。你们怎么发现她的?”

孟强将经过一五一十告诉他,并关切地问:“她还有救吗?”

周鸠记点点头,很肯定地说:“这是一个生命顽强的生命体,看她肌肤周边这一层保护膜,这是生命体自然进化的结果。猛烈的撞击导致她暂时昏迷,不用多久,她就能醒来。”

我本身是学习生物技术的,对于自然进化了解透彻,生命体能依靠自身完成进化,那是很了不得的事情。我们现在在研究如何延长人类寿命,也一直找不到突破口。周鸠记又说:“关于外星文明比我们先进这一说法以前我并不认可,但是现在,至少在生物技术领域他们已经遥遥领先。”

外星生物,这是一个很敏感的词汇,据悉:以前我们都生活在一个美丽的蓝色星球,那里居住着成千上万的不同民族,分为一百多个国家,在二次工业革命以后爆发了不计其数的战争。随着蓝色星球能源日益匮乏,民族之间的战争爆发了,一场灾难也随即而来。我的祖先们遭遇了灭种血腥屠杀,在顽强的毅力中,他们挺住了。后来一场蓝色星球万年一遇的气候灾难洗礼全球,各民族伤亡惨重,基本上丧失了对祖先进行屠杀的能力。这才使得他们有充足的时间闯出蓝色星球,继续繁衍生息。

外星生物所指的就是当年屠杀我族的那些恶魔。可能断绝了往来的关系,对他们的了解很少,我们知道,那帮恶魔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卷土重来。

上次总书记任职宣言上还说“我们已经做好充足的准备,不会让历史重演。”

由此可见,他们并非等闲之辈。

“这个美女是不是他们的人呢?”孟强提出了疑惑。

根据我所掌握的情况看,前不久出现在中华号行星附近的一艘驱逐宇宙飞船徘徊了很久。被我国随后赶到的巡警大队警卫巡宇飞船驱逐出界。

再往前一些时日,外星文明侵犯我国太空领域比比皆是。这些外星文明分为以下几种:1.雅利安种族2.大和教派宗教种族3.***派宗教种族4.大韩民族。5.穆斯林教派宗教种族,分布在太阳系范围内,距离中华号行星三光年。其中,大韩民族的美女是公认的仙女,根据这个美女的体形特征看来,似乎有点靠边。

周鸠记说:“排除了本星球居民的可能,我们再看这一层保护膜,或许你们没有注意到,其实这个裤子也是她身体的一部分。”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她完全可以不换衣服裤子?”孟强惊呼道。

周鸠记:“这是人工技术,这层东西,我猜在复杂的环境下是能够有效保护生命体的。”

“也许有吸收能量的用处。”我接着他的话说,“那么,她极有可能是机器人。如果是机器人,在穿过大气层那一瞬间脑内的芯片受损也不是没有可能。”

周鸠记:“对,阿祥分析的有道理。”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在还不清楚敌人实力的情况下最好不要乱来,我的提议是我们把她控制下来,等她醒来好好问清楚。”周鸠记心里盘算着他那毕业论文,不如根据这个研究写毕业论文。

孟强:“好。”

“阿祥,你说呢?”周鸠记问。

“我,我没意见。”于是他鼓捣了一些仪器,在她身上肿伤处诊疗。

第二天,这个美女苏醒了。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