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两民警追嫌犯殉职 6000群众送别英雄(组图)

baifabaizhong 收藏 41 15598
导读: [img]http://img9.itiexue.net/1242/12421905.jpg[/img] 鸣枪,为英雄送行! [img]http://img10.itiexue.net/1242/12421906.jpg[/img] 昨日上午,西安市公安局灞桥分局门前挤满了为王高勇、曹攀攀送行的群众 本报记者 苗波 摄 兄弟,我们的心很痛,不只是因为你牺牲时那样年轻…… 可是兄弟,我们更为你自豪,还要向你致敬! ——为你彻夜的警惕,为你对长安的守护,为你危难时刻的选择,为你


西安两民警追嫌犯殉职 6000群众送别英雄(组图)

鸣枪,为英雄送行!


西安两民警追嫌犯殉职 6000群众送别英雄(组图)

昨日上午,西安市公安局灞桥分局门前挤满了为王高勇、曹攀攀送行的群众 本报记者 苗波 摄


兄弟,我们的心很痛,不只是因为你牺牲时那样年轻……


可是兄弟,我们更为你自豪,还要向你致敬!


——为你彻夜的警惕,为你对长安的守护,为你危难时刻的选择,为你永留人间的笑容……


“亲爱的战友,一路走好!”昨日上午9时许,13名全副武装的特警队员手持冲锋枪在13朝古都西安对空鸣放13响,接着,10秒钟鸣笛声响起,追击嫌疑车辆而英勇牺牲的民警王高勇、辅警曹攀攀的灵车缓缓开出西安市公安局灞桥分局大院,开向西安市殡仪馆,沿途有千余群众为两位英雄送行。


上午10时许,西安市公安局向王高勇、曹攀攀遗体告别仪式在殡仪馆举行。西安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丁健走出人群慢慢走到灵柩前,缓缓鞠躬3次,之后,西安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局长杜航伟深鞠躬向两位英雄告别,之后各级公安机关的民警、两位英雄生前的好友乡亲以及社会各界人士共计5000余人依次进行了告别。他们中有警察,有市民,还有从临潼、蓝田甚至铜川、宝鸡等地赶来的人们。


10时50分,王高勇、曹攀攀亲友悲痛万分,有的哭倒在灵柩旁,只得被搀扶出啜泣的人群。11时20分,送别两位英雄后,人们久久不愿离去。“兄弟,我们的心很痛,不只是因为你牺牲时那样年轻”,长安大厅里,一位50多岁的老民警放声高唱挽歌,他是西安市公安局政治部宣传处处级调研员王晓岐,耳濡目染有感而作诗歌:“可是兄弟,我们更为你自豪,还要向你致敬!——为你彻夜的警惕,为你对长安的守护,为你危难时刻的选择,为你永留人间的笑容……”


战友送行


王高勇当警察敬业,做人厚道


昨日上午8时,距送别仪式还有一个小时,公安灞桥分局门外已聚拢了上百名群众,院内,全副武装的13名特警持枪而立,民警王高勇、辅警曹攀攀遗像分别安置在两辆灵车的车前正方。


王高勇神情平和,曹攀攀一脸笑容。15日凌晨追击嫌疑车辆殉职时,王高勇度过30岁的生日仅仅20天,而再过11天就是曹攀攀22岁生日。


人群中,一个身穿黄色夹克衫的中年男子抹着泪水,他是公安灞桥分局刑侦大队教导员董新稳。王高勇、曹攀攀英勇牺牲前所追击的偷柴油车辆及3名疑犯就是他和战友查获的。


“王高勇以前在治安大队时虽然和我们不在一个楼层,但每次见面他都热情地打招呼,”董新稳说,王高勇到灞桥派出所当社区民警后,每次有案子,不管是否归他管,他都会圆满完成任务。“当警察敬业,做人厚道!”董新稳擦着眼泪说。


新闻回顾:追击嫌疑车遇车祸西安灞桥民警辅警两人殉职


1月15日清晨6时许,公安灞桥分局灞桥派出所民警王高勇带领两名辅警追击嫌疑车辆突遇车祸,王高勇和一名辅警殉职,另一名辅警受伤。


市民送行


85岁老人哭着说“太可惜了……”


“我们从洪庆赶来,就是想送送他们。”站在灞桥分局门外,40多岁的陆女士说,自己儿子和曹攀攀一样大,连日来看到有关他们的报道,就忍不住落泪。


人群中,有白发苍苍的老人,还有父亲或母亲抱着年幼的孩子。85岁的昝道鸿哭着说:“他们是为群众牺牲的,太可惜了,我难受啊……”


上午8时50分,13名特警对天鸣枪,所有车辆鸣笛致哀。9时,两辆灵车缓缓驶出公安灞桥分局大院,前往位于三兆的西安市殡仪馆。灵车驶过的地方,路两边送别的人群中都有哭泣声传出。


国棉三厂职工徐师傅抱着写有“警察兄弟,一路走好”的牌子痛哭不已。20多岁的刘磊和六七名同事站在纺正街上等了两个小时,手里拉着一幅黑色的挽幛。“我们和他们不认识,但他们是为咱老百姓的安全离开人世的,他们英勇的事迹感动着我们。”


同学送行


啥时候联系他,都在工作


上午9时47分,灵车缓缓驶进殡仪馆大门。王高勇弟弟手捧哥哥的遗像悲痛万分,在亲属搀扶下慢慢步入大厅,身后是王高勇遗孀马燕,而曹攀攀的姐姐将弟弟遗像抱在怀里失声痛哭,身后是其头发花白的痛哭中的父亲……


王高勇的妻子马燕含泪回忆着丈夫:“为了警察这个神圣的职业,他风雨无阻地忙碌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还没来得及回家帮我和两岁多的女儿修好暖气……”


王高勇生前的30多位同学一大早就在殡仪馆等候。“这是我们见高勇的最后一面,大家一起送送他,他在天之灵也会感到安慰的。”20多岁的韩大勇和妻子陈婕泪流满面。王高勇上学时的大事小事也被同学们一再提起。“高勇老实,不爱说话,当了警察以后,我们好像啥时候联系他,他都在加班、巡逻……”


曹攀攀的姨父詹国强流着泪回忆道,攀攀虽然是辅警,但工作起来从来不含糊,一直以真正的警察严格要求自己。“家里人曾提起过想借便利去世园会园区参观一下,攀攀都不让,说所里有规定呢!”


人群中,戴着白花身着警服的中年男子井青峰泪水悄悄从脸颊上滑落。井青峰是公安雁塔分局曲江派出所所长。他说:“每个警察心里都清楚,从穿上警服那一刻起,就意味着流血,甚至是牺牲。”


3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