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议!台湾净空法师疑为日本战犯?

longrich12 收藏 19 8659
导读:不可思议!台湾净空法师疑为日本战犯?

台湾和尚净空法师组织其遍布各地的崇拜者推广三字经、弟子规,宣扬儒家学说,认为中国弘扬儒学就是实现强国富民的根本方法,并说弘扬儒学是中国文化认祖归宗,其制作的光碟《和谐拯救危机》杂糅了各种宗教学说和伪科学,还犯了一些历史常识错误,然而现在净空法师的影响还在扩大,其和谐理论《和谐拯救危机》正在疯传,其背后的势力究竟有多大呢?

净空法师是谁?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此人竟然是一名二战时期的战犯,一个双手沾满了中国人民鲜血的刽子手!他的真名叫富田直亮,是日本侵华期间一名军官。根据曾任桂林昭平县人民政府秘书、中共昭平县委党史办公室主任的莫健夫老师的调查,抗日战争时期,日军陆战队队长富田直亮率日本军队进犯广东、广西,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犯下了滔天罪行,光是在桂林,富田直亮就指挥屠杀了几十万桂林军民。莫老师家族中有多位亲属都直接参加了相关的战斗,所以对这个双手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富田直亮,就算烧成灰都认得。而宗教界一些有识之士,也早就对净空的身份产生了质疑,曾专门委托权威机构对昔日富田直亮和今日净空的照片进行鉴定,结论是两张照片正是同一个人。有关鉴定机构分别从头骨全型、颧骨高度、鼻准垂度、鼻翼张合度,下巴高度、下颌肌的包度,特别是个人心理定势习惯的口咬轮肌的体现型态——-嘴角型、口唇厚度、上下颌门牙突度……一一进行了精密的对比,一切都明确指向净空就是逃脱中国人民审判的侵华日军少壮派战犯——富田直亮!

我国宗教学术界在陈晓旭几个月前出家拜净空为师时就对所谓净空的真实身份来了个大起底,只是一直没有引起相应的重视。宗教学术界费了好大劲,查清所谓净空此人就是曾在桂林制造大屠杀的原日本军人富田直亮。战败后,他叫家属上报诈死,自己改了个名字,像丧家之犬偷偷溜回国去,侥幸逃过了中国人民的审判。后来,富田直亮成为日本派往台湾的“实践学社”成员。“实践社”听上去像是个民间组织的名称,实际上是个以军事顾问团为幌子到台湾进行国际谍报的间谍组织,这个团体的日本人都用了化名。

为了更方便地进行谍报活动,富田直亮处心积虑地把自己伪装成一个佛教徒。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净空以宣扬佛教为幌子,在台湾、香港、新马泰等地进行疯狂的反华反共活动,气焰极其嚣张,一度被我国政府列为头号海外反动分子,禁止其进入大陆。后来,由于净空在境外招摇撞骗屡被识破,在台湾、香港、新加坡等地根本混不下去。九十年代,净空向我国政府承诺不再反华,获准进入中国大陆。但狗改不了吃屎,获准进入大陆的净空无恶不作,坏事干尽。他先用海外资金捐赠麻痹有关部门,数年内这些资金又转成其建立非法分支机构的基金,并强调进入分支机构的成员要变卖、捐出全数家财来入会,构成了净空学会国内分支机构非法集资的普遍方式,不少被骗信徒后悔却欲退不能。净空依靠这些非法组织,与中国传统佛教僧尼搞磨擦、强占骗取土地、非法占取信徒财产,巳严重干扰了我国佛教事业的正常发展。从本质上说,净空组织就是一邪教,净空就是一邪教领袖,他不仅是个战犯,还是个超级诈骗犯。

令佛教界人士啼笑皆非的是,曾有一年,净空在台湾的原女弟子指控净空对她施行了非礼行为,引发了佛教界的轩然大波,于是净空跑到新加坡在会议上发表了反驳:自称自己生来就是无性能力的人,不可能对女人做这种下流举动。当时全本录音以净空宣传品的方式向海内外做了发放。也就是这进一步的举动,让佛教界真正大跌眼镜——净空原来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假比丘!因为佛教界内千百年来都不许无性能力的男子出家为僧的,他们归为废残人员之列,不是出家僧料。如果净空具备健全男性功能冒犯女士,那他是欺骗狡辩;如果净空并不冒犯女士——无性能力,则构成造假做僧人之罪,两罪必存其一!这个细节堪称是净空嘴脸的大暴露!他因为自己的无知,煽了自己一巴掌!

陈晓旭拜这样一个刽子手、诈骗犯为师,让人不得不为她担心。陈晓旭一心向佛是真诚的,但是,她糊里糊涂上了净空的贼船,以她的心无诚府,完全有可能被净空牵着鼻子走!陈晓旭家财万贯,又有美色,净空拐走陈晓旭,打的正是骗财骗色的主意。当务之急,是呼吁有关部门抓紧时机,把净空这个双手血腥的战犯绳之以法,即使没有陈晓旭事件,他也应该为当年被他屠杀的几十万桂林人民的生命做出一个交代。同时,祖德也很希望陈晓旭能看到祖德的这篇文章,认清净空的真面目,不要再配合净空演戏了,赶紧回到爱你的亲人、朋友的身边来!

净空法师真实身份考

从净空组织内的网络宣传上,我们很容易的可以从2006年前看到他的简介,释净空,俗姓徐,名业鸿,民国十六年(一九二七)二月十五日生於安徽省庐江县,幼居福建建瓯。抗战时,求学於贵州国立第三中学,胜利後就读於南京市立第一中学。一九四九年随国民党蒋军部队来台湾,到台湾后,服务于“实践社”。

以上净空出家前简历是网络上公布的内容,是经他本人提供的材料。我们很关心净空十八岁具有成人意志以后的那段经历,既他是什么动机去的台湾,又是挑了个什么样的工作单位做“服务”。

净空随蒋军来台的过程,巳被网络刻意淡化了,我们也无意考证他入台过程的身份是什么军衔什么军种,乃至他到底是日本军人还是国人现在不看。不可否认的,他长期服务于一个名叫“实践社”机构组织中,在以往的宣传品中,净空是这个社的组织部干部。

大家会以为“实践社”是一个普通的民间社团组织,这就完全错了!“社”是日本社会用做独立机构通用注册单位的名称,比如‘农产品株式会社’ “工商株式会社”等等。但是:在台湾,“实践社”却是一个在台湾岛内颇为神秘的机构,它既不是民间的也不是官方的、既不是中国的也不是外国、即不是文化的也不是商业,它是一个外国来台的军事政治技术合作所。

什么合作所这么值得青年净空为之“服务”?又为什么这个所不直说是“合作所”,却用上了混淆视听的类民间单位‘实践社’的注册名?话从头说起—

上世纪40年代未,日本国己是被美军占领的战败国,中国内战中败逃台湾的蒋军与美军是盟友关系,日本国却背着美国与蒋军的代表团私下秘密签署了一个重要文件。这个国际文件是以《打倒赤魔同盟》为题的秘密军事合作协议,日方主持签字的是后来成为实践社精神导师的侵华日军总司令战犯岗村宁次将军。此份《打倒赤魔同盟》主要内容涉及日本军方须尽快派遣一支详细到具体人数的、有着侵华经历的高级军官入台岛,协助蒋军在对抗大陆军事过程中用军事技能、军事情报和政战企划上的全面合作指导。

由于日本是战败国被国际社会限制了国内兵权,如此态势下搞国际间军事合作的阴谋是一个十分冒险的举动,所以这个秘密合作计划分成了几个谈判会议进行了深化,主会场设在东京。最后决定日军的侵华将领富田直亮亲自领队,在日本旧军队从华返日的军官中挑选近八十名人士开办高级培训基地协助蒋军反共。为了在国际上掩人耳目,所有日军军官都著便装分散入台,採用汉语交流、每位日军军官都做好了汉语姓名的化名。从此,入台执行总教官的名字由‘富田直亮’(侵华陆军南支第23军参谋长)化名为了“白鹤亮”或“白鸿亮”。

有关为什么富田要用白鹤亮的或白鸿亮汉名(《维基百科》的“白团”检索中为“白鸿亮”)?在当时蒋军军界内有许多喻意推测。有说是日本军人想以此做一个“白鹤亮翅式”的壮举。学过中国武术的人都知道:是武术招术上一种由静候向动态变化的反击性翻手动作,可达反败为胜的效果。又,中国传说中有一种极其毒的毒药,因其色彩是美丽的红色,被称做了“鹤顶红”。‘红’在汉语中又切声为“鸿”,南音又切声为“鹤”,所以在台湾有白鸿亮和白鹤亮两个汉名称呼富田直亮。白姓---白鸟身与日本旗底色是一个喻意。又,鹤与鸿都是迁徙飞禽,每年都在北方南方间互飞,而台岛的北方正是日本。中国字迷游戏的拆字法中,“白”是‘日’上加 “点”,这个点在富田入台化名时的意图,显然是指为地图上的台岛,由‘日’得‘白’再得‘百’,将来要为大陆一事在这“白”上再加一横也未知呢!富田直亮看来真是一个很喜欢玩味汉学的日军中国通。

由于这个实践社实质是一个最为标准化的国际军事顾问团,所以蒋军内部对它敬以领队富田直亮的化名汉姓来称谓,叫做“白团”。说起实践社一名,不一定人人知晓,但在台湾一说“白团”,老辈人知道的不少。因为从五十年代初开始,蒋军内部的低阶军官在台湾要升迁至团以上官衔,都必须经过“白团”的强化军政培训,才能加官进爵。在白团,近八十位原侵华日本军人掌控着国民党军队高级军政培训的十多年时间里,俨然白团是台岛蒋军的“黄埔军校”。而实践社之名,不过是用来向外界做些生活交道的伪装。

白团入台后协助蒋军建立了圆山军校,后又转向石牌地区建立石牌分校,专门针对蒋军官兵进行军事政治技能的指导,一直到美国发现后白团的被强行解散为止,他们共进行了十多年的教育合作,期间两所军校机构的核心部门教员和官员纯是日本旧军人。

我们已知净空的实践社成员身份,又知实践社就是白团的外部代号,那么对于净空是白团成员的身份也就没有疑议了。据说,净空在白团被美军强制解散之前的二年中就出家为僧了,这二年中,有没有人来证明他是某所寺院僧团的沙弥呢?没有。可见他好象不是标准做过沙弥的,也即净空的沙弥生涯真在白团将被解散前还有诸多疑点。如果净空不是于僧团真出家,也就说明白团里的工作还有在他手上握着便向人宣称他巳是僧人也未一定,脚踏两只船是有可能的。权且信了他是在白团时出的家!当然,他的简历中果然在这白团被解散前的两年里,只记载着他跟随几位居士学佛法的经历却并不敢提自已是什么寺院的沙弥,一位是东方美居士,一位是李炳南居士。这两位总不是某寺院里的教师吧?所以净空不是寺院生活中过的沙弥期,而是躲在世俗社会的某角落里在向外谎称自己有了出家过程,不论他是不是真出家了,他在宣称已出家后的几十年公开活动中,其言论逻辑的确不是正统僧门的内佛法,而处处露出被正统佛教指笑为“居士二宝教”居士心理的外行言行。据说在台湾,只有日本式寺院圆山护国寺在承认他曾这里出家。

在大陆的九十年代,净空因向中国政府承诺不再反华反共后,得以准许返乡望母的人道要求。他拿出的家属单子上是安徽省一个地主婆的家,说是母亲还在。有趣的是,当地的邻里从不知道这老太还有个儿子,都在四下背后传说-----莫不是在闹白日见鬼了!更有趣的是当时净空所到之处,所有的二战汉奸家属和地富反坏份子都不知从何得来准确消息,沿途夹道出动来欢迎净空,一时成为全国佛教界的饭后笑谈。七八十年代,净空的反华反共在台湾和香港新马间是声调最高的,因此被中国政府对外文件反复过点名成为头号海外反动分子,由于净空是以佛教僧人身份在与大陆对立,所以中国佛教协会等宗教组织对他有过严正的教内交涉。随之,又因净空在港台对佛教教理教义和戒律的曲解宣传,遇到了来自台湾佛教界的广泛批评和指责,净空被迫离台转道新加坡,在新加坡几年里又因反复拉拢早已无意反共的原白团人员,遭到了新加坡马来西来华人的强烈反感,九十年代后不得不转向澳洲入藉意似放弃亚洲。

正是因为他的活动目的在海外被众华人看穿被动处境,他想到了以不再反华为交换条件入大陆活动的图谋。当时,中央里有人不知是谁放了他进入大陆来,从此净空的魔爪伸入了大陆。先是四处向民间捐钱,然后是广收海内弟子,最后四处开花发展出了各地以净空为精神领袖的分部组织。有关组织的结构和规避政府管理的方针,都在净空从海外向海内亲自做出文章下发公布。这样,一个类似日本公民党精神核心“创价学会”的党派结构---“净宗学会”在世界各地发展起来了,也是如同创价学会在日本国内发展的斗争路线一样,净宗学会在净空海外总部的指导下各地设点大量投发宣传品,其中更包括了净空广说世界未日来到了的可笑蛊惑。

有关净空2000年前,曾向世界广宣“世界未日将至”的大笑话现在早巳成历史笑柄,但是在过去的华人世界里,的确为亚洲地区恐怖主义思潮重要来源。它与*功、奥姆教一起教构成了当年东方世界流行世界未日说的邪教基础实质。

九十年代净空从入境‘省亲’开始,他真正着手在大陆各地布点设立了他海外《净宗学会》总部在境内的分支机构,他先用海外资金捐赠打开了中国政府的警戒,数年内这些资金又转成建立分支机构的基金,并强调进入分支机构的成员要变卖捐出全数家财来入会,构成了净空学会国内分支机构非法集资的普遍方式,不少被骗信徒返悔却欲退不能。

关于净空是不是真僧人的疑问,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是他的出家前后有没有寺院生活沙弥期,这决定了他的剃度真伪。另一个是从他对佛教戒律的理解表达上,许多佛教正统大寺院的高僧都巳指出净空有盗戒的存在!什么叫“盗戒”?佛教规矩比丘戒律是不得偷看偷学的,都要由僧团戒律组织来传授。但比丘戒律又是留有文本人人都可看到,只要想看戒律文件。但是偷学偷看比丘戒律文本得到的理解与戒律组织口耳心传总显示出些不一样,比丘只要观察一下对方在戒律上的言行就可以大致了解此人是真比丘假比丘。

净空是不是假比丘?我们可以从他出家活动的点点滴滴上看到一点端倪来,因为有些行为冒犯的佛律不但是与比丘戒不合,显然连起码的佛弟子身份都会有所背叛。只有是偷看了戒律文本后再以比丘僧身份骗人,没有什么再可以解释这个净空现象了。

在九十年代,净空在公开会议上对信众曾说:“自我出家以来,我从没有看见过台湾或大陆有一个佛教僧团是真正清净的…”他这是什么意思?从出家规范来讲:僧教僧团是授与一个普通人真实僧人身份的唯一组织,讲僧团不清净就是指僧团不正宗。净空的剃度若是在不清净的组织里,那他是一个伪沙弥;如果净空求戒的戒坛僧团不是清净的,净空就没有得真戒,他就是一个假比丘。戒坛强制规定了,每个受戒者都要无条件承认本戒坛的清净。好吧!净空以僧人身份反对一切僧团,僧人反对戒坛僧团是否定戒坛上自己僧身份真实性的举动,这不是自我承认自已是假僧人吗!这是其一。

其二,净空在言论中十分反对佛僧建寺,说僧人建寺是反戒律的,他说他就不建寺。我不知戒律里是不是不许僧人建寺,但没有寺院你净空是在哪里出家和受戒的呢?莫不是在台湾石牌军校里由日本侵略军授与出家的?要知道每个学子都会对自己的母校有感恩心,每个比丘也都会对成就了自己修行阶梯的寺院僧团怀有敬仰。反对母校建设,是让人再三怀疑净空出家真实性一个挥之不去的理由。这让人再三想起净空不是因白团解散后的真出家,而是在台湾潜伏下来做着特种特务活动的化身!

如果净空宣传品中自称的“徐鸿业”就是“白鸿亮”本人,那么这个净空就是侵华日军的潜伏特务!他为什么这么反对寺院?因为他自称出家于台湾寺院的地方上,没有一个佛教寺院认可他是出家于自己寺院,也没有什么众僧旁证他曾是寺中师兄弟的一分子。用华语系佛教界内部的话说:净空本来就是一个“马骝贼”!一个混进佛教吃佛饭的骗子。

以上从净空思想认识上怀疑了净空的出家,不过是个“富田直亮变白鸿亮,又变徐鸿业再变净空”的把戏。我们再看他的出家后的行为吧:某年某月,净空在台湾的原女弟子指控净空对她施行了非礼行为,引发了佛教界内的轩然大波,于是净空跑到新加坡在会议上发表了反驳:自称自己生来就是无性能力的人,不可能对女人做这种下流举动。当时全本录音以净空宣传品的方式向海内外做了发放。也就是这进一步的举动,让佛教界真正大跌眼镜-----净空难道真的是人们推测的假比丘!因为佛教界内千百年来都不许无性能力的男子出家为僧的,因为他们归为废残人员之列,不是出家僧料。

以上事件,若净空是男性功能全能而冒犯女士,且有欺骗狡辩论罪;如果净空并不冒犯女士----净空男性不全则是构犯假做僧人之罪,两罪必存其一!可以做为净空没有得戒的事实辅证。

附有佛教网上遍传之言,请好事者来参证:

· 据有关对净空调研巳有证据指控净空是纯种日本人,他不是僧人是军事特工。

·线人说净空原名富田直亮,又名白鹤亮白鸿亮徐鸿业,华南日军陆军少将参谋长。

· 他在一九七九年在台湾海明寺中设立亡灵碑,用诈死手段开始了“出家”生涯。

· 从七十年代未,台湾开始出现名“净空”的僧人,反共政治活动中以僧身份注目。

· 八十年代开始,净空成为海外华人世界反华反共活跃份子而被大陆政府几次点名。

· 九十年代净空从政治活动转向类宗教活动,因其教义与传统佛教背离而驱出台湾 。

· 由于净空反僧团举动和举示自己是天然阉人的录音,佛教界广泛怀疑他是假僧身 。

· 只有台湾圆山日军训导团边上的日本寺院—镇南护国寺证明他在这‘出’了家。

· 净空简历中的“实践学社”是《反共血盟》日本军事机构,净空指导了金门海战 。

· “白团”总教头净空直接参与了‘金门炮战’台军的指挥,获台军上将军衔 。

· 净空凶悍善战通谋略,此人曾在华南战场指挥日军攻城掠地烧杀掳掠无恶不作。

· 1944秋他指挥飞机坦克攻占桂林在七星岩洞丧心病狂地放毒气杀死华军千人 。

· 日降后,净空广州被关押,蒋介石在上海把他和侵华总司令救上美国轮船放跑。

· 侵华日军总司令岗村宁次是“实践社”的精神导师,净空是实践社的总教官。

· 1964年净空组建驻台日军五人‘实践小组’,身份为台湾陆军总司令顾问。

· 岗村在东京开办的“哲学研究社”,净空是侵华头号战犯岗村宁次的忠实学生。

· 净空的宗教手段来源于东京《富士学会》哲学研究社的宗教强化班,而非佛门!

· 冈村宁次1966年病死东京,直接启发了净空诈死台湾的举动:鸿亮变鸿业。

· 净空一九七九年回东京后其夫人捧他的骨灰来台湾海明寺,日人富田“巳死”。

· 净空自此开始,一直以原籍中国安徽省泸江人徐鸿业的身份,在外界活动 。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7楼除魔

富田直亮(Naosuke Tomita,1899~1979),日本熊本縣人。日本陸軍大學校第三十九期畢業,中日戰爭結束前的最後官階為陸軍少將;戰後返回日本。在前侵華日軍總司令官岡村寧次號召下,1949年9月,富田直亮在內的多位舊日軍軍官接受中華民國政府聘用,組成一軍事顧問團,成員均有中文化名作為掩護,例如團長富田直亮就取名為「白鴻亮」,因此這個顧問團被稱為「白團」。白團深受蔣中正總統的信任與重用,在台二十年間協助國軍將領與部隊的訓練工作,並建立常備兵役動員業務與制度,有助於台灣軍事的現代化

如果净空法师和富田直亮是同一个人,那净空法师今年是111岁,大家认为净空法师有那么大年纪吗?这些人造谣毁谤的伎俩也太差了吧。我们不要上当。

6楼除魔

净空大师大慈大悲,日夜辛劳普度众生,让千千万万人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我们感恩还来不及,怎能这样毁谤他老人家,你居心何在?

5楼除魔

我按净空法师的教诲去做人,三年平平安安,烦恼少,智慧长。身心和谐,家庭和谐,事事顺利,受人尊敬。

不知文章作者是人云亦云还是别有用心

净空法师本人如何我不知道,但我有亲戚是信佛的,也看过其一些录像带和讲法视频之类,绝大部分都是劝人向善等一些佛教信念,少部分如不吃荤和转世轮回等虽然与唯物论不同但也是属于宗教的世界观范畴,没什么对错。

而且其讲法视频中,很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把和谐跟佛法放在一起讲,很会与时俱进,值得鼓励

17楼impmon

毁谤法师 如果他真是高僧

LZ 你这可是属于十恶..

将来的果报越不可思议.

这贴传播的越广 罪还会越重

如果你现在过的不好 快点反省吧.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